超级电子帝国

第388章 涉足电池

第388章 涉足电池

“严格说起来,咱们国内根本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胶体蓄电池。”

“这不对吧?”听到船夫的这句话,林铮皱了下眉头,他既然是搞这个行业的,自然对电池的技术发展要保持一定的关注,虽然没有刻意关注过铅酸蓄电池,自己车上的电池也是老式的、需要添加电解液的维护蓄电池,但资料上在介绍电池的相关资料的时候总要有些对比资料,看得多了多少也知道些,“我记得在咱们国内,胶体蓄电池的挺火热的啊。”

船夫倒也不着恼,林铮不是电池这个行业里的人,听说过一些胶体蓄电池的情况,但对详细情况不了解,这太正常了,话说胡来,如果林铮对电池很了解,他还有必要给自己打这通电话么?说不得给林铮解释道:“火热是一回事,其实胶体蓄电池这个东西的商业价值早在八十年代中后期的时候就被人看中了,开始进行胶体电池的研究开发。”

“不过因为那个时候国外对咱们的技术封锁可没打开,国内对胶体电池知之甚少……那时候的我们的研究所也只是知道胶体电解液只要成分是硅溶胶……就有能人就在不改变电池任何结构的情况下,用起动型电池充电后,将经处理的硅酸钠加入电池内,再加入硫酸电解液的方法生产所谓的‘胶体电池”,还号称这种胶体电池电池容量增加10%以上,寿命增加1.5~2倍。”

“这根本就不可能嘛!”林铮登时道,他虽然不是搞电池的,但移动设备的运行还不是要靠电池?不知道电池行业的发展那是没问题的,但对电池的特性有些了解却是本行业内必须要会的知识,这种所谓的“胶体电池”还敢自称电池容量增加10%以上、寿命增加1.5至2倍?“这不是典型的胡说八道么。实际容量只能达到同容量起动型电池的80%~85%就很不错了。”

“可不只是容量只有启动型电池的80%至85%咋地?”船夫听的一个劲的笑,“而且电池几十个周期后容量急剧下降。”

“嗯,这又是为什么?”林大老板听的有些好奇。

“很简单啊,硅溶胶封住pvc隔板微孔。隔板电阻增大。有些隔板甚至根本不导电,都不导电了。这电池还能用么?”船夫兄笑的越发的开心了,“当年‘海王牌’胶体蓄电池与沈&阳蓄电池研究所的那场官司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当时这场官司可都惊动辽&宁省和第一机械工业部的有关领导。”

“搞的这么大?”林铮听的吓了一跳,海王胶体蓄电池和沈蓄的那场官司当初可是闹的惊天动力,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当时自己还在学校里和同学“指点江山”了一番呢。

“什么大?无非雷声大雨点小而已。”船夫不屑的道,“知道最后怎么收场的么?最后该项发明人消失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这可真是……”林铮只有苦笑的份儿了,按说都惊动省里的领导和部里的领导了,这算是大事了吧?在一般人的理解当中,被撸掉几个人那是很正常吧?有人掉脑袋那也不是不可能的,那可是80年代末啊。可谁能想到竟然是这么雷声大雨点小的?

“这算得了什么?”船夫哼了一声,“如果你知道随后在全国最少5个省份和直辖市先后出现了出售胶体电解液和生产胶体电池的厂家和研究所、而且出售的胶体电解液与前者大同小异,都是用10g隔板或玻璃棉隔板做成电池后加入那个硅溶胶就成了胶体电池了,更有甚者用贫液式密封蓄电池(agm)充电后。在极群上面加一层硅溶胶也成胶体电池了……你说,这件事有多操蛋?”

有些话船夫还没说,这些厂家的胶体电解液不但与之前那场官司当中的胶体电解液大同小异也就罢了,而且还一个个的都自称是“国内领先技术,质量与德国‘阳光电池’相媲美,甚至部分指标超过阳光电池”,这简直不是一般的恶心人。

“确实是……够操蛋的。”林铮也无语的点头,船夫虽然没说,但林铮也能想到,自那之后这种所谓的“胶体电池”还不得如同雨后春笋一般遍地的“开花结果”?可问题来了,这些电池的性能根本不可能达到承诺的指标啊,接下来用户怨声载道也就可以理解了。

“其实当初我们研究所也打算做胶体电池的,可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是介入胶体电池的好时候,老百姓根本不认这个东西,甚至有些业内权威专家对胶体电池的评价是“利益驱动”,你说,这种情况下我们还能比上这个项目吗?”

这倒是真的,老百姓都对胶体电池起了怀疑了,那就说明市场前景很不乐观,首都电池研究所再上马这个项目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那就是我们只能用德国人的胶体电池或者镍氢电池?”林铮问道,这个问题才是林铮关心的。

“那倒也不是,其实在那之后,咱们国内还是在胶体电池方面下了不少功夫的,”虽然林铮的这个决定可能会对比亚迪的将来有些影响,但出于两个人的友谊,船夫还是很利索的对林铮解释,“到了九十年代之后,咱们国内的研究方向已经转向了用气相二氧化硅配置胶体电解液的正确轨道上,去年吧,国内已经有几个公司可以生产出性能接近国外胶体电池性能的胶体电池了,不过因为配方和制胶工艺没过关,生产的胶体电池性能不是很稳定,容量和耐高低温性能不是很理想,热失控现象经常发生……不过虽然乱七八糟的事情很多,说起来咱们国内和国外在蓄电池方面的技术差距真的不大了,光胶体电池方面的专利就有几十个,只是都差了临门一脚。”

“这么说来,那就是只能用镍氢或者国外的胶体蓄电池了?”林铮有些不甘心。

“这个倒也不一定,”船夫沉吟了一下,“听说沈蓄正在和和德国哈根公司接触……嗯,这个哈根公司在胶体电池方面技术的造诣和阳光公司相当……有意从哈根公司引进全套胶体电池技术和设备,如果快的话大概明年就能生产出咱们国产的胶体电池,如果你打算用胶体电池,这个应该能符合你的要求,不过具体情况怎么样我还真不是很清楚,这样,我帮你问一下?”

“成,麻烦了。”林铮也没跟船夫客气。

……

船夫的动作倒是一点也不慢,不过半个小时就把电话打了回来,“嗯,打听清楚了,双方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刚刚沈蓄那边还派出了第二批人到哈根去学习胶体电池制造技术,我在沈蓄的朋友说,如果一切顺利,到明年年初就能生产出国内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胶体电池,只要各项指标通过din标准的检测就能够得到哈根公司的认可,连客户都找到了。”

要到96年吗?林铮有些犹豫:按说现在自己就可以先用哈根公司的胶体电池做研究,只好沈蓄生产出了合格的胶体电池,之后直接用沈蓄的就是了,倒也不耽误事,成本上也绝对比直接从哈根公司或者阳光公司买电池有优势,但国企的毛病……那真是太严重了,如果是船夫那里的事儿,等一下就等一下,但沈蓄?哥们没和他们打过交道吖。

“老王,你给我说句实话,沈蓄那边的人,你觉得可信不可信?”略一犹豫,林铮向船夫问道。

“这个……该怎么说呢?”船夫兄顿时苦笑了,两边一边是自己的朋友,一边是自己的合作伙伴,若是林铮当真使用了沈蓄的胶体电池,必然不大可能从自己这边拿镍氢电池,但同样的,国企的那些老毛病他实在是太清楚了,前一两年或许没问题,但几年之后的事儿谁说得准?“我听说他们那边资金挺紧张的,如果你能在沈蓄那边入股的话,那问题倒不是很大。”

入股沈蓄?林铮还真是愣住了,他之前真的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听船夫这么说,林铮倒是有些心动了,2000年之后的国内,胶体电池的市场有多大他实在是太清楚不过了……看看满大街跑的各种各样的电动车吧,几乎所有的电动车全都使用的胶体电池。

嗯?是个不错的主意啊,后世听说过超威、听说过天能,但似乎没听说过沈蓄,那说明沈蓄后来似乎也没有发展起来?意识到这一点,林大老板登时心动了,“船夫,要不你联系一下你的同学,咱们一起入股沈蓄算了,你觉得怎么样?”

“一起入股沈蓄?”船夫也愣住了,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也对,人家现在玩的是镍氢、镍铬,甚至连锂离子电池都在船夫的2年发展规划里了,锂离子电池的研究现在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心里是着实有些看不上胶体电池的:你再怎么胶体,还不是老铅酸?可现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