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391章 天上有可能掉馅饼啊

第391章 天上有可能掉馅饼啊

“老任,准备请我吃顿大餐吧,不低于10万的那种,你不会有意见吧?”在电话里,林铮得意的不可一世的向老任叫嚣道,那模样,标准的就是一土棍!

10万的大餐?!听到林铮这话,老任心里顿时就是一哆嗦:什么样的大餐能值一顿10万?就算每一份都是海参鲍鱼也不成吧?

当然,他当然不会真的就认为林铮是穷疯了打算敲诈自己一顿,联想到前前后后,这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你老任摊上好事了!

“10万的大餐算什么,只要兄弟你开心,20万也没关系!”军人出身的老任心里哆嗦的厉害,偏偏嘴皮子上还不肯认输,语气更是豪迈的一塌糊涂,“可老弟你得先把话说明白了才成。”

“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我刚刚从总统府里出来呢,卢卡申科总统让我邀请你们前来考察白俄罗斯的电信行业……”

“哐啷……”林铮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头一声大响,似乎是手机掉地上或者老任摔了一跤,好半晌,老任仿佛跑了5000米似的喘着粗气:“老弟,你可不能开玩笑……”

卢卡申科让林铮邀请华为前来考察白俄罗斯的电信行业,联想到林铮之前和自己说的事儿,那这到底是什么事,还用问吗?

“啧……”对老任的反应,林铮有些无语了,“这么大的事儿我能跟你开玩笑?”

“那是那是,这种事情当然不能开玩笑。”电话那头的老任连连点头,语气谄媚的一塌糊涂,“林总……老弟。你给我说说,当时这个卢卡申科是怎么跟你说的?”

“倒也没怎么说……”简单的将自己和卢卡申科之间的会谈说了一下,林铮道,“听到了没,人家这是打定了主意自己不出钱还要更新电信设备了,你有什么好法子没有?”

“不出钱?这算得了多大的事?!”老任哼了一声,根本就没讲林铮的话当做一回事儿。“小林,不是当哥哥的说你,这可是咱们国家的电信设备第一次走出国门。这可是国家大力支持的,别说只是对方拿不出钱来,就算……咱们支援非洲兄弟的钱还少了吗?”

这话倒是大实话,从建国到现在这40多年时间里。咱们向非洲兄弟提供的贷款不知道有多少了。当然,要说咱们是去当冤大头了那可就真的是昧着良心了,当冤大头的时候有没有?有!这毫无疑问,但实事求是的说,当冤大头的时候真心不多,黑兄弟们还不上贷款怎么办?好办,把你们家那啥啥矿给我们开采多少钱,咱们这就算是人才两清了。成不?反正你们也没有开矿的能力不是?那些骂国家傻乎乎的往非洲撒钱的主儿,是根本就不知道咱们撒钱的时候还埋了这么一手……谁家能不把钱当钱?

林铮到底还是年轻。不是很清楚这其中的道道,愣了一下才道,“这就是说钱不是问题?”

“小林你到底还是年轻啊,”老任哂笑一声,在林铮面前,他不介意偶尔摆摆老资格,谁让他的年龄比林铮大了不少呢,“钱是什么东西?钱就是纸……你觉得,咱们国家缺纸吗?咱们国家缺的是美元!是黄金!但就是不缺纸!”

话都说的这么清楚了,林铮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没错,rmb无非就是价值相对比较贵的纸而已,只要有需要,那真是要多少有多少,这么点单子还真不是问题,正经是共和国可以借此机会能将触手伸到独联体,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我们没有电信运营经验啊。”林铮咂咂嘴,这个时候不开条件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开条件?

“我听说邮电局正在酝酿着邮政和电信拆分,到时候会有不少电信方面的人下岗,”老任笑的越发的开心了,作为在这个行业里面打滚吃饭的人,说起电信这个行当里的事儿他简直门清,“这些人在国内找不到饭辙,到国外找饭辙那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啧……”林铮听的登时哭笑不得,“那就是说,我什么都不用问,该吃吃,该喝喝,该在白俄罗斯折腾我的电信行业就折腾我的电信行业,只要有必要的事‘配合’一下就成了,是这个意思吧?”

“就是这个意思,”老任嘿嘿的笑着,一副“孺子可教”的混蛋模样,“对了,指不定过几天你手里就会有个小煤矿,到时候也别觉得太奇怪了,别人给你,你拿着就是,千万不用客气。”

“我们……有个小煤矿?”林大老板郁闷了,“这又是怎么个情况?”

“我说你这人怎么就这么不懂呢?啧……现在的小年轻真是一茬不如一茬了,”老任得意洋洋的向林铮炫耀着,“你们公司多元化经营了呗,这有啥好奇怪的?指不定将来那天你们公司还会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一家钢铁厂呢。”

我去,这种事儿也能落到哥们的头上?这就是上了红名单的好处?林铮哭笑不得。这种事儿林铮听说过,某国企,忘记是哪儿的国企了,是保利还是欧菲光亦或者是神马集团来着,和外资企业竞争到关键时刻,兜里没啥钱了,但这个行业还还听要紧,于是有人主动找上门来告诉这家公司:这个,国家要处理一个小煤矿,你们有没有兴趣接手一下,也不要多,给个一两百万意思一下就成。

“那成,我知道了,”林大老板哭笑不得的点点头,“对了忘记跟您说了,卢卡申科跟我说了,准备划出一个城市来让我先搞这个寻呼机业务,这个也麻烦你操操心,对这一块我不是很清楚。”

“卧槽!”老任显然也被林铮这句话给吓的不轻,连粗口都冒出来了,虽然对于军队出身的人来说冒个粗口啥的很正常,起码林铮都知道,这家伙有点管不住下半身的小爱好,“这他妈不就是……特区么?小林你这不会是认了那个什么总统当干爹了吧?”

你才认别人当干爹!你全家都认别人当干爹!小心回头我当你女儿的干爹!呃……老任有女儿吗?

林大老板对“干爹”这个名字稍稍的有点儿敏感,我们都知道,通常干爹这个词儿是和年轻漂亮的小姑娘、齐b小短裙、坑爹甚至x美美之类的词儿联系在一起的,在林铮看来,被人时候自己认了别人当干爹,那实在是有些无法容忍。

好在他倒也清楚这就是老任的一句无心之言,强忍着心里的火气,“我当然知道这是特区,行业特区!但老任你好歹也是一家年销售额上亿……听今年的销售额有可能上10亿的企业的老总了,能不能更不靠谱一点?”

小林生气了,虽然不知道是为啥生的气,但这货生气了总归是个不争的事实,这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老任的脑子倒是转的不慢,立刻意识到问题到底出在了什么地方:自己和小林虽然已经算是好朋友了,但还没熟悉到能够这么随便开玩笑的程度,自己这话有影射林铮通过某种不太光彩的手段拿到了这个意向的嫌疑……虽然自己没有这个意思,但这话难保不让别人这么想,你觉得你没这个意思?那你不知道闭嘴吖?!

干笑了两声,老任这才道,“没问题,小林你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嗯,你先问清楚那个城市的规模和人口,我好给你准备货,到时候连设备带培训人员一起给你打包送过去。”

这还差不多,林铮对老任的这番表示还算满意,说不得赶紧叮嘱他两句,“不过老任,意思我可是给你传达到了,接下来你可得多跑跑,到时候单子让人抢了那你可就丢人了……上面的那些混蛋就没有一个好相与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谁敢跟老子抢,老子上门打断那个混蛋的狗腿,就算是上&海贝尔也不成!”老任哼了一声,牛叉的一塌糊涂,“上&海贝尔,说的很牛逼,可都是在这个行当了吃饭的,谁还不知道谁?小林你忘了这两年法国人很不乖么,竟然妄图阻挠国家统一!”

“好了好了,我不停你们这个行当里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儿,”林铮听的直哆嗦,他只知道上&海贝尔是国内与阿尔卡特第一家电信设备制造商,却一时忽略了阿尔卡特是法国企业了,老任说的没错,这两年法国人确实是不怎么乖,应该被打屁股,不过他也不欲在这个事情上多纠缠,少不得问老任一句,“对了,问一句,我这混个人大代表啥的应该没问题吧?”

“别说人大代表了,你再努力下,说不定混个全国工商联的副主席也不是没可能。”

全国工商联虽然顶这个工商业联合会的名头,似乎是个协会,但傻子也知道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国家单位,或许对于在这里面的领导来说,到了这个和总工会没啥区别的单位等于是在体制内变相发配的主儿,地位等同于不党史办一类,但对于体制外的人来说,能够在这种单位有个职务,那就是贴贴的体制内身份认证了,以后和体制打点儿交道,腰板那一定要挺的笔直才行。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这段时间家里发生了点大事,更新一直没跟上,我记得前段时间和兄弟们说过,没想到夫人提醒我一直都没说,实在是让千年汗颜无比,请大家放心,事儿终于结束了,明天星期天陪儿子一天,接下来千年就该努力还账了……我还得算算到底应该还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