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393章 罗德学者

第393章 罗德学者

湾流2这样的小飞机很适合在霍斯特这种只能起降波音737、麦道80/90这种级别的飞机的“小机场”降落,通过vip通道进入机场的谭娜,看着林铮笑吟吟的站在飞机的舷梯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猛地冲上去抱着林铮轻泣起来……这段时间,她肩上的压力真的是太大了。

林铮也知道,这么大的压力让谭娜来抗真的有些不近人情,可他更知道,这是走向成熟的必然经历,说不得轻拍着谭娜的背,柔声道,“好了好了,没事了,我不是都回来了么。”

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这么表达过自己感情的谭娜小脸一红,小拳头使劲打了林铮两下,“都是你,害我丢这么大的人。”

相比于谭娜,林铮的脸皮显然就厚的多了,某个无良的混蛋嘿嘿的笑道,“这有什么,两口子正常的感情交流嘛,你没看外国人在大街上公然亲吻也没啥?”

谭娜的小脸顿时羞的通红,小拳头雨点般的落在林铮身上,声音小的如同蚊子哼哼:“去死!谁和你……在大街上……”

“哈哈哈……”某人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

…………

“听说你向老任要了一个女人?”回去的车上,谭大魔女依旧为自己刚才“丢人”的举动愤愤不平,逮着机会就开始揪林铮的小辫子。

林铮登时郁闷了,“不是吧。老任都跟你说什么了?”

老任这家伙,坑人也不是这么坑的,你直接告状告到我女朋友这里来了?

“你先给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关系到自己今后的幸福。在这个事情上,女人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知道这个时候没道理可讲的林铮,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不说清楚是不行了……不过你不会认为我会与一个年龄几乎可以给我当妈的女人发生点什么吧?”

“啊?”谭娜登时傻了眼,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你说……那个女人的年龄很大。”

“那个女人叫孙亚芳,1955年出生。这个女人的决断能力非常出色,而且我很看好她在公共关系处理以及高层方面的人脉,这一块是咱们公司的短板。嗯,你老公‘觊觎’她好久了,借着这次在白俄罗斯的合作,我打算将她从老任的手里抢过来……如果不是这次白俄罗斯打算更新他们的电信设备。相信打死老任他也不肯放人。我这么说你能明白了吧?”

听林铮说孙亚芳竟然是1955年出生的,谭娜的一张脸都羞红了:1955年出生的,那岂不是意味着她今年已经整整40岁了么?搁在解放前那个十四五岁就成亲的年纪,孙亚芳还真有资格当林铮的老娘……这个巨大的年龄差距,让谭娜终于彻底的放下了心:没错,林铮和那个叫孙亚芳的女人真的绝对没有可能发生点什么,这一点毫无疑问。

想到这两点自己的担惊受怕和吃的这些飞醋,小丫头的一张脸红的厉害。好在这时车上,倒也不虞被别人看了去。腻声对林铮道,“好了,人家知道错了嘛……这个女人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没有孙亚芳的支持,华为可能都走不到现在这一步,”林铮叹了口气,将自己了解到的关于孙亚芳和华为的几个事情和他说了一下,“这个女人在高层的能量不小……当然,老任的能量也不小,他老丈人曾经担任过副&省&长,他老丈人的领导更是担任过首长的秘书,真正可以直达天听的人物。”

“这么厉害?”谭娜听的都傻眼了,这些事情以往林铮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虽然隐约知道老任的关系不简单,似乎来历很神秘,但她从来没想过老任的来历竟然可以牛到这个份上:居然有直达天听的能力和渠道?

“就是这么厉害,要不然我为什么会借着这个机会‘敲诈勒索’?”

“那就一定想办法将这个孙亚芳挖过来!”谭娜不假思索的道,和林铮一样,谭娜也很清楚这么一个人对于公司发展有多么巨大的意义,说起孙亚芳,她倒是想起另外一件事,“哦,对了,你不是一直都说咱们缺一个优秀的首席财务官么,前两天德州仪器给我介绍了一个财务方面的人,不过我不知道是否该录用他。”

“财务方面的?”林铮微微一怔,“什么人?谁介绍的?水平怎么样?”

随着公司的发展,林铮已经感觉到公司现行的财务制度越来越跟不上了,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向谭娜和郎璇抱怨:“我知道我们有不少业务,我也知道这些业务很赚钱,但我不知道我们到底有没有赚到钱。”

三株、巨人口服液等前几年红火无比却仿佛在一夜之间销声匿迹的保健品给林铮的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这些公司的营销手段都很出色,但再怎么出色的营销手段都抵挡不住一个糟糕的财务制度和业务团队的侵蚀,一个高水平的、熟悉集团财务制度的、能够有效地控制集团运营成本的首席财务官是联创科技当前最紧缺的人才,可遗憾的是,这样的人才整个共和国都缺。

虽然他并不清楚的德州仪器为什么会给自己介绍这么一个人,但毫无疑问,如果这家伙真的能够满足自己的要求,林铮并不介意给对方开出巨额的薪水,哪怕是期权激励也不是不可能的。

“是德州仪器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erry?先生,”谭娜道,“这个人是jerry?先生在牛津大学的学弟,是罗德学者,对了,什么是罗德学者?”

罗德学者?林铮听的直接呆立在了当场,好半晌,才僵硬的将脑袋转过来,语气艰涩的道,“你不知道罗德学者?”

“不知道啊,”谭娜一脸的迷茫,“只知道这是牛津大学的一个奖学金,我还在奇怪呢,为什么获得了这个奖学金就可以被称为学者?”

获得了一个奖学金就叫学者?在谭娜的印象中,学者是对那些知识渊博者的敬称,用在一个获得了奖学金的学生的头上,这有些言过其实了吧?

“罗德学者是罗德奖学金的获得者,嗯,这个罗德奖学金是一个世界级的奖学金,被称为‘全球本科生诺贝尔奖’,他们每年选取80名全球25岁以下最优秀的青年去牛津大学攻读硕士或博士,这个奖学金被称为全球最难申请上的奖学金,同时也被视为全球学术最高荣誉之一,评定的标准除了学术方面的表现之外,还包括个人特质、领导能力、仁爱理念、勇敢精神、和体能运动,简单的说,这个奖学金的对奖学金申请者的要求不是你在某一方面最棒,而是全方位的最棒!”

林铮觉得嘴里有些发干,他实在是无法想象竟然有一名罗德学者来自己的公司做财务官,一时间脑子里竟然有些发空,“我这么说你可能不是很清楚,不过如果我告诉你现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就是罗德奖学金的获得者呢?”

如林铮所料的一般,谭娜的嘴巴张的大大的,他有些接受不了这个回答,“克林顿也是罗德奖学金的获得者?”

“不止是克林顿,全球很多政要、企业高管、科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你看看他们的履历,很多人都是罗德奖学金的获得者,”说到这里,林铮苦笑着抬起头来望着谭娜,“每一个人,只要申请罗德奖学金成功,就有无数的大企业、大集团乃至财团的人来和他们接触,向他许诺巨额的薪水和奖金,甚至现在就给他们全方位的资助,目的就一个,让这些罗德学者们毕业了之后到自己的单位里工作……丫头,你不觉得奇怪么,一个就算刚从牛津大学毕业,年收入也不会低于20万美元的罗德学者,竟然找不到工作?”

出乎林铮的预料,听到林铮这番话,谭娜竟然捂着嘴笑了起来,“听你这么说,那我倒是放心了。”

“嗯?”林铮不由得扬了扬眉毛,“这话是怎么说的?”

帕特里克.皮切特在牛津大学上学期间,没有接受过任何一家企业的资助,所有的费用都是依靠奖学金以及在承接的一些财务项目上获得的收入完成的,jerry?说帕特里克先生的目标很大:帮助一家有潜力的公司建立最科学合理的财务制度,让这家公司成为世界最顶级的公司,所以他对那些大公司的邀请不感兴趣。”谭娜笑着道。

“帮助一家有潜力的公司成为世界上最顶级的公司?这个帕特里克.皮切特倒也是够狂妄的,”林铮失笑的摇摇头,不过他倒也能够理解这个人的想法,罗德学者嘛,有几分傲气也是正常的,不过……嗯?我为什么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那你的意思呢?到底要不要?”

“让他过来吧……”沉吟了一下,林铮开口道,“告诉他,我们会请安达信的专业人员帮我们对他的能力进行测试,如果测试的结果让我们满意,公司会给他最好的待遇……我们期待和他一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