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407章 姐妹通吃?&黑心的ARM

“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好事?”郎璇的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似乎刚刚睡醒,带着几分柔媚的娇意。

嗯,事实上,郎璇的确是刚刚睡醒。

林铮干笑了一声,“也算是好事,我们郎大小姐又要升官发财了,这算不算是好事?”

“直接说又要我这苦命的人给你这周扒皮干活就是了,说什么升官发财?”电话里的郎璇啧啧两声,一副无可奈何的任命语气,“算了,我也就这苦命了,说吧,什么事?对了,恭喜林大老板和德州仪器签约啊。”

我怎么就听不出来你有一点的喜意呢?郎璇的话里面隐隐带着刺,林铮心里这真是要多不舒服就多不舒服,这阵子我也没的罪过你啊,难不成我这电话就打的这么不巧,正好赶在你不舒服的那几天?算了,不计较了,这种事情计较起来还不够丢人的,“你能不能想办法从仁宝和广达拉一个从模具设计到板卡设计全都能完成的团队出来?”

“仁宝和广达……”电话那头的郎璇的陷入了沉默,似乎是在思考仁宝和广达这两个公司是什么来头,好一会儿,郎璇的声音才再一次的响起来:“你说的这个仁宝和广达,是不是跟富士通一样,做计算机代工的?”

“没错,就是他们,”说到这儿,林铮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说的不完全,“他们的笔记本电脑代工这一块做的很不错。咱们手里没有这样的人才。”

“笔记本代工啊……”电话那头的郎璇再一次沉默起来。

这是在……思考?林铮心中忍不住这么琢磨。

他可不知道,电话那头原本应该一脸阴沉的郎璇,此刻嘴角微微翘起。竟然是一副十分开心的样子:林铮打算做电子产品代工的时候就和自己说过要做电脑的代工,为此自己很是下了一番苦功来了解电子产品的代工产业,很清楚如果只是台式机那倒也罢了,可笔记本电脑?这个东西的专业性还真的是相当的高,玩的了台式机的代工不等于玩的了笔记本电脑的代工,只是自那之后林铮就一直没有过明确的动作,自己也不好说什么。现在好了,你小子知道事情难办了吧?

足足半分钟,郎璇没有开口。就在林铮琢磨着是不是电话线路出了问题的时候郎璇开口了,“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不过你得给我个准信啊,我这边的工作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你还惦记着来美国啊?”林铮的嘴巴张的老大。前段时间郎璇和自己说她想要负责美国这边的这一摊子事的时候。林铮只当她是一时心血**。可没想到啊,这女人竟然一直都在惦记着这事儿,“你来了美国之后,孩子怎么办?”

“我女儿当然也跟着过来啊,”郎璇的语气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到时候我妈也会跟着一起过来……我妈懂一点英语,日常的交流和对话还是没问题。”

“……”林铮听的登时无语,这么大年龄的老太太。英语水平竟然还能够保持在可以进行日常交流和对话的程度上……郎璇的老妈年轻的时候不是搞外事工作的吧?

林铮不说话,郎璇也不以为意。只是告诫他,“我给你说啊,这事儿我帮你办,可我的事儿你也得放在心上……你不会是在美国那边有小的,乐不思蜀的舍不得回来吧?”

这女人要是结了婚有了孩子,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就兴你调戏我,难不成我还不能调戏你了?林铮一句话登时脱口而出,“有你这么漂亮的傻子才去找小的。”

这话一出口,林铮登时后悔的就想反手给自己一个耳光:郎璇对自己那点儿若有似无的意思,自己又不是感觉不到,明明都想要避开了,为什么非得去惹这个麻烦?

听到林铮这话,郎璇也愣住了,好一会儿,这女人才咯咯的笑起来,竟然是笑的异常开心,“好啊,你竟然还打着姐妹通吃的主意……不行,我还真的帮谭娜那丫头把你看得紧一点,你们男人就是这样,没一个好东西。”

我说,咱们能不能不要扩大打击面啊,林大老板被这一句话给打击的泪流满面,一时间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恶狠狠的道,“成!我就是打算姐妹通吃了……呃?电话挂的这么快?”

望着嘟嘟响的电话听筒,林铮心里有些后悔:这个玩笑开的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仿佛做贼心虚一般飞快的挂上了电话的谭娜,呼吸急促的厉害,好半天才似笑非笑的低声嘀咕了一句:“姐妹通吃?嘿……”

只是在说这话的时候,却是连脖颈上粉白的肌肤都变成了粉红色。

————————————————————————

“老板,我与arm公司接触过了,他们很有兴趣接下我们的单子,”孙亚芳坐在林铮的面前,将自己与arm公司接触的资料一一的向林铮汇报,“他们愿意在arm7的基础上为我们开发无线路由器、移动电话和pda这么三款专用的芯片,但这其中涉及到对部分架构的修改,三款专用芯片的授权费用800万英镑,如果能够达成协议,他们会向我们提供arm7内核的整合硬件叙述,还会释出所选的arm核心的闸极电路图,连同抽象模拟模型和测试程式,以协助我们进行之后的设计整合和验证。”

“对了,此外还包含完整的软件开发工具,有编译器、debugger、sdk等等,除此之外,每生产出来一枚芯片,我们还要额外支付给他们20英镑。”

既然整天和arm架构的移动电话打交道,林铮对arm公司的授权体系还真的有所了解,不但清楚arm的授权体系复杂无比,不但有多样的授权条款,还包括售价与散播性等项目,可现在看来,arm的这个授权条款有些过于学雷锋了:arm在授权的时候很黑,这是所有业内人和半业内的人都知道的,可现在,情况有些不对啊。

很快,林铮就意识到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不由得冷笑一声,“该死的英国人,竟然跟咱们耍心眼!”

“啊?”孙亚芳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您的意思……这个价格高了?”

“价格是高了,但这还不是全部,他给我们的授权紧紧是针对取得一分ipcore认证的授权方式,我们需要的是可合成的rtl形式来取得处理器的ip……”

“您等一会儿,”孙亚芳彻底被自己老板的这番话给绕晕了,许多专用的英文缩写单词是她根本不知道的,连忙抬手打断林铮的话,“老板,这个ip、ipcore和rtl分别是什么意思?”

可怜的,虽然孙亚芳一直在华为这家搞电信设备的企业里呆着,但这次从自己的新老板的嘴里冒出来的新鲜词汇还是让她一阵阵的脑袋发晕。

“明白了,”孙亚芳点点头,“您继续。”

“我们不需要ipcore认证,我们需要的是借助可合成的rtl来取得处理器的ip,这么一来我们就有能力能进行架构上的最佳化与加强,这样就能让我们完成额外的设计目标,比如调整高震荡频率、低能量耗损、指令集延伸等等,而不会受限于无法更动的电路图,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孙亚芳点点头,“当然是第二种更好,对公司的发展更有利,可是我们根本没有合适的ic设计人员啊。”

“现在没有合适的ic设计人员,不代表我们一直没有,你告诉arm,要采用第二种合作方式,这样不涉及大量架构上的修改……嗯,授权费用你自己做主,原则上不高于500万美元,单片核心的专利费最多只给他们5美元。”

不但数字减小了,单位也从英镑变成了美元,林铮的要求可是够狠的。可谁让现在的arm公司还是一个世界三流的ic设计公司呢,别看后世的arm很牛逼,单一的客户产品包含一个基本的arm内核可能就需索取一次高达美金20万的授权费用,而若是牵涉到大量架构上修改,则费用就可能超过千万美元。但现在不成,现在的arm不过是一家刚刚小康的ic设计公司。

“我……尽量!”孙亚芳咬咬牙,她真有些不看好林铮的做法。

“你告诉他们,我们的手机工厂设计年生产能力100万部,如何取舍,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年产手机100万部?”孙亚芳被林铮的话给吓了一跳!

老板,您放卫星也不是这么放的吧?整个1994年,国内移动电话的总用户数量也不过157万户,现在刚刚突破200万户,您这一下子就要生产100万部移动电话?

“咱们的手机从现在开始设计,到最后推向市场,这个目标能在明年年底实现就不错了,亚芳经理,根据这几年国内移动电话的增长速度,您认为到96年底97年初,国内移动电话的总用户数量能够达到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