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419章 好大的块头

第419章 好大的块头(4/4)

“只要我有足够的政绩支持,往上走并不是很难,”定定的望着林铮,肖艳轻轻舔了一下嘴唇,“林总应该对官场上的一些规矩有些了解……那你觉得,一个女人,才刚刚40岁,在招商办一把手的位子上能够呆足2年,如果我说我后面没人,这话你相信吗?”

“不信!”林铮毫不犹豫的摇头。

这是大实话,肖艳的个人条件相当不错,都40了还能保持这么好的身材,可想而知年轻的时候哪怕不是祸水级的美女,舞蹈演员级的总能靠得上,那么问题来了,这么一个美女能够走到现在的高度,这背后的含义……

“我听人说过这么一句话,官场上的漂亮女人都是花瓶,如果不是花瓶,那只有两个原因。”

“什么原因?”眨了眨眼,肖艳好奇的问道。

“要么是睡她的男人厉害,要么是睡她妈&的男人厉害,”林铮一本正经的望着肖艳,“但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我能惹得起的。”

肖艳愣了一下,忽然捂着嘴大笑起来,笑的胸前的那两团F……或者是G,荡漾出一片惊心动魄的波涛。

“咯咯咯……笑死我了,是哪个混蛋说的?”轻轻揩了揩眼角笑出来的泪花,肖艳笑着摇摇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么说吧,睡我的男人不厉害,而且我已经离婚差不多3年了,这三年我的**就没有其他男人……你要不要试试?”

这就是睡她妈&的男人很厉害了?可怎么一直没听说过肖艳背后有什么强力的靠山呢?在官场这个完全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的大漏勺里,林铮有些不信肖艳能够保持住这种秘密。不过仔细想想市里关于肖艳的各种传闻,虽然肖艳的艳名广为传播,但稍微细心琢磨一下就会发现这些传闻很多都有漏洞……官场中的漂亮女人。尤其还是身居高位的漂亮女人,没有点儿绯闻那是不可能的。

“以后会有试试的机会的,”林铮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身上却觉得有些燥热,这个女人太厉害了,“但是你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

肖艳倒是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了林铮竟然还能把持的住,头脑竟然也就还能够冷静的抓住核心问题。心里对林铮的好奇和不服气越发增添了几分:被老娘的风采迷的神魂颠倒的男人老娘见得多了,难不成老娘还搞不定你个毛头小子?

轻轻侧了侧腿,肖艳的神色难得的变的严肃起来。“军队系统的领导不能和地方政府上的事务涉及太深,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

“你是……出身大院的?”这个消息太令人震惊了,林铮几乎整个人都跳起来。

这个大院,自然不可能是省军区大院。只能是更上面的大军区的总部大院。

如果肖艳真的是出身大院的孩子。那一个女人能够在不到40岁的时候就走到副厅这个位子倒是有个相对比较合理的解释了……睡她妈&的那个男人太牛逼了。

如果这一点可信,那么肖艳往上难走的原因也就可以理解:在副厅以下,哪怕是靠着父辈的余荫,肖艳她的家人足以保证她走到这个高度,但副厅以上,那就不是单靠祖宗就能够继续往上走的了,上面的坑越来越少,你想要占一个坑。哪怕你的出身好,也得向别人证明你值得你的家庭向你提供发展资源。

但问题再次绕了回来。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军队的纯粹性是需要保证的,肖艳的老爹再牛逼,对地方上的影响力也有限,这丫头如果做不出什么成绩来,就没有资格让这个家族动用宝贵的资源来支持她说的发展,她这辈子估计也就在退休之间进二线混个正厅了……如果有机缘,说不定过几年能够进正厅,在退休的时候捞个副省,但这也就是肖艳的极限。

难怪她想要去开发区当这个管委会常务副主任!

难怪她需要自己的支持!

根子原来在这里!

难怪她敢向自己提出合作,军队想要对地方企业下手,那的确是隔着一层,吃相太难看,军队上的人乱伸手,地方上也会看不惯的。

刹那的功夫,林铮将事情的原委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唯一需要确定的,是这个女人的背景是否真的如此,如果确实是出身大院的,倒是一个值得考虑的合作对象。

“嗯?”肖艳倒是没想到竟然女能够从林铮嘴里听到“大院”这两个字,不由似笑非笑的望着林铮:“你知道的不少嘛。”

“多看看书总不是什么坏事。”

“既然你喜欢看书,那这个姓你应该能够想到点什么。”

“肖……”林铮嘴里咂摸了一下,脸色忽然骤变,“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妈原来是总&政文工团的,就是总&政歌舞团的前身,后来被调到我爸身边服务……后来就有了我,”肖艳的表情很平淡,语气也很平淡,平淡的就像是在诉说一件和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事,“你应该能想得到,这种事情不算罕见。”

这种事儿的确不算罕见,从战争年代走出来的将军嘛,哪怕已经50出头了,可对于他们来说,恐怕还正式气血旺盛的时候,偶尔下去指导工作的时候临时有个需求、夫人又不在身边怎么办?总要有个为领导服务的伶俐人儿,这不经意间诞下了龙子或者龙女也不是没有可能。

说起来这位都能算是洁身自好的了,别忘记了那位大名鼎鼎的花帅。

林铮咂咂嘴,除了眼前金星直冒、嘴里发苦之外,竟然还隐隐的有点儿哭笑不得的意思:这么荒唐的事儿都能让我遇到?

不过他倒是能够理解肖艳的“硬件条件”为什么这么出色了,基因好啊,有一个文工团出身的母亲,再差也不可能差到哪里去。

“你似乎很吃惊?”肖艳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林铮的面前,盯着时而咬牙切齿,时而面目狰狞的林铮,饶有兴致的问道。

“我是很吃惊,”林大老板咬牙切齿的点点头,“我吃惊你怎么能活下来。”

“因为我是女的。”

肖艳的语气很平淡,可林铮却听的后背一阵阵发凉:因为是女的,所以了不起就是一副嫁妆打发了,说不定还能成为利益交换和联姻的工具,所以就活了下来……

“如果你是男的呢?”林铮终于还是没有忍住,这话刚一出口,他就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让你嘴贱!

“男的?”肖艳听的竟然哈哈大笑起来,“男的当然也会活下来,这么大的家缺这么一口饭吃?”

刚刚还只是后背发凉,这次林铮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是凉的:男的当然不可能继承家族的荣耀,但既然是血管里流着这么高贵的血脉,自然也有用处,只是为了不威胁到嫡系子弟,这些没有名分的孩子当猪养着也就是了。

“觉得很冰冷很无情是吧?觉得冰冷无情就对了,”肖艳笑的竟然是越发开心了,“所以我才要努力往上爬,我不想当别人的刀架在我的脖子上的时候,我还得摆出一副开心的笑脸来给他们看!”

“我不想当别人的刀架在我的脖子上的时候,我还得摆出一副开心的笑脸来给他们看!”,林铮的心中猛然一颤:这得是什么样的情况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抬头深深的看了肖艳一眼,这一刻,林铮忽然觉得这个女人其实是个很可怜的人。

“呵呵……你也觉得我很可怜,对吧?”肖艳笑了两声,笑容里满是凄楚的味道,“现在,你告诉我,你会不会和我合作?”

“这个……首先我要说的是,能让这么一位身份尊贵的公主亲自给我送早饭,我挺荣幸的。”

“咳咳咳……”听到林铮这话,肖艳登时咳嗽起来,好一会儿才止了下来,一脸哭笑不得的望着林铮:我准备了这么久,你就给我这么一个回答?

林铮不理她,而是竖起一根指头,“但是现在,我还不确定你的身份,这一切都是听你说的,我需要核实。”说完,林铮又竖起第二根指头,“再一个,我也不确定和你合作对我是好是坏,我必须做全面的权衡……”

说到这,林铮苦笑一声,“要怪就怪你们家的块头太大了,我很确定我惹不起,你们家打个哈欠,说不定我就能遭一场12级的飓风,这次的赌博,分明就是在刀尖上跳舞。”

“哼,你倒是个聪明的,”肖艳哼了一声,“这既是你在国内拼命发展的同时,还在美国另起了一摊子的原因?”

“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总不是多么保险的一件事,把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最起码我将来一处鸡飞蛋打了之后,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深深的望着林铮,良久,肖艳终于缓缓的开口了,“我现在终于确定,你的确是一个值得合作的合作对象……这么年轻就能取得这么一番成就,还能保持这么良好的心态……”

说到这里,肖艳缓缓的摇摇头,“当真是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