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423章 这是一个考验

第423章 这是一个考验(4/4)

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将科技与市场结合起来的电池专家,船夫对飞轮电池的前景从不怀疑,就技术的角度来讲,其可行性毫无疑问,绝对不会有人怀疑,目前虽然大规模的工业应用还存在不少技术问题需要解决,但这也只是时间问题,既然是技术问题,那就总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但想到自己公司的现状以及自己对公司未来发展得规划,船夫悲催的发现,自己委实是再也没有精力再开一个摊子了,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更涉及到公司未来发展方向的问题。当然,需要投入的资金也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碳纤维技术、磁悬浮技术……这些技术哪一个不是需要大量金钱才能够解决的项目?

虽然国家已经在相关领域展开了研究,不过距离应用于飞轮电池的程度还有相当的一段距离要走。

再三犹豫了一番,船夫极其不甘的放弃了这个诱人的蛋糕,“不了,公司现在腾不出太多的精力来搞这个。这样,你先记一下我们所长的电话,号码是……,回头我会和所长说一下这个事,相信我们所长会敞开大门,让大家列队欢迎你的。”

“不用这么夸张吧?”林铮有些惊讶。

“这可不是夸张,”船夫笑着摇摇头,“你要是知道这几年国家对电池科研的投入力度就能明白了……电池研究所那边现在连基本工资都发不齐。”

“啧……”

林铮听的都不知道说点儿什么好了,他知道从改革开放伊始至下个世纪初。国家的对科研的投入简直小的可怜,但具体可怜到什么程度,林铮没有太直观的感受。可现在听说中科院直属的科研机构都没办法全额发放工资,林铮是彻彻底底的被震惊了:就这种科研条件,国家竟然还保证了在下个世纪初科技的全面爆发?尼玛谁能给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船夫却是误会了林铮这声喟叹的意思,也跟着叹了口气,“没办法,国家穷啊,保证不了研发投入力度。”

“这大概是因为电池对于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的影响并不是那么大?”林铮莫名其妙的解释了一句。说完这句话,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这话不是我应该说的吧?

“屁的不大!”船夫忽然激动起来,“我给你说。国防科技越发达,对电池这个东西的要求就越高!前两年我还没从所里出来的时候,当时我们所里接到一个任务,要为某型正在研发的固体燃料导弹研发一种配套的、装在导弹里面的电池。”

“……”林铮眨了眨眼。他有些不明白。导弹上面用的电池很难吗?

“固体燃料导弹要求能够长期保存并且能够快速发射,对电池的要求也很严格,不但要可以长期保存,并且对瞬时释放功率也很大,当时唯一满足要求的只有熔盐电池,熔盐电池平时不存在自放电现象,只要一个激发信号,瞬间可以放出强大的电流。但是……他妈&的!”一向儒雅的船夫竟然在这个时候爆出了一句粗口。“可因为受限于平日里的研发投入,我们对熔盐电池的研发力度和深度都不够。这个熔盐电池我们就是造不出来!在实验室条件下也造不出来!最后没办法,为了保证研发进度只能去跟老毛子买。你知道吗,这一块熔盐电池,只有砖头这么大,可老毛子开口就要20万美元,这还是最虚弱的毛子啊!操!”

说到最后,船夫还是没忍住,再次爆出来一句粗口。

“这个熔盐电池……很难吗?咱们做不出来?”听完骤然间愤怒的小宇宙爆发的船夫的抱怨,林铮弱弱的问道。

说来惭愧,在此之前林铮还真没听说过电池的分类里面?竟然有种电池叫熔盐电池。

但船夫的回答让林铮稍稍有些出乎预料,“不难,其实普通的熔盐电池咱们也能做,可咱们做出来的电池达不到这个导弹对电池的性能指标,为了不耽误研发进度就只能跟老毛子买……也只有老毛子才肯卖给咱们,美国人是给钱都不卖。”

啧……听船夫这么说,林铮也没话说了,沉默了好一会儿,林铮叹了口气,“没办法,咱们建国才多少年?建国之后就各种自然灾害和人的因素,真正算起来,咱们国家才平稳发展了几年?能有这份成就,其实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也知道是这个道理,可就有些控制不住,”船夫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讪讪的解释了一句,“成,这个事情我记住了,回头就和我们所长说。”

…………

大名鼎鼎的联创科技竟然对飞轮电池技术感兴趣?接到船夫的电话的时候,张唯格所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联创科技啊,那个旗下的丽声随身听和丽声vcd影碟机的广告铺天盖地的联创科技?一家搞电子产品的企业,竟然对电池这个不起眼的小东西感兴趣了,一时间,张唯格所长竟然有些惶恐了。

一方面,国家在科研方面的投入太少,连基本工资都无法保证的情况下,电池研究所里面人心浮动,尤其是船夫的成功,让所里更多的同志不再甘心于清贫,想要出去下海闯一闯,现在的电池研究所,迫切的需要一个大金主用大笔的资金投入来稳定人心……知识分子也是需要有老婆孩子,也是希望自己和家人吃得好、穿得好,受人尊敬,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不愿意被人嘲笑为“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而这些,都需要钱;

另一方面,对于飞轮电池的技术难度他十分清楚,以至于张唯格所长在打给林铮的电话里弱弱的对林铮解释道,“林总,您愿意和我们联合搞这个飞轮电池,我个人十分高兴,也十分愿意和您合作,这个飞轮电池的未来前景绝对比锂电池要好的多,可我不能骗您,在现在科技水平的发展基础上,哪怕能够保证研发投入,我个人估计20年后都未必能够实现商业化生产。”

对方好歹也是中科院下属某个研究所的一把手,不但主动给自己打电话过来,还是用这种谦恭的语气,林铮还真有点儿受宠若惊,笑着对张唯格所长道,“张所长,不瞒您说,我看中的就是20年之后飞轮电池,我也知道飞轮电池现在有很多的技术难点,不管是碳纤维还是磁悬浮技术、整体工艺都是现在暂时没法解决的,不过这些技术不是全都要我们自己解决的吧?”

“这倒是,”听林铮如此时候,张唯格所长登时反应过来,开心的对林铮道,“产学研相结合一直都是咱们国家大力提倡的,可有些研究需要的时间太长,我们也没办法,既然林总对飞轮电池的发展这么支持,我也代表我们所表个态,在这个项目上,我们绝对不能让林总您吃了亏。”

“那我先谢谢您了,这样,我过两天去首都,咱们这两天先拟定一个合作框架,到时候我抽个时间咱们慢慢谈?”

“这最好不过了。”张唯格所长连连点头。

于是当天首都电池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和工作人员们发现奇怪的一幕:这几年一直保持着一副苦大仇深表情的所长,竟然兴奋的乐呵呵的,见了谁都笑,甚至据小道消息说办公室的小王给他拿错了一份资料竟然都反常的没有被训斥,而是和蔼的告诫小王以后的工作态度要认真一点。

毫无疑问,所长的反应不正常!

就在大家琢磨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在临下班的时候,所长大人将所里的全体同仁都叫到了办公楼的门前,一手叉腰,一手激动的挥舞着,唾沫星子漫天的揭开了谜团:大名鼎鼎的联创科技公司极有可能投入巨资,与所里联合研究飞轮电池!保守估计,联创科技每年投入的资金不会低于300万!

这个消息的劲爆程度,简直如同在2000米的高空往平静的湖面上丢了一辆主战坦克,所有人轰的一声炸开了!

300万啊!尼玛这简直是大家今年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当首都电池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们兴奋的憧憬着这300万平摊到每个人的头上之后,自己的生活应该可以改善多少的时候,林大老板已经悄然坐上了赶赴首都的汽车。

“小家伙,折腾劲儿不小啊,这种单子你都能拿下来?”和林铮一起去首都的肖艳强掩住心中的震惊,似笑非笑的望着林铮,就在刚才,林铮已经将这次去首都要做的事情告诉了肖艳。

这次带着肖艳一起去首都的原因很简单,你不是想要和我合作吗?没问题,可在这之前,你得表现出来你有和我合作的实力,这次的首都之行就是考验你能力的时候,如果大家合作愉快,之后的合作自然水到渠成,如果这次的首都之行步履维艰,那就什么也不用说了。

肖艳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可在听完林铮说明白这次去首都要做的事情之后,还是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这小家伙怎么这么能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