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426章 傲慢的东方贝尔

第426章 傲慢的东方贝尔

“林总有这个心里准备那就最好不过了,”常教授松了一口气,表情也一扫刚刚的严肃,向林铮问道,“林总,您的大概的意向我已经明白了,不过我提醒您一点,可能车用飞轮储能装置的研究实验还要更长一些。”

电工所也不是没有和其他单位合作过,但这些单位无一不是会提出一些很不切合实际的条件,最离谱的,莫过于北方的某家生产电池的企业,要求电工所在半年内研制出将每千瓦.时锂电的成本降低到2000元的技术……但问题在于,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既然林铮已经有了这个心理准备,相应的投资也基本能够满足前期研究的需要,这个合作签下来也不错。

“嗯?”林铮微微皱了下眉头,扭头看向张唯格。

“汽车的运行环境非常恶劣,林总你应该明白,汽车的启动、加速、减速、转向甚至是在不同路面上的振动、道路状况及悬挂等都会对车载磁悬浮飞轮电池的运行产生影响,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课题,为了解决飞轮电池‘上车’的问题,我们必须要研究车载磁悬浮飞轮电池的工况,并为其建立一个工况模型,只有这样才能够为接下来研究车载磁悬浮飞轮电池动态模型的研究奠定基础。”

张唯格虽然更多的是搞行政工作的,但技术方面也很精通,闻言,立刻给林铮解释道。

“除了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还要解决车载磁悬浮飞轮电池工况模型与磁悬浮转子动态模型的数据融合问题。”常教授跟着补充道,“因为工况模型是车载环境下支承基础的振动模型,磁悬浮转子动态模型是支承基础固定情况下磁悬浮转子动态特性。两个模型的融合才是车载磁悬浮飞轮电池的真实动态特性。”

“但是因为车载磁悬浮飞轮电池是支承在汽车上,其支承基础的振动既与路面有关,还与汽车悬架有关,而且整车基础振动至少是4个自由度的,因此工况模型与磁悬浮转子动态模型不能采用常规方法进行简单叠加,需要从理论分析、仿真计算、实验研究等科学方法中获取大量数据,并采用数据融合技术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整理与融合。才能建立正确的车载磁悬浮飞轮电池的动态模型。这个问题的解决,对车载磁悬浮飞轮电池理论研究和技术开发具有重要意义……这个核心之一。”

这只是……核心之一?林铮微张着嘴巴,这条路看上去比锂电池难走的多了。他忽然有种感觉,自己似乎选择了一条很难走的路?

林铮的感觉没有错,常教授的话越往下说,林铮就觉得自己的心越往下沉……

“长时间保持真空的技术、复合材料技术、集成驱动的变频发电机&电动机、电力电子控制装置、测试技术以及磁悬浮支撑技术。这些都是飞轮电池的核心技术。前面的四项技术在飞轮电池技术发展中的障碍已经不大,可磁悬浮支承因为它的特殊性,还没有很好地解决,特别是在车载环境下的磁悬浮支承技术和工况模型更是技术的关键与难点……这一点,连美国人都是在摸索当中,所以林总,你有这份沉得下心的准备,这是很好的。”

林铮只觉得自己的嘴里一阵阵的发苦:这常教授的语气里怎么听都让人觉得这家伙是在幸灾乐祸的味道!张所长看着自己的表情似乎更多的是……同情?

————————————————————————

“听说林大老板大发善心。在电工所那边大出了一把风头?”肖艳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那笑容……怎么看怎么都让人觉得古怪,“啧,林老板这么有钱,接济一下我们这些穷人好了,怎么就想着拿去打水漂呢?”

“不是吧?还能不能让人有点秘密了?”林铮瞪大了眼睛,不过是昨天发生的事情,怎么今天就传的好像满世界都知道了似的?

“整个首都就这么一点大,你觉得能藏得下什么秘密?京城里缺钱的研究所可不少,我可是听说了,不少人都打算来找林大慈善家化缘呢。”

这话里面的味道真是越来越怪了。

“找我来化缘?”林铮小小的吃了一惊,足足好几秒钟,这才惊讶的道,“难不成都当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么?”

“你林大老板的钱可不就是大风刮来的么,”肖艳笑的越发的开心了,“看看你们的那个丽声vcd,现在卖的简直就跟抢钱一样,那是有多少都不够你们卖的,大家觉得你是土财主,既然电工所那样的废物单位你能甩出来300万,其他单位又多么少总能从你这里化点儿去表示?”

丽声vcd现在在市场上的销售情况很好,拜全国性的vcd市场大爆发所赐,联创科技先期准备的超大规模的年产量甚至还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每天带着现钱来提货的汽车在厂门口等着,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根本就不愁卖不出去。

“电工所是废物单位?”林铮听的无语了,无奈的摇摇头,“算了,他们来他们的,我见不见是我的事……这次回来怎么样?”

“还不就是这样?”肖艳慵懒的道,似乎并不愿意多提,“对了,东方贝尔给你送来了一封邀请函,请你参加三天后的一个酒会,你要不要去?”

说着,肖艳从桌子上拿起一张烫金的请柬递给林铮。

“东方贝尔?”扫了一眼这张看上去还算豪华的请柬,林铮的眉头一皱,却是接都没接,冷笑一声,“扔了吧……放不下自己的那点儿架子?一点诚意都没有。”

“你倒是看得听清楚的。”肖艳轻笑一声,不以为意的将请柬给收了回来。

他对东方贝尔的做法也很不满意。

东方贝尔的这封邀请函真的足够恶心人,整个白俄罗斯电信改造的工程不下10个亿美元,以东方贝尔在共和国电信行业内的地位,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拿下其中2个亿美元的设备供应份额……这绝对是最少的。

但东方贝尔忽视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整个工程是林铮揽下来的,简单一点来说,林大老板才是这个大工程的大包方,而东方贝尔、华为以及整个电信系统才是二包单位,华为很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很明确自己就是个做二包的设备提供商,这倒也没有什么不对,可问题出现了,现在其中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二包,竟然认为林铮这个总发包商压根就不值得自己重视,不但没有主动上门来拜访林大老板,反而十分轻佻的邀请林铮参加一个不知道是为谁举行的宴会,总发包商只是顺带着……是的,林铮就是那个稍带的。

这就是可忍孰不可忍了,侮辱人也没有这么个做法的。

林铮到底是年轻,她有些担心林铮是否能够想到这一层,如果没想到这一层,说不得要好好提醒他一番,现在好了,自己彻底放心了。

“这有什么看不清楚的,”林铮冷哼了一声,“无非是有些人自我感觉良好,以为自己和外国人打交道的时间比较长,就把自己放在了洋大人的位置上来而已……先让他们歇着吧,等他们端正了态度再说。”

“怎么才算是端正态度?”谭娜追问了一句。

“等他们总经理亲自来拜访吧。”林铮撇撇嘴,道。

“让东方贝尔的老总亲自过来?”谭娜小口微张,她还真没想到林铮的要求居然这么离谱,好一会儿,才惊讶的道,“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当然知道,他们不很稀罕我们的这个单子嘛,”林铮哼了一声,“可话说回来,我很稀罕他们东方贝尔吗?”

按说三五年总共才2亿美元左右的单子就让东方贝尔的总经理亲自过来拜访,倒也并不是很过分,仔细算一下,每年也有好几个亿rmb的单子呢,从这个角度来说,林铮让东方贝尔的总经理过来一趟,似乎也不算过分。

但这账不是这么算的,东方贝尔的产品基本上就在本国笑话了,作为国家重点扶持的单位,东方贝尔根本不担心自己生产出来的产品卖不出去,而是……谁敢不买?国家信息安全这是能开玩笑的事情吗?以肩负共和国信息安全为己任的东方贝尔,说不定会撇撇嘴来一句:“当哥们稀罕你们这点儿单子吗?知不知道这几年国家用在电信设备改进上面的投入有多少?知不知道我们的产能是有限的?”

简单的说,就是对于东方贝尔来说,联创科技的这个单子虽然好,但其实并没有太值得东方贝尔重视的程度。

但林铮的一席话却点醒了肖艳,对于东方贝尔来说,白俄罗斯的这笔生意是一块肥一点的鸡肋,可对于联创科技来说,东方贝尔难道又是什么好的合作对象了不成?如果能借着这次的机会将他们一脚踢开,反而是一件好事。

“你想的……倒也不错。”沉吟了一下,肖艳慢慢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