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476章 贵圈真乱!

第476章 贵圈真乱!

站在门口,林铮刚欲抬手敲门,心里却忽然莫名的有些发虚:不会真的……那啥吧?

必须要说的是,对于林铮这个外表看上去20出头、实则已经差不多40的中年大叔,肖艳这种熟透了的中年美妇的诱惑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想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答应了这个邀请,林铮不由得有些犹豫了,要不要转身走人呢?就当自己没来过……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在面对诱惑的时候能够很坚定的男人。

正在林铮犹豫着是敲门还是转身走人的时候,门竟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身上裹着一件睡袍、头发湿漉漉的显然刚洗完澡的肖艳宜喜宜嗔的抱着肩膀看着林铮:“来的挺快么?怎么不进来?”

“呵呵……”林铮忽然觉得自己的嘴巴笨的厉害,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带点什么,干笑了两声。

“快进来吧,”大概也觉得就这么站在门口被人看到了影响不好,肖艳一边转身往里面走一边道,“吃东西了没?”

“没有,”林铮的脚不由自主的跟着走了进去,“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

“能有什么地方不对,就是忽然想要找个人喝酒了,恰好觉得你还算顺眼,”说到这里,肖艳微微一顿,似笑非笑的望着林铮,“我说,你不会真的以为……”

“怎么会?”来都来了,难道这个时候自己还能退缩不成?林铮笑着摇摇头:“我是男人。这事儿怎么着都是我占便宜吧?”

林铮的话里面带着明显的挑逗意味,肖艳的脸微微一红,嘴上确实毫不示弱。“那可不一定,你哆嗦那一下子爽快了,说不定以后少不了的麻烦。”

我说大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豪迈,连“哆嗦一下子”这么明显的暗示的话都能说得出来?哪怕您老人家已经是熟的不能再熟的熟妇也不至于这样吧?林大老板大感吃不消,他深深的意识到了一件事:当女人决定对男人耍流氓的时候,除非那男人是真的打算“哆嗦一下子”。否则在耍流氓这一点上,男人是注定耍不过打算耍流氓的女人的,对于这种时刻准备着对你耍流氓的女人。最好的做法就是……老老实实的避开?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林铮决定迎难而上!

“哈……你怕了,”指着肖艳,林铮乐不可支。“是谁在电话里说不用我负责的?”

“我可没吃避孕药。也没有安环,”肖艳脸色酡红,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只要你敢,我有什么不敢的?”

“呵呵……”林铮笑了两声,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他很担心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之后会有擦枪走火的危险,指着客厅里桌子上的饭菜向肖艳问道。“还没吃饭?”

桌子上放着一瓶红酒,两只高脚水晶玻璃酒杯。还有两份正“兹兹~~”轻响的牛排,刚刚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看在看着这两份似乎刚刚端上桌的牛排,林铮整个人都愣住了:“不是吧,我怎么不知道这家酒店提供西餐服务?”

很明显,这份牛排送上来的时间,和自己也就前后脚的时间差嘛。

“我想吃,他们就得会做!”肖艳的语气牛气的一塌糊涂,语气更是一派理所当然的模样,“吃了没?没我一起吃点?”

“你都帮我上好了,我能不吃嘛?”望着桌子上的那两份牛排,林铮有些哭笑不得,“还是你打算一个人吃掉两份?”

“算你聪明,”看林铮略带郁闷的模样,谭娜也不由得笑了,“尝尝吧,虽然知道你平日里也没少吃牛排,不过这两份牛排可是我托人从首都那边空运过来的,在这个地方可买不到。”

“那我就不客气了。”林铮笑着点点头,心中却是在飞快的思索着:今晚的肖艳给自己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林铮很有些莫名其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女人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以她的家庭背景,有什么事是需要她要让这种方式来放纵自己……

放纵?!

林铮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感觉到的不妥是怎么回事了:这个女人是在用这种方式来放纵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林铮心中颇有几分哭笑不得的冲动:尼玛哥们这是变成妇女之友了?貌似若干年后,这种妇女之友还有一个“男闺蜜”的称呼……卧槽!

一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人当成男闺蜜,林铮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去尼玛的男闺蜜!老子才不要当什么男闺蜜!谁敢说老子是男闺蜜,老子诅咒你给女人当一辈子男闺蜜!

对于妇女之友和男闺蜜这两个称呼深恶痛绝的林大老板心中登时发了狠:敢把我当闺蜜是吧?成!大不了老子滚了你的床单之后吃干抹净不认账!

林大老板心中郁闷难平,肖艳却没有注意到林铮的不妥,面对眼前诱人的牛排,肖艳动都没动一下刀叉,反而端起酒杯,用喝啤酒的方式咕咚咕咚灌下去一大杯,因为喝得太急,嫣红的酒液顺着肖艳柔滑细腻的双腮缓缓的流了下来。

望着眼前这个借酒浇愁的女人,林铮心里某个地方隐隐被触动了一下,语气不只不觉间带上了一丝关心:“怎么了?”

“没什么事,只是……家里出了点事,心情不太好……”打了个酒嗝,肖艳看着林铮的目光似乎有些迷离,“就是想要喝酒……直说吧,要不要陪我喝?”

“我喝不惯红酒的味道,”林铮摇摇头,“有啤酒或者白酒的话,我倒是能陪你喝点。”

随着改革开放的加深,吃西餐喝红酒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被认为是一种很有情调、很能体现小资情怀、很高大上的娱乐活动,但对于红酒的味道敬谢不敏的林铮从来都不肯委屈了自己的嘴巴,你们觉得喝红酒很牛逼?不好意思,哥们还我还就是不喜欢……虽然这种行为也被林铮的朋友们嗤之为“山猪吃不了细糠!”

喝不惯红酒?肖艳愣了一下,随即竟然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笑起来,笑的越来越厉害,不但两只肩膀抖个不停,胸前的两团胸器更是上下颤抖的厉害!

林铮很不争气的咽了口唾沫:一只手把握不过来吧?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男人这么理直气壮的跟我说他喝不惯红酒的,”终于笑完了的肖艳因为笑的厉害,脸色越发的嫣红了几分,似乎根本没注意到林铮的目光在自己胸前流连了很久,竟然还微微挺了挺胸,“不过我喜欢坦诚的男人……白酒我没有,不过有嘉士伯和青&岛,你要哪个?”

“不是吧?”林铮看着肖艳的目光真是要多奇怪就有多奇怪了,“难道这是你的长包房?”

“以前不是,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以后这里就是我的长包房了。”

以前不是,从今开始就是长包房了?林大老板登时汗了一个,大拇指一竖:“土豪啊……来一打青&岛吧。”

……

虽然红酒的度数并不高,但度数再怎么不高,像是肖艳这么空着肚子猛灌,除非她是酒神,否则断没有不醉的道理,肖艳显然绝对不可能是酒神,四分之三瓶酒下去,这女人整个人已经开始有些摇晃了,望着林铮的目光迷离的一塌糊涂,原本是和林铮面对面而坐的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林铮的旁边,整个人都靠在了林铮的身上,喷着酒气对林铮道:“知道吗,我的那个哥哥准备把我给嫁出去,呵呵……”

“什么?”林铮愣了一下,他总觉得今晚的肖艳很不对头,可怎么想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头,想想她老爹的身份吧,谁敢给她找不自在?但现在他终于知道这女人到底为什么不对头了:尼玛原来是他们肖家自己的事!

尼玛这都叫什么事儿啊,哥们我怎么竟然会参与到这种豪门秘闻当中去?

“我那个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准备把我嫁给一个50多岁的老家伙,”如同树袋熊一般挂在林铮身上的肖艳丝毫没有意识到林铮的不妥,傻笑了两声,在林铮的耳朵边道,从她口中喷出的热气呵的林铮的耳朵痒痒的,“谁让那老家伙是个副部呢……”

“我打断一下,”出于避讳,以前林铮并没有向肖艳问过她家里的情况,但此刻他终于忍不住了,“你爸好歹也是开国的上柱国将军,一个小小的副部而已,不至于让你哥这么腆着脸凑上去吧?”

“如果是他同父同母的嫡亲妹妹那当然舍不得,可谁让我不过是个通房丫环生的呢?”肖艳自嘲的道,“能用一个通房丫环生的丫头换一个副部的妹夫,你说这笔账划不划得来?”

林铮无语了,老半天,他终于别出来一句话:“啧……贵圈真乱!”

听林铮这么说,肖艳笑的愈发放肆了,“乱?呵呵……这才哪到哪儿啊……这事儿你怎么看?”

这事儿我怎么看?林铮一口酒登时喷了出去,目瞪口呆的望着肖艳:“这事儿和我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