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478章 飞机上的**

第478章 飞机上的**

云收雨歇,肖艳的脸上满是久旷之后得以满足的红晕,笑眯眯的抱着林铮的胳膊道:“没看出来你挺厉害的嘛。”

林铮靠着靠背上没有说话,他有些不太明白,怎么就稀里糊涂的和肖艳滚了床单?怎么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若非他很清楚自己的神智很清醒,几乎都要怀疑是不是肖艳给自己吃了什么东西了,到底是自己憋得太久了把持不住还是这女人勾引男人的能力太强?有些想不明白的林铮默默的点上了一根烟……他没有事后一根烟的习惯,但此刻,抽烟却成了最好的排解内心情绪的方式。

看着目光有些迷茫的林铮,肖艳轻笑了一声,却没有继续说话,林铮这种反应反而让她心里很是安慰,林铮刚才的寻找“洞口”的动作很熟练,这很容易理解,这么年纪轻轻却事业有成的年轻人,身边怎么可能少得了女人?根据肖艳的观察,那个谭娜和郎璇说不定都和这小子有一腿。

虽说郎璇和谭娜之间是表亲姐妹,但表亲姐妹又怎么了?漫说只是关系挺远的表姐妹,就算是亲姐妹一起双&飞的也听的多了,在京城这个圈子里,这种事根本就不是个事。

她也没指望能将林铮拴在自己身边,两个人的年龄是一个无法跨越的巨大沟壑,如果是林铮40岁、自己二十三四还不是问题,可男女之间的年龄颠倒了过来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正经是趁着此刻林铮还有些迷茫的时候抓住这个男人的心才是正经。

扭动了两下身子。让自己可以更舒服的贴在林铮身上,脸贴在林铮的胸膛上柔柔的道:“你放心好了,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家庭。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缠着你、会破坏你的家庭,只要你心里能有我这个老太婆、偶尔能过来看看我就行。”

老太婆?林铮苦笑了一声,刚刚肖艳堪称痴狂的劲儿可不像是个老太婆该有的样子,不过肖艳的这话倒是让林铮轻松了不少,他还真有些担心肖艳会不会借此机会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虽然两人走到现在这一步恐怕利益的因素更多一些,但若说没有点儿其他方面的原因那也不可能。犹豫了一下。林铮开口问道:“我能问个问题么?”

“嗯?”

“你和几个男人……做过?”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到林铮这话,肖艳的身体顿时一僵,一张俏脸登时涨红了。冷冷的道,“你以为随便什么男人就能上我的床?”

“呃……”林铮忽然觉得自己心里有些发虚,眼神犹豫了一下,下一刻。却是直视着肖艳的眼睛。“我很在意这一点!”

“你很在意这一点?”肖艳楞了一下,下一刻,竟然忽然莫名其妙的笑起来,眼神里竟然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份满意,“我这辈子基本上算是守活寡守到现在,除了我那个死鬼前夫碰过我几回之外没有任何男人碰过我,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吧?”

这女人脑子没问题吧?肖艳莫名其妙的变化让林铮心里微微有些奇怪,她的态度变化怎么会这么快?

不等林铮说什么。肖艳伸出手去在林铮的小兄弟上扒拉了几下,媚眼如丝的道:“再来!”

果然是……老房子着火烧的更快!不过这样也好。开发区的实际一把手是自己的情妇,老爹还是开发区的副主任之一,林铮觉得自己基本上不用担心自己在开发区的投资安全问题了。

————————————————————————

“这位先生,请问要点什么饮料?”空中小姐带着最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用最温和的语气柔声想林铮问道。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看来不要点什么东西是不行了,林铮心里暗自叹息了一声,对这位不知道应该说是殷勤还是应该说目的不纯的空中小姐露出一个微笑,客气的道:“有茶没有?我比较喜欢喝西湖龙井。”

此刻的林铮正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中,在飞往飞往伦敦的航班上,一名坐在头等舱当中的年轻人对空中小姐们的诱惑力是巨大的,比起头等舱里的那些大腹便便的中年老男人,林铮这个身材高大、看上去清清爽爽。气质不凡的年轻人无疑更对空中小姐们的胃口,说林铮很符合白马王子的形象大概也不会有人反对,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这空中小姐过来了三次就是最好的证明。

“茶?”空中小姐不由得微微一愣。

虽然有能力和实力坐头等舱的客人总会提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要求,比如说要求喝点酒啊之类的,但在飞机上飞了两年了,这位空中小姐还第一次遇到在飞机上要求喝茶的。

“没有吗?那就算了吧?”林铮也不为己甚,飞机上供应矿泉水不奇怪,有果汁也可以理解,但要喝茶?这可真有些难为人,林铮这么说,无非是希望用这种含蓄的方式让这位空中小姐知难而退而已……虽然林铮也承认,这女孩的确很漂亮。

但林铮还是小瞧了一个能坐头等舱的年纪轻轻却气质不凡的年轻人带给这位空中小姐的刺激,她甚至立刻将林铮的这个要求当做有钱人的怪癖:有这份实力坐头等舱的,要一杯茶很困难吗?

歪了楼的空中小姐下意识的让自己的笑容看上去更加甜美一些,故意左右看了看,这才小声的对林铮道:“这位先生,不好意思,飞机上不提供茶饮料……不过我有自己带的一份碧螺春,不知道您喝不喝得惯?”

嘿,还真能喝茶?林铮一怔,不过随即就笑了,能在万米的高空中喝到一杯清茶,倒也不是一件坏事,点点头对这位殷勤的小姑娘道,“那麻烦了。”

“不客气。”见林铮答应的如此痛快,空中小姐喜滋滋的走了: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只要自己有心,说不定能在下飞机的时候留下他的电话号码,自己的机会不就来了么?

90年代中期的时候,空中小姐们的社会地位还很高,不像是2000年之后那般,大家看待空中小姐们的目光已经回归了她们本身的定位:就是在飞机上为乘客提供服务的服务员而已,没什么特别的。

社会对空中小姐们的工作比较肯定,空中小姐们自然也就将这个工作机会当成了一个为自己挑选一张优质长期饭票的优秀平台,在她看来,林铮林大老板显然是一个不错的“饭票”。

“怎么?你对人家小姑娘有意思?”和林铮一起去英国、就坐在林铮旁边那张座椅上的郎璇没好气的低声对林铮道。

“看人家辛苦工作也挺不容易的,总要给个赞吧?”林铮笑着道,这段时间的郎璇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总是莫名其妙的找点自己的麻烦,这让林大老板微微有些苦恼。

“什么?”给个赞什么的郎璇还从来没有听说过,闻言不由得一愣。

林铮自觉失言,笑着摆摆手,“没什么,我是说这小姑娘工作人情,咱们总要肯定人家的工作。”

“我看着小丫头就是在**!”郎璇恨恨的道。

**?林铮一脸愕然的望着郎璇,似乎很不相信这么粗俗的话是从这位气质和相貌并佳的花信少妇的嘴里说出来的。

只要看到有女人在林铮跟前搔首弄姿,郎璇的心里就莫名其妙的酸的厉害,总要忍不住说两句什么刺激刺激林铮,作为有过一次失败的感情经历的过来人,郎璇自然知道这种感觉意味着什么,这种感觉让她极度惊恐:这是自己妹妹的未婚夫啊。

理智告诉她自己这么做不对,可每当看到林铮的时候,自己却像是丢了魂魄似的会做出一些莫名奇妙的举动,就比如现在,看着林铮望着自己那惊讶的目光,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句什么话的郎璇,整张脸瞬间羞红了:完蛋完蛋,自己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可越是觉得心虚,郎璇越是瞪大了眼睛,凶巴巴的瞪着林铮:“怎么?我说的不对么?”

“对!”林铮苦笑着点头,除了这样自己还能说什么?若非知道郎璇的年龄,林铮几乎都要怀疑这女人是更年&期了。

林铮这么痛快的对自己忍让,郎璇心中反而自责起来,这段时间自己没少冲着林铮莫名其妙的发火,可不管自己再怎么无理取闹,这家伙每次都是很有风度的选择了对自己忍让,想到这一点,郎璇的心里一阵阵甜蜜,可想到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却是自己远房表妹的未婚夫,心里又一阵阵的发涩,正是因为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郎璇才清楚一个这么优秀却对女人这么体贴的男人,对于女人意味着什么?

咬了咬嘴唇,郎璇忽然压低了声音对林铮道,“你是不是憋得厉害?”

“啊?”林铮没明白郎璇的意思,“我没想去厕所啊。”

“谁说去厕所了,我是说……你这么年轻,小娜又在美国那边,你是不是……是不是……”这种只属于两个情人之间的话题终究是有些过于**,话还没说完,郎璇的耳垂都已经红了。

————————————————————————

ps:今天又去医院复查了一下,刀口愈合的很好,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拆线了,只是很对不住兄弟们,因为去医院耽搁了些时间,今天只能一更了,欠的一更明天努力补上并且尽量再还一更,也就是说,明天争取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