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489章 被人当备胎了

第489章 被人当备胎了

林铮的做法很简单,简单的甚至可以称之为老套:首先一点,阿德里恩在剑桥郡是有一定的“群众基础”的,这个群众基础为他竞选剑桥郡议员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小混混也是有选举权的;

其次,虽然这么做会得罪阿德里恩背后的那些人,他们并不希望阿德里恩洗白,一旦阿德里恩的意图被他们知道,相信那些大人物们会采用各种手段来阻挠阿德里恩阿德里恩的竞选活动,这个时候就是林铮出面的时候了……

“这几天,我发现英国市场对来自我们国家的廉价商品的需求量非常大,不管是电子产品还是日用品、服装等都是这样,在这一点上我可以向你提供利索能级的帮助,只要你成为证明的进出口商,那些原来的大人物还能将你怎么样?”

阿德里恩激动的一张脸通红,不停的搓着手:想到自己一个黑&社会头子,竟然有一天会成为尊贵的议员先生,阿德里恩就激动的难以自抑。

当然,这其中必然有许多的麻烦和问题需要克服,但这完全在阿德里恩的意料之中:这么巨大的转型,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有些麻烦简直太正常了,但是!

阿德里恩看到了希望!

“这么说来,我需要将自己和以前的那些关系割裂了?”阿德里恩嘿嘿傻笑着向伊丽莎白问道。

“不!”林铮和伊丽莎白异口同声的叫起来。

听到对方的声音,两人心中都有些惊讶。不由得彼此对视了一眼,竟然有几分惺惺相惜的味道。

郎璇的眼中若有所思,可阿德里恩到底是习惯了用拳头来解决问题的家伙。眼中还有些迷茫,不由得问道:“为什么?”

“你现在的身份以及影响力是你能否在议员的位子上坐稳、发挥影响力的关键,一旦你不再是剑桥郡数得着的帮派老大了,就算你依旧还是剑桥郡议员,可能有多少人会听你的话?”林铮反问道。

不过相比于林铮还算含蓄的话,伊丽莎白的话就干脆直接的多了,她直言不讳的对自己的丈夫道:“阿德里恩。林说的没错,当然,明面上你还是要和过去说再见。嗯,今后你的目标应该是剑桥郡地下秩序的掌控者。”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阿德里恩重重的点点头,他虽然在多数时候更习惯于用拳头来解决问题,但作为老大。只懂得用拳头显然是不行的。头脑的重要性比拳头的重要性大得多,冲林铮挥了挥拳头,阿德里恩一脸遗憾的道:“看在我们合作的份上,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你可以不算啊,”林铮根本不为阿德里恩的威胁所动,开什么玩笑,没有我的帮忙,你觉得你一个混&黑的帮派头子。想要这么简单的实现从帮派头子剑桥郡议员的转型,有这么简单吗?

伊丽莎白的脸色微微一变。

阿德里恩一时间想不到若是没有林铮的支持。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可操作性,可阿德里恩没想到,伊丽莎白怎么可能会想不到?她很清楚,如果没有林铮的支持,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可操作性。

为了自己的丈夫能够成为尊贵的议员阁下,伊丽莎白女士也是蛮拼的,她用力推了阿德里恩一把:“阿德里恩,我希望你能够好好与林先生合作,相信我,这对你们双方都是一件好事。”

阿德里恩对自己妻子的话倒是言听计从,虽然他并不明白维多利亚为什么会让自己这么做,但妻子对自己的爱意他却从来没有怀疑过,也相信维多利亚一定会给自己一个解释,当即点点头,“林,祝我们合作愉快,放心,。”

“合作愉快,”林铮笑眯眯的点点头,想了想,“维多利亚女士,您不想回家去休息吗?”

“嗯?”维多利亚微微一愣。

“这里的住宿费用可不便宜。”林铮玩笑道,既然有了这么一条利益的纽带,林铮不相信阿德里恩还会做出什么傻事,既然如此,干脆就让维多利亚和阿德里恩回去好了。

维多利亚一怔之后,也笑了,林铮的这个决定让她心里对林铮充满了好感:“林先生,您真是一位绅士。”

尼玛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骂我呢?林铮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

不愧是剑桥郡最大的黑&帮老大之一,阿德里恩很快就给林铮反馈回来了消息:,他们一直都在剑桥郡。

得到这个消息,林铮的一颗心在不断的往下沉:arm到底在搞什么?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到底何在?

虽然不知道arm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一定有什么针对自己的阴谋在进行着,否则他们根本没有这么做的理由,但是,到底是什么呢?

想想之前大家的合作还算愉快,怎么忽然之间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林铮仔细回忆了一番,有些惊讶的发现,事情的转折似乎就发生在自己抵达英国的哪一天,难道是从那一刻起,事情才发生的转折?

就在林铮苦苦思索却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联创科技与arm进行前期合作的总工程师刘振远教授给林铮打来了电话:“林总,我留意了一下,发现这段时间有诺基亚的人在和arm秘密接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诺基亚的人?”林铮微微一怔,“知不知道诺基亚的人来和arm的人谈了些什么?”

“似乎也是芯片合作方面的事情,不过arm对公司内部与诺基亚有过接触的人都下达了封口令,尤其是不允许让我们知道,我通过只言片语分析好像与德州仪器有关。”

和德州仪器有关?刘振远教授的这番话,仿佛在林铮的脑中瞬间闪过一道闪电:明白了!

所有的前因后果他全都明白了。

90年代中期的时候,诺基亚还只是一个刚刚从亏损状态实现盈余的电信企业,在世界电信设备制造商当中只能敬陪末座,与后世那个庞然大物根本不成比例,诺基亚之所以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迅速从陪太子读书的小角色变成对世界电信行业发展有着举足轻重影响力的庞然大物,要感谢两个存在:庞大而且飞速发展的共和国电信市场以及arm。

众所周知,正是靠着飞速发展的共和国电信市场,诺基亚才能够在短短数年时间内将摩托罗拉和爱立信以及日系电信设备制造商踩在脚下,成为世界电信企业的龙头,而这一切的前提,正是因为arm的第二大股东德州仪器公司将arm介绍给了诺基亚,从此之后诺基亚广泛采用arm设计的各类芯片,从硬件上奠定了诺基亚崛起的基础。

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arm大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与诺基亚达成合作的,这个时候arm避开自己偷偷摸摸的和诺基亚在接触,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岂不是如同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

“诺基亚要截糊,”叮嘱刘教授继续留意一下这件事,有进一步的进展之后立刻给自己汇报,林铮一脸凝重的对郎璇道:“咱们最大的敌人要出现了。”

郎璇对林铮的话有些难以置信:“你是说……德州仪器计划通过推动诺基亚与arm的合作来打压我们?这怎么可能?”

诺基亚在国内的名声很不错,虽然还没有到几年后被封神的程度,但已经可以成为与摩托罗拉和爱立信并列的移动电话三强之一,在国人看来,诺基亚无疑是一个强大的让人难以抗衡的存在,甚至根本让人生不起抗衡的心思,先到联创科技竟然要与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对抗,郎璇手心里不由得捏了一把汗,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我们……这次有赢的希望吗?

“别这么悲观,”看到郎璇紧皱的眉头,想了想,林铮将她拥在怀里轻笑着道:“事情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诺基亚现在的日子其实也没好过到哪里去。”

“嗯?”郎璇不由得抬起头来,有些疑惑不解的望着林铮:“怎么说?”

“先说arm吧,他们拼命的向隐瞒他们正在与诺基亚进行接触的消息,这本身就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也是一种典型的投机心理:先瞒住我们,如果他们arm与诺基亚的谈判谈崩了,还有我们联创科技当他们的备胎。”

“什么备胎,说的这么难听,”郎璇嗔怪的扭动了两下身子,但一颗心却放了下来:林铮说的没错,arm的这个动作,本身就说明了arm自己的信心也不是很足,他们在做的无非是两面投机,这种事情不被自己知道也就罢了,但现在自己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么应对的办法当真是不要太多,“说了arm,那么诺基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