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602章 救他一命

第602章 救他一命

微不可查的摇摇头,虽然动作很轻微,但林铮相信郎璇一定能够看得懂自己的意思,嘴上对劫匪说道:“你的骨头有没有事?”

借着外面路灯的灯光,林铮惊讶的发现,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这家伙的脸色竟然又白了一些。

定定的看着林铮,这家伙粗神粗气的道:“快点!”

那就快点呗!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林铮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撕开止血贴比划了一下位置直接贴了上去。

“咝~~”或许是肋骨真的伤的不轻,止血贴一贴上去,劫匪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短时间内你应该没事了,”摇摇头,林铮道:“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肋骨伤的很重,最好还是找个地方让医生给你看看。”

劫匪惨然一笑,自己的伤势他自己能不明白么?可找个医院看看?这简直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如果真的赶去找医院自己就绝对死定了,倒是现在这个样子或许自己还有一线机会。喘息了两声,劫匪粗着气对林铮道:“不管怎么样你救了我,放心,只要你们不轻举妄动,我不会伤害你们的,”顿了顿,这家伙竟然又补充了一句:“我不是坏人。”

尼玛啊!你不是坏人?难不成我还成了坏人不成?林铮满心的无语,脸上还得配合的点点头:“能看的出来。”

只是林铮的这个回答显然大大出乎了劫匪的意料,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林铮竟然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不由惊讶的道:“看得出来?”

“这种感觉……小丁应该怎么说?”

“你身上有杀气,不过这种杀气和一般意义上的杀人犯身上的那种戾气不一样,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小丁瓮声瓮气的道,听上去情绪并不高,不过也可以理解,老板对自己这么信任,身负保护老板生命安全重任的自己却让老板身处如此惨境,说渎职都是轻的,根本就是职业技能不合格。

小丁的学习能力不错,经过这一年多来的苦修,这家伙用英语进行日常的谈话和交流已经没有多大的问题了,别看小丁学历不高,但就靠着这个能力,以后就算不在林铮身边工作了,找个即时口译的工作似乎也不难。

劫匪惊讶的看了林铮和小丁一眼,尽管他只能看到小丁的后脑勺,但毫无疑问,林铮和小丁的话正正的说中了他的心事:他的确不是一个杀人狂!

这句话触动了他的心事,车里一时间沉默起来,片刻后,他摇摇头:“放心,我不会杀你们的。”

“我相信你。”林铮点点头。

“你相信我?”劫匪完全没想到林铮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不由得愣住了。

“没错,我相信你。”林铮再一次的点点头。

“为什……”话还没说完,劫匪忽然眼睛一闭,整个人“咕咚~~”一声倒了下去。

“啊?他怎么了?”劫匪忽然冷不丁的动作,将郎璇给吓了一跳。

终于解决了这个劫匪的林铮这才松了一口气,忙转身抱住郎璇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没事,只是那个止血贴上有一些神经毒素。放心,没事了,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么……”郎璇泪眼朦胧的望着他,心中犹自后怕个不停,她真的被吓坏了。

“真的没事了,这家伙没有三个小时醒不过来。”林铮道,不过这个时候还是做点什么比较保险,“小丁,把车子停下,检查一下这家伙,捆好之后把他丢后备箱里面去。”

小丁二话不说把车子停了下来,今天的他可是憋着一肚子的火呢,原本挺好的一件事居然因为自己的疏忽成了这样,如果老板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丢后备箱里面?为什么不直接送警察局?”郎璇忙向林铮问道,“交给警察不是更方便吗?”

轻轻摇摇头,林铮道:“我觉得这件事可能没这么简单……”

既然林铮不愿意说,郎璇也就不再继续追问,她对林铮有着十足的信心,相信他能把这件事处理好。

…………

不知道过了多久,埃里克醒了,就是脑袋还昏沉的厉害,下意识的想要翻个身站起来,刚刚动了一下,陡然间却亡魂大冒,刹那间,埃里克的额头上全都是满满的冷汗:自己的手怎么被人给捆住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想起来了,在给自己贴了这个止血贴之后,自己整个人没一会儿就晕了过去……想到这儿,埃里克苦笑了一声:那个止血贴绝对有问题!

但那又怎么样?既然自己已经着了道,那就只有认命的份儿了,不过自己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自己已经杀了那个混蛋报了仇,总算是洗刷了一个男人的耻辱,不过自己现在是在哪里呢?医院?

直到这个时候,已经心丧若死的埃里克这才抬起眼睛,开始打量起眼前的一切,下一刻,埃里克吃惊了:不是医院?

眼前看到的情况大大出乎了埃里克的预料,入眼所及之处并不是医院里那冰冷的白色或者青色,而是一种浅黄色,屋顶的天花板上吊着一盏十分漂亮的、恐怕最少都要几千美金的美丽的大吊灯;努力扭了下头,埃里克惊讶的发现屋子里的摆设豪华的简直如同宫殿一般……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到底是在那里?

不是医院,这让埃里克那原本沮丧欲死的心又隐隐有了复活的迹象:难道昨天晚上的那三个人没有把自己送到警察局里面去?

“你醒了?”还没等埃里克确定自己所在的地方到底是哪里,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就是这个声音似乎不怎么友善。

“你是……”话刚出口,埃里克忽然紧紧的闭上了嘴:这家伙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开车的司机。

这是怎么个情况?自己劫持了他们,他们在那个止血贴上动了手脚,在将自己放倒之后,他们不是应该将自己送到警察局里面去么?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我的老板决定救你,算你运气好。”小丁淡淡的道。

房间里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

昨晚为了是否将这混蛋带回酒店来,林铮和小丁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正值,按照小丁的意思,直接把这混蛋找个地方一丢就是了,是死是活看他的造化,可不知道为什么,老板却是坚决不同意,一定要将这家伙带回来,最终的结果就是小丁拗不过自己的老板,不得不带着一个喝醉了睡着了的“醉汉”回到了酒店。

至于这家伙的伤势,回来后之后小丁就帮他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除了一点皮外伤和肋骨骨折了之外,其他倒也没有什么太严重的伤势,唯一麻烦的在于肋骨这个地方十分敏感,骨折了之后整个人根本无法受力,稍微出点力气就钻心的疼……他倒是有点佩服这家伙了,昨天晚上竟然能够忍着这么剧烈的疼痛装作若无其事的挟持自己和老板。

“就因为这个?”良久,埃里克这才不敢置信的问道。

“你很希望我们送你去警察局?”小丁反问道。

“……”

埃里克再一次的沉默起来,虽然他对自己的命运早已经有了判定,但如果能够不死,那当然还是不死的好,能够活着谁又愿意去死呢?

昨晚自己是怎么着了道的,他心里隐隐的已经有了判断:百分百的出在了那个止血贴上,只是什么人会在止血贴上动手脚啊,如果是自己受了伤需要止血该怎么办?这么多年了,埃里克还是第一次遇到在急救包上做手脚的奇葩。

至于对方为什么会救自己这一点,埃里克干脆就不问:救都救了,还问这么多干什么?

“……谢谢。”良久之后,埃里克嘴里终于还是冒出来这两个字。

小丁没说什么,哼了一声起身走了出去。

他依旧还是觉得自己老板是在冒险。

倒是埃里克对小丁的动作有些好奇:这家伙要去做什么?

虽然自己的手脚都被人给捆住了,可这一刻,埃里克心里竟然没怎么害怕,这其中除了有认命的原因之外,还有……反正都这样了,再坏难道还能比现在更坏?

转身走了出去的小丁很快又回转了回来,手里还拎着一个麦当劳的塑料袋:“要不要吃点东西?”

顾董一下咽了口唾沫,埃里克毫不迟疑的点点头,甚至连肚子都开始不争气的咕噜咕噜的响起来。

从昨天早晨到现在,自己粒米没进,刚刚担心自己安全的时候还没觉得如何,可现在看到这混蛋手中的那个麦当劳口袋,埃里克登时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开始早饭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拼命的喊着“我饿!我要吃饭!”这个口号。

想吃饭?小丁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先给你说一声,这是昨天晚上顺路买的,这里没有微波炉,所以……你就忍着点吧。”

汉堡啊、鸡腿啊之类的东西热热的当然很香很好吃,但如果放了一夜,那滋味……啧啧,吃过的人绝对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