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620章 不给面子

第二卷 备甲完毕,踏上征途 第620章 不给面子

确定了林铮并没有和自己开玩笑,他竟然真的说服了军方,不但从八一足球队的青年队以收购、租赁买断等方式招揽了多名球员,更是直接拿下了八一足球队一线队的锋线主力郝海东,整个安庆省的高层领导们都惊呆了!

八一足球队那可是甲a劲旅啊,虽然联赛开始的这两年成绩不是很稳定,连续两年都排名联赛第九,但任谁也不敢小觑了这支军方劲旅,一支是有着多年光荣历史的甲a劲旅,一支是还在筹建当中的乙级球队,中间的差距大的不可以里计,郝海东更是在整个甲a联赛里都数得上号的锋线杀手,数次入选国家队,这种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林铮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甚至于这还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八一足球队隶属于军&委,直接管理部门是体工大队,军队和地方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系统,没有太多的交集,哪怕安庆省的领导也不敢去琢磨能从军方的八一足球队一下子带出来这么多人……他林铮到底给军方的大佬们吃了什么迷魂药?

不过不管林铮给军方的大佬们灌了什么迷魂药,现在的问题是既然林铮已经拿下了八一队!安庆省领导们的心思顿时就开始活泛起来,敏锐的意识到或许安庆省足球崛起的机会终于来了的他们,立刻安排省体育局的领导立刻飞赴首都,和林铮商谈球队建设的事宜,为此,郭海甚至不惜派出了自己的大秘书。

“林总,老板对这次的事情高度重视,在我来之前,老板特意叮嘱我。有什么问题您一定要和我说,在这种大是大非、关系到全省人民精神面貌的大事上,不允许任何人给球队的组建和筹备工作设置障碍。谁阻碍我们的工作,谁就是安庆省人民的罪人!”那涛一脸严肃的林铮道。

在此之前。那套虽然知道老板对球队的建设工作很看重,但哪怕以他对老板的了解,也没想到老板对这件事下了这么大的决心,直接提升到了全省人民的高度?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那涛便明白,自己能否做好这件事,直接关系着自己的前途。

尼玛你们就知道说个嘴,之前怎么没见你们多么积极?林铮心里吐着槽。脸上却是一脸惊喜,紧握住那涛的手道:“欢迎那秘来指导我们的工作,更谢谢领导的关心,有了领导们站在我们身后当我们坚强的后盾,这下子我们什么都不用怕了。”

既然老板如此重视这件事,自然林铮也就成了老板眼中的红人,知道林铮不可能威胁到自己地位的那涛也不会对林铮起什么警惕之心,客气的道:“客气话就不用说了,林总,您看看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帮您协调的?你放心。这次我过来就是给你们当后勤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林铮点点头:“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与足协那边的沟通,足协那边似乎对我们有些不够认同……”说到这。林铮脸上泛起一丝苦笑:“如果是其他时候倒也无所谓,但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岂有此理?!”

听林铮说足协竟然胆大包天。明目张胆的给安庆省足球队的发展设置障碍,那涛的鼻子都要气歪了,足协看着很牛逼,可说起来也不过就是体育总局下属的一个体育项目的管理部门而已,安庆省全体领导这么高度重视的一件事,为此老板甚至专程和体育总局的领导打了招呼,但现在,他们竟然敢如此的不给面子?简直是反了!

重重的一拍桌子。那涛冷哼一声:“林总,您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我看啊,某些人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当惯了土霸王就开始有些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尼玛这是一省二号人物的大秘书说的话吗?我怎么听着像是土匪在叫嚣?

不过不管是不是土匪。让那涛给某些人一个教训总不是坏事,对某些部门的大爷行为林铮也早看不惯了,一个破足协,后世唯一一家可以承担老百姓发泄怒火任务的部门,居然敢这么拽?

————————————————————————

孙亚芳紧皱着眉头,脸色阴沉的厉害:“老板,我没见到所司长。”

“没见到?”

“办公室那边告诉我,说所司长临时有事出去了。”孙亚芳点头道,只是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又是有事出去了?这位所司长还真是有恃无恐啊。”林铮微微皱了下眉头,随即冷笑起来:这位所司长还真够肆无忌惮的,之前自己去了几次,每次约好了时间,可等自己赶到邮电部,这位负责手机入网资格证发放的所司长就忽然“临时有事”,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次次如此……你丫不过一个小小的破司长而已,要不要这么嚣张啊?

孙亚芳重重的哼了一声,心中不满到了极点。

她老爹从邮电部副部长的位子上退下来,虽然现在已经不再担任任何职务了,可对国家的邮电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在系统内声望很高,邮电部现在的中高层领导,有相当一部分都是自己老爷子给提拔上来的,其中就包括这位所司长。

不过是一张手机的入网资格证而已,之前孙亚芳根本就没有当做一回事,想着以自己父亲对所司长的知遇之恩,这种事情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所司长不给林铮面子总不能不给自己面子吧?可事情还真就这么邪门了,这所司长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连孙亚芳的面都不见。

这下子孙亚芳可是气坏了:所继红你丫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当年我们家老爷子还在位的时候,你一天往我们家跑三趟,早请示晚汇报的,恨不得连我们家小保姆的活儿都给抢过去,现在我们家老爷子退下来了,请你办这么点儿小事你都不肯帮忙?!

虽然孙亚芳一直都明白人走茶凉的道理,但姓所的你丫的也不至于薄凉至此吧?如果真的是什么特别为难的事情也就罢了,对你来说就是动动笔的事儿,你居然硬卡着不放?怎么着,觉得当年在我们家鞍前马后的你吃亏了?

只是这话终究是不好对林铮说,只得狠狠的哼了一声:“您放心,我还就不信了,这事儿离了他所继红就办不成了。”

孙亚芳气的柳眉倒竖,林铮反倒是笑了,他倒是知道一些这位所司长与孙亚芳家里的关系,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让孙亚芳出面做这位所司长的工作,谁知道这位所司长竟然如此烂泥扶不上墙,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却忘记了共和国是个典型的人情社会。笑着拍拍孙亚芳的肩膀道:“亚芳经理,别激动,没有哪个领导会喜欢这种小人的。”

“你的意思,是让我回去把所继红干的这个破事宣扬一下?”孙亚芳皱了皱眉头,对林铮的建议有些不乐意。

她是个骄傲的女人,对于所继红这样的小人她并不介意踩死他,但心中的骄傲让孙亚芳觉得有这种方式搞那个姓所的混蛋反倒是把自己的档次给拉低了。当然,孙亚芳也承认,只要自己在院子里这么以宣传,这姓所的混蛋的名声可就臭大街了。

看着所继红的表情,林铮就知道这女人肯定是想歪了,哭笑不得的道:“不用这么麻烦,就算咱们再怎么想收拾那姓所的混蛋,可也不至于拿自己的名声去折腾不是?咱们亚芳经理的名声和宝贝的很。”

这还差不多,点点头,孙亚芳刚刚微皱的眉头舒展了开来,向林铮问到:“那你打算怎么做?”

“既然这位所司长这么有性格,在部里,和他不怎么对付的同事应该不少吧?”林铮问到。

“岂止是不少,”孙亚芳冷笑一声,道:“这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典型的那种对上领导极尽谄媚之能事,恨不得舔领导的臭脚丫子;对上不如他的人,就恨不得将对方踩在泥地里永世不得翻身,这姓所的家伙得罪的人海了去了,可没办法,人家会拍领导的马屁啊……”

说到这儿,忽然意识到林铮这话里面似乎别有含义,孙亚芳一惊,忙抬头望向林铮,担心的道:“我说,你不会是想要动白俄罗斯的项目吧?给你说,白俄罗斯那边的项目千万不能动,否则你可就犯了众怒了……”

在电信行业,若是惹恼了邮电部,联创科技今后已经不止是“寸步难行”这四个字可以形容的了,而是从此之后压根就别再想吃电信这碗饭。

这个道理孙亚芳明白,林铮更明白,摆摆手哭笑不得的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还不至于幼稚到这种程度吧?”

说是这么说,林铮心里却开始打起了小算盘:没错,在白俄罗斯的那个项目是不好动,但不动不等于不可以吧在其他方面做手脚,验收的时候苛刻一点、回款的速度慢一点,只要邮电部的那些关系户们不是傻子,他们自然会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那你打算怎么做?”孙亚芳一点松口气的意思也没有,定定的望着自己的老板道,她太了解自己的这个老板的秉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