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628章 算计的就是你

第一卷 第628章 算计的就是你

“你……在威胁所继红?”

看着林铮挂上电话,孙亚芳难以置信的向林铮问到。

“不是威胁,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林铮的语气透着各种无所谓。

“……你知不知道你在玩火?你知不知道凭着一封信根本就不可能让所继红走人?”

孙亚芳几乎无语,望着林铮就像是在看着一个超级大傻瓜:你要不要将威胁一位正厅级的国家干部说的这么轻松自在?

“知道,我很清醒,知道邮电部的一个司长意味着什么。”对于孙亚芳的关心,林铮又是感动,又是好笑,见这女人还是一副“你死定了,你绝对死定了”的表情在盯着自己,林铮无奈的摇摇头道:“难不成你真的以为我这么没脑子,这么没有任何准备的就傻乎乎的以为可以靠着这点东西让所继红屈服?”

当然不能!作为从小在邮电部大院里长大的孩子,孙亚芳十分清楚一个部委里面的司长意味着什么,既然林铮能这么说,就说明他很清楚自己在作什么、很清楚自己这么做的后果,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做这种傻事?

脑中忽然一闪,孙亚芳忽然想起了年前自己带林铮见的那个人,脸色登时一变:“你……你……”

“你终于想到了?”

孙亚芳的脸上,各种颜色变幻个不停,良久,她长长地叹了口气,眼神复杂的望着林铮:“你……谢谢……”

“不客气。”林铮大刺刺的受了孙亚芳的感谢。“走吧,现在就去见你那位师兄。”

…………

“林总,前段时间是我做的欠考虑。放心,最多一个星期,你们丽声手机的入网许可证就会发放给你们,咱们之间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你把所有的照片连同底片一起交给我,从此之后你们联创科技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我会全力配合你们。怎么样,就当是咱们不打不相识,交一个朋友。”所继红嘴上说的很好听。心里恨不得将这混蛋一口吞下去!

虽然自己的确有了将入网许可证给他的打算,但那需要看自己的心情,自己高兴了就早一天给他,不高兴再拖个一年半载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在所继红的各种假设中。惟独没有设想过眼下的这种情况。

“不必了。”出乎所继红的意料,林铮竟然一口回绝了所继红原本有着最少九成把握的条件。

“嗯?”所继红下意识的眨了眨眼,很是不解的望着他:这家伙的脑子被驴子给踢坏了?这样的条件都不答应?

“所司长,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一直针对我们联创科技?我自认我从来没有的罪过你吧?”林铮没有回答所继红的问题,反而话题一转,向所继红问道。

这是……打算弄清楚心中的疑惑,然后向自己服软?所继红眨了眨眼。再看看自己眼前一脸诚恳的林铮,不由得做出了如此判断。

“我想听真话。”顿了顿。林铮又跟着补充了一句。

一念及此,他心中的底气顿时又足了不少,罢了,只要这个事情过去,这姓林的小子还不是任凭自己揉搓,就算让他知道了原因又如何?

“说实话,林总,我对你个人并没有什么意见。”

“嗯……”林铮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即示意所继红继续往下说:既然对我没有什么意见,那为什么你还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我?

“我觉得你不太尊敬我。”

所继红的这个回答,让林铮恍然大悟!

什么产品还不够稳定啊,什么正在检验啊,什么……各种理由,都不过是所继红的托词,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这姓所的家伙没有在林铮这里享受到大爷一般的待遇,所以他觉得林铮对他不够尊敬!

典型的官本位思想,老子就是天,老子的话就是圣旨,老子来了你们就得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只要你们敢抬一下头那就是违逆,老子就是要收拾你!

原因就这么简单!

听到这个原因,林铮心中不由得冷笑起来:这莫非是装孙子装久了,对面子的问题就格外的敏感,容不得别人对他有一丝的不敬?

“就因为这个?”林铮冷笑着道。

“当然不止,”既然话已经开了头,房间里又只有自己和林铮两个人,所继红也就不怕把话说得明白一点:“林总你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把孙亚芳带到你们公司里去。”

“孙亚芳?”林铮脑中仿佛有一道闪电划过!

他终于明白了,一切的一切,根子都是因为孙亚芳!

为什么?

很简单,孙亚芳是谁?对他所继红有着知遇和提拔之恩的前孙副部长的亲生女儿,当年孙副部长对他所继红青眼有加,如果不是因为得到了孙副部长的青睐,他所继红何德何能有资格坐在现在这个位子上?某种程度上而言,孙副部长已经不仅对他所继红有知遇之恩了,而是他的老师。

但显然,所继红心中并不这么认为,恐怕他心中反倒是认为孙副部长之所以这么不遗余力的提拔他,就是因为他年龄大了,为了将来有一天自己退休了之后,还能够通过自己来遥控整个邮电部的运作……如此一来我所继红岂不是成了他孙某人的傀儡?老子辛辛苦苦、给你姓孙的老王八蛋当牛做马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熬到你退休了,终于要当几天大爷了,现在还要给你当孙子?

这怎么能行?!

“所以你就这么恨孙老爷子?”林铮实在无法理解所继红这种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孙副部长这么不遗余力的栽培你,你就是用这么恶毒的小人心思来琢磨你的恩人?这这这……林铮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所继红了。

毫无疑问的,这混蛋是一个小人,是一个之为自己考虑的小人!

“我恨他?哈哈哈……我当然恨他!”或许是这席话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此刻房间里又没有别人的缘故,所继红此刻笑的无比癫狂,指着林铮的鼻子大笑道“姓林的,你知不知道那老东西……”

“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可没想到你所继红竟然是这么一个卑鄙小人!”伴随着这声恨极了的话,包厢里那个小休息室的门忽然被人给打开了。

“谁?”

正笑的癫狂的所继红脸色大变,忙扭头看向那个方向,等他看清楚来人是谁之后,脸色白的厉害,指着林铮的手都在颤抖:“好,好,姓林的,我诚心诚意的来解决问题,你竟然给我使绊子!”

从小包厢里出来的,不是孙亚芳和她师兄关志腾关副司长又是谁?

说是孙亚芳的师兄,但严格说起来应该是孙亚芳老爷子的徒弟。

想起这位关志腾关师兄,孙亚芳心里还颇有些感慨:当年自己老爷子最照顾的其实并不是这位关师兄,而是所继红这个当时颇能讨老爷子欢心的家伙,正因为深讨老爷子的欢心,孙老爷子才会在下台之前,将自己的力量用在了所继红身上,将当时还是副司长的所继红推到了司长的位子上,只是让孙老爷子没想到的是,自己认为的这个“出色的年轻人”一点都不给自己面子,自己退休之后的第一年里还偶尔来看看自己,之后根本连自己家的门都不肯踏足,倒是那个至今还是副司长的关志腾,隔三差五的就拎点东西来看看老爷子。

孙老爷子为人傲气,倒也没说过什么,但作为女儿,孙亚芳岂能不知道老爷子心中的悔恨?道理也是如此,任谁都不希望自己倾尽心血努力培养了好久的弟子竟然是个白眼狼吧?

自从上次林铮决定用要给所继红一个教训之后,所继红便将自己的师兄秘密介绍给了林铮,她倒是没指望林铮能够将所继红怎么样,但林铮接下来的运作却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这家伙竟然由此冒出了一个借此机会将所继红搞下来、将关志腾扶上去的想法!

没错,那些照片在林铮手中没有什么用,任谁也不可能因为这么一点小破事就将一名堂堂的司长给搞下来,但如果将这件事交给关志腾来运作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两个人不在一个部门,不存在“以下犯上”的忌讳;

关志腾和所继红对上,那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大家谁也不会觉得奇怪:副职惦记正职的位子那不是太正常了吗?;

所继红是孙副部长的得意门生,但关志腾是孙副部长的得意弟子之一,现在所继红对这位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老部长不尊,作为孙老爷子的弟子,关志腾当然有责任也有义务帮自己的师傅“清理门户”。

有这三个原因摆在这里,哪怕关志腾是个副司长,但对上所继红这位司长,他心中也是底气十足,此刻也是如此,关志腾站在这里,一脸的傲然。

反观所继红,知道大势已去的他,瞅瞅林铮,再瞅瞅关志腾和脑袋上恨不得冒起冲天怒火的孙亚芳,颤抖着手指悲愤的道:“你们,你们几个混蛋,竟然联合起来算计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