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679章 小山村里的故事

第一卷 第679章 小山村里的故事

如果小丁的那个战友能力不错的话,林铮并不介意顺手帮他一下。咂摸了两下嘴巴,林铮向小丁问道:“你那个战友能做点什么?为人怎么样?嗯,你们两个人的交情如何?”

虽然对方能够辗转求到小丁的头上来已经足以说明两人之间的关系绝对不会差到哪儿去,但事情也不能简单的判断,万一小丁和他那个朋友的交情只能算是一般,他那个朋友是为了找条出路才找到了小丁的头上呢?

林铮问小丁这番话的意思很简单: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肯定能帮,但这还是要看你们两个人的交情怎么样?

小丁虽然是军人出身,可军人也不是傻憨的同义词,老板话里面的意思让小丁瞬间看到了希望,眼睛顿时一亮:“我们的交情很不错,我的很多搏击和格斗方面的小技巧都是他教我的。”

“嗯?”林铮听的顿时为止动容。

小丁的一身本事自己是知道的,可以这么说,小丁已经算是国内在民间能够找得到的水平最好的保镖了,等闲几个人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可小丁的这个战友竟然这么厉害?

“如果是这样……让你那个战友过来试试吧,”忽然想到小丁说他还有三个妹妹,林铮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笑意:“对了,你说你那个战友还有三个妹妹?她们会不会功夫?”

林铮知道北方的一些地方有着习武的传统,比如某武术之乡,一家子人不管男女老少手上都有功夫,听朋友说起这事儿的时候,林铮还很恶意的猜测过:如果老婆拳脚上的功夫比老公厉害,那这个家里面到底是谁当家?男人在家里会不会受欺负?

虽然并不确定他那个战友的功夫到底能够达到一个什么高度。但如果他的妹妹也会功夫的话,倒是可以留在谭娜身边。

听到自己老板问起这个问题,小丁先是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自己老板的意思,脸上已经不止是欣喜。而是惊喜了,连忙道:“我那个战友曾经说过,他妹妹的功夫也很不错,不比他差多少。”

“哦,那你就问问你那个战友吧,就说能不能带着他妹妹一起过来?只要能留下,工资不会不会低于3000,就算不成。公司也包他们兄妹俩来回的车票钱,再给他们1000块钱的辛苦费,咱们也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对吧?”

知道老板的性格就是如此,小丁没有任何犹豫,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

北方。

某个地处偏僻的小山村里,到处都是低矮的、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用黄泥和着谷壳、麦秆做成的泥砖而建成的土房子,房子普遍都很低矮,小小的门,小小的窗户。和灯红酒绿的大城市相比,简直就是既然不同两个位面。

村西头一个尤其破败的土房子的门口,一个年轻壮硕的后生从外面挑着两桶水大踏步的走进了院子。将两桶水倒进院子里的水缸里面之后,将扁担轻手轻脚的树在门口,看了一眼屋子里面,轻轻的叹了口气。

听到外面的动静,屋子里面传来一个清脆如黄莺一般的声音:“大哥,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门外的后生点点头,随后问道:“三妹。咱娘呢?”

“咱娘拿着半篮子鸡蛋出去了,说是去村东头刘婶家了。”

说话的功夫。屋子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半旧花褂子的少女,身上的衣服虽然看着旧了点。大小也不是那么合身,可却是洗的干干净净,少女看着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数着两条大辫子,黑发又黑又亮,尤其是一双大大的眼睛,更是明亮的如同夜晚的繁星一般。

说来也怪,这黄土高原上这么恶劣的自然条件,竟然能够生长出如此水灵的姑娘,也真是让人无法理解,不是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么,这么恶劣的自然条件下生长出来的人,不说长的歪瓜裂枣吧,但起码也不该这么水灵才对。

“哦……”

听到妹妹的这话,后生的情绪似乎瞬间沮丧了不少,应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门槛上,伸手摸向上衣的口袋,从里面摸出一包没有过滤嘴的劣质香烟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刘婶是四里八乡有名的媒婆,老娘一大早的拿着半篮子鸡蛋去刘婶家,除了请刘婶给自己介绍个婆娘之外还能是为了什么事?

一想到自己都这么大的年纪了,村子里和自己同龄的人孩子都已经七八岁,自己竟然连个对象都没有,年轻后生的心中更是黯然。

在这片黄土高原上,如果这个年龄还找不到个婆娘,想要再找个婆娘就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办法:入赘、等年龄再大一点找个寡妇或者二婚头。

当然,如果这三个办法你都看不上,那就打一辈子的光棍好了,反正这黄土高原上打一辈子光棍的人也不是没有。

知道哥哥的情绪为什么忽然间变的如此低落,少女轻轻的在哥哥的身旁坐下安慰道:“哥,这次肯定能成的,您早晚都是吃公家饭的,是那些女人没眼光,等zf给您安排了工作……”

听着妹妹安慰自己的话,后生心中除了苦笑还是苦笑:zf给安排工作?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这要等到那一年才会成功?从退伍到现在这么长时间了,自己为了工作的事情都不知道往县城里跑了多少趟,鞋子都坏了好几双,可结果呢?

不过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说这些话来让妹妹难过了,强忍着心中的酸涩点点头,故作开朗的用力拍了一下妹妹的肩膀:“没事!就算是zf不给安排工作,哥哥哪怕去南方工地上当小工呢,也不少赚钱,我算是看开了,现在这世道,只要肯下力气就不用担心赚不到钱。”

听哥哥说竟然要去打工,妹妹顿时慌了:“可是……”

“妹妹啊,你还没看出来么,这世道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你什么时候听说过国家工厂的工人下岗?可是你现在看看吧,电视上、报纸上整天里都在报导这些事,我算是看明白了,这年头靠着谁都不成,就只有靠自己才能吃上饭。”

“……”

妹妹一时间哑口无言,哥哥是当过兵的,是村里面见过大世面的人,不像是自己,只上完了初中就不上学了,既然哥哥都这么说,那大概就是真的这样吧?只是一想到国家竟然不给安排工作,当妹妹的心中就气愤难平:凭什么啊?凭什么别人当兵国家就给安排工作,俺哥哥这么好的一身功夫,国家就不给安排工作?这不是等于白给国家当了几年的苦力么?真是亏大了!

站在少女的这个角度来说,倒也当得起“亏大了”这个评价。

兄妹俩正坐在门槛上不知道生谁的闷气的时候,院子外面忽然传来了乡里快递员那个熟悉的声音:“杨虎,杨虎,你在家吗?这里有你的挂号信,还有你的汇款单。”

挂号信?汇款单?

年轻后生一下子愣住了:谁会给自己写挂号信?谁会给自己回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虎没有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听到有人给哥哥写挂号信,还有汇款,年轻的妹妹瞬间就兴奋了,到底还是个半大孩子,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刚刚还满心愁容的她高声应道:“在,我哥在家呢,你等一下啊。”

说完,忙推了哥哥一把:“哥,你快去啊!”

“啊?”杨虎脸上有些迷茫:“可是谁能给我写信?给我汇款呢?”

“不管是谁,你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倒也是这个道理,不管是怎么回事,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杨虎拍拍脑袋,自嘲的笑笑:在这个地方都呆傻了。

……

看到杨虎出来,快递员一脸羡慕的看着他:“杨虎,没看出来啊,你小子竟然认识这么厉害的朋友,啧啧……一下子就给你汇了1500……”

在这片黄土高原上,1500块钱绝对是一笔庞大的巨款,只要一家人下力气,盖三间房子都差不多够用了……反正泥砖都是自己家做的,只要有把子力气那就不用担心房子改不出来。

1500块钱……杨虎也愣住了:谁会无缘无故的给自己汇这么多钱?

这么多的钱,反而让杨虎犹豫了,忙向邮递员问道:“孙师傅,这不会是搞错了吧?”

“这怎么可能会搞错?”邮递员一瞪眼:“人家知道你的联系地址,知道你的名字,你觉得这也能搞错?”

一句话说的杨虎顿时哑口无言,没错,不管给自己汇钱的人是谁,人家既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和地址,那就绝对不可能搞错。

“哦,对了,这是挂号信,和汇款单一起来的,我估计啊,你看看信就什么都明白了……来,在这里签个字。”

懵懵懂懂的在老孙拿出来的皱皱巴巴的签字簿上写上自己的名字,接过那封挂号信,看到挂号信上写的那个发信地址,杨虎的眼睛瞬间红了:小丁这家伙……

“娘,娘,有人给我哥写信了,还给我哥寄了1500块钱……”正在杨虎神思恍惚的时候,小妹兴奋的声音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