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689章 冒牌警察?

第689章 冒牌警察?

没说的,追!

脚下重重的一踩油门,桑塔纳立刻窜了出去,只是没想到前面那个喝醉了酒的奔驰车主的驾驶技术竟然还不错,冯东山很是费了一番力气才追上,硬生生的将这混蛋逼停,憋了一肚子火的冯东山重重的踹了两下车门:“操!孙子,给老子滚下来!”

“尼玛,你他妈是谁?”奔驰的车主一点都不含糊,放下车窗,伸出个脑袋来醉醺醺的骂道:“孙子,识相的话就给老子滚远点,看到老子这是什么了吗?奔驰!蹭掉了老子这车一点漆,信不信老子把你丫送牢房里吃牢饭?”

浓烈的酒气差点儿熏了林铮一个跟头:这混蛋这是喝了多少酒?

冯东山被气乐了。

没错,这年头能开得起奔驰的人的确没有几个简单的,可自己堂堂的市教育局局长难不成还怕了这孙子?

“送我吃牢饭?就凭你?”伸手点了点开奔驰的这主儿的脑袋,冯东山毫不客气的再次踹了% .一脚车门,哐啷一声大响:“孙子,别说老子仗势欺人,下来老老实实的道个歉这事儿就算结束了,敢叽歪一声,信不信老子让你走不出天中?”

“让我走不出天中,老王八蛋,你挺横啊?”

听冯东山如此说,奔驰车主登时大怒,一把大力推开车门,冷不防奔驰车主这个动作的冯东山被推了一个踉跄。

奔驰车主却是得势不饶人,伸手戳着冯东山的胸膛。牛叉的不可一世,王八之气纵横天地:“孙子,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公安局的。今儿个老子还就和你这老王八蛋扛上了,操的,开一个破桑塔纳也敢和开奔驰的牛逼?操的,找死是吧?老王八蛋,既然想找死,老子今天让你死个痛快!”

警察?林铮的眉头登时就皱了起来。

如果这奔驰的车主只是一个普通人,林铮也就无所谓。随便骂他两句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既然自己这边也没什么事,和这么一个喝醉了酒的醉汉没有什么好计较的。可这家伙是个警察,还是个开奔驰的警察?林铮心中不免就有些不爽。

谭娜的眼中也不由得闪过一抹厌恶,和林铮的想法差不多,如果这奔驰车主是个商人倒也罢了。哪怕是个政府官员家的小孩或者亲戚呢也说的过去。可竟然是个警察?身为一名警察,不但酒后驾车,车子开的这么快,还不上牌、不知道这奔驰是不是来路不明,简直就是知法犯法的典型。

虽然她能够弄辆奔驰开的警察的来头绝对不会简单了,但也就如此了,就算这家伙来头巨大又如何?哪怕这厮是省厅里的人,谭娜也没把他放在眼里。

“想弄死我?”

林铮和谭娜还没有说话。冯东山却已经是大怒!

身为市教育局局长,冯东山平日里走到哪里不是前呼后拥、被无数人的恭维着?堂堂的市教育局局长今儿个竟然被一个来路不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警察的孙子给威胁了。平日里也算是养尊处优的冯东山怎么受得了这个气?

“想弄死我是吧?”二话不说,冯东山上去就是两个巴掌,清脆的耳光声在寂静的道路上传出去老远:“孙子,记住老子的车号,老子等着你!”

奔驰车主醉醺醺的,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两个耳光挨的那叫一个结结实实,呆了两秒钟这才反应过来,登时仿佛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般的跳起来,抬脚就要往冯东山的身上踹:“操!孙子,你敢打老子?老子今儿个告诉你……哎呦,谁他妈敢打老子?”

“喝了酒就有点自知之明,别给你家里惹祸,”刚刚将腿收回来的林大老板冷哼一声,“识相的就赶紧走人,看你喝醉了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

被踹出去好几步差点儿跌坐在地上的奔驰车主愣了一下,看看林铮,一米八出头的身高,身材壮硕,战斗力不说爆表吧最起码也不低,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再看看冯东山,虽然冯东山的身高也就一米七左右,但架不住这家伙看上去胖壮胖壮的,看上去也不像是好欺负的主儿,尤其冯东山那股子官场中人的气质让奔驰车主意识到这两个敢打自己的人的来头似乎没那么简单。

不过不简单有任何?真有本事至于开桑塔纳?看到林铮和冯东山乘坐的桑塔纳,奔驰车主心中大定,冷笑着点头:“好,好,仗着人多欺负人少是吧?你们三个,老子记住你们了,有本事你们今晚就别跑,让你们躲过了今晚老子就跟你们姓……”

“你想要跟我姓,我还不想要你这个儿子呢,”身为教育局局长,冯东山的毒舌功夫一点都不差,轻蔑的指着奔驰车主:“想要报仇是吧?尽管去,觉得自己有本事就记住老子的车牌号,明着告诉你,过时不候啊。”

那表情,那语气,真是要多倨傲就有多倨傲了:你丫不是自称自己是公安局的么?既然是公安局的,那就一定有办法找到老子,可明着告诉你,就算是你丫的找到了老子,老子照样收拾你!

当然,冯东山也的确有这份底气,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天中市教育局的一把手,在偌大的天中市,不敢说跺跺脚天中市的地面也要颤三颤吧,最起码也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就能招惹的人物?何况公安局的那些个领导,但凡是上点儿档次的,自己不认识哪一个?又有哪一个不认识自己?既然这孙子不认识自己,那么还有八九是冒充警察想要唬住自己的。想到这一点,冯东山心里甚至有几分哭笑不得:尼玛在教育局局长面前冒充公安局的人,这王八蛋的脑子被门给挤了吧?

到了这个份上,自己若是和这醉汉斤斤计较反倒是丢了自己的份儿了,反正自己也没吃亏,冯东山和林铮招呼一声,转身上了车,还不忘记调侃这自称是公安局的老兄一句:“公安局的是吧,成,老子要去吃点东西,要不要给你同事打个招呼盯着我点?”

说完,大笑着一踩油门,车子顿时扬长而去,留下气急败坏的奔驰车主在那里骂娘。

…………

虽然遇到了这么一个醉汉确实挺让人觉得晦气的,不过两人也没怎么在意,这种事情不多见可也不少见,为了一个醉汉影响了自己的心情就未免有些不值了,又想到这是自己第一次与林铮见面,虽说两人是合伙做生意,但冯东山心里其实明白的很,自己根本就是一个等着分干股的,林铮今天可以和冯东山做生意,明天就可以和马东山合作,后天换成牛东山也未尝不可,若是因为刚才的举动让林铮觉得自己不够稳当、沉不住气那可就大糟特糟了。

心中略一权衡,为了避免在林铮心里留下一个坏印象,冯东山连连向林铮和谭娜道歉:“林总,谭总,对不住,实在是对不住,刚才仪式情急之下有些激动,倒是让两位见笑了,说起来也是,咱们是什么身份,和一个醉鬼计较什么啊,”

说到这,冯东山不好意思的摇摇头:“总不能让个酒鬼扫了林总的面子。”

言外之意,这次我之所以这么冲动,只要还是为了维护你,给你出一口气,如果是平常我自己的话也就忍了。

林铮知道冯东山这番话里面的意思,虽然林铮也觉得冯东山刚才的举动有失体统,不过对上这种醉鬼你当真是没法说什么,况且刚才那个酒鬼给林铮留下的印象实在是有些糟糕,林铮笑着摆摆手:“冯局长太客气了,和这种喝醉了酒的人也没什么好说的……冯局,有没有热闹的烧烤摊子啊之类的地方,咱们随便坐坐就好。”

“烧烤?”冯东山大张着嘴巴,被震惊的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点什么。

身为教育局局长,冯东山也当得起“身娇肉贵”这四个字,平日里吃饭、和朋友聊天,不是在高档的饭店就是在上档次的茶楼、卡拉ok中心,什么时候在烧烤摊这么“接地气”的地方呆过?有怎么可能知道哪里的烧烤比较好吃?

这个时候,谭娜给冯东山解了围。

看了林铮一眼,谭娜柔声道:“冯局,林铮的意思是,以咱们之间的交情也就不用在乎这些虚礼了,随便找个地方,大家聊聊天说说话就挺好,林铮比较喜欢吃烧烤,所以……”

“明白了明白了,”冯东山连连点头,心中暗自腹诽着林铮的坏习惯,脸上却是没有表露出来丝毫,歉意的道:“倒是让林总和谭总见笑了,这天中哪里有好点的烧烤店我还真不知道,这样,两位稍等,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电话还没有接通,林铮的电话就响了,看着电话上面显示的号码,林铮将电话冲谭娜晃了晃,苦笑着道:“有人对咱们有意见了。”

两人出来的时候没有和小丁、杨家兄妹打招呼,不见了自己的老板,这四位尽职尽责的保镖着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