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694章 蹊跷之处

第一卷 第694章 蹊跷之处(3更到)

一只羊烧烤城的老板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战战兢兢过。~ ..

自打那些警察土匪一般的冲进来的时候,他就觉得大事不妙,躲在大厅不远的地方偷偷的观察着情况,心里盘算着视情况决定自己是赶紧出去收拾局面还是发现不妙之后迅速溜之大吉。

想法当然是很好的,只是当小丁、杨家兄妹三人以及小胡开着车冲过来的时候,可怜的老板的两条腿就开始打哆嗦了:凯迪拉克?尼玛天中市竟然也能见到这样的车?

他并不认识这辆凯迪拉克是凯迪拉克系列当中最顶级的fleetwood,但没关系,只要知道这是一辆凯迪拉克就成了……这还要怪林铮,林大老板最喜欢凯迪拉克fleetwood那仿佛大沙发一般宽大柔软的座椅,就舒适性和空间而言,奔驰的确是差了一截,无比熟悉自己老板的喜好的小丁,自然知道开什么车出来。

包厢里的动静当然瞒不过他,看着两边人打了起来,看着市公安局的一把手、二把手、三把手以及n把手先手出现在了自己的这个小店里,他没觉得惶恐和荣幸,反而一颗心提的高高的,两条腿哆嗦的厉害:事到如今,他岂能不知道自个儿是摊上大事了?

可是问题在于,这么闹心的事儿竟然是在老子这里发生的……老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作为也算是一个见惯了风雨的、有点儿小成功的商人,一只羊烧烤城的老板很清楚。如果今晚的这件事能够顺顺利利的解决也就罢了,可若是不能顺顺利利的解决,自己的一只羊烧烤城必然会成为那只被殃及到的池鱼。被人拿来发泄火气简直就是一定的……老子招谁惹谁了啊?

一想到自己那仿佛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一般悲催的命运,一只羊烧烤城的老板就欲哭无泪。

这种担忧的心态,在看到卢长征和辛方毅这两张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天中新闻》当中的脸的时候达到了顶点!完了,市&委书记和市长都来了,这事儿还不得捅破了天?!

事到如今,他反而是死心了:罢了,反正自己就这百十斤肉。大不了就把这百十斤交待在这里好了。

心里这么想,可老板的眼珠子却在滴溜溜的乱转:嗯,事情是否还有转机呢?

……

当卢长征和辛方毅走进包厢。看到冯东山那如同彩色熊猫一般的脑袋的时候,心中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情况这么严重?!

只是下一秒钟,一个新的问题又浮现在了两人的心头:嗯?这个冯东山是怎么回事?

市教育局和招商引资实在是扯不上什么关系,示意在今晚的这个欢迎晚宴上。诸如教育局、环卫局之类和招商引资搭不上太大关系的二类局的负责人就没有列入邀请的行列。可事情还真是邪门了,晚宴上没有冯东山的身影,这会儿冯东山竟然和林铮跑到烧烤店里一起吃东西了?这两人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关系?

能够走到这一步的人就没有一个是笨蛋,卢长征扭过头去看辛方毅的时候,对于自己正好看到辛方毅的那张脸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两人甚至还一起点了点头:或许事情的转机就在冯东山的身上也说不定?

嗯,至于之前房间里的那些小警察,自然是早就被赶到未免维持秩序去了。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为了我这点小破事还劳烦卢书记和辛市长亲自跑一趟。”不等辛方毅和卢长征开口,林铮已经笑着开口了:“两位领导,要不要一起吃点?”

一起吃点?饶是卢长征和辛方毅已经设想了林铮各种可能的反应,不管是暴怒的还是故作平静的都做出了针对性的应对措施,可唯独就是没想到林铮竟然请自己吃东西……两人都是老奸巨猾到不能再老奸巨猾的老妖精了,一眼就能看出林铮的邀请是真心实意,也的确没有半点生气和愤怒的意思。

这可就麻烦了,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棘手!林铮的反应让辛方毅和卢长征的一颗心在开始不停的往下沉,他们不怕林铮的反应激烈,就怕林铮跟没事人一样,这样的人城府太深,不好对付啊。

沉归沉,两人毕竟宦海多年,这点城府当然有,既然林铮请客,那也不用客气,笑着点头:“林总这么说,还真有点饿了。”

林铮便笑着点点头,和谭娜一起招呼着大家,俨然一副自己是请客的主人的架势,对外面正探头探脑的老板招招手:“老板,麻烦让人收拾一下,还有,我们点的烧烤好了吧?”

“好的好的,我这就安排。”被林铮热情招呼的一只羊烧烤城的老板看到林铮如此和蔼客气,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轻了好几两,无比狗腿的连连点头,哈着腰就走了进来:他看到了保住自己这家烧烤店的希望。

“刚才吃了几串鱿鱼,这家店的师傅手艺还不错,以后有机会再来天中的话,一定要再来尝尝。”林铮笑着对卢长征和辛方毅道。

听到林铮的话,卢长征、辛方毅和毛春固然是心中惊讶,一只羊烧烤城的老板更是一僵,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他也算得上见多识广,怎么可能不明白,有了林铮的这句话,自己就算是从这件事当中撇清了?

好人啊!一只羊烧烤城的老板激动的热泪盈眶,毫不犹豫的给林铮发了一张好人卡。

至于是否收林铮这一桌的饭钱?开什么玩笑!

……

时间耽搁了这么长时间,原本就很费功夫和时间的烤羊腿、烤海鳗倒是正好差不多了,在亲自充当服务员的烧烤城老板的带领下,各种色香味俱全的烧烤流水般的被送了上来,虽然这么晚了吃这么油腻的东西很不利于领导的健康,但现在能有个交流的机会就不错了,至于健康不健康的问题,这个时候谁会在乎这些?

就是不知道有几个人在吃这些东西的时候味同嚼蜡。

关于之前的不愉快,林铮什么也没说,和大家谈笑风生,热情的招呼这大家吃东西,就像是真的半夜里拉朋友出来喝酒、根本没发生什么不愉快一样。

可林铮越是如此,大家心里反而越是摸不着底了:他林铮到底是打的什么算盘?他林铮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等到林铮一行人走人,刚刚还和林铮谈笑风生的卢长征和辛方毅两人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没错,事情比他们设想的最糟糕的情况还要棘手几分。

卢长征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上车!去市&委开会!东山同志,上我的车。”

上了书记大人的车,不等卢长征开口询问,心知肚明是个什么情况的冯东山就竹筒倒豆子一般,一五一十的将这件事的前后经过向卢长征和辛方毅复述了一遍。

辛方毅和卢长征交换了一下眼神,书记大人这才缓缓的开口道:“东山同志,你确定这些话没有添加任何的个人主观情绪?”

“绝对没有!”冯东山不敢有任何的犹豫,小心翼翼的道:“我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必须要一五一十、不偏不倚的将我看到的整件事说清楚,我以我的d性保证,事情的整个经过就是这样的,绝对没有任何的个人主观情绪和因素在里面。”

“唔……”辛方毅点点头,忽然开口问道:“东山同志,你和林总是怎么认识的?”

不用书记和市长问,这个问题也是冯东山要解释清楚的:“前两年的时候,我们家那口子的妹妹和林总一起合作在咱们天中市开了个为手机提供升级中文服务的公司,去年两个人又合伙开了家出租车公司。”

辛方毅和卢长征登时就明白了是怎么个情况:什么冯东山的小姨子,这根本就是冯东山把自己的公司挂在了他小姨子的名下。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虽然中央早就出台了规定禁止官员极其家属、子女经商,可想要在这种通篇都是窟窿的文件里找个漏洞还不简单的像喝水一样?哪怕下面的一个小小的科长都有自己的公司,与这个相比,两人倒是更加惊奇于冯东山和林铮的关系之深。

明白了林铮和冯东山两人之间的关系,辛方毅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问道:“既然是这样,东山同志,你认为林总对今晚的这件事是什么态度?”

“这个……我真不好说,”这话冯东山可就不敢随便乱说了,苦笑了一声,道:“林铮这人的城府很深,你根本看不出他的想法,不过有一件事我倒是觉得挺奇怪的,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那位聂宏聂副队长不可能没听到消息吧?”

“怎么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他露个面?其实今晚的事情说小不小,可若说大也真的没大到哪里去,聂副队长过来敬杯酒道个歉事情也就过去了,林总能把生意做到这么大,相信他这点容人之量肯定是有的,可这么长时间了聂副队长还不出面,这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