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698章 遇袭

第698章 遇袭

什么情况?没等林铮反应过来这骤然出现的巨响是怎么回事,车身一震,猛地向一旁拐过去,似乎有失控的迹象。

不过下一刻,车子就被小丁稳稳地控制住缓缓的停靠在了路边,懊恼的对林铮和谭娜道:“车胎爆了。”

“车胎爆了?”林铮有些难以置信:虽说这年头的小轿车用的多数还是有胆胎,可在城里也能爆胎?

“嗯,”小丁也听郁闷的,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啊,好在这辆车子是招商局里的公车,如果是自己开来的车那还不够丢人的,闷闷的道:“大概是路边有钉子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老板,马主任,您几位稍等一会,马上就好。”

换个备胎而已,这算不了多大的事。

“马主任,回去你可得换一套好点的真空胎了,”林铮当然无所谓,爆胎这种事情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遇上了这种事情只能抱怨自己的运气不够好,“据说真空胎不但基本上不可能爆胎,就算是被扎了钉子也不会立刻漏光气。”

马主任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连连点头,一脸尴尬的道:“一定一定,回头我就让车队把单位里所有的车子全换成这个真空胎。”

虽然很不明白为什么真空的轮胎不会爆,但既然林铮这么说,估计这个真空胎真的是个好东西,回头问问车队这个真空胎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就知道了?至于这么一套轮胎需要花多少钱……给投资商留下了这么坏的印象又值多少钱?

小丁的动作确实很麻利,迅速从后备箱里面取出备胎、千斤顶等东西,刚准备要换轮胎,林铮眼角的余光猛然看到两个人正快步向自己这边走过来。

怎么回事?

虽然现在是在大街上,街上人来人往,可这两个人的反应让林铮心中稍稍觉得有些古怪。走路哪有低着头走这么快的?下意识的多留意了一下,只是心里也觉得好笑:这里可是大街上啊,难不成还有人敢当街抢劫?

下一刻。林大老板就知道了什么叫做乌鸦嘴:在距离自己好谭娜还有两三米的距离的时候,两人忽然加快了速度。袖子里面骤然弹出一抹金属的亮『色』……刀子?!

而刀子的方向,似乎正是谭娜的胳膊!

林铮的心脏仿佛被人骤然间捏住了一般,脑中完全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细想,一个快速到林铮以往绝对做不到的侧踹重重的踹在了左面那人的腰间。

不等那人的同伴反应过来,林铮再次上前,转身、垫步、顺势拧转了身子又是一个强有力的侧踹,将两人如同靶子一般重重的踹了出去。

在电光火石间连续踹到了两个人。而此刻这两人距离谭娜最多也就不到1米的距离。

林铮的动作太快,马主任的眼睛根本就没跟上,下意识的结结巴巴的问道:“怎……怎么……”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看到被林铮踹到地上的那两人跌落在一旁的两把刀子,马主任的脸『色』瞬间变的煞白!

抢劫?!

在天中市市区里,在光天化日之下肆无忌惮的公然抢劫来天中市投资的投资商?

马主任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脑中空白一片,整个人几乎骇的跌坐在地上:老天爷,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将两个持刀劫匪踹到地上,林铮用力抱住谭娜。仔细看了看她身上,确认她安然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没事吧?”

和吓的脸『色』发白的林铮不同。谭娜的脸『色』竟然没有什么变化,看着脸『色』煞白的林铮,这女人竟然还笑的出来:“没事,不是有你吗?我能有什么事?”

用力抱住谭娜,林铮轻轻摇摇头,就在刚才那一瞬间,看到那两个劫匪的刀子几乎几乎下一刻就要落在谭娜身上的时候,林铮只觉得自己世界的时间都停止了,那一刻。他分明感觉到自己有种灵魂被惊出了躯壳的感觉,哪怕现在这两个混蛋已经被自己踹到了地上。林铮心中依旧后怕的厉害:自己的动作慢了哪怕那么一丝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林铮已经不敢去想。

“老板。人已经被控制住了,您看……”

小丁低着头,一脸愧疚的站在林铮的面前,要说现场的人谁最愧疚,无疑当属小丁,自己是保镖啊,今天老板和老板娘出来就带了自己一个人,这是对自己多大的信任?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小丁惭愧的觉得自己简直没脸再在老板身边呆着了。

尽管脸『色』也就难看,林铮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拍拍小丁的肩膀对他道:“这事儿不怪你,谁能想到天中市的治安情况竟然会糟糕到如此地步,在市区的大白天都有人敢公然持刀行凶?”

“小丁,你也别太自责,这事不怪你,何凯我不是没事么?”知道小丁在自己丈夫心目当中的地位,谭娜同样没有怪罪小丁的意思,反而安慰他道。

只是谭娜越是这么说,小丁的心里就越是愧疚,没错,老板和老板娘出来之前自己的确是建议老板娘再带上杨燕或者杨梅,可作为老板身边的安全官,在这种事情上哪怕老板拒绝自己也应该坚持的,说来说去,还是自己麻痹大意了,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此刻小丁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从今往后在安全方面绝对不能在粗心大意了。

“马主任,今天我们就不逛了,麻烦您在公安同志来了之后将这两个人交给他们,没问题吧?”用力抿了下嘴唇,林铮对马主任道。

实话实说,此刻林铮心中对天中市的印象糟糕到了极点:官员一个个嚣张无比、做事情肆无忌惮,民间竟然会出现如此肆无忌惮的当街持刀行凶抢劫的事情,这样的凶煞之地谁敢来投资?难怪天中市的招商引资工作这么难做呢。

林铮的话仿佛一记鞭子抽在正在发呆的马主任的身上,疼得他差点儿跳起来,只是此刻,马主任的表现不刚刚还要不堪:“林……林总你听我说……”

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有妄想?林铮对马主任鄙夷到了极点,摇摇头道:“实在不好意思,我夫人的情绪有点不稳定,所以……”

下面的话不用林铮说,小丁已经挡在了马主任的前面,意思很明显:你就不要不识相了。

————————————————————————

接到马主任的电话,正在开会讨论应该用什么办法说服林铮在天中市投资的卢长征,气的直接将自己心爱的茶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脸『色』铁青的怒吼:“『毛』春!『毛』春呢?让他立刻给我滚过来!”

堂堂的市&委书记,无论权利还是地位都和四品知府相当,乃至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动于『色』的人物,可此刻竟然失态的开始在会上骂人,可想而知这个电话当中透『露』出来的内容是如何的惊人,会议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与会的人心中俱皆是惴惴不安:又发生了什么事?

别人不敢问,辛方毅还是敢问的,隐隐意识到发生了大事的辛方毅,沉声向卢长征问道:“班长,怎么回事?”

“大事!天大的祸事!”卢长征深吸了口气,将刚刚电话里马主任向自己汇报的情况简单的向大家说了一下。

没等卢长征把话说完,已经充分意识到了这件事有多么严重的诸位,脸『色』顿时铁青:天中市平日里跪在地上求都求不来的投资商,现在在天中市的市里,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被人公然抢劫?!还差点儿伤了『性』命?

长久以来,大家虽然都知道天中市的社会治安不怎么好,可心里也就觉得情况或许没有多严重:这可是d的天下,宵小和魑魅魍魉就算再嚣张又能嚣张到哪儿去?

可今天,林铮的遭遇给了所有人上了生动的一课,重重的给了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用事实告诉他们,情况比你们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的多:当街持刀行凶,更要命的是,长此以往下去,谁还敢来天中投资?

好吧,这些其实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何向林铮解释?或许能解释成这是偶然事件,可林铮会相信这个说法?

偶然?偶然到老子这才在天中市呆了两三天就被人公然在大街上设局抢劫了?

漫说林铮不肯信,换了是自己,自己也不会相信,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除了天中市的社会治安情况已经糟糕到了一个程度这个理由之外,再没有其他理由可以解释这件事了。

如果这点政治敏感度都没有,那也就不用坐在这里了,干脆回家『奶』孩子算了。

瞬间已经想明白了这一切的辛方毅,一张脸真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重重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发生了这样耸人听闻的事,我深深的感到痛心,社会治安工作没做好,这是我的失职,连市区里都会发生这样的事,可想而知老百姓的生活已经到了什么样子;而作为天中市公安局局长,『毛』春难辞其咎!”

这是……辛市长打算在这个时候向卢书记进攻了?辛方毅的这个动作,让会议室里的其他人都有些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