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719章 萧与肖

第719章 萧与肖

吴俞莹以为自己的老板今晚可能会好好地视察他在首都的这个新家的,可林铮的反应让她稍稍有些失望:他只是简单的看了下自己的办公室,点头赞了一句“不错”后,甚至连那个自己费了好大心思的新家都没有进去,就直接带着小丁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望着林铮那消逝的汽车尾灯,吴俞莹脸上泛起一抹莫名的苦笑。

……

“哈喽,美女,你们家水表坏了,麻烦你出来看一下。”左手插在裤兜里,抬头望着二楼的阳台,林铮笑道,偶尔冒充一下查水表的似乎效果也不错。

“不好意思,我们家水表没问题,说不定是我们邻居家的,你过去问问吧。”电话里的人的语气似乎很惊喜,说话的时候还伴随着一阵蹬蹬蹬的下楼梯的声音。

“问过了,不是他们家的问题,这位同志,麻烦你出来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

“我不配合你们的工作又怎么样,难不成你们还敢打人?”没等林铮把话说完,小院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门里面露出肖艳那张宜嗔宜喜的笑脸。

“打人?我怕我被打,”林铮笑嘻嘻的收起手机,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那辆奔驰:“给我一个向领导献殷勤的机会呗?”

“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准了,”强忍着冲上前去一把抱住林铮的冲动,肖艳故作骄傲的矜持道:“先说好了。礼物不贵重领导可是不会原谅你的。”

“必须得贵重!”一边往下拿东西,林铮小声问道:“阿姨在不在家?”

肖艳的妈妈是医院里排名第二的常务副院长,在这家医院里面即便是院长对她也是客客气气的。等闲不肯招惹,不过肖艳的妈妈也是个闲淡的性子,除了自己手中的这一块之外并不胡乱插手,在医院里很受人尊重。

“现在可是大白天,我妈不去上班难不成还要在家里专门等着你?”常务副主任斜了林大老板一眼:“你要是女婿也就罢了,一个编外女婿,有什么资格让我妈专门在家里等着你?”

说是这么说。只是肖艳眼中的那一抹黯然瞒不了林铮,望着那一抹黯然,林铮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小声的道:“再给我一点时间。”

这是一个变相的承诺,虽然知道自己和林铮永远也不可能有那张法律的证明,可能够得到林铮的这句承诺。肖艳的心里还是甜甜的。眼圈一红,嘴上却是硬道:“当我稀罕呢?要不是为了满足我妈早点抱外孙子的心愿,我才……我才……”

“明白明白,我都明白,”林铮应声虫似的连连点头,“我其实就是提供你孩子的一半基因,其他的事情都是您在负责。”

“算你识相!”对某人的举动,肖副主任十分满意。

将东西放好。肖艳问道:“吴阿姨的爱人刚去世还没几个月,你这么去是不是不太合适?而且你也知道。吴阿姨家并不缺钱。”

“我知道,可是时不我待啊,”林铮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现在并不是去吴老先生家的时候,但无奈,这次的事情必须这么做,哪怕现在并不是个好时机,林铮也顾不了这么许多了,深吸了一口气,笑道:“我这也是为了完成吴老的遗愿嘛,帮助更多有志于艺术事业的年轻人,我想,就算是吴老先生也不会拒绝我的一片心意吧。”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林铮心里很没有底,身为中央美院的前任院长,吴老的家里显然并不缺钱,当然,这并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吴老这才刚刚去世没几个月,人家一家人正沉浸在悲痛之中,自己去找人家是否合适?

可还是那句话,现在的情况真的不允许林铮犹豫,林铮都是想要过段时间等吴老家人的心情平复一点再来拜访,可摩托罗拉未必愿意给自己这个时间和机会啊。

既然林铮已经打定了主意,肖艳也就不再相劝,柔声道:“那随便你了,不过先说好了,要是被人撵了出来可千万别说我不帮你。”

“你愿意陪我走这一遭我就感激不尽、恨不得以身相许了,哪里还敢抱怨?”林铮笑道,只是这话刚一以说出口,林铮就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然,肖艳的回答一点都没有让林铮“失望”,扫了林铮一眼,肖艳若有所指的道:“以身相许?我没意见啊。”

可是我有意见!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的林大老板心中越发的郁闷了,让你嘴贱!

…………

奔驰的威力果然相当的厉害,哪怕没有出入证,可中央美院的门卫连手都没抬一下,看都不看的就让林铮的车子进去了,直接视林铮的这辆车子为无物。

林铮突发好奇,忍不住向肖艳问道:“你说我要是开以桑塔纳进来,门卫会拦着不?”

“你可以试试,不过我敢肯定,如果你前面放一张教育部或者内阁的通行证,别说是一辆桑塔纳,哪怕是辆小奥拓都没有问题。”

这简直就是大废话!哪怕是一辆小奥拓,如果挡风玻璃前面真的能插上内阁通行证,那也比自己这辆大奔牛逼的多了,千万不要怀疑在首都的大学里当门卫的人的眼神,那一个个都是部队里退伍的精锐,随便一搭眼,能不能让对方进去早已经在心里有个小账本。

“往前面走……在前面那个路口往左拐……嗯,再往右就差不多了……”

97年的时候,奔驰还是真正的顶级豪车,不像是若干年后神州大地上随处可见,已经从豪车变成了街车,看着慢慢行驶在校园里的奔驰,或许是极少在校园里见到汽车的缘故,学子们的望向奔驰的眼神里充满了好奇。

中央美院的占地面积真的很大,车子足足走走了10多分钟才在一所二层的小别墅面前停了下来,看着这座小别墅,肖艳的眼神有些复杂,轻声道:“到了。”

见肖艳的情绪有些不太高,林铮心中不由得暗自揣测,莫非肖艳和吴老家的交集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深得多?不过也是,以肖艳的父亲在国内、d内的地位,她和吴老家有交集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知道吗,我小的时候吴爷爷和萧阿姨学习过画画,不过你也能想到,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画画的水平再好又能好到哪里去?倒是整天里给吴爷爷和萧阿姨捣乱才是真的,可是吴爷爷和萧阿姨对我是真好,从来没对我说过一句重话,哪怕有一次我把吴爷爷一副心爱的画涂满了墨汁他老人家也没怪罪我,还帮我瞒着爸爸妈妈……在这里的那两年,是我最快乐的两年……”

生活在这种大家族里的孩子,从小就过的不容易啊。林铮心中叹息一声,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轻拍了两下肖艳的肩膀,低声道:“吴老去世之后,估计萧先生的情绪不太好,你还是尽量安慰她老人家一下吧。”

这个“先生”,倒是与性别无关,对于那些满腹经纶的人而言,无论男女都当得起“先生”这两个字的,以萧淑芳女士在国内美术界的地位,她绝对当得起“先生”这两个字。

“嗯,我知道。”肖艳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举动有些失态了,深吸了一口气,上前按响了门铃。

“请问是哪位?”门铃响起没两声,一个温婉的中年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只是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疲惫。

听着这个声音,林铮心中暗自揣测着这个女人的身份:莫非这是吴老先生与萧淑芳女士的女儿?

“萧姐姐您好,我是肖艳,萧阿姨在家吗?”深吸了一口气,肖艳轻声问道。

“肖艳?”对讲门铃里面那个女人的声音明显的有些迟疑,不过下一刻她的声音里就充满了惊喜:“小艳真的是你?”

“真的是我……”

“你等一下啊,我马上就出来。”肖艳的话音还没落,对讲门铃里面忽然没有了声音,下一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出来,显然,是房子的主人亲自出来了。

“这是吴老师和萧阿姨的女儿萧慧。”肖艳小声给林铮解释道。

“萧慧?”林铮愣了一下。

“萧姐姐跟萧阿姨的姓。”

“明白了。”林铮轻轻点了点头,这种子女跟母亲姓的情况并不少见,林铮自然也不会觉得有多么奇怪。

肖艳与萧慧的感情显然很好,院子的大门还没有打开,刚刚那个温婉的女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和刚才相比,此刻她的声音满是兴奋:“小艳你可有段时间没来看姐姐我了,知道你工作忙,可你也知道我……咦?”

大门打开,望着和肖艳并排站在一起的林铮,房子的女主人明显的愣了一下,口中没说完的话也不由得停了下来,目光不由自主的在林铮和肖艳两人的脸上来回的徘徊,似乎是在揣测着两人的关系。

————————————————————————

ps:今天周末,和儿子出去玩了,不过请大家放心,今天依旧还是三更,现在是第一更为大家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