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720章 这算是……面试?

第720章 这算是……面试?

“萧姐姐,你看上去可憔悴了不少,”像是没有注意到萧慧的目光,肖艳上前去自然而然的抓住萧慧的手,关心的道:“吴老师去世是我们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不过……您也别太伤心了。

萧慧与吴作人的父女感情显然真的很好,听肖艳提及自己的父亲,虽然吴作人老先生已经去世了三四个月,可她的眼眶顿时就红了,不过还是强笑道:“我知道……倒是怠慢了客人了,小艳,这位是?”

“萧老师您好,我是肖主任的朋友。”林铮客气的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道。

虽然萧慧在艺术方面的造诣与其父其母不可同日而语,不过哪怕是看在吴老和萧老的面子上,林铮也要给她足够的尊敬。

“是肖艳的朋友啊,”萧慧笑着点点头,目光再次在肖艳和林铮身上逡巡了两下,这才点点头道:“家里请。”

“谢谢萧老师。”林铮客气的道。

看着林铮坦然自若的动作,萧慧心中暗自惊奇,眼前这个年轻人显然是知道自己家的情况和来头的,平日里的那些个客人,不管是什么来头,无一不是客气的有些过分了,可眼前这个年轻人却截然不同,虽然举止很客气很有礼貌,但举手投足之间却无一不是充满了自信,这种举止放在事业有成的中年人身上倒也罢了,可看他的样子也就二十四五岁的年纪,虽然气质和举止看上去像是身在高位的,可是这怎么可能,京城里这个年纪的轻轻俊彦我都知道,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不过……我似乎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张脸?

林铮的这张脸的确让萧慧觉得有些熟悉,似乎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只是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萧慧就轻摇了两下螓首,将这个可笑的想法甩出脑去:这怎么可能?这是一个十分出『色』的年轻人,如果以前我见过他。怎么可能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用客气。”萧慧牵动了一下嘴角算是笑意,在意识到这个年轻人的来头不凡之后。她也下意识的客气了几分:反正客气几分又死不了人不是?

肖艳可不知道这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萧慧的心头间已经掠过了这么许多的念头,低声向她问道:“萧姐姐,阿姨怎么样?”

“爸爸走后,妈的心情一直都不太好,”萧慧苦笑一声,道:“你也知道的,他们两人的感情很不容易,所以……”

“我知道的。”肖艳自知失言。有些不好意思。

吴作人老先生与萧淑芳老先生的感情经历是文艺界一段经久流传的佳话:抗日战争胜利后,被国民『政府』教育部聘为终身教授、在艺术上成就斐然的吴作人老先生的感情和家庭生活却是惨不堪言,妻子李娜因抗战期间医疗条件恶劣,在陪都死于产后胃**,儿子也意外殇逝,他的全部作品因日军飞机轰炸,化为乌有,可谓遭遇丧妻失子之痛、心血尽毁之伤。

而和老先生一起在徐悲鸿画院里学习的老同学萧淑芳女士则正处于个人生活不幸的彷徨困苦中:他因盲肠手术感染腹膜炎后引发结核病,每天一到傍晚就发烧烧到四十多度,到凌晨出一身汗后退烧。如此循环往复,此时已经卧病长达三年之久,连当时沪上最好的医生都无计可施。偏偏在重病期间丈夫又弃她而去,可谓对爱情和人生都已心灰意冷。

或许是这两个才华横溢的人的遭遇连老天爷都看不过了,当时正在沪上举办画展的吴作人老先生偶遇到了自己的老同学,两人的相逢引起了一段后世的佳话:吴老爷子深情地对萧淑芳女士说:“再不相爱就来不及了,我们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这句话用若干年后比较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再不相爱我们就老了”。

至此,两个有着相似伤痛与共同志趣的人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在两人共同的恩师徐悲鸿先生的见证下喜结良缘。

两人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感情之深厚已经可想而知。青少年时期的肖艳对这对教自己画画的这对模范夫妻的感情羡慕的无以复加,无数次一个人偷偷的遐想如果自己这辈子也有这么一段感情的话。哪怕让自己少活30年也甘愿,旁人尚且如此。也就可想而知吴作人老先生的去世对萧淑芳女士的打击有多么大。

萧慧倒是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妹妹心里掠过了这么许多念头,小声对她道:“知道你来,我妈一定很高兴……”

话音未落,屋子里面一个清亮却略显疲惫的声音响了起来:“小慧,谁啊?”

抽了下鼻子,萧慧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高兴一些:“妈,您绝对想不到是谁来看您了。”

“除了我和你爸的那些老朋友,谁还能来看我这个老太婆……”

话还没说完,肖艳就不乐意了,快走两步迈进屋子里,道:“萧阿姨,您怎么把我给忘了?我还可以来看您不是?”

“小燕子,是你?”看到肖艳,萧淑芳女士明显的愣了一下,随即就是一脸的惊喜,向肖艳招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来:“你怎么来了?来来来,快到阿姨身边来,让阿姨好好看看你……哎呀,我们家小燕子现在是越来越年轻了,也不知道会便宜谁家的傻笑着……”

林铮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觉得心里很安定:看的出来,肖艳和萧淑芳女士的感情真的很好,甚至两人之间有种母女的亲情在里面……

“她们的感情很好是不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萧慧站在了林铮的旁边,望着正在亲热的两人,低声向林铮问道。

“是啊。”林铮点点头。

“能说说你和肖艳是怎么认识的吗?”萧慧扭头看向林铮,目光中带着几分审视和好奇:“不瞒你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她带男『性』的朋友到我妈这里来。”

“嗯……”犹豫了一下,林铮还是道:“严格说起来,我算是……”

“萧阿姨,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还没等林铮把话说完,肖艳喜孜孜的扯着林铮的袖子把林铮拉到萧淑芳女士的面前,开心的道:“这位是我在琅琊市认识的一个朋友,林铮,林铮,这就是我经常和你提起的萧阿姨。”

林铮向她深深的鞠了个躬:“萧阿姨您好。”

“你也好,”相对于对肖艳的热情,萧淑芳对林铮的态度就只能算是一般了,客客气气的对林铮点点头,对肖艳道:“丫头,来,去阿姨的房间,咱们好好说说话。”

“这……”肖艳有些犹豫,情不自禁的看了林铮一眼。

果然是这样!看到肖艳的这个动作,萧淑芳女士心里不由得暗自叹息了一声,对于已经活了80多年的她而言,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能够瞒的了她?就在两人刚刚进门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注意到了肖艳和这个年轻人之间的不同寻常,虽然肖艳在竭力避免暴『露』她与这个年轻人之间的关系,可仅凭几个细微的小动作萧淑芳就能轻易的判断出来,肖艳这孩子和这年轻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现在自己轻轻的一试,果然是如此,如果说两人之间没有点儿男女之情,她说什么也不会信。

恐怕不止是男女之情啊,看小燕子的这样子,这分明就是已经在这小子的身上情根深种了,这孩子还是太冲动了啊。这才是让萧淑芳最头疼的地方:如果两个人的『性』别颠倒一下这倒也无所谓,可女的比男的大这么多,肖艳这孩子已经快40了,还能保持几年的青春年华?一旦你老去,而他正是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年代,他又怎么可能会继续留在你身边?

有鉴于此,她认为自己必须要好好和肖艳谈谈这件事。

心中已经掠过了这许多念头的萧淑芳女士笑着道:“没关系,就是咱们娘俩儿说说话,萧慧,帮我好好招待一下这位林先生。”

说完这话,她眉头微微一皱:林铮?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好的,妈,”看着搀扶着母亲进了卧室的肖艳,萧慧向林铮笑了笑,问道:“林先生,喝点什么?茶还是……”

最后这个停顿,明显的就是将选择权交给了林铮,当然,也有可能是对方原本就没打算太过热情的招待自己。

林铮对此当然不会介意,自己一个和人家没有任何交集的小子贸贸然的进了人家的家门,没直接把自己赶出去就很不错了,你还想怎么样?客气的道:“您客气了,我不渴。”

萧慧果然就是这么客气一句,林铮说不渴,她依旧借势坐了下来,歪着头打量了林铮一眼,不客气的道:“林先生,能说说刚才那个问题吗?”

言外之意,你最好还是给我一个答案,否则你今天的事情未必能够这么顺利……莫名其妙的到自己家里来的陌生人,十个当中倒是有几个来向自己的父母求墨宝的,这么些年来,萧慧早就见得多了。

啧……林铮不由得皱了下眉头,心里头微微有些不悦:艺术家的孩子都是这么不通人情吗?只是自己今天是来求人的,倒也不合适直接甩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