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726章 窃听风云(上)

第726章 窃听风云 上

谭娜对林铮这么问一点都不感到奇怪,笑道:“还真让你猜着了,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已经有业内的巨头对德州仪器的个人计算机部门和软件部门感兴趣。

“说来说去都是钱闹的嘛。”林铮失笑的摇摇头,想要借着自己和摩托罗拉打仗的时候把他们德州仪器的垃圾卖个好价钱?安吉伯这家伙当真是打的好算盘。

他并没有问谭娜是如何回应德州仪器的,对于谭娜应付这种事情的能力他向来都不担心。谭娜也不担心,但她有些担心康柏和戴尔会借此压价。

“不用怕,只要他们敢『露』出哪怕一丁点的意思,你就明确的告诉他们,只要在没有明确的判决结果出来之前他们敢违约,咱们就敢让他们破产。”林铮哼了一声:“客大欺店?别忘了店大了也同样可以欺客!”

这话倒是当真不假,康柏和戴尔借着自己大买家的身份将代工的价格压的很低,以此在市场上赚取了高额的利润,可同样的,一旦联创科技这边的产品供应出现了问题,对于他们的打击也是巨大的,这就如同两只豪猪在小心翼翼寻找着一个合适的角度和距离相互取暖,若是康柏和戴尔以为可以用现在的情况要挟联创科技一把,林铮也并不介意让他们就此吃点儿苦头:合同不是摆在那里好看的。

谭娜松了一口气,道:“我正想和你说这个事呢,有你这句话我就有数了。”

林铮登时担心起来,忙问道:“他们找你了?”

“还没有,不过既然摩托罗拉已经联系了德州仪器来一起向我们施加压力,我不认为摩托罗拉会放过康柏和戴尔这两个我们最大的客户,不过……我们总是这么被动防守也不是办法吧?”

没错。一味的被动防守不是长久之计,防守是双方交锋当中极为重要的一环,但从来没有听说过只靠着防守就能够赢得最后的胜利的。既然要打赢这场战争,就必须有能够让摩托罗拉感到心痛的办法才成。

“当然有。”林铮点点头笑道:“我是那种只挨打不还手的人么?来而不往非礼也,摩托罗拉都这么热情的招呼我们了,好歹咱们也是一个有着5000年文明历史的国家,如果不给他们点儿回应,岂不是失了风度?”

电话那头的谭娜登时就笑喷了:“坑人就坑人,还说的这么文雅?”

“那是,”某人得意洋洋的道:“你没见那些所谓的欧洲上流社会都是这样的么,那些个所谓的绅士们一边对你满脸彬彬有礼的笑容。转身就毫不客气的捅你一刀,咱这是跟人家学的。”

谭娜被林铮逗的咯咯笑,不知道为什么,在给林铮打这通电话之前她心里还有些担心,可听着林铮充满了自信的话语,心里的担忧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心底里仿佛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就像是以往无数次的经历一样,只要相信他、支持他,这个男人就绝对不会让自己失望。

————————————————————————

当媒体上关于联创科技与摩托罗拉之间的纷争正吵的如火如荼的时候。不会有人注意到一片名为《手机窃听:新时代如何保证信息安全?》的文章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报纸上,虽然这篇文章用大量的技术『性』文字介绍了手机被窃听的可能,但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一点:开什么玩笑啊。咱一不是高官,二不是大款,买个bp机都要咬咬牙下半天的决心,手机这么高大上的玩意儿,窃听不窃听的关咱们什么事?

可这篇文章却引起了某些部门的高度紧张:采用数字技术的gsm移动电话不是非常安全的吗?这也容易被窃听?

林铮不知道这其中到底经历了多少部门和专家,只知道这篇文章发出去之后短短的五天,自己就再一次的出现在了电子部,偌大的会议室里除了胡长生之外还有几位穿着洗得发白的老军装、稀疏的头顶上满是白发的老领导……没人说他们是老领导,但只要看这几位的这番做派以及他们座位的次序。连胡长生都只能坐在门口的位置,这几位老爷子的身份岂不是显而易见?

胡长生没有和林铮寒暄。等林铮进来,直接就问道:“林铮同志。前几天报纸上的那篇关于手机窃听的文章你看了吗?”

“是,我看了。”林铮点点头。

“上面说的是不是真的?”胡长生的表情有些严肃。

“是真的。”林铮回答的异常干脆,连一丝的犹豫都没有。

胡长生点点头,板着的棺材脸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是这样,今天找你过来呢,是首长们想要详细的了解一下这个手机窃听的事情,你咱们国内在移动通讯技术方面最了解的人,所以就请你来了,不要有什么顾虑,有什么就说什么。”

“好的,”林铮点点头,谦虚的道:“不过我知道的其实也很有限……”

胡长生打断林铮的话,道:“不说这些,你用比较易懂的话来说说这个手机窃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手机窃听这种技术,涉及到手机以及无线移动通讯网络的基本工作原理,相信您也知道,从最基本的拓扑结构上来说,手机的核心是无线通信,其原理是把语音信号上传至移动通信网络,比如基站,变成电磁波由通信卫星辐『射』漫游至另一方的电信网络,再由基站传至受话人手机成为语音信号。”

林铮说的的确够通俗易懂,几位老首长都听的频频点头,看着林铮的目光很是赞许:看看,难怪这孩子这么年轻就做出了这么一番事业,手下的那群人说了半天咱们还云山雾罩的听不懂,可这小子三两句话就把整个过程说明白了。

林铮可不知道这些,说到这,林大老板两手一摊,道:“您看,在整个过程当中,无线通信是个开放系统,每个环节都能成为窃听接口,只要有相应的接收设备,就能截获任何通信,不管是之前的模拟网还是最新的gsm数字网其实都一样,而手机窃听的原理,就是接受空中数字信号……”

听林铮说到了真正的戏肉,胡长生的脸『色』变的无比凝重:“这一点你详细的说一下。”

“好的,”林铮点点头,道:“事实上在手机通话的过程当中,由手机端和基站端发『射』出去的绝大部分信号都是浪费掉了的,当然,这部分流失掉的信号对手机和基站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属于正常的损耗,但手机窃听设备就是利用这个原理实现空中信号拦截的。”

胡长生的脸『色』有些发白,他没想到原本以为很复杂、很高端的手机,被窃听起来居然这么简单,刚想要说话,左边一位军装洗的发白的老首长开口了:“小同志,对这个手机窃听的设备你知道多少?国外的手机窃听技术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他根本都不问林铮是否知道,显然是在他看来,林铮肯定是知道这个。

林铮还真知道一些,道:“这种技术都是被高度管制的保密技术,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据我所知,在美国有一种被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使用的专业手机窃听设备,这是一种专为东亚地区设计的、拦截gsm的非加密型蜂巢式通信的控制与语言而设计的窃听设备。”

“使用这个窃听很简单,只要在这套设备只要输入被监听的手机号码就能听到其通话内容,可以同时监听100组手机号码,被监听手机电话号码一旦有呼出或打入电话,可设备就会并主动监听,同时设备的屏幕还能自动显示被监听电话号码与被叫号码或主叫号码与制式、通话时间等详细资料,设备本身还带有存储设备,可以自动记录通话内容,对任何一部北欧窃听手机的录音时间长达20小时以上,并且可以随时调出回放。如果不借助反窃听等技术手段,普通用户很难发现自己被窃听,似乎设备来源应该如摩托罗拉这样的移动通讯巨头有些关系。”

顿了下,林铮又补充了一句:“而且这种窃听是被动窃听,只要窃听人不自己犯傻主动拨通被窃听人的电话,基本上就没有暴『露』的可能。”

哪怕到了这个时候,林大老板都不忘记顺便黑摩托罗拉一把。

胡长生的一张脸都青了,他才不管林铮是否是在故意黑摩托罗拉,他只知道一点:尼玛我的手机竟然一点都不保险?怀着一丝侥幸,胡长生开口问道:“一定级别以上的同志的手机号码都是对外保密的,他们想要获得这些手机号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

“没您想的这么复杂,想要得到这些号码其实很简单,”林铮摇摇头,很不给胡长生面子的粉碎了他的想法:“譬如您,您的移动电话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需要保密,这是没错的,但对于一些外国的大使、领事、政要或者工商业界的著名人士而言,只要有心,打听到您的手机号码并不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