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739章 反骨仔的下场

原本对摩托罗拉寄予厚望,认为摒弃联创科技、转投摩托罗拉是自己此生最明智的决定的刘总和马总两位,看着自己求爷爷告奶奶从银行里贷款进来的货却几乎卖不动,短短的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两个人几乎老了10岁,不但之前红润的面色变得暗淡无光,原本一头乌黑亮丽的……呃,短发,也悄然间冒出了几抹白色。

单单自己卖得不好也就罢了,可看着自己以前代理的丽声手机火得一塌糊涂,马总这心里又怎么受得了?:如果不是你姓刘的一再蛊惑我转投摩托罗拉,老子现在正愉快的数钱数的手抽筋呢,何至于在这里看着门可罗雀的门店发呆?

一想到自己当初不知道怎么就昏了头被这姓刘的混蛋给忽悠了,马总这心里就又是懊恼,又是痛悔。

正当马总揪着头发想着如何才能够摆脱眼下的困境的时候,漂亮的女秘书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一脸惊恐的道:“老……老板,税务局的人又来了。”

税务局的人又来了?马总心中顿时烦闷无比,用力挥了一下胳膊:“他们不是前两天才来的么,怎么今天又来了?”

漂亮的女秘书一时不察,被马总给甩到后面好几步,只是知道这两天老板心情不好的她也不敢发作,瑟瑟缩缩的道:“前几天来的是地税的人,今天来的好像是国税的,带队的是国税局的易副局长……”

马总只觉得一股戾气直冲脑门,忍不住重重的一拍桌子骂道:“草他玛!哪个龟儿子王八蛋要把税务分家的?”

若还是像以前那样,自己只要出一道血就行了,那像是现在这样,地税来了国税来。国税完了……他已经懒得去想国税完了之后又会有什么部门会来“拜访”自己,更不敢去想怎么会是国税局的副局长亲自带队,猛地一把用力推开秘书。伸手重重的摸向了办公室的门,不过当他的手落在门锁上的时候。一张脸仿佛会变形一般,刚刚还满是不耐的脸瞬间就堆满了笑容,弓着身子向背着手一脸不耐烦的易副局长小跑过去,大老远的就伸出了手:“哎呀呀,易局您来也不和兄弟打个招呼,兄弟我这里正好有朋友送的一点大红袍,知道您爱喝茶,您一定要尝尝……”

可惜。易副局长对马总伸出来的手视若不见,脑袋依旧昂的高高的,一直背在身后的手丝毫没有一点伸出来的意思,冷冰冰的道:“马总,不好意思啊,有人向局里举报你们天顺工贸有偷税漏税的行为……”

听到易副局长的话,马总的一颗心瞬间开始往下沉,却不得不努力挤出一副笑脸来,同时讪讪的收回自己的手:“误会,这都是误会。马某可是正经生意人,做生意向来规规矩矩,从来不偷税漏税。这一定是某个小人在暗中作祟,易局请您一定要相信我啊……来,易局请屋里坐。”

至于握手被拒这件事,这个时候谁还在乎这么一点小细节?

可惜,往日里还算熟悉的易副局长这次却丝毫没有给自己面子的意思,甚至连随意的点头都没有,冷着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进去就不必了,局长等着我的消息呢。”

“公局长?”马总瞬间愣住了:这次来自己的公司检查税务情况。竟然是国税的老大亲自下的命令?

易副局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这不是废话么,老子好歹也是堂堂的副局长。没有局长的命令,谁能指使得动老子?

马总心中登时一阵冰凉!

对于那位公局长他并不熟悉。两人也没什么交集,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竟然还是公局长亲自吩咐的,这里面的味道……越是琢磨,马总就越是觉得这里面的味道很不对,再联想到这几天连环卫局都敢找自己的麻烦,马总岂能不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遇到大&麻烦了?

一把拉住易副局长的手苦苦的哀求道:“易局,您是个明白人,这最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请您指点指点小马我。”

他又不傻,这段时间来接连不断的被各个政府部门的人找茬,马总哪里还不知道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出了问题不怕,只要对症下药总能解决麻烦,可若是找不到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那就麻烦了,与其这么撒胡椒面似的到处烧香拜佛,还不如想办法攻其一点……身为国税局的副局长,易副局长肯定能知道点什么消息吧?

凭心而论,两人还算是有点交情的,看着马总这么苦苦的哀求自己,易副局长心里不免软了些,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咬咬牙,对自己带来的人挥挥手道:“你们先下去喝杯茶。”

“对对对,小琳,你去帮我招待好大家伙儿,有什么好东西尽管拿上来。”马总忙对自己的女秘书吩咐一声,扯着易副局长的袖子就往办公室里走,进去之后,马总二话不说,拉开自己的抽屉拿出一张卡交给易副局长,“易局,这里面是10万块,密码是6个1,老弟我不敢求别的,就求您指点一下,兄弟我到底得罪了那尊大神?”

一想到这段时间但凡能和自己扯上点关系的政府部门都会动不动的来“拜访”自己一下,自己代理的摩托罗拉手机又卖不动,马总几乎要疯掉了,虽然10万块钱不是个小数目,可只要能打听明白到底是怎么个情况,马总也认了。

易副局长眼皮子眨也不眨的把卡揣兜里,脸色缓和了不少:“我这么给你说吧,具体是怎么个情况,到底是谁在针对你,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啊?”听到易副局长这句话,马总登时就傻了:老子10万块钱就买来这么一句话?

不过易副局长还真是拿钱就帮人办事,节操刚刚的好,没等马总开口追问,他又接着道:“不过我们局长也是帮别人办事,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了吧?”

马总的一张脸瞬间变的煞白,一双手控制不住的在不停的哆嗦:“您的意思是……来自省里?”

知道这个消息的马总觉得自己还不如不知道:自己竟然得罪了省里的大人物?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

一想到自己竟然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一位轻易就可以决定自己生死的大人物,马总就很想哭。

易副局长一脸同情的望着他。

说起来两人的关系还算是不错,也有那么一些交情,可身为一名政府官员,易副局长将位置摆的很正:你没事的时候咱们称兄道弟的没问题,谁让你有钱呢,可你既然犯了太岁,那你丫的就有多远就给老子滚多远!如易副局长这般在这个时候还能指点老马两句的,已经算是官员当中难得的有良心、讲道义的了,甚至易副局长自己都有些被自己感动了。

得罪了省里的大人物……

马总登时满脸的绝望,噗通一下给易副局长跪下了:“易局,我求您,我求您,再指点我一下,我到底是得罪了哪位?这事儿还有没有挽回的机会?”

什么?你让老子帮你打听这个?易副局长吓了一大跳,趋利避害的本能让他下意识的就要往外冲,却无奈马总死死的抱住了他的大腿。

“你松手,你松手啊,让人看到像是什么样子?”易副局长心中后悔的简直恨不得那头撞墙:你说我和这倒霉蛋讲什么交情?……这个时候,易副局长早就将那10万块钱给忘到脑后去了。

“我求您,我求求您,再帮我一把吧,50万!我给您50万!”马总似乎是打定主意要跟易副局长耗上了,眼泪鼻涕抹了易副局长一裤腿:“易局,只要您帮我这个忙,我再给您50万!”

50万么……

易副局长的心狠狠的跳了两下:哪怕是他国税局的副局长,可50万对他而言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这个……”

沉吟了一下,易副局长刚要开口,裤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手机铃声,仿佛是命令一般,易副局长刚刚矜持的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身体微微前弓,两条肥胖的象腿并的笔直,像是对待祖宗一般的取出自己的手机,恭恭敬敬的道:“局长,我是小易……”

“小易啊,你那边调查的怎么样了?那个姓马的到底有没有问题?”紧抱着易副局长的大腿的老马,竟然很神奇的听到了易副局长手机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听到局长的问题,易副局长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局长大人亲自来查岗?忙道:“这个……局长,我们现在正在查,正在查……”

局座大人登时就不耐烦了:“要那么麻烦做什么,你就不知道把账本搬回来慢慢的查?”

把账本搬回去慢慢的查?听到局座大人的这句话,马总终于再也撑不住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对于“账本搬回来慢慢的查”这句话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再清楚不过了,存在的事他们能查出来,不存在的事他们一样也能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