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848章 我其实就是帮朋友的忙

第848章 我其实就是帮朋友的忙

“我……这……”

下意识的看看门口,又扭回头来看看桌子上还响个不停的电话,孙东成有些气急败坏的用力跺了两下脚,反身回去接起了电话……

“孙东成,你他妈到底在做什么?你是不是不想干了?给我说清楚,林总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听筒还没有放到耳朵边,区分局金局长气急败坏的声音已然穿过了听筒,炸雷一般在孙东成的耳边响起。

这么大的声音,可想而知局长大人此刻是多么的气急败坏。

“我我……”

孙东成结结巴巴的、下意识的想要给自己辩解,但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金局长极其不耐烦的道:“我不管你是怎么回事,林先生在你们那里哪怕掉了一根毫毛,老子也扒了你的皮!”

说完,不等孙东成回答,金局长径自挂了电话。

孙东成手中的听筒“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眼中全都是茫然:不就是帮朋友个忙么,怎么事情就成了这个样子?好一会儿,孙东成仿佛受伤的野狼一般嚎叫起来:“姓卢的,老子倒霉,你他妈也别想好过!”

说起来,孙东成最恨的不是林铮,而是自己的那位“好兄弟”:自己去找林铮的麻烦,不管那位林老板用什么方式来报复自己都可以理解,可姓卢的混蛋,如果不是你,老子怎么会惹到了这么一尊大神?!

可怜的孙东成,若是知道市局的梁副局长也在驱车往这边赶,不知道会不会吓尿了裤子。

小王战战兢兢的望着自己平日里高高在上、此刻脸色惨白的所长,使劲咽了口唾沫,哆哆嗦嗦的道:“所……所长……”

心情本就糟糕到了极点的孙东成,骤然听到小王的这话,心里的这股子火气却是再也压不住了,猛的转过头来怒吼道:“什么事?!”

可怜的小王,被这一嗓子吓得一哆嗦,连忙指了指门外:“那个……林先生还在……”

“操!”小王的话还没有说完,孙东成已经化身跑酷超人冲了出去:能不能保住自己这个所长的位子,就看自己能不能在金局长来之前说服林铮……不不不,是林老板,能不能说服林老板放弃追究自己的责任了。

虽然难度看似不小,可在这种关系到自己位子的“大是大非”面前,有难度怎么了?谁让自己有眼不识真人呢。

快要冲到审讯室门口的时候,孙东成的脚步却忽然放轻松了脚步,蹑手蹑脚的听着里面的动静。审讯室里面,大刘苦口婆心的声音传入了孙东成的耳朵:“林先生,这绝对是个误会,我们都相信您一定是无辜的,这一定是有人在恶意诽谤您,对于这种极其卑劣的污蔑,我们警方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待,相信我,这一定是个误会……”

“误会?”林铮笑了笑,语气依旧很平静,但语气却坚定无比:“是不是误会,我相信你们孙所长会给我一个交待的……”

哪怕用脚底板也能想到事情是怎么回事,虽然并没有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但如果只为孙所长的脑袋不好使,林铮也不介意“提醒”他一下。

听着审讯室里面大刘在拼命的为自己说好话,刚刚心里还火急火燎的孙东成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不枉自己平日里对大刘格外照顾啊,这小子不错,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不忘了帮自己说好话,唉……只要这次老子能过去这一关,怎么也不能亏待了他,倒是那个姓卢的混蛋……

林铮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了,孙东成哪里会不明白林铮已经给自己留了退路?心里头不由得一定:使劲抽了一下鼻子,这才大踏步的走了进去,进来二话不说,先深深的向林铮鞠了一躬。

林铮似笑非笑的望着这位刚刚威风八面的孙所长:“孙所长,我藏毒的事情调查清楚了?”

他心里其实巴不得孙东成继续嘴硬下去。

迎着林铮似笑非笑的目光,孙东成毫无骨气的选择了跪舔,苦笑着道:“林总,我承认这是我在诬陷您,藏毒纯属子虚乌有的事,只求您原谅我这一回。”

他倒是够光棍的,发现事不可为,立刻将事情抖了个一干二净,只希望用自己端正的态度获得林铮的原谅。

“诬陷?”林铮还没有说话,李念薇第一个跳了出来,指着孙东成的鼻子义愤填膺的道:“你是警察啊,你怎么可以这么知法犯法?”

其他三个女孩虽然没有说话,可愤怒的眼神都透露出同样的意思:身为警察,你竟然知法犯法,故意向一个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的人栽赃,你对得起头顶的国徽么?你对得起你身上的警服么?

孙东成苦笑着道:“我知道这么做有些……不慎妥当,不瞒几位,今晚的这件事我就是帮朋友个忙……”

这话与其是说给宋贝贝他们四个女孩听的,其实还不如是给林铮解释的。

“帮朋友的忙就可以无缘无故的栽赃一个好人?你是警察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没想到这混蛋做错了事竟然还一副自己受了委屈的振振有词的模样,宋贝贝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也不管自己面前的这位是个正科级的干部,不假思索的指着孙东成的鼻子痛骂道:“你凭什么这么做?是谁给你的权利这么做?我们老百姓辛辛苦苦纳的税,养活的就是你们这么一群渣滓?真是……”

孙东成刚到门外林铮就已经发觉了,只是他一直在冷眼旁观,但现在宋贝贝因为自己受了委屈这么激动,林铮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拍拍她的手示意自己没事:“好了好了,不要激动,多大点事啊,至于么?”说完,扭头看着孙东成,淡淡的道:“孙所长,把情况说明一下吧,我挺好奇的,到底是谁对我这么恨之入骨?藏毒的罪名可不小。”

藏毒的罪名可不是不小咋着?孙东成心里苦笑一声:这个仇结大了!

只是越是如此,孙东成心里就越是不甘心,犹豫了一下,他终于还是装着胆子小心翼翼向林铮试探道:“是,不过林先生您能不能……”

“不能!”林铮想也不想的拒绝了,根本不给孙东成把话说完的机会:“你可以不说,但后果你自己承担。”

罢了!

被林铮一句话给堵死了所有希望的孙东成反而彻底放松了下来:“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就是帮朋友的忙,有位姓卢的朋友说您今天得罪了他,让我给您一个教训……”

姓卢的朋友?林铮眉头一皱,抬手打断了他的话:“等等,我怎么不记得我认识什么姓卢的?”

“这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帮朋友的忙,”孙东成苦笑一声,心里再一次的将那个姓卢的混蛋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挨个问候了一遍,略一迟疑,孙东成还是决定再为自己争取一下,猛地一咬牙,道;“林先生,我真没想着把您怎么样,”“以前……我也这么帮过朋友的忙,不过请您放心,对于这些人,我们并没有把他们怎么样,就是吓唬一下就放了,所以……那个……”

说到这,孙东成就闭口不言,一脸哀求的望着林铮。

他相信林铮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今天这件事我是纯粹的帮朋友的忙,而且我也没打算将您怎么样,只要让朋友出一口气,我就把您放掉,当然,今天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这都是我的错,您要打要罚我都接着,不过您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至于更深层次的意思,林铮也明白:您也是有一定身份的人,这种事情谁敢保证没有?看在我对您没有什么恶意的份上,您就饶了我这一遭吧。

果然,林铮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他承认,孙东成说的这个可能是存在的,甚至是普遍存在的,这家伙能够在帮朋友的时候并不顺手从“肥羊”身上捞点儿好处,已经能算是道德楷模。

虽然这个说法颇有些讽刺,但事情还真就是这样的,警方接到了你有可能藏毒的举报电话,将你带回警局来做个调查,最后什么也没查出来,把你放走了,从程序上来讲,这事儿说破了天警方也没有多大的错,警方没借着这个机会扣留你48小时、随便找个理由让你家里人来交保释金已经算是很不错了……至于这背后是怎么一回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林铮不说话,孙东成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刚刚他的确是在放手一搏,希望能够用这种方式来打动林铮,不奢望林铮能够放过自己,但哪怕他能高高手,不故意为难自己,自己身上的这身警服也有很大的几率能保住,尝到了权利的滋味,让他从一个高高在上的派出所所长变成一个普通人,还不如杀了他来的痛快。

如果不是当着大刘和小王的面,孙东成真是毫不犹豫的跪下了:只要林老板您愿意放我一马,以后我就是您的马前卒,您让我咬谁我就咬谁成不?(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