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857章 邀请去春晚

第857章 邀请去春晚

从刘瑞林的办公室里出来,林铮轻出了一口气:搞定,总算能过个好年了!

“走吧,准备回家!”拍拍在外面等着的小丁和小马的肩膀,林铮的心情不由得飞扬起来:操,出来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可以回家了

可听到林铮的这番话,小马的一张脸却皱的跟佛手瓜似的,一张脸憋的通红,看上去像是便秘。

“我说小丁,你这是什么表情?”小丁那章便秘脸让林铮有些郁闷了:“合着咱们回家就让你这么不高兴,说,是不是在这边有什么相好的了?”

“老板,我能有什么相好的啊,”小马苦着一张脸,连连摆手:“老板,我刚刚接了一个电话,找您的……咱们可能要在首都过年了……”

“嗯?”林铮愣了一下,眨眨眼:“你给我说明白,这是几个意思?怎么咱们就要在首都过年了?”

“您上去拜访刘部长的时候,中宣那边打了个电话找您,邀请您参加今年的春晚,所以……”

“邀请我参加今年的春晚?”林铮听的一呆:什么情况这是?

虽然还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但毫无疑问,若是要参加春晚,肯定是没办法回家过年了。

再看看小丁,小丁的一张脸也没好看到哪里去,显然,不能回家过年让小丁也挺郁闷的——这么说来,这是真的?

“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小马简直是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了,“哦。对了,他说一会儿会再打回来。”

话音刚落。林铮那台让小丁拿着的手机很会挑时候的响了起来,扫了一眼电话上显示的来电号码。小丁小声嘀咕了一句:“我去,中宣的那些人难不成一个个的都能掐会算啊?卡着点就打过来了……喂,您好……”

和对方说了几句,小马将电话递给林铮,小声的道:“还是中宣的人,还是那件事。”

“林先生您好,我是中宣办公室的卢日新。”

卢日新?林铮对这个名字还准有点印象,虽然没见过面,却知道这个卢日新是中宣办公室的一个副主任。似乎排名还挺靠前,忙客气的道:“原来是卢主任,卢主任您好,有什么指示?”

“指示可不敢当,”卢日新笑着道,虽然后世的中宣顶着战五渣、猪队友等一系列不太好的耀眼光环,但这会儿卢日新对林铮的态度可是客气的不得了:“是这样,领导点名邀请您参加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不知道您这边有没有时间?”

虽然问的是自己有没有时间。但人家就是这么一客气,哥们能说自己没时间吗?何况自己还是被领导点名了,林铮苦笑一声:“当然没问题,能参加春晚是我的荣幸……我请问一下。是哪位领导这么垂青小子?不用我上台去表演节目吧?”

“当然不用,林总您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上台表演?您是作为今年春节联欢晚会的特邀嘉宾被邀请的。”电话里的卢日新中宣的工作人员被林铮的这句话给逗乐了:开玩笑啊,林铮是什么身份?共和国首富!共和国民营商业领域的一面旗帜!让这么一号主儿跟个戏子似的上台表演?开什么玩笑!笑了两声。卢日新才接着道:“通知从是首席长老办发来的,所以……嗯嗯……林总。恭喜恭喜啊……”

“首席长老办发来的?”林铮结结实实的被吓到了:邀请自己参加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的指示,竟然有可能是来自于大长老?林铮心中的一系列疑问终于有了答案:我说呢,中宣战五渣归战五渣,人家的级别是实实在在的摆在那里的,怎么可能对我一个小商人这么客气,敢情原因是出在这里!有首席长老的指示,中宣再牛叉也得跪了不是?“这个……呵呵……受宠若惊、不胜荣幸……”

卢日新很理解林铮为什么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虽然若是自己想要,其实也有资格在春晚现场得到一张椅子,但自己是万万没有资格被首席长老办亲自点名的,更不要说据说这是首席长老的意思,这是什么?这是简在帝心啊。略略一顿,这位给林铮打电话的工作人员特意补充了一句:“是坐在前面圆桌的那种嘉宾,很快首席长老办的同志就会联系你,给你送入场资料。”

卢日新的态度和气的一塌糊涂,语气中甚至隐隐有些羡慕,不过说起来,他也有羡慕的理由:首席长老办亲自点名,这是多大的荣幸?

坐在前面圆桌上的特邀嘉宾?我去!

春节联欢晚会从来都不是一个普通的晚会,正相反,这是一桩十分严肃的政治任务,现场的那些观众也没有一个是自己买票进来的,能够进现场观看春晚的观众无一不是“综合素质高、政治立场坚定、思想积极向上”的好同志……这素质不高的,万一在现场捣乱怎么办?保险起见,所有有资格在春晚的现场坐一把椅子的,那都是d员、特邀的民主党派人士和无党派人士,“闲杂人等”是没有这个资格的;

记性好的同学都知道在观众席的最前面还摆了一些圆桌,偶尔还会有些大咖过来与大家互动一下,这些有资格坐前面的圆桌的主儿那就更了不得了,

林铮是万万没想到,自己不但被邀请了参加今年的春晚,竟然还有资格在前面做一次圆桌,这待遇之高,远超自己的想象啊。

即将挂电话之际,林铮心里一动,对卢日新道:“卢主任您太客气了,嗯,十分感谢您的通知,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有时间做什么?当然是有时间出来坐一坐,又或者是亲自去拜访一下,卢日新岂能不明白林铮这话里面的意思?

若林铮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哪怕只是一个有钱的普通商人,卢日新也不会太将林铮当做一回事,但林铮这厮可是共和国首富啊,他卢日新不过是个“小小的”副厅级干部,面对共和国首富,心里还真有点发憷;

只是共和国首富也就罢了,偏偏这厮还如此得首席长老看重,尼玛这还要不要人活了?卢日新心里一万个想要结交这位主儿,之所以没开口,这不是担心人家看不上自己么,现在林铮开了口,卢日新心中登时狂喜,也顾不上矜持了,连忙道:“林总太客气了,我就是闲人一个……”略一沉吟,卢日新道:“这样吧,我和首席长老办那边打个招呼,林总的入场资料我亲自给你送过去。”

“那就太感谢了,”知道卢日新是什么意思,林铮也没客气,“那个……”

卢日新是什么人啊,在大机关里,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琢磨领导的心思,林铮的这一迟疑立刻让他意识到林铮似乎有什么话想要对自己说,当即笑着道:“林总有什么话尽管说,老卢我能帮忙的一定帮。”

看看,这一眨眼的功夫,卢日新同志悄无声息的就将自己变成了“老卢”这个亲热的称呼。

“是这样,不知道您方不方便帮我再拿几张现场票?我想要送给一些朋友,”林铮很不好意思的道:“位置偏点没关系,这个……”

“这个好说,”林铮的话音未落,卢日新的心底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几张春晚的票而已,对别人来说可能挺麻烦,但对自己这个中宣的办公室副主任来说真的不要太简单!笑着道:“我当是什么事呢,这个好说,不过……”

“您请说。”

“那我就直说了,”卢日新道:“是这样,为了保证春晚的顺利进行,春晚筹备委员会的安保部门会对来现场的观众做一些安全方面的检查,一些有犯罪前科的同志可能会有些麻烦。”

果然,春晚就不能当成一个普通的晚会来看,这根本就是一个政治任务。林铮当即道:“这是应该的,我能理解。”

“那就没问题了……”

卢日新这才松了一口气,又寒暄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挂上电话,林铮苦笑着对小丁和小马道:“看来是回不去了,小丁,小马,你们什么想法,要不要把家里人接过来一起在首都过年?”

既然自己要参加今年的春晚现场直播,若是想要和家人一起过这个年,最好的选择就是将家人一起接到首都来,反正自己在首都的房子也不少,倒也不虞没地方住,但小丁和小马就有些麻烦了,作为自己的秘书和司机,他们两个这段时间肯定要在自己身边,可大过年的还不让人家回家过年,这多少有些不人道,没奈何,只好问问这俩人是否愿意将家人接来首都一起过年了。

“把我们家人接过来一起过年?”小丁和小马齐齐的瞪圆了眼睛,满满的都是不敢置信。

刚刚老板的话一字不漏的都被两人听到了耳朵里,在知道了老板回不了家之后,两人就已经有了今年没办法和家人一起过年的心理准备,可让小丁和小马万万没想到的是,老板竟然让自己把家人接到首都一起过年?这这这……

极度的激动,让两人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说点儿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