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934章 鸩占鹊巢?

第934章 鸩占鹊巢?

“您想知道哪些?”王处长的语气非常的客气:“还是您对之前发给您的《冠名赞助商权益明细》还有些有疑问的?”

林铮道:“联赛冠名赞助商除了可以获得‘共和国甲级队a组联赛冠名赞助商’和‘共和国甲级队a组联赛主赞助商’称号、并且这个称号可以用于商业以及非商业方面的宣传这一条之外,对于其他的条款,我都有些疑问。

王处长的态度越发的客气了:“您请讲,有什么问题您尽管问,我们今天来就是回答您所有的疑问的……我们回答不了的,也会如实记录下来,让领导们再讨论。”

啧……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你们足协竟然还是这么说话呢?林铮咂咂嘴,点点头道:“场地权益方面,我看你们传过来的权益明细,只有主席台对面场地变现正中这个位置和直系太上缘、主席台对面观众席上缘这三个广告位是吧?”

“没错,是这样,您的意思是?”王处长点点头,按照之前国际管理集团提供给足协的联赛冠名赞助商场地权益的细则,联赛冠名赞助商k可以在主席台对面场地边线正中这个位置——这个位置通常也是一个球场内最好的位置——设一块12米*1米的冠名简称广告板,展示时间不少于全场90分钟;在主席台上缘、主席台对面观众席上缘,可以分别悬挂20米*1.2米的冠名全称横幅。

这三个位置堪称是全场最好的三个广告位,全都给了联赛冠名赞助商,要知道。很多比赛都是现场直播的,这意味着这些广告会多次出现在电视的镜头里。万宝路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当这个联赛冠名赞助商?这三个广告位就能让万宝路下30%的决心。

“我觉得太少了,还需要增加广告位。”林铮似乎对足协以及国际管理集团的小气有些不满意,“联创科技若是成为联赛冠名赞助商,每年的赞助费不低于5000万,就只有这么三个广告位?必须增加!”

“您的意思是?”王处长谦虚的问道。

“除了刚才提到的那三个广告位之外,冠名赞助商在甲a联赛各赛场还要有赛场正面一个(60m+60m)*1m滚动翻转广告展示机会,每场累计展示时间不少于15分钟;第二,在参赛球队的替补席顶棚还可以安放2条广告。”

“这不可能!”没等王处长说话,国际管理集团的汤姆先生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的跳了起来:“作为甲a联赛的开发和经营单位,我们必须要考虑其他赞助商的利益。给联赛冠名赞助商的都是最好的广告位,如果你们还要求增加广告位,这会损害其他赞助商的利益,我们坚决不同意!”

“你闭嘴!”

林铮一点给这位老外童鞋留面子的想法都没有,毫不客气的反驳了回去:“汤姆先生,看来我需要郑重的提醒你,你是在与有意冠名甲a联赛的赞助商商谈,你的这种行为让我十分怀疑国际管理集团的专业水平。”

汤姆的一张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仿佛被人重重的抽了两巴掌。

的确。国际管理集团是联赛的开发和经营单位是没错,但作为联赛的开发和经营单位,国际管理集团变应该帮助足协处理好联赛、足协与赞助商之间的关系,大家的谈判本就是利益之间的划分和争夺。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可意向赞助商只是提出来一点疑问,你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表示反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王处长也觉得国际管理集团的手伸的有点太长了,不过汤姆是与自己一起来的。还是外国友人,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汤姆,提醒他道:“汤姆先生,林先生赞助甲a联赛的意向还是比较强烈的,我们要给予他们足够的尊重。”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小马冷不丁的开了口:“汤姆先生,不知道你们国际管理集团找来的赞助商能够掏出多少赞助费?”

刚刚一张脸成了猪肝的汤姆,脸上仿佛瞬间开了个水陆道场,红的、白的、绿的……不停的交替变化。

小马的这句话实在是太恶毒,他与其说是在问自己其他赞助商掏出了多少钱以至于你这么维护他们,还不如说是你汤姆从中拿到了多少好处,竟然这么撕破了脸皮的帮他们说话?

这是很严重的指责了,恼羞成怒的汤姆几乎本能的想要直接甩袖子走人,可好歹也算是国际管理集团的精英,他更明白,一旦自己甩袖子走人,反倒是更加坐实了自己私下里收取了对方好处的猜测……尽管大家都这么做,不私下里收取对方的好处才奇怪,并且大家对这种事情早已经司空见惯、心知肚明,但对于这种事情心知肚明是一回事,可绝对是不能拿到桌面上来说的,更不能被竞争对手知道。

潜规则,终究只是潜规则。

“你……向我道歉!”强忍着甩袖而去的冲动,指着小马的鼻子,汤姆咬牙切齿的道:“否则我将会向国际管理集团提出建议,建议集团慎重考虑你们的赞助商资格。”

对于汤姆的威胁,小马极其鄙夷的用鼻孔哼了一声:“嘁……”

听到这一声鄙夷到极点的轻哼,汤姆的一张脸瞬间就绿了。

王处长的一张脸也没好看到哪里去,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

惟独林铮对小马满意的点点头:不错,挺好,关键时刻没给我丢人。

看到老板赞扬的目光,原本还有些担心的小马瞬间恨不得鼻孔冲天:只要老板对我的举动满意,老子管你们去死呢——你们给老子发工资吗?!

看看小马,再看看汤姆,王处长心里恨不得掐死自己:猪啊,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这个汤姆是个麻烦篓子了,怎么还带他一起来?

但汤姆终究是和自己一起来的,代表的又是足协的合作伙伴,尽管心里头早已经恨的牙痒痒,可王处长终究还是不得不忍着心中的郁闷出面说句话,小心的看了林铮一眼,王处长苦着一张脸道:“林总,您看这真是……大家都各退一步吧,退一步吧……”

“王处长,你是足协的领导,按说你开口了,这个面子我应该给你。”

林铮开口了,可听到林铮的这句话,王处长心中却立刻暗叫糟糕:按照惯例,这话一说出来,下面就到了转折的时候。

果不其然!

“可这个汤姆先生……”说到这,林铮微微一顿,下意识的皱了下眉头后方才接着道:“我不知道汤姆先生是不是在他们美国的时候也这样,但就我看到的而言,我非常怀疑他的专业水平。”

心中暗叫不妙的王处长硬着头皮打断林铮的话:“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林铮今天显然是打定了主意不给王处长说话的机会了,不等王处长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汤姆先生显然没有搞明白一件事:国际管理集团是共和国足协的联赛运作合作伙伴,或者更直接一点的说,国际管理集团是共和国甲a联赛这个‘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但现在我看到的情况却是这位首席执行官先生认为自己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最大股东,他们这是……打算鸠占鹊巢了?”

这个指责可太要命了!

汤姆好歹也是国际管理集团在共和国业务的负责人之一,在这个国家生活了七八年的时间,对于“鸩占鹊巢”这个成语并不陌生,很清楚在这个国家,在任何时候被人用这个名义指责,被指责的人通常都会遇到大&麻烦,可让汤姆感到惊悚的是,想想这几年来国际管理集团的一些做法,似乎还真当得起“鸩占鹊巢”这四个字。

清楚这个指责的分量的汤姆,也顾不得和林铮吵架了,下意识的看向王处长。

王处长似乎也想到了些什么,脸色并不好看,不过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冲汤姆摆摆手,又接着对林铮笑道:“林总误会了,足协与国际管理集团的合作一直都很愉快,就算偶尔有些分歧也是为了更好地运营好咱们的联赛,‘鸩占鹊巢’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

林总,您刚才说的增加广告位的问题,我没办法现在就回答您,但我可以将您的意思转告足协的领导们,嗯,就我个人的经验而言,不管大家存在什么样的争议,只要是为了联赛好,总归都是可以谈的,林总您还有什么要求,也尽管一起提出来。”

林大老板对王处长打官腔的本事彻底服气了,只是一个小小的处长啊,这打官腔、画大饼的忽悠本事一点都不比地方上的厅级干部差,听他的话,似乎告诉你一切都有可能,但如果再仔细分析,却又会发现似乎这家伙什么都没说……尼玛,难道首都这个地方来的领导都这么牛逼?

感慨归感慨,既然知道自己只是来当托的,林铮自然也不会入戏太深,笑着点点头,同时故意看了汤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