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954章 刺刀见血(中)

第954章 刺刀见血 中

“这样还不算挖人?”这样都不算挖人,那什么样才算是挖人?

“真的不是挖人,”埃里克.麦格劳苦笑一声,拍了拍手中的合同对林铮道:“邦奇动力和这些人签订的竞争限制期限是2年,可是波ss,您知道采埃孚和他们签订了一个什么样的工作合同吗?”

不等林铮说话,埃里克.麦格劳对着林铮竖起两根指头,咬牙切齿的道:“采埃孚的混蛋和这些混蛋签订了一个两年之后的和工作合同,这些家伙可以在家里休息两年,这两年时间里采埃孚可以为他们提供每月6000欧元的薪水,两年后再去采埃孚工作,等于这两年时间里采埃孚花钱白白的养着他们,白养着他们啊。◇↓”

我擦!

林铮也被采埃孚的这一招给震到了,没想到竞争限制条款竟然还可以这么玩:不到劳动合同当中规定的期限就辞职要给公司赔偿?没问题啊,你们尽管辞职,这笔赔偿金我们采埃孚帮你们出了;辞职后两年内不得从事本行业的工作?没问题啊,你们在家里安安心心的呆着就是,采埃孚给你们发工资,想要在家里陪老婆孩子就在家里陪老婆孩子,想要做研究就做研究,甚至想要出国旅游都没有问题,尽管撒欢的去玩,等两年的竞争限制期一过,你们就来我们采埃孚上班,工资比在邦奇动力的时候还高,怎么样?这样的条件优厚不优厚?心动不心动?

肯定优厚,肯定心动啊,要不然埃里克.麦格劳手中的这一摞辞职信是从哪儿来的?

“可不可以从法律的角度想些办法?”林铮问道。

他对比利时这一块的法律并不熟悉。只好向埃里克.麦格劳请教了。

“没用的,我问过律师了。”埃里克.麦格劳苦笑一声,道:“律师告诉我。虽然采埃孚的做法很不道德,但从法律的角度来讲他们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邦奇动力唯一能做的就是监督这些申请辞职的员工在今后的两年时间里是否帮采埃孚做过什么,如果什么也没做,邦奇动力就拿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您也知道的,作为欧洲最著名的自动变速箱生产企业,能去采埃孚工作是很多从事自动变速箱方面工作的人的梦想,哪里能够为他们提供最优秀的研究和生活条件。”

我擦!

林铮真的服气了,老牌巨头就是老牌巨头。真的惹恼了他们,坑你都坑的这么有水平,法律方面一点问题都没有。林铮也相信这点钱对于采埃孚来说不算什么——对于这么一个巨头而言,一年几十万上百万欧元的额外开支也算是钱?每年为了给竞争对手使坏下绊子给向律师咨询法律方面问题的开支都不止这点钱。

“意思是我们拿采埃孚没有任何办法?”一时间也想不到好的对策的林铮,不由得有些气急败坏。

“的确是没有任何办法,”埃里克.麦格劳两手一摊,和林铮一样,他也相当的无奈:“这些辞职信我还没有批准,除非我们能够说服他们放弃辞职。”

“让他们走!”思考了片刻。林铮忽然道。

“啊?”听到林铮的话,一直在瞪着眼睛等林铮的回答的埃里克.麦格劳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您说什么?让他们走?”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这些人当中的好几位都是邦奇动力的技术骨干,很长一段时间里咱们就靠这些人给撑着呢,你说让他们走?

“对。让他们走!”林铮再次重复了一遍,算是明确了自己的态度:“我们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做‘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既然这些人因为一点诱惑就决定走人。那我们就给他们这个机会。”

埃里克.麦格劳张了张嘴,老半天才道:“可是……”

林铮却没理他。接着道:“我们不但不给他们设置障碍,还要送他们一件礼物。”

“礼物?”埃里克.麦格劳看着自己未来的老板,就像是在看啥子。

……

不知道自己老板特意将自己叫来是为了什么事的范德拉诺特,坐在椅子上小心翼翼的望着自己的老板,期期艾艾的问道:“麦格劳先生,您叫我来是……”

埃里克.麦格劳的语气很客气,甚至比品尝还客气,不等范德.拉诺特把话说完就笑着道:“老朋友,我想要和你谈谈你的工作的事。”

尽管在接到埃里克.麦格劳的电话的死活范德.拉诺特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听到这话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忙不迭的站起身来,脸色也隐隐有些发白:“先生,我知道我的辞职给公司带来了一些麻烦,但是我的妻子……”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埃里克.麦格劳有些难过的望着范德.拉诺特:“老朋友,我们认识了有十多年了吧,难道在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坦诚的交流么?”

“呃……”听到埃里克.麦格劳的话,范德.拉诺特的脸色一白,随即深深的低下了头,闷声闷气的道:“波ss,既然您都知道了,那我也给您说了吧,没错,采埃孚的人来找我了,他们给我开出了比在邦奇更高的薪水。我很爱邦奇,我在这里工作了将近13年,但我觉得我可以获得更优渥的薪水……”

“我明白,我真的明白,”埃里克.麦格劳的声音似乎有些微微的颤抖:“老朋友,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了解我么?我让你过来,不是为了挽留你,而是为了给你争取一份更丰厚的薪水。”

什么?

埃里克.麦格劳请自己过来,不是为了挽留自己,而是为了给自己争取一份更丰厚的薪水?埃里克.麦格劳的话让范德.拉诺特极度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了问题:自己在这个时候辞职。给他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他不应该是做自己的思想工作。劝说自己留下来的么,怎么就成了给自己争取一份更丰厚的薪水?

茫然的抬起头来。就听到埃里克.麦格劳动情的对自己道:“老朋友,我知道,以你的能力,如果你去博世薪水至少还要再高2成,但是你没有去,这些年来一直都和我努力的想要将邦奇动力发扬光大,这些年辛苦你了,说起来是邦奇亏待了你。”

“不不不,”完全没想到埃里克.麦格劳竟然会对自己说出这么一番话的范德.拉诺特。一时间竟然激动的有些手忙脚乱,忙不迭的摆着手道:“你不要这么说,这都是……”

“听我说完,”埃里克.麦格劳打断范德.拉诺特的话:“老朋友,我其实一直都想要补偿你,可公司的情况……”说到这里,埃里克.麦格劳苦笑一声:“你也知道的,公司一直都是在艰难维持,想要给你们提升一下薪水很难。现在你们有了个好的工作,我真的很为你们高兴,真的。”

说到这里,埃里克.麦格劳的眼眶都红了。

“我……”

听到埃里克.麦格劳的这番掏心窝子的话。范德.拉诺特说不感动是假的,眼圈也跟着红了,使劲抽了两下鼻子。这才道:“波ss,我……其实我……”

“我理解。我真的理解你的难处,”埃里克.麦格劳摆摆手示意范德.拉诺特什么都不用说:“采埃孚给你们的薪水是在现在的基础上提升20%吧?这次叫你过来。是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在邦奇的薪水为6000欧元,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范德.拉诺特现在的薪水是5000欧元,只要他去采埃孚,采埃孚立刻给他溢价20%,现在埃里克.麦格劳将他的薪水提升到了6000欧元,意味着采埃孚最少也要给他7200美元,等于一年生生的多了14400欧元的薪水,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一时间愣住了,心里惭愧的厉害。

“我们毕竟朋友一场,是不是?”埃里克.麦格劳勉力一笑:“好了,不要哭鼻子了,就这样吧。”

……

范德.拉诺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直到他被和自己一起想公司辞职的同事包围的时候才猛然间清醒过来。

看到范德.拉诺特终于不再是刚才那浑浑噩噩的样子,一群迫不及待的想要从他口中打听消息的同事这才松了一口气,忙不迭的问道:“拉诺德,埃里克叫你过去到底是什么事?”

“对啊,他是不是在挽留你?”

“拉诺德,我给你说,千万不要听那个老家伙的话,邦奇动力本来就是在艰难维持,现在竟然要被中国人收购了,今后还能有什么前途?我们离开这里也是正确的选择……”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周围这些声音,范德.拉诺特忽然觉得格外的刺耳。

深吸了一口气,范德.拉诺特努力挤出一张笑脸来:“埃里克没有挽留我。”

嗯?原以为埃里克.麦格劳将范德.拉诺特叫过去一定是一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想要说服他留下来不要辞职的同事,一下子愣住了:埃里克那老家伙竟然没有挽留他?

“那他叫你过去是为了什么?”立刻有人问道。

范德.拉诺特轻声道:“他给我涨了薪水,涨到了6000欧元,这样我从公司辞职后就可以每个月从采埃孚拿到6000欧元,两年后在采埃孚可以拿到7200欧元。”

怎么会是这样?!范德.拉诺特的回答让在场的这东西人都惊呆了,他们以为埃里克.麦格劳一定是拼了命的想要说服范德.拉诺特留下来,可怎么情况一下子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终于,有人轻声向范德.拉诺特问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范德.拉诺特苦笑一声:“我也问他了,埃里克告诉我说这些年来公司亏待了我们,在我们临走之际,他用这种方式帮我们在采埃孚那里争取一个更好的薪水……先生们,不好意思,我失陪一下。”

说完,范德.拉诺特推开围拢在自己身旁的人群匆匆的走了:他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个卑鄙的小人。

范德.拉诺特走了,可人群却没有散去,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说话。

终于,人群中有人笑着开口了:“这是好事啊,这意味着我们在采埃孚拿到的薪水比现在高出来几乎50%,先生们,难道这不值得我们庆贺吗?”

刚刚还觉得自己心中有些惭愧、觉得自己这么做不地道的一群人忽然醒悟过来,脸上竟然露出开心的笑容:对啊!自己现在一个月的薪水也就是5000欧元,有了埃里克.麦格劳的“帮忙”后,按照采埃孚的承诺,两年后自己可以得到7200美元的薪水,比现在多出来44%,有这种好事,也不枉自己在邦奇动力工作了这么多年。

一群人顿时喜笑颜开,竟然在商量着下班之后去什么地方喝酒庆祝了。

“林,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和林铮站在窗外边往下看的埃里克.麦格劳实在是安按捺不住了,这些混蛋高兴的样子让他几乎要被气炸了:妄自自己平日里对他们这么好,可这些混蛋竟然一副恨不得及早逃离的模样?

“为的是让媒体知道啊。”

“让媒体知道?”埃里克.麦格劳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答案,愣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无可奈何的苦笑了:“就算媒体知道了那又怎么样?了不起就是声讨采埃孚几句,可对我们现在的情况有一丝帮助么?”

“有没有帮助你到时候就知道了,看着吧,接下来才是热闹上演的时候。”林铮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海尔特,希望我给你准备的这份礼物你会喜欢。

……

海尔特确实很喜欢,喜欢的都快要气炸了!

他其实并不在乎每人每个月多支出那1200欧元,一年不也才不到20万欧元么?这点钱第采埃孚这样的巨头根本就不算什么。

他受不了的是自己竟然被林铮这个混蛋给算计了。

“好吧,这就是你的垂死挣扎了吧?”海尔特咬牙切齿的道,可如果细听,这话里面怎么有股子淡淡的心虚?

————————————————————————

ps:今天再还1000,嗯,10号欠的那2000字终于还上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