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962章 高速发展中的危机

和林铮猜的差不多,对于联创科技提出的这个赞助大学生足球联赛的设想,足协的那位常务副主席非常感兴趣,举办一个半业余半职业性质的大学生足球联赛,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都是件好事,在甲b联赛冠名赞助的签约活动之前,这位张副主席特意拉着林铮就这个事聊了好一会儿。

联创科技成为甲b联赛的冠名赞助商这件事并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原因么自然很简单,现在大家关注的重点是甲a,有几个人去看甲b?你们联创科技钱多了烧的啊,竟然去赞助甲b?有些媒体干脆就直接表示林铮这次是出了个昏招。

对于媒体上的这些评论,林铮一概不理,是不是昏招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国内很多省份的情况都是同时存在着甲a和甲b两支球队,或许这支甲b球队在市场知名度、受欢迎度上比不上甲a球队,但一个省就这么两支球队,老大固然备受宠爱,可老二难不成就成了后娘养的?

一群鼠目寸光的家伙!如果这些家伙实际的本事有他们的嘴皮子的十分之一厉害,他们也就不用在这里当记者了。

和足协的甲b冠名赞助商的合同刚刚签完没多久,一个好消息再次传来:特斯拉汽车与邦奇动力的合作终于尘埃落定,比利时联邦政府正式批准了两家公司的合作,在自己的老家,采埃孚挨了当头一棒,不得不黯然离场。

这个消息让林铮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在打给林铮的电话中,埃里克麦格劳难掩心中的兴奋,喋喋不休的向自己的老板讲述着当时采埃孚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汉斯奥格尔格海尔特的窘态:“波ss。真是可惜,当时我忘记了准备一架摄像机,否则您就可以看到汉斯那个混蛋和吃了屎没什么分别的表情了……向上帝发誓,这是我这几年来最高兴的一件事。”

能够击败采埃孚,成功的将邦奇动力收入囊中。林铮也很高兴,不过他更清楚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埃里克,高兴完了就赶紧打起精神来吧,小心点,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采埃孚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你觉得他们可能会不报复回来?”

林铮从来都不认为这些欧美的跨国巨头是什么善男信女,丫一个平日里横的恨不得看谁不顺眼都要上去踹两脚的主儿,现如今在自己的老家被联创科技打了这么重的一记耳光,吃了这么老大一个亏,若是不报复回来。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埃里克麦格劳也是在商场里打滚了多年的老油条了,这个道理他当然懂,况且林铮还在比利时的时候他就和林铮一起讨论制定了好几套应对方案,点头道:“波ss你放心。”

只要埃里克麦格劳自己没有犯傻,林铮就放心了不少,叮嘱道:“还有,与我们的发动机的匹配工作要加紧了。”

联创科技与航空航天工业总公司联合组建的新公司的那台发动机即将下线,就整体技术指标而言。那台放在国际上性能指标只能算是平庸的发动机绝对算是国内现阶段能够生产的性能最先进的发动机了,有了好的发动机自然还需要有好的变速箱来配套,手动变速箱的匹配问题已经解决了。可林铮却一直没有找到性能合适、性价比好的自动变速箱,收购了邦奇动力后,林铮将为那台发动机匹配自动变速箱的重任交给了邦奇。

发动机与手动变速箱之间的匹配不是太难的问题,但自动变速箱与发动机的匹配几乎是每一家自动变速箱企业的不传之秘,同样一台变速箱做不同的匹配,他们完全可以多收你好几道的钱。好在现在联创科技终于把邦奇动力拿了下来,否则单单变速箱匹配这一点就有联创科技花钱的地方。

“老板您放心。”林铮担心的事情对于埃里克麦格劳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与这个问题相比。他其实更担心另外一件事:“可是老板,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有一个客户……”

客户太少,这的确是一个很要命的问题。

这台发动机的确是一台性能非常先进的发动机,眼红这台发动机的企业也的确不少,但摆在面前的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是,国内的汽车工业太不发达,有能力随时更换发动机的企业就南北大众、富康这三家,但他们有自己的发动机工厂,当然不可能放着自己的孩子不管去照顾别人家的孩子,除了桑塔纳、捷达和富康这三款车,国内其他的汽车装备的都是15l以下的小排量发动机,20的发动机性能严重过剩了。

现在对这款发动机感兴趣的只有一家企业,华晨汽车下属的商用汽车制造厂,嗯,也就是大名鼎鼎的金杯。

华&晨汽车已经与沈&阳航天特斯拉签订了发动机的供应合同,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每年向华&晨汽车提供12000台发动机,这个产能只有设计产能的三分之一。

除了这个问题,还有一个很严峻的事实是华&晨汽车只肯采购发动机,却没有采购变速箱的意思,他们使用的是自己公司生产的变速箱,自然就更加不可能采购的邦奇的自动变速箱,如此一来,如何迅速为发动机和变速箱找到销路就成了摆在眼前的、迫在眉睫的事情。

不过这种事情只能抗在自己肩上,林铮沉声道:“整车厂商的事情交给我来解决,埃里克,我需要知道你们多长时间能够完成发动机与变速箱的匹配和调试?”

埃里克麦格劳想也不想的道:“如果只是普通的轿车,最多半年。”

不涉及越野,不涉及四驱,只是完成基本的公路使用,以及cvt变速箱在结构方面先天性的优势,半年的时间已经是尽可能的往长里说了。

林铮沉声道:“半年是吧?好,发动机的销路问题你不用担心,只要你们做好变速箱与发动机的匹配,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这个时候,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将压力背在自己身上。

挂上电话,林铮的眉头拧成了川字:看来,的确需要想些办法了。

……

当林铮皱着眉头在为自己的发动机寻找客户和销路的时候,在辽阔的燕赵大地,有个朴实的汉子也在苦苦思索着自己公司未来的出路在哪里。

“出路?”卫建军最得力的助手,也是在长城汽车内仅次于卫建军的、负责营销方面业务的副总经理王凤英很不解自己老板为什么这么想:“老板,从3月份开始,咱们的皮卡超过了田野,真是正式国内皮卡行业销量冠军。按照您之前制定的发展步子,我们成为国内皮卡行业的龙头老大不会是太大的问题,您为什么会这么想?”

王凤英的确有理由骄傲。

从90年代初开始,自己和老魏两人带着长城汽车异军突起,尤其从1995年上马皮卡项目开始到今年,长城一跃从之前一个在国内几乎没有什么知名度的企业成为了国内皮卡类产品的销量冠军。

和长城同在一个城市的、去年国内皮卡行业的龙头老大田野汽车是家老国企,身上的包袱沉重,机制也不灵活,体制问题造成了他们的产品成本居高不下,王凤英已经不认为田野皮卡可以威胁到长城皮卡在业内的地位;

唯一有可能威胁到长城在皮卡领域地位的只有一家,那就是庆铃汽车,庆铃是一家合资公司,技术水平比长城高得多,是长城最大的竞争对手,但庆铃汽车最大的问题是他们没有国产化,生产的皮卡全都是以ckd的方式在国内组装生产的,完全没有体现出价格优势来,价位较高,长城皮卡的售价比庆铃皮卡低不少,在性价比方面有着明显的优势,最终这种优势转化成了长城在市场上的优势,现在正是踌躇满志心中得意的时候,她不明白,自己的老板为什么会认为长城现在面临着很大的难题?

卫建军苦笑一声:“没错,长城皮卡是处于市场的巅峰期,按照现在的发展趋势,估计最起码在未来的10年之内占据优势是没问题的,但是凤英啊,你有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在首都、魔&都这些一线城市以及省会、副省会城市,皮卡是限行的,处于市场巅峰的长城皮卡,又面临一个很大的烦恼: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皮卡限行。这意味着经济发达、购买力强大的城市市场反而将与长城汽车无缘,你不觉得失去了这么大的一块市场,咱们其实很吃亏么?”

吃亏不?当然吃亏。

和卫建军配合了这么多年,王凤英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现在的长城算是做大了,但想要做强,一线和二线的主流城市就不能放弃,不但不能放弃,还必须要开发一款能够在国内一线城市销售的产品。

王凤英小心的向卫建军问道:“那您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