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986章 就这么结束

第986章 就这么结束

“林总您好,现在您有时间吗?”

“黄秘?”黄国庆客气到极点的语气让林铮很不适应:你好歹也是堂堂一省&常委、常务副&省的秘书啊,以前打交道的时候你虽然眼珠子没长在头顶上,可也没这么客气过吧,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疑惑归疑惑,林铮可是客气的道:“黄秘你的电话,肯定有时间,领导有什么指示?”

“什么指示不指示的,我就是个为领导服务的小秘书,”黄国庆的语气依旧客气的厉害,“是这样的,领导这几天要下去看看,林总您要是没什么大事……”

贝宏志要下来视察?

看这架势似乎还是冲着自己公司来的?

似乎贝宏志已经知道自己“通风报信”了?

林铮的心头瞬间冒出好几个念头,人却是笑道:“黄秘太客气了,领导下来视察,这是我们的荣耀,请黄秘放心,我们一定做好接待工作。”

“呵呵……林总真要是有什么比较重要的事尽管去忙,”黄国庆客气了一句,随即话题一转:“对了,还有个事,今年咱们省里要递补几位人大代表,领导提了你的名了,林总您有个心理准备。”

省里递补了人大代表的名额?林铮现在是省人大代表,既然是递补,自然只能是往上递补,虽然并不是很稀罕这个东西,但大家都知道一个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有多宝贵,d员犯了错要先撸掉他的d籍,全国人大代表也是一样,一个全国人大代表犯了事处理起来的麻烦程度不比处理一个厅局级干部轻多少。说这个身份是一层护身符一点都不夸张,为了表示自己的谢意,贝宏志也是够下本钱的。

感慨归感慨,对于贝宏志的一番好意林铮还是要表示感谢:“那贝省&长下来视察的时候,我说什么也得敬他一杯。”

黄国庆当即就笑了:“领导说了。他要敬您一杯才是真的。”

这么说来贝宏志不但已经开始反击,效果似乎还很不错?挂了电话,林铮咂咂嘴,想要伸手去摸电话,可想了想,却是对小丁吩咐了一句:“小丁。和我出去一下。”

能够给自己答案的,也就只有肖艳了。

……

看肖艳那一身休闲风格的衣着,林铮就知道这女人早就得到了消息。

果不其然,看到林铮,肖艳笑的格外灿烂。转身就往外走:“陪我出去走走?”

林铮实在是无法理解这女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这大热天的,出去逛街,你没毛病吧?就不怕晒黑了?”

“谁说我要逛街的?我要出去吃烧烤!”

大中午的出去吃烧烤……

好吧,总算比大中午的出去逛街强点儿。林铮无奈的摇摇头,决定还是顺着这个疯女人的心思来。

好在肖艳还没有疯狂到选一个小烧烤店,而是一个韩式自助烤肉店,看到这个自助烧烤店林铮这才想起来,这几年正是韩式自主烧烤大行其道的时候。比起路边摊性质的中式烧烤,韩式烧烤无烟、环境相对优雅,可以边吃边玩。很适合那些想要吃烧烤却又自持身份、不愿意坐在一群光着膀子吆五喝六、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一群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小流氓败坏了心情的小白领们,很短的时间内,韩式自助烧烤就迅速占据了烧烤市场的中高端。

肖艳的心思显然不在吃上,她平日里的食量也不大,更多的是享受着自己做烧烤的过程,看着林铮吃着自己烤好的东西。心情好得不得了。

一边认真的翻着烧烤盘上的牛肉,肖艳对林铮道:“知道吗?其实我一直很喜欢这种气氛。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看着他把我做好的东西吃的干干净净。可你也知道,这些对我我来说就是一个梦想,谢谢你。”

“要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才对,我以前就想过,什么时候能尝到一个女性领导亲手给我做的饭菜,这辈子可算是没白活。”

听到林铮的话,肖艳的眉眼都笑的弯弯的,嘴上却不肯饶人:“你就胡说八道吧,只要你林大老板说一声,那些个女干部还不得立马屁颠屁颠的过来给你做饭?就怕你林大老板看不上人家。”

“哪有有这样的好事?”林铮叹了口气,拿筷子轻轻点了下眼前的烧烤盘:“看看,这么多年了,我才第一次吃到女干部做的烧烤,可惜啊,没有照相机,否则我一定要拍个照留念一下,太难得了。”

“你就得瑟吧……”肖艳笑的开心极了,虽然知道这是林铮在逗自己开心,可心里却真的开心无比,只是虽然心中舍不得这个气氛,可她却知道是时候告诉林铮这件事了,将刚烤好的毛肚放在林铮面前,道:“知道吗,这次的事情是他做的……”

肖艳说出了一个国内政坛现在火爆无比的政坛新星的名字。

他?听到这个名字,林铮的瞳孔猛然一缩:“怎么会是他?”

这个人现在在国内政坛上的名声可谓好的不得了,更要命的是这家伙有个好爹,前治国八老之一,虽然在这位老革命家去世之后这位的下场凄惨了点儿,但就眼下来说,这位绝对是他所在派系重点培养的对象,用“火爆”和“前途远大”来形容他绝对不过分。

虽然现在他只是个“小小的”副市长,但谁也不能否认这家伙绝对是未来那个位子的有力竞争者之一,林铮想过了各种可能,甚至连国内最近高层的人事动向都考虑了进去,可怎么也没想到,这次对贝宏志下手的竟然是他。

这家伙的胆子真是胆大包天!

“怎么就不能是他?”肖艳反问道。

“他只是个小小的副市长,怎么就敢惦记着去算计贝宏志?”林铮皱着眉头,很是接受不了这个情况:“就算他老爹的来头大,可这么无缘无故、无仇无恨的算计一个即将退休的人,这很不合规矩吧?”

“是不太合规矩,可那又怎么样?”肖艳反问道:“谁让人家有个好爹呢,谁让人家所在的派系实力强大人才济济呢,谁让贝宏志现在刚好有了退意呢?政坛这个东西,规矩当然是要讲的,可谁跟你一味的讲规矩?该不讲规矩的时候那也就不讲了。”

“……”

林铮苦笑了:也是啊,虽然人间爱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市长,但有这么一个好爹,自己的能力又出色,加上本派系不遗余力的栽培,今后自然青云直上,一个“小小的”副市长算计一个常务副&省&长也不是太夸张。

虽然不知道贝宏志是怎么化解的,但一想到自己竟然无意中掺合到了这么大一场“游戏”当中,林铮还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前世的时候,在这位的事情闹到全民皆知的时候,林铮也在喝酒的时候和朋友纵横捭阖过天下大事,以马后炮的态度点评道,如果这位不是自己作死、不是这么眼高手低的话,退休的时候混个副国也不是没有机会,可丫自己作死啊,生生的把自己给折腾的锒铛入狱。

当时的朋友对林铮的这番论调极度的嗤之以鼻,嘲笑道:人家既然有这么好的出身,有这么一个好爹,为什么就不能觊觎一下那个位子?拼一下还有可能,不拼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说不定人家就抱着不成功则成仁的心思呢?现在好了,求仁得仁,也算是遂了心愿了,千万不要用咱们diao丝的心态来琢磨这些大人物的想法。

使劲摇了摇头,将自己心念间的念头甩出去,林铮问道:“明白了,这是那位想要用这种方式来给自己派系内的人抢沙发?”

“抢沙发?这个形容不错,不过倒真的可以这么说,”对林铮的评论点评了两句,肖艳道:“他们那一派实力强大,人才济济,可问题也正出在这一点上,越往上走萝卜坑就越少,人才多了,总要安置吧?可萝卜坑就那么几个,谁不愿意自己多占几个……”

“但是贝宏志背后也不是没有势力在支持,他的位子大可以腾出来给自己所在的派系不是?他抢贝宏志的位子没问题,可他就不怕惹恼了对方派系?”林铮打断她的话问道,这个问题也是林铮最为不解的。

“一般情况下是这样的,不过贝宏志的情况还是有些不同,真要是详细的说说,今天下午就不用干别的了……”

林铮急忙打断她的话:“停!那你还是先给我说说这件事现在是不是收场了吧。”

“收场了,肯定收场了,阴谋能够得逞的最关键的因素就是隐秘性,现在阴谋还没有发动就被人家知道的,这阴谋还能算是阴谋么?贝宏志那边也不是傻瓜,如果这边拿利益来交换,看在老头的面子上也不是不能商量,可这边这次做的太过分了,贝宏志那边要是不做点反应,岂不是等于告诉所有人他们好欺负?大家聚在一起成了派系为的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能够团结在一起享受组织的照顾?知道有人在背后阴谋算计自己还不作出反应,这么下去人心可就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