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998章 反击:第二波(中)

第998章 反击 第二波 中

琅琊市地矿局三楼景副局长的办公室里,景副局长用从未有过的和蔼语气对葛冬春宣布了上次事故的调查结果以及对葛冬春的处理办法:“冬春同志啊,现在情况已经查明白了,上次的事故和你的操作没有关系,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回单位上班了,要不要先回去休息几天?”

自打丁友军出面,葛冬春就觉得自己重新回单位上班不可能存在什么问题了,可知道归知道,丁友军毕竟只是林铮的司机,和地矿局完全没有任何的从属关系,局里的领导是否要卖给小丁一个面子他心里其实并不是很有底,现在听到景副局长代表局里宣布的最终决定,葛冬春只觉得仿佛大夏天的喝了一碗冰镇的冰糖绿豆汤,从天灵盖一直舒爽到脚底板,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是放回了肚子里,忙不迭的道:“谢谢局长,谢谢局长……”

局领导都是高高在上、不苟言笑的,葛冬春何时见过局里的主要领导对人如此和颜悦色过?一时间反倒是有些手足无措了。

“不用谢我,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你的驾驶技术高超嘛,”景副局长和颜悦色的对葛冬春道:“交通局的马队长告诉我,如果不是你在车子失去制动之后采取了紧急应对策略,小杨受的伤可能还会更加严重……对了,”

景副局长忽然想起了什么事般的拍拍脑袋:“说到这里,听说这段时间小杨的亲戚和家属给你们家的正常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困扰?”

葛冬春连忙摆手道:“没……没有……”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小葛啊。你这个态度可不好,你当局领导的眼睛都是瞎的,看不到局里发生的事情?我知道你是为了团结同志,嗯,我已经批评了小杨同志了。你放心,小杨同志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不会再去打扰你们家的正常生活了。”景副局长脸一板,貌似有些不高兴。

可很神奇的是,虽然景副局长板起了脸,可葛冬春就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景副局长并不是真的生气。他只是在用这种方式来表示自己的态度而已……这种被领导重视的感觉其实还是挺爽的,虽然到现在葛冬春还是没有搞清楚向来不苟言笑的景副局长今天到底是哪根筋没搭对。

面对领导的关心,葛冬春心里还真的升起了一股“士为知己者死”的感动,鼻子微微有些发酸,眼眶一红。对景副局长深深的鞠了个躬:“谢谢局长,谢谢局长,我……我不用休息,我今天就能工作……”

景副局长点点头:“那成,如果你觉得没问题,那就去车队报个到吧,千万别勉强,如果需要休息就回去休息两天。”

“谢谢局长。我真的没事,”葛冬春重重的点头,试探着向景副局长问道:“那……局长。我去了?”

“去吧,不要有心理负担,”景副局长笑眯眯的点点头,在葛冬春临出门之际貌似不经意的向葛冬春问道:“对了,冬春同志啊,听说你和联创科技的丁志军同志关系不错?”

说来说去。这句话才是重点。

葛冬春愕然的望着景副局长,不解的道:“谁说的?我和人家根本就不熟啊。”

景副局长嘿嘿的笑着。一脸“一切情况尽在我掌握”的样子:“不熟?不熟小丁同志三天两头的往你们家跑?”

“您说这个啊,”葛冬春这才恍然大悟。连连摆手道:“他和我的关系真的很一般,不过他和我连襟关系不错,这次的事情是他从我连襟那里知道的……”

“小葛,这就不是我说你了,他和你连襟关系不错,这不就为你们的关系打下基础了么?”景副局长语重心长的对葛冬春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小丁同志是谁?那是林铮同志身边最信任的人,林铮同志是什么身份不用我向你介绍了吧?”

“可是……”

“小葛同志,我真的要批评你了,”景副局长的脸色一肃,整个人顿时严肃起来:“你是不是觉得小丁同志是林铮同志的司机,怕你和小丁同志走的太近,单位里的其他同事说你的闲话啊?”

不明白景副局长为什么这么激动,不过景副局长算是说中了葛冬春的心里话,他不由得的点点头:“呵呵……也不全是……”

“你知不知道小丁同志对咱们意味着什么?咱不说其他的,就说一点,你和丁友军同志的成了朋友,能帮咱们局里那些待岗的家属和子女解决多少就业岗位?”景副局长对葛冬春这种行为简直痛心疾首:你有这样的关系应该及时向组织汇报嘛!老子要是有这么硬扎的关系何至于现在还只是个小小的副局长?不过这话他终究不好意思对葛冬春说出来,只好委婉的提醒他:“你要记住一点,你和小丁同志的交情不仅仅是你个人的事情,也是咱们整个地矿局的人情……”

这个道理葛冬春心里其实也明白,可明白是一回事,他是真不乐意去做这种求人的事,脸上一脸的为难:“可是局长……我……”

“葛冬春同志!”景副局长忽然大声的道。

“是!”军人出身的葛冬春下意识的挺直了身子。

“你现在就是个科员,连个副主任科员都是不是,你来咱们单位也有10多年了吧?我问你,你难道一辈子就想这样了?难道你就想一辈子都是个司机?你就没有为你老婆孩子考虑过?你就不想你家的爹妈为你骄傲?”

说的直接点,景副局长这句话的核心意思就是:葛冬春,你丫想不想当领导?!难道你丫当个小破司机就满足了?

如果不是碍于面子和身份,景副局长就差揪着葛冬春的耳朵大吼一句:“你tm的倒是把小丁师傅介绍给老子认识啊!!!”,郁闷啊,为什么老子早就选定了司机?要是没选定司机,直接把葛冬春拉过来当自己的司机该有多好?

可惜啊,景副局长也不过是个排名靠后的副局长,就算是换司机,那也要局长大人开始轮流来不是?

“我……我……”葛冬春的一张脸憋的通红。

但凡有点上进心的谁不想当干部啊?谁愿意整天伺候人?不要说当个副科长,哪怕只是一个副主任科员,那待遇也不是一个司机能比的,想不想当干部?这简直是废话!

想!

太想了!!

简直做梦都想!!!

可是想有用么?提干是想提就能提的么?多少人从上班时候就开始熬,熬了一辈子,熬到退休也不过就是个主任科员。

主任科员可不是领导,副科长都比主任科员牛逼。

为什么这么苦熬?不就是奢望着有一天自己时来运转,能够从小办事员跃龙门成为领导么?可上面没有领导赏识你,手里没有钱,背后还没有个有权有势的老爹,你凭什么提干?年轻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葛冬春也不是没做过“三年成副科长,10年当个副县长,退休的时候捞个正厅”的美梦,可在认清了现实梦也就醒了,自打那之后自己就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白日梦。

可是……

难道现在自己终于时来运转了吗?

葛冬春不敢相信,可更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

“我……我……想……”终于,葛冬春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三个字。这三个字仿佛用掉了葛冬春全身的力气,刚一出口,整个人浑身的气仿佛都泄了。

景副局长却笑了,从办公桌后面转过来,拍拍葛冬春的肩膀:“这就对了嘛,年轻人怎么能没有点上进心?我还是很看好你的。”

景副局长看好我?虽然明知道对方是看中了自己与丁友军的关系,但葛冬春还是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难道老子终于也要时来运转了?

葛冬春的反应让景副局长越发的满意了,态度自然也就越发的和蔼:“放轻松,放轻松,小葛啊,咱们局车队的老王也差不多到年龄了,你也在车队工作了这么多年了,对车队的工作多熟悉,我准备在局d委会上提议由你来接老王的班。另外呢,咱们局里今年又一批办事员提副主任科员的指标,我准备提一下你的名,也好方便你在车队里开展工作……”

说到这里,景副局长哈哈一笑:“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具体局d委会上能不能通过这个还是个未知数,不过我觉得问题不大。”

“我……我……谢谢局长……”过度的激动,让葛冬春红着一双眼睛望着景副局长,嘴皮子不停的哆嗦,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满心满脑子里只有一个年头:熬了这么多年,我终于也可以当干部了?

市地矿局只是个处级单位,严格来说车队队长也不过才是副科级干部,车队副队长只是个正式编制当中不存在的股级干部,这算是干部吗?严格意义上来说不算,但实际上也算,最起码你手里有了权力,大家都承认你是个干部,有了这个基础,也有了捞好处的资本,先天上,你就比单位里的绝大多数没有级别的普通办事员高了一个级别,算是正式迈入了“干部”这个群体,从此以后葛冬春面前的风景就大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