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011章 去捡便宜

美国录音工业协会对icq的起诉不但没有对icq的股价起到打压效果,反而刺激的icq股价继续一路上扬?

这个事实让无数人都疯了。

看不懂啊,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当天1855%的股价增幅让所有抢到了icq股份的人笑歪了嘴的同时,也让那些之前信誓旦旦的表示icq将会遭遇滑铁卢的专家和评论员们的脸都被打肿了:你们不是说3275美元的股价高了,市场一定会给出一个合理的价格么?那么最高时4179美元、收盘价3883美元的表现应该怎么解释?

没法解释,唯一的解释就是市场高度看好icq,否则不可能出现1855%这个近10年内都没有出现过的上市当天股价涨幅。

美国录音工业协会的某些人的脸被打的“pia~~pia~~”的,他们处心积虑的想要借着这个机会从icq身上狠狠的咬下来一块肉,可最终的情况却是事与愿违,icq不但丝毫根本不在乎他们的威胁,反而气势汹汹的表示要和他们打官司。

打官司当然没问题,但打官司的前提是这场官司一定能够为自己带来好处,但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却是有些不太妙,icq不同于其他提供盗版mp3音频文件下载的网站,他们本身是不提供mp3音频文件下载的,他们只是提供了一个音频播放器,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录音工业协会对icq的起诉就不是很合理;其次,同样掌控着舆论话语权的icq呼吁政府保护数字音乐的发展。这一呼吁得到了各大网站的响应,隐隐有得到整个it领域支持的迹象。

这一刻,向来是想欺负谁就欺负谁的美国录音工业协会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捅了一个马蜂窝。

可惜,林大老板这会儿没工夫去管威廉费舍尔那张脸已经成了什么样子。他老人家大张着嘴巴,被贝尼尔的提议给惊的目瞪口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买一架波音737当公司的公务机?”林铮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不不不,这决不可能,我坚决不同意。公司上市了,员工们的确需要激励,但花4000多万美元买一架公务机?你当我疯了?!”

他是结结实实的被贝尼尔的话给吓到了:公司这才赚了多点钱啊。这家伙竟然惦记着搞一架波音737了?

波音737这个东西,林铮坐过不少次,但从来没想过自己买这么个玩意儿,为啥,先不说起飞审批那些事儿。那些都太远,就那动辄数千万美元的售价,林铮就没打算琢磨这东西:老子就算钱再多也不能琢磨这东西是不是?

至于4000万美元这个数字是怎么出来的呢?是林铮偶然听说的:波音公司和ge联合成立的波音公务机公司推出的第一款基于波音737-700改装而成的bbj公务机,前几天刚刚试飞,为了推销自己的bbj,波音公司特不要脸的给林铮打了电话,表示这架最大航程高达11400多公里的bbj公务机只需要2800万美元外加9000万美元的装修费用,如果林铮愿意现在下订单。还可以给打个折扣(这是真的,98年的价格,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查到的)。

对于波音这个无耻的家伙。林铮直接骂了人家一脸:撺掇老子花4000万美元买一架飞机?有钱也不是这么烧包的!

贝尼尔的脸笑的像是一朵花,一朵灿烂无比的菊花,还是金菊:“不不不,不是您的那样,傻子才会去买bbj,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买一架二手的波音737进行改装。就像您的那架湾流ii-sp一样,一架10年机龄的二手波音737只需要200万美元……”

“你说什么?一架10年机龄的二手波音737只需要200万美元?”刚刚还气急败坏的坚决不肯同意的林铮。一下子愣住了:200万美元?波音737?怎么可能?

是,没错。现在是1998年,一架全新的波音737-500/600的市场价大约在2500万美元至2800万美元之间,10年前的一架波音737-400的售价大约是1500万美元左右,但对于飞机来说,10年的机龄就像是一辆只开了三四年、保养极好的二手车,正处于这架飞机使用的“黄金年龄”,怎么看也不像是200万美元就能买下来的。

“280万美元,波音747-400,准确的说机龄只有9年零8个月,我都打听好了,”贝尼尔的表情一脸的得意:“我估计最多240万美元就能拿下来。”

他倒是知道林铮比较忌讳“250”这个数字。

“200多万美元……”

200多万美元买一架正处于“黄金年龄”的波音747-400,不得不说,林铮真的心动了。

心动只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也的确需要给员工们一些激励。

icq的员工坚持了这么久,啃了这么长时间的窝窝头,为的什么?还不就是希望等icq上市后股价大涨,公司有钱了,老板大手一挥,让大家伙儿“花差花差”?

现在如大家所愿,公司上市了,按照眼下的这个走势,用不了多长时间大家手中的员工股就能让大家变成百万富翁、几百万富翁乃至千万富翁,但是仅仅是这样还不够,作为一家世界性的it企业,林铮很清楚,员工们心中已经有了更高的追求:我们要让我们的对手、让整个行业知道,我们icq是最好的,在icq工作是一种巨大的荣耀。

怎么保持这种荣耀感?那些大企业、大集团已经做出了很好的榜样:公务机。

什么是面子?什么叫做归属感?什么叫做与有荣焉?当你们还在坐公共航班出行的时候,我们出去的时候是坐的自己公司的飞机,这就叫面子,出去和其他公司谈判,当自己从自己公司飞机的舷梯上走下来,看着对方眼中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自己一方的员工不但腰板都比对手硬不少,心中的那种满足感更是能爆棚:忙活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不要以为只有咱们中国人讲面子,老外其实更讲究面子,要不然为什么越是大公司、大集团、大财团就越是讲究这些?

200多万美元买一架公务机进行改装,这是典型的低投入、高回报,林铮几乎不用思考太久,立刻就点头:“200万多万美元?那倒不是不可以考虑……”

至于飞机买回来之后的使用以及维修保养方面的开支问题,林铮反而不是很担心,自己现在的这架湾流ii-sp在闲暇时会放在公务机租赁公司对外出租,每年的实际开支还不到30万美元,以这么大的一架飞机而言的确算得上是“物美价廉”了……这还是自己这边使用频率比较高的情况,一些使用频率比较低的私人飞机,每年用于出租的收入不但能够与开支持平,甚至能够略有盈余,如果真的要买一架波音737-400进行改装,这架飞机也可以如此办理。

贝尼尔立刻哈巴狗似的连连点头:“一点都没错,200万美元的价格一点都不贵,波ss,错过这个时间,以后恐怕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价格太便宜,林铮反而有些担心了:“一架不到10年的波音747-400怎么可能这么便宜?”

“这架飞机是菲律宾航空公司的,他们现在正处于破产的边缘,急需要筹措资金来挽救公司的命运。”

原来是这样,林铮登时就理解了。

去年那场席卷整个东南亚的金融危机,虽然首先从泰国爆发,但如果以各国货币在去年下半年贬值加上股价指数下降百分比合计来衡量这次金融危机受创的程度,受伤最重的其实不是危机最先爆发的泰国,而是印度尼西亚和韩国,韩国的货币贬值高达100%,不过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印尼,他们的货币贬值最高时达200%。当然,菲律宾、泰国和马来西亚这些国家也没好到哪里去,货币贬值越70%。

在交通运输行业中,航空业绝对是对金融波动最敏感的行业,虽然对东南亚国家的航空业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但林铮坚信这些国家的航空企业的日子绝对不好过,裁员和压缩成本是必然的,出售飞机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毕竟好几百万美元呢,保险起见,林铮还是慎重的道:“再去仔细打听一下,最好把整个东南亚地区航空公司的情况都打听明白,另外帮我联系一架公务机改装公司,我要和他们聊聊。”

“没问题!”贝尼尔一脸兴奋的走了。

短短几分钟的功夫,外面就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贝尼尔这厮迫不及待的将这个消息宣布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