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027章 短视

第1027章 短视(打滚求月票啊啊啊~~)

“结果怎么样?”帮林铮把风衣挂在衣架上,谭娜关切的问道。

“和之前预料的差不多,”一边换鞋,林铮回道:“不少人觉得这是一块大肥肉,想要上来咬一口。”

谭娜笑眯眯的问道:“然后呢?”

“然后又有点投鼠忌器,怕把肥肉吓跑了……”换好了拖鞋,林铮站起身来晃了晃肩膀:“你也知道,有块大肥肉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这块肥肉和他们又没有关系还不好说。”

“呵呵……”谭娜笑的很开心:“早就知道是这样了嘛,不奇怪。”

对于这个结果,谭娜并不感到意外,这本就在两人的预料之中,这可是总投资七八个亿美元的项目,换算成rmb那就是60多个亿,这么大的一笔钱,谁看着不眼红?但凡有机会、觉得自己有那个资格的,谁不是想方设法的想要在里面捞一把?

捞一把是可以理解的,林铮和谭娜两口子没想着吃独食,这么大的一块肥肉,想吃独食的九成九都会被生生的噎死,但什么时候分一块肉出去却是有讲究的,上来就分给别人的,那不是合作,那是找死。

对于联创科技来说,接下来他们搬个小凳嗑着瓜子在一边看热闹就好了。

……

海岱省的领导还在就联创科技的这个6英寸晶圆工厂的事情扯皮,可官场本身就是个大漏勺,尽管领导们三令五申的想要控制消息的传播面,但黑眼珠子见不得白花花的银子,不管海岱省的领导如何控制,联创科技正在上马一座6英寸晶圆工厂的消息还是以远超光速的速度传播了出去。

得知这个消息,其他省份的领导登时就坐不住了:有这样的好事。不努力争取一把怎么能成?

尤其那些本身就和联创科技关系不错、联创科技有投资的省份,自认为自己也有资格参与到这一场盛宴当中来,一个个积极的令人发指。或是邀请参观访问、或是派出代表来亲自拜访、或者干脆派出本省金融系统的领导前来拍胸脯保证:只要你们联创科技把这个晶圆工厂放在我们这,有什么条件你们尽管提……

一时间。大家八仙过海,开始各显神通。

其他兄弟省份热闹起来了,海岱省的领导却紧张了起来,原本已经将这个晶圆工厂看成了是自己囊中之物的他们,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将情况想的过于简单了:这个晶圆工厂比他们想象当中的还要受追捧。

直到这个时候,海岱省的领导们才后知后觉的想要联系林铮,想要安定下林铮的心思,但当电话打过去之后。大家才知道,林铮竟然去首都了:信息产业部的领导得知了这个消息,对这个消息高度重视,请林铮过去详谈。

完了!

的道这个消息,海岱省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擦!被信息产业部知道了,与被首都的领导知道了有什么分别?

首都正在为魔都华宏与日本nec的那条8英寸晶圆工厂恼火呢,虽说首都是政治和文化中心,经济上比不过魔都是正常的,但正经是王八好当气难受,哪怕不争馒头争口气。堂堂大首都也不能被魔都那群混蛋给比了下去,他们肯放过林铮的这条6英寸晶圆工厂?

那才叫见鬼!

这个时候,海岱省才真正开始发自内心的后悔起来。只是……

早知今日,当初你whatareyou弄啥咧?

联创科技这里出现了变数,要说身上的压力最大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提出这个“伟大设想”的徐德鸿徐省&长,虽然他是海岱省的二号人物,可也不敢惹众怒,林铮躲在首都不肯回来,没有重要公务他也不能离开海岱省,既然如此。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通过海岱省驻京办做一下林铮的思想工作了。

可是驻京办也很悲催:“领导,林总他根本就没到咱们驻京办来啊。”

“林铮没去。你们不能出去找吗?”徐德鸿登时就恼了:这个赵京华分明就是在推脱,尼玛你赵京华一个小小的驻京办主任也敢对我阴奉阳违了?强忍住拍桌子的冲动。重重的哼了一声:“赵京华,你们驻京办的工作是不是太清闲了?你们平常就是这么做工作的?林铮同志没去驻京办,难道你就不能主动出去找吗?”

出去找……

赵京华的一张脸瞬间就没法看了:首都是一个有着上千万人口的超大规模城市,林铮又分明是在刻意躲着海岱省,在这么大的一个城市里想要找一个人,那和大海捞针有什么分别?

没分别,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能听出来,徐省&长发怒了,这才是更要命的事:作为自己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徐德鸿一句话就能让自己这个驻京办主任滚蛋!

“是,是,领导批评的是,我这就去安排,保证在不影响驻京办工作的情况下做好工作……”擦擦额头上的汗水,赵京华喘着粗气道。

“影响一点也没问题,”徐德鸿断然否定了赵京华的观点:“记住,现在工作的重点是一定要和林铮同志取得联系!”

说完,“啪~~”的一声挂上了电话。

可挂上了电话的徐德鸿,总觉得心中淤积着一口气发泄不出来,憋的他整个人都要爆炸了:“林铮,你个混蛋!”

事实证明,哪怕是省长,别憋&狠了也是会骂人的。

……

那么此刻,混蛋林铮在什么地方呢?

丫正在肖艳的大妈这里。

肖艳挺着肚子给林铮下了最后通牒:表示大妈已经说了两次想要见见“那个姓林的小子”了,何去何从,你林铮看着办!

至于为什么挺着肚子,嗯嗯,经过林铮的努力耕耘,这好不容易终于把种子给种上了。

没种上种子那倒也罢了,现在种也播完了,人赃俱获,林铮还能怎么办?

不管心里再怎么害怕,此时此刻,林铮也唯有战战兢兢的跟在肖艳的屁股后面,毛脚女婿去见正房太太。

看着往日里骄傲的不行不行的林大老板好像第一次见公婆的小媳妇一般,肖艳几乎将肚皮都要笑破了:你也有今天?!

林铮发誓,自己绝对不是因为要见的这位“傅大姐”在d内身份显赫、有多位尚还健在的开国元帅夫人关系非同一般的原因,而是……

笑归笑,此时此刻,肖艳还得跟个大姐姐似的安慰林铮:“都给你说了,大妈对你的印象不错,这次过去就是一起吃个饭,让你认个门,你说你怕什么啊?”

“我不怕啊,我有什么好怕的,”此时,一步迈出去只有平日里一步迈出去的长度的三分的林铮,梗着头皮硬辩道:“我就是觉得这附近的风景不错。”

“嗯嗯,是不错,”强忍着笑,肖艳使劲点点头:“你喜欢的话,要不要在这里住几天?”

还住几天?林铮身体整个僵了一下,讪笑道:“呵呵……不用,我在首都这边有房子……”

在林铮的设想中,肖艳的这个大妈应该是挺严肃的一个人,可实际情况却稍稍有些出乎林铮的预料,老人家虽然严肃,但给人的感觉倒更像是一位从事了多年教育工作的教育工作者,严肃之中带着一种风云过后的平淡……不过倒也是,老人家一生荣辱兴衰,什么没有经历过?这种笑看风云之后的平淡太正常了。

越是如此,林铮对她老人家反倒是越发尊敬了几分。

老太太说话很直接,或许是到了她这个身份已经没有了绕圈子的必要,没几句话就直接向林铮问到:“小林,对你们两个人的事,你是怎么看的?”

老太太的目光并不如何锐利,却很清澈,仿佛一股水流一般,能够沁入到你的心底里去,仿佛你的一举一动都瞒不了她。

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和肖艳两个人之间的年龄的问题,对这个问题,林铮很坦然:“我的情况您是知道的,想要给燕子一个名分那是不可能了,不过除了名分,其他该有的都不会少。至于我们的年龄,对于一般人来说,我和燕子的年龄差距的确是个问题,可我觉得这其实并不是问题。”

林铮的意思是,如果我只有肖艳一个女人,这么大的年龄差距的确是问题,男人40一枝花,等自己40岁的时候肖艳已经快60了,但我不是只有肖艳一个女人,这么多年的时间相处下来,那个时候肖艳早就成了我的亲人,年龄反而不是制约两人最大的问题了。

老太太对林铮的回答还算满意:“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虽然燕子的年龄比你大,可这孩子从小没吃过什么苦,娇惯了些,现在我把她交给了你,以后她有什么不对的,你尽管说,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就来找我,我来教育她,就一点,别再让她伤心了。”

“您放心!”看了肖艳一眼,林铮用力的点了下头。

————————————————

ps:不知不觉这个月已经过去10天了,千年一直惦记着大家的兜兜呢,现在攒下月票了吧?嘿嘿……给千年一张好不好,看看月票榜,好伤心,给张月票加加油、鼓鼓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