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057章 大年初三,书记来我家?

第1057章 大年初三,书记来我家?

马上就要过年,首都有一大群的衙门口儿需要拜访,等林铮和谭娜分别拜访完毕,已经到了大年28,可就这还没完,回程的时候还的顺道去海岱省拜访一下省里的领导们,没办法,哪怕一碗水端不平也不能让人说出什么闲话来。

好在以林铮如今的身份地位,只要他到领导的办公室里或者家里站个场就行,领导们的目的也不是真的在乎林铮来给自己拜年,而是一种低调的炫耀:看吧,林铮林总来给我拜年了,说明我在省里的分量还是很重的嘛!

一句话,林铮是否来给自己拜年,俨然已经是身份的象征了。

等到林铮和谭娜两口子回到家,已经是大年三十的中午一点多,家里已经包好了饺子,杨秀玉正在厨房里忙活着,林保国正在外面逗弄着林莫棋和林莫黎小姐弟俩。

林莫黎和林莫棋就是林铮的那对双胞胎儿女,莫棋和莫黎取名“莫离莫弃”之意,以此来纪念林铮和谭娜两人的爱情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看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回来了,正和爷爷玩的开心林莫棋和林莫黎小姐弟俩登时扔下爷爷,撒开两条小腿奔到林铮和谭娜的跟前,一人抱住一条大腿,开心的大叫:“爸爸!妈妈!”

林铮还好,早就想孩子想的不行的谭娜眼睛一红,抱着女儿莫黎亲个没完,嘴里还一叠声的道:“我的小宝贝儿,我的亲亲宝贝,可想死妈妈了,宝贝想妈妈了没有……”

“想妈妈了……”林莫黎的小胳膊紧紧的抱着谭娜的脖子,用力的亲了妈妈两下,才小声的道:“妈妈妈妈。下次你出差的时候早点回来好不好?莫黎好想好想你……”

听到女儿天真烂漫却又不掺杂一丝杂质的声音,谭娜终于再也忍不住,眼泪顿时就下来了。使劲的点头:“好,好。妈妈下次再也不走这么长时间了,再也不了……”

看着妈妈在使劲的亲姐姐,林莫棋登时吃味了,努力挣扎着从自己老爹的怀抱里挣扎出去,把嫩嫩的小胳膊伸向谭娜:“妈妈,要抱抱,要抱抱。”

谭娜这才意识到自己光顾着和女儿亲热了,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忙腾出一条胳膊来将林莫棋从林铮的怀抱里接过来,抱着儿子两口亲下去:“我的儿子,想死妈妈了,来,让妈妈亲亲……”

直到这个时候,林铮才有功夫和自己老爹聊两句:“爸,我们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林保国的眼中还带着没有散去的激动,语气却很平淡:“你妈刚刚还在念叨着万一你们赶不上饭点怎么办呢?我说不会,你们肯定能回来。”

“呵呵……”林铮傻笑了两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爸,过年好。”说着,从风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这是我和谭娜孝敬您的新年礼物。希望您喜欢。”

今天是大年三十,当儿子的给老爹拜年、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这很正常。林保国也没觉得有什么意外,一边拆盒子一边笑呵呵的向林铮问道:“花这个钱干嘛?什么东西?对了,有没有给你妈也准备一份?”

林铮笑着点点头,道:“当然有。”

给老爹买了不给老娘买?除非是想要刻意挑起家庭大战,否则林铮还不至于这么脑残。

说话的功夫,林保国已经打开了盒子,看着盒子里面的那块玉佩。有些惊讶:“这个……不便宜吧?”

林保国对玉石没有什么研究,可就算再对玉石没什么研究。也能看得出来眼前的这块观音玉佩的品质不同凡响,真个观音像仿佛被一团淡淡的、氤氲的宝光笼罩着。绝对是好东西。

虽然对玉石没有什么研究,但中国人对玉石的喜爱几乎是刻在每一个人的骨子里的,看到这块玉佩,林保国的眼中已经不由自主的泛起了喜爱之意:儿子还真是懂我的心思啊。

“……在首都的时候请一位高僧帮忙开了光的,便宜还是贵您就不用管了,就是个心意。”林铮笑着道。

林保国愣了一下,随即洒然一笑:也是,不管这块玉佩到底需要多少钱,可对儿子来说这点钱恐怕根本就不算个事吧?

想到了这个,林保国心中再无犹豫,痛快的将玉佩戴在了脖子上,指指厨房的方向对林铮道:“还不进去看看你妈?”

“瞧我这脑子!”林铮似乎这才反应过来,有些脑袋的拍拍脑袋,冲着厨房的方向大喊了一嗓子:“妈,我们回来了!”

说话的功夫,林铮已经一溜烟的向厨房跑了过去……

“对了,”林保国忽然想到了什么,在后面叮嘱道:“我那个干孙女儿也在厨房里帮忙呢……”

说“干孙女儿”这四个字的时候,林保国满心的无奈:他实在有些接受不了自己有个已经十五六的、身材丰满的和成年女孩没有什么分别的外国干孙女儿这个事实:我还不到50好不好?

摩络丝?林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了,自打知道中国的新年和美国的新年不是同一天之后,每当咱们国内开始过新年的时候,摩络丝这丫头都要屁颠屁颠的跑来共和国和林铮过新年。

不过林铮也没觉得摩络丝这样有什么不妥,作为自己收养的孩子,这小丫头本就是家里的一份子,只是老爹和老娘似乎对有这么一个外国的干孙女儿还有些不太适应……

…………

清晨,迷迷糊糊的听着外面不时响起的鞭炮声和小孩的嬉闹声,林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今天已经是大年初三了。

厨艺和初二两天把林铮和谭娜两口子忙的够呛,你问忙什么?除了忙着接受别人的拜年和去给别人拜年之外还能忙什么,两天下来,林铮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瘦了好几斤,这个年过的……浑身的骨头都疼啊。

“别动,”感觉到丈夫似乎要起身,谭娜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顺手紧紧的抱住林铮的胳膊,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着:“再睡一会儿么……”

“好吧,再睡一会儿……”林铮也不想起床,刚才他的目光从时钟上掠过,才早晨七点多,作为一天到晚忙的要死的人,平日里难得有这么个睡懒觉的机会,林铮觉得,浪费了老天爷的这番苦心安排说不定会被天打雷劈的……

本能的将胳膊往谭娜那边一伸,谭娜眼睛都不肯睁开,脑袋却自然而然的枕在了林铮的胳膊上,顺势在林铮身上拱了两下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这才满意的抱着林铮继续呼呼大睡,但下一刻,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叮铃铃铃~~~

被扰了清梦的女人发起火来是相当可怕的,比如此刻的谭娜,就颇有些气急败坏:“谁啊,这么一大早的就打电话,还能不能让人睡个好觉了?!”

林铮皱了下眉头,心里也有些不爽:其他时候你这个时候打电话来也就罢了,今天可是大年初三啊知不知道?

有心想要挂了电话,不过犹豫了一下,林铮还是拿起电话准备看看打来电话的人是谁:万一是有什么比较重要的事情呢?

拿起电话来,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林铮的眉头顿时一皱,看向自己的老婆道:“是龚宏伟。”

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市&委书记能一大早的亲自给自己打电话?

“是龚宏伟?”被打扰了的谭娜也愣了,睡意也随之消散了不少,睁开眼睛有些迷茫的道:“他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干什么?”

“不管他干什么,堂堂市&委书记的电话可不能不接,”林铮一边苦笑着对谭娜说道,一边接起了电话:“喂,领导有什么指示……”

还没等林铮说完,龚宏伟就焦急的道:“林总,赶紧收拾一下,省&委吕书记的车队已经从省里出发了……”

海岱省省&委里面姓吕的书记就一位,排名第一的那个,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x省一号人物、封疆大吏。

“等等,”林铮眉头一皱,打断龚宏伟的话:“吕书记的车队从省里出发,和我关系不大吧?”

“怎么关系不大?”如果不是隔着电话,恐怕龚宏伟都要骂娘了:“吕书记是去你家的!”

从龚宏伟的语调中,林铮听出了浓浓的羡慕之意:大年初三一大早,本省老大亲自到你家,这是多大的荣耀?你们林家的祖坟上冒青烟了啊,浓烟滚滚的那种。

“等会儿,龚书记,我没听错的话,你说的是吕书记到我家来?”一大早的,吕志航从省里出发到海岱省,是来自己家?林铮瞬间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好使了:自己听错了?嗯,肯定是自己听错了。

“当然是去你家,要不然我能一大早的给你打电话?”龚宏伟的声音不仅是羡慕和吃味,甚至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林总你还没起来吧?我给你说,赶紧的,市里的同志马上就会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