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059章 不见兔子不撒鹰

第1059章 不见兔子不撒鹰

明白了自己的老板为什么这么重视联创科技,郭沛也就明白了自己老板为什么会在大年初三就屈尊降贵的去林铮家: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将联创科技的这个晶圆工厂留在海岱省啊。

堂堂的一省封疆大吏在大年初三的时候去拜访一个商人,跌份儿不?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岂止是跌份儿啊,简直是跌的脸都看不清了,可如果从诚意的角度来讲,还有比一省封疆大吏在大年初三就去拜访你来的更加诚意十足么?

至于这个项目投资落地之后对海岱省的拉动左右,那反倒都是其次了。

见郭沛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吕志航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帮我把资料整理整理,我休息一下。”

为什么他刚才不休息?因为他需要借着郭沛的嘴巴将自己为什么会有这趟海岱省之行的原因说出去。等郭沛将自己大年初三去拜访林铮的原因说出去之后,吕志航就不是丢人了,而是礼贤下士到了极点!

什么?你说招商引资工作是政府部门的事情,他吕志航一个党委的负责人这么做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么?骚年,虽然正常情况下这么说没错,可有些事情也不能一概而论,要从政治的角度开思考问题,懂伐?

……

在林铮家看到琅琊市常委班子成员一个不落的全都到期的时候,吕志航似乎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的扭头看向自己的秘书:我下来的消息是你散出去的?

郭沛摇摇头,眼神很无辜:我没说啊。

琅琊市市&委书记龚宏伟忙解释道:“书记,这事儿和郭秘书真没什么关系,同志们过来正在做林总和谭总的思想工作呢。”

“哦?”吕志航惊讶的问道:“做林总和谭总的思想工作?什么思想工作?”

林铮这才插嘴苦笑着道:“领导们希望我将这个晶圆工厂放在琅琊市,我正在给领导们解释琅琊市的科研气氛不够的问题呢……”

“还有这事?”吕志航扭头看了下琅琊市的领导们,见他们一个个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顿时“生气”了,脸一沉,道:“你们这是乱弹琴!龚宏伟。我问你,琅琊市的科研气氛、教育气氛以及投资气氛,能和省城相比吗?啊?”

当一个好演员不容易啊,龚宏伟心里哀叹着。脸上还得装出一副坚贞不屈的革命烈士的架势来:“书记,我们知道省里的意思,是希望联创科技把这个晶圆工厂放在省高新区,可我们琅琊市高新区也不弱啊,虽然我们琅琊市只有一所高校、在半导体方面的科研气氛也差了点。但我们诚意是十足的……”

得,这个解释还不如不解释呢。

吕志航越发的不高兴了,重重的哼了一声:“简直是乱弹琴!你们琅琊市的条件再好,能和省里比?”说完,吕志航扭头看向林铮,刚刚还板着的脸瞬间就换了副表情,笑眯眯的向林铮问到:“小林啊,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对这件事你是怎么看的?”

林铮才不会上吕志航的当,他并不排斥将这个晶圆工厂放在海岱省。但之前海岱省的做法让林铮有些寒心,现在听到吕志航的这番话,心里顿时一阵冷笑:当初老子求着你们,希望你们多支持一下我们的这个项目的时候,你们是怎么对我的?推三阻四、拼了命的想要在这个项目里面捞一把,现在看到中央的态度明确了,又想要吃回头草了?

哪有那么简单!

装傻而已,谁不会啊?

“我们?”林铮呵呵笑道:“海岱省当然是我们重点考虑的。”

重点考虑的的重点,不在于“重点”,而在于重点的同时。却也意味着海岱省不是唯一的。

吕志航当然明白林铮的意思,顿时微微皱了下眉头,心里有些恼火:这小子!我亲自来你都不肯松口吗?恼火归恼火,吕志航肯定不会表现出来。而是对众人笑道:“哦?这么说来咱们海岱省的竞争压力很大嘛……”

琅琊市的一众领导们跟着一阵笑。

林铮也在笑,笑罢了,林铮这才接着道:“其他的都好说,可首都和魔都那边的意愿很强烈,而且好几位中央的首长还特地和我打了个招呼,所以……呵呵。其实我们也挺为难的……”

得!

林铮这话一出口,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是谁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了:首都和魔都这两个地方魔性啊,要不然也不会有“首都帮”和“魔都帮”这一说,海岱省固然很牛逼,可如果与首都、魔都一比,却也不算什么了,将心比心,大家都能想象的出来林铮身上的压力有多大:你是拒绝魔都选择首都呢,还是拒绝首都选择魔都?

都不好选啊,选A就意味着得罪B后面的那位中央领导,选B就意味着得罪帮A说话的那位首长……大家看着林铮的目光变的有些同情:这盘棋还真是挺难下的。

倒是吕志航,脸色未变,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如吕志航这样的领导,哪怕他屈尊降贵的来了,可同样一件事也不可能反复的说两边,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意图就好,再说下去那就是自降身份,既然林铮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来意,他无论如何也都要给自己一个交待:封疆大吏亲自到了场,就算林铮将晶圆工厂落在了其他省份,也要给吕志航一个交待,否则封疆大吏不介意让你知道封疆大吏的面子不是那么好驳的。

聊了一会儿,龚宏伟小心翼翼的道:“领导,市里面已经准备好了,您去给同志们说两句,给大家伙儿鼓鼓劲?”

这也是正常的步骤,既然吕志航下来了,不管怎么样都要去琅琊市市&委走一遭,否则那就是在打琅琊市的脸了,在外界看来就是吕志航对琅琊市很不满:大家伙儿看看嘿,吕书记大年初三就去了琅琊市,结果愣是没去市&委坐坐、和大家聊两句,啧啧……也不知道琅琊市的那群人到底怎么惹到了吕书记,让吕书记这么不顾形象的去打脸……

这种事情,吕志航当然不能做。他笑着点点头,痛快的答应了下来:“好,那我就去给同志们拜个晚年。”

龚宏伟顿时大喜。

…………

龚宏伟绝对是得到了吕志航的暗示,否则他不可能放弃这么好一个在领导面前表现的机会,竟然上了林铮的车。

原本还想要“委婉”一点的龚宏伟,在看到林铮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之后,知道自己和林铮同乘一辆车的意图已经被林铮看透了,老脸不由得一红,不过政客就是政客,那张脸皮的厚度,相信125mm钨芯穿甲弹也打不透,这点小尴尬根本就不算什么,反而就势展开了话题:“小林,既然你已经猜到了,那我就索性直说吧,这件事你们公司到底是怎么想的?”

虽然车里就只有自己两人,可龚宏伟还是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小声的向林铮问道:“这次大老板都下来了,你总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给、一点都不体谅大老板的难处吧?”

林铮却没有接过这个话茬,两手一摊,苦笑着反问:“龚书记,我就问您一句:换了您处在我的位置上,我该怎么办?谁能体谅我的难处?”

“这个……”原本准备了一肚子话的龚宏伟,在林铮这句话面前直接败退:可不是么,你们向我施加压力我就要体谅你们的难处,可你们谁来体谅我的难处?

不过龚宏伟如果能轻易被这么难道也就走不到这个位子了,短暂的无语之后,龚宏伟立刻狡猾的道:“是啊,大家都不容易,可吕书记终究是下来了,这是个改变不了的事实,以吕书记的身份之尊贵,你没个说法肯定是交待不过去吧?”

这话林铮没法辩驳,点点头苦笑了一声:“这就是我为难的地方……”顿了顿,林铮终于微微透了一丝口风:“海岱省是我的家,从我个人的感情的角度出发,我肯定是倾向于咱们海岱省的,不过咱们省对我们的支持力度似乎差了点儿。”

去年初冬时,林铮曾经和省里就这件事谈过,但似乎省里有些想法,最终双方没有谈成,林铮也因为那次的会谈对省里的个别领导有了看法,这一点龚宏伟是知道的。现在听林铮提起这件事,龚宏伟惊愕的望着林铮:“省里为了你们公司这个晶圆项目已经开了好几次会,早就统一了思想,不但要尽全力支持这个项目,而且银行系统已经为你们准备了不下5个亿的专项贷款,这事儿你不知道吗?”

装!你继续装!林铮心里狂撇嘴:真像你说的那样,这么长时间了,省里怎么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件事?

他敢肯定,这事儿或许是真的有,但时间绝对不会超过5天,至于原因么,自己从首都回来才几天?

不过知道是一回事,说出来就没意思了,林铮一脸的感慨:“到底是自己的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