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都1083章脑子被驴踢了

作为一名建设系统的领导干部,潘良还真不知道联创科技下面竟然还有个客车制造厂和车轴厂,但没关系,之前潘良其实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的,很担心林铮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的,可听到林铮的这个要求,潘良心里顿时就松了一口气。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

潘良为什么会大松一口气呢?要知道,重汽集团好歹也是国家重点直属的央企,重汽集团在海岱省吧,人家给省一级层面的领导面子,这个没问题,可给你们市一级层面的领导面子?凭什么?

原因很简单,这个据说啊,嗯,只是据说,据说上面有些领导将重汽集团当成了自己的小金库,前前后后从重汽集团提走了不少钱,这个不少钱的具体数额不详,但据说高达九位数,90年代,什么样的国企经得起这么折腾?于是重汽集团终于快撑不住了。

领导们一看,得了,既然你没啥用了,那就一边凉快去吧。

高层现在正在和海岱省的领导进行沟通,准备将重汽集团交给海岱省,可海岱省的领导也不乐意,抵触情绪比较激烈:好东西你不给我,把这么一个烂摊子给我,你什么意思啊?

不过还是那句话,胳膊拧不过大腿,在与高层的较劲过程中,海岱省肯定拧不过中央的大腿,如果不出意外,重汽集团的主体将会在明年年中被下放海岱省政府。

作为海岱省省属企业,舜耕市就不怵重汽集团了,更不要说你重汽集团还在我舜耕市的地面上,我打个招呼,你能不给面子么?

这就是潘良底气的来源。

故意迟疑了一下,潘良对林铮道:“这个……难度很大,不过领导说了,不管林总您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们一定竭尽全力的满足,这样。我回去之后就向领导汇报这个事,好好去做一下重汽集团的同志们的工作,机会应该是有的。”

重汽集团的主体很有可能下放到海岱省的消息林铮当然是知道的,而且就算没有这么一层关系。重汽集团好歹也是在舜耕市的地面上,舜耕市的领导打个招呼,不过就是顺带着推荐一下的事,重汽集团能不给地头蛇这个面子?现在听潘良这么半遮半掩的说话,心里有些好笑。故意将了潘良一军:“如果真的为难就算了,其实成不成的也无所谓。”

林铮说无所谓,潘良却是被吓了一大跳,一张脸都吓白了,连声道:“没问题,绝对没问题!重汽集团那边肯定会无条件支持您……不就是把贵公司生产的挂车列入推荐目录么,这不是什么问题,呵呵……”

潘良被林铮的一番话给吓坏了。

她又不傻,岂能听不出来林铮话里面的意思?林铮的“无所谓”当然不是让重汽集团推荐挂车这件事成不成的无所谓,而是他对是否在舜耕市开发这么一个楼盘持无所谓的态度。那么进一步,是不是对是否在舜耕定居也持无所谓的态度呢?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潘良登时就被吓到了:市里正在讨论如何利用好林铮这张城市名片,进一步加大招商引资,可林铮不在舜耕市定居?尼玛这张牌还怎么打?

没有了林铮的号召力,之前设想的一系列手段都不能用,如果被领导们知道是因为自己装逼才让事情成了这个样子,还不得生撕了自己?

现在,他只能祈求林铮还像刚才那么好说话。

可林铮又不傻,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会不好好利用一下?皱了皱眉头。道:“这个……让领导们为难了吧?要不就算了吧?”

刚刚还只是脸色发白的潘良,这下子直接脸色惨白,房间里凉习习的空调根本就不管用,额头上汗水一下子冒了出来:“不不不。不为难,一点都不为难,市里的领导们和重汽集团的领导同志关系都不错,这点小事,完全不成问题。”

“不成问题?那就好,”林铮也不为己甚:“这样。麻烦潘局长回去后和重汽集团的领导同志们说一声,为了大家能够合作愉快,我请重汽集团的领导吃个饭。”

潘良没想到林铮居然这么给重汽集团面子,竟然主动请他们吃饭?眼珠子都瞪圆了。

别看重汽集团现在还顶着个央企的帽子,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现在的重汽集团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连上面的实权领导都对林铮礼遇有加,面对林铮的主动邀请,重汽集团的领导们不说欣喜若狂吧,除非是上面领导有事相招,否则一定会推掉一些不重要的活动,高高兴兴的去赴宴,这是一定的。

可是,这对我、对舜耕市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啊。潘良急不可耐,一张脸都憋红了,吭哧吭哧的道:“这个……这个……”

“嗯?”林铮眨了眨眼,望着潘良,眼神的意思很明确:你到底想要说个啥?

混官场,脸皮厚是一定的,该伸手的时候一定要伸手,比如此刻的潘良,也顾不得什么正处级大局长的面子了,一咬牙:“这个……市里的领导们……”

“你说这个啊,”林铮恍然大悟:“这个倒是我疏忽了,嗯,到时候大家一起坐坐。”

怎么还是没有我的份?潘良都快要哭了:难道我就这么不入您老人家的法眼么?

好在林铮也不为己甚,把潘良调戏了个差不多也就得了,笑着道:“这段时间就麻烦潘局长多辛苦辛苦,届时我一定敬你一杯。”

林铮的这句话,让潘良舒坦的仿佛三伏天里喝了一碗冰镇的绿豆汤,每一个毛孔里都往外透着舒爽劲儿:到时候敬我一杯,那不就是希望我当时也在场么?连声道:“林总您太客气了,太客气了,不敢当……”

……

嘴里说着不敢当,可回去之后的潘良整个人兴奋的宛如打了鸡血。

他没奢望林铮真的会敬自己一杯,但只要自己敬林铮的时候林铮喝了自己敬的酒,那就是给了自己天大的面子,到时候谁还不知道自己和林总的关系不一般?领导们都会高看自己一眼。

从潘良口中得到了这个结果,舜耕的领导们也很兴奋,当天下午,舜耕的一把手丁原就给林铮打来电话,想要请林铮坐坐、给林铮“接风”。

我都来了这么几天了,你这个时候给我接风?对舜耕市的领导如此现实的风格,林铮很不适应,很不给面子的婉拒了。

“会不会太不给他们面子了?”直到林铮挂了电话,谭娜才笑眯眯的向林铮问道。只是看她那一脸满不在乎的模样,显然也没将这事儿当做一回事。

“他们先不给我面子的,”林铮哼了一声,一脸的愤愤不平:“我到舜耕这么长时间,丫竟然一个电话都没打过来,啥意思啊,拿豆包不当干粮?”

林大老板的确有愤愤不平的理由,哥们好歹也算是一号人物吧,你们舜耕市的领导就这么牛气,哥们都到了你们的地盘上了,不说请哥们吃顿饭,连个招呼都不肯打?;这是其一,其二是你们明知道林保国是我老爹,竟然还给他安排了这么一个房子,啥意思?瞧不起人啊?

没错,按照规定,林保国就只能分一个这么大的房子,这一点谁也说不出什么来,但来来来,你们告诉我上一任高新区管委会主任住的是什么房子,市里各行局的的一把手和我老爹的行政级别是一样的吧,他们又是住的什么房子?

就算不看我的面子,我老爹好歹还有个市长助理的名头呢,你们就这么寒碜人?虽然林铮一直没说什么,可严格来说,他肚子里其实是憋了一肚子的火的:舜耕市的这些家伙,忒没有眼色了,就这当官的水平,还让我帮你们?做梦去吧!

如果不是为了让自己老爹老娘住的舒服点儿,让林铮在舜耕市置业?做梦去吧!

“那你的意思呢,是不是要将一部分产业搬到舜耕来?”作为林铮的枕边人,谭娜当然知道林铮对舜耕领导们的做法不太满意,她也不太满意:舜耕市的领导没招呼林铮,可也没招呼自己啊。一群眼睛长在脑袋顶上的家伙,太看不起人了。

“不会,顶多将一些不重要的产业往这边挪一下,表示个意思,”林铮摇摇头道:“知道的以为他们是省城,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首都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麻烦太多。”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可爸的工作会不会受到影响?”

“你的意思是给老爷子穿小鞋?给他们个胆子!”冷笑一声,林铮还真没将这种可能当一回事:“有本事他们就这么折腾啊,看看到时候谁会后悔。”

舜耕的领导们不知道脑子是不是抽了,不将林保国当成一回事,不知道好好利用林保国这个资源,可其他地市的领导们眼珠子都瞪圆了,信不信只要传出了林保国想要调动的消息,那些瞪着眼珠子想要引进联创科技的地市,能人脑子里打出狗脑子来?

说实话,林铮到现在都不明白舜耕市的这些领导到底是基于什么样的想法才能干出这种事儿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