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089章 高兴疯了

第1089章 高兴疯了

可怜的潘良潘大局长被吓蒙了,真的被吓蒙了。

他完全不敢去想象如果林铮没有在海岱省定居,海岱省之前的一系列计划应该怎么办,最重要的是,市里的领导们会不会因此把责任怪到自己头上,认为是自己办事不利才出现的这样的结果……他们才不会去管林铮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么做的。

也是这个时候,潘大局长才发现自己之前将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林铮凭什么一定要在舜耕定居?就因为他爸妈在舜耕市工作?真是天大的笑话!

林铮不是小孩子了,他固然要经常性的回来看看他爸妈,但如果他打定了主意在其他地方定居,难道谁还能说不对不成?只要林铮稍稍露出一点这个意思,恐怕最高兴的就是琅琊市的那些人了。

况且林保国和杨秀玉两人现在还不到50岁,这个年龄在官场当中称得上年富力强,还不需要孩子们的照顾……

终于想通了这一点的潘良,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登时噼里啪啦的往下落,下意识的扭头看向林保国,显然是希望林保国能够帮自己说两句话。

可林保国怎么可能会帮潘良说话?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呢,在琅琊市的时候,林保国虽然只是个副处级的干部,但市里上上下下的官员见到他,哪一个敢不给他好脸看?偏偏到了省城就不一样了,说起来他心里怎么可能会没有落差?

看到潘良哀求的目光,林保国不为所动,“苦笑”着道:“潘局,不是我不帮你说话,我也希望孩子在身边啊,可是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所以……”

林保国都这么说了,潘良还能说什么?

心忧如焚的潘良哪里还坐得住?随便聊了几句之后就匆匆的告辞而去——事情太大了,不是他一个人能够扛得起的。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情况汇报上去,至于自己因此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已经顾不得了。

潘良走了。林保国这才看向儿子:“你真的不打算在舜耕定居?你妈那里你打算怎么给他交代?”

“再看看吧,”林铮对这一点似乎也比较苦恼:“不过既然你们在这里工作,不管怎么样咱们总要在这里买套房子。”

叶启明插了句嘴:“林主任,您别嫌我说话难听啊,依我来看,这事儿还是要看林总自己的意思。”

话不用说的太明白,林保国明白叶启明的意思:既然舜耕市这么看不上林铮,林铮自然也没有必要腆着脸往前凑。凭什么咱们要用自己的热脸贴别人的了坑屁股啊。又不是离开舜耕就活不成了,明明可以到别的地方当祖宗,为什么非的在这舜耕市给别人当孙子?

当爹的当然都希望自己的儿子是最好的,更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在外面被人欺负,看着林铮被舜耕市的领导们视为无物,说实话,林保国这个当爹的心里肯定舒服不到哪里去,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林保国也就不再继续迟疑,对林铮道:“你也长大了。这事儿你自己拿主意,只要经常回来看看我和你妈就成。”

“嗯!”林铮用力点了点头。

……………

当舜耕市的一众领导们意识到林铮非但不是他们之前认为的盘子里煮熟的鸭子,反而是一只随时都有可能展翅飞走的金凤凰。这下子终于着急了。

之前林铮对潘良说过,希望市里能够帮忙在琅琊市客车制造有限公司与重汽集团之间的合作上协调一下,潘良答应的很好,但市里却迟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现在,意识到情况严重了之后,舜耕市的一把手亲自给林铮打来电话,表示经过他们的努力说服和做工作,重汽集团愿意将琅琊市客车制造有限公司生产的挂车列入推荐目录。并提供相应的技术支持——亡羊补牢的痕迹相当的明显。

婉拒了对方的好意,林铮摇摇头:“早干什么去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最难的其实是下决心,一旦下定了决心。之后的应对反而变的简单了。

“老板,重汽集团负责市场的陈总想要和您吃顿饭,您看……”

“负责市场的陈总?”林铮脑中迅速浮现出这位陈飞陈总的资料,略一沉吟,问道:“他还说了些什么?”

“他说他们刚刚知道您准备与重汽集团合作的事,对此感到很抱歉,希望能和您说明一下情况。”

果然是这样!小马的话让林铮心底里对舜耕的一众领导的最后一丝好感也消失殆尽了:自己和潘良提起这件事有足足三天的时间,舜耕市的这些领导竟然一直没有和重汽集团提及这件事,老子真是呵呵了……

“好,告诉陈总,就定在今晚吧。”心里打定了主意,林铮立刻做出了决定。

“啊?”小马愣了一下:“可是老板,今晚您有安排……”

林铮不容置疑的道:“推了!”

“……是!”既然老板说要推掉,那当然就只能推掉。

比起与舜耕市的领导们打交道,和这位陈飞陈总聊天就让人比较愉快了,作为国内现阶段最好的重型卡车生产企业,重汽集团的产品几乎占据了国内重型载重卡车的7成份额,毫不客气的说,站在公路边上数过去的半挂重型卡车,10辆当中最少有7辆是重汽集团生产的斯塔尔。

不过这位陈总对林铮却格外的客气,觉得气氛差不多了,陈飞才向林铮问道:“林总,我多嘴问一句,贵公司生产挂车也有差不多2年时间了,怎么一直没有找我们联系?”

这是最让陈飞不解的,自舜耕市客车制造厂、舜耕市车轴厂和悦水区挂车厂三家企业合并为舜耕市客车制造有限公司之后,这家公司现今最主要的业务就是生产各类挂车,但既然他们能够生产挂车,应该早点来来找重汽集团谈合作的事情才是——将舜耕市客车制造有限公司生产的挂车列入重汽集团的推荐目录也不是多么麻烦的事。

“别提了,”林铮对陈飞的感觉不错。不过一提起这件事,林铮登时就哭笑着摇头:“我们之前和你们联系过啊,不过你们的一位苟总要50万的推荐费。每年。”

收推荐费是正常的,林铮也理解。否则全国那么多生产挂车的,大家的质量也都不会相差太多,凭什么我就要把你们家的产品列入推荐目录啊?在大家相差无几的情况下,自然是谁给的钱多就让谁上目录,这没什么好说的,但50万每年的价格也着实太贵了些。

有读者要问了,那么大的一个挂车公司,一年赚那么多钱。交50万的推荐费你还舍不得?但实际的情况就是一家中型挂车厂,一年的净利润也未必有50万,以一个可以超载到70吨的三轴重型挂车为例,挂车自身的重量大约就有6.5吨,单单买这6.5吨钢材就要多少钱?还不要说那三根重型车轴的价格,挂车这东西的技术含量不高,一个挂车的毛利润也不过就是5000到8000左右而已。

毛利尚且如此,净利润才多点?可想而知,50万的推荐费有多夸张。

联创科技有钱是没错,但也不至于下面每个企业缺钱的时候都要母公司来补血。真的这样,林铮有多少血都不够给下面的企业补的。

这其中的道道陈飞自然知道,听到这个数字。陈飞嘴巴张的老大:“50万?每年?”

他当然不是怀疑林铮拿不出这50万,而是……行情也不过就是30万2年而已,姓苟的那个混蛋竟然敢要50万一年?搞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陈飞想要撕了苟东方的心思都有了:你丫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没错,看起来似乎重汽集团和联创科技没啥交集,重汽集团完全可以不鸟联创科技,可争暗这么想的人,那眼睛得瞎到什么份上:和联创科技打好关系,做点生意多方便?

“50万。每年。”林铮点点头。

“这是我的错,”陈飞这人也够光棍的。二话不说,从一旁拿过三个8钱的酒盅。挨个倒满:“林总,是我没有管好手下的人,让您看笑话了,我向你赔罪,推荐目录的事情您放心。”

说完,陈飞端起酒杯,三杯酒哐哐哐不停顿的倒了进去,林铮连拦都没有来得及。

既然来不及,林铮索性也就不拦住了,等陈飞放下酒杯,林铮拍了拍巴掌:“好!陈总果然是痛快人,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让您看笑话了,”三杯酒下肚之后满脸通红的陈飞苦笑一声:“不过……唉,国企嘛,我也没办法。”

“我理解。”林铮笑着点点头。

他是真明白陈飞的意思,陈飞告诉他,他虽然能够将琅琊市客车制造有限公司列入重汽集团的挂车推荐目录,但只要苟东方没有犯错误,他就没办法立刻收拾那个苟东方,没办法,谁让重汽集团是国企呢,里面的关系盘根错节,想要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收拾一个市场部的副总,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林铮是真的理解陈飞的难处。

“谢谢,”林铮的通情达理让陈飞终于松了最后一口气,他微微一顿,转而问道:“对了,这次您与舜耕市的领导们是……”

虽然不知道林铮与舜耕市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陈飞还是敏感的发现了一些不太正常的地方。

“倒也没什么大事,舜耕市的领导们觉得我大概一定会在舜耕市定居了,所以对我就像是招待自己家里的人一样。”

林铮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可陈飞却恍然大悟:卧槽!敢情是舜耕市的那群猪在自己花样作死!什么叫“觉得一定会在舜耕市定居了,所以对我就像是招待自己家里的人一样”?分明就是舜耕市的那群猪觉得林保国既然是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先入为主的认为林铮就一定会在舜耕市定居,没把人家当成一回事,结果惹得这位林大老板发了火气,结果这位林总一发火,舜耕的领导瞬间就傻逼了……活该!

虽然知道最迟到明年年底,中央就会将重汽集团下放给海岱省,重汽集团也就会从央企成为海岱省的省属企业,可现在的重汽集团好歹也是央企,心底里的那点儿傲气当然还是存在的,看到舜耕市的那些平日里鼻孔朝天的家伙倒霉,陈飞当然很高兴,只是他不会将这种高兴肤浅的流于表面就是了。

笑着摇摇头,陈飞道:“原来是这样啊,那就真的是他们咎由自取了,那您……”

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没有隐瞒的必要,而且林铮觉得说不定这个陈飞还肩负着帮舜耕市打探一些消息的重任,现在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明确自己的态度:“我爸和我妈在舜耕上班,我当然要经常来,不过今后我主要还是在琅琊市。”

陈飞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听到这个消息,琅琊市的领导们不知道该有多高兴呢……”

……

琅琊市的领导们确实很高兴,高兴的快要疯掉了!

自打知道林保国要调走的消息之后,琅琊市的一众领导们就清楚,林保国一走,林铮肯定也会跟着在省城定居……琅琊市这几年发展的再怎么快,可舜耕却是省城啊,哪里对与联创科技的发展更有利,用屁股都能想的出来,换了他们自己处在林铮的位置上,也肯定是选择搬到舜耕去。

琅琊市的领导们也不是没想过去做一下林铮的工作,看看能不能将林铮挽留下来,可再三讨论之后,结果却怎么也乐观不起来:他凭什么放着好好地省城不呆,一定要在这小城市里呆着啊。既然一点希望也没有,那干脆就不要打电话了。

可就在这个大家已经接受了现实的时候,林铮的秘书小马打过来,告诉他们:林铮今后生活的主要地方还是琅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