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095章 觊觎你口袋里的钱

第1095章 觊觎你口袋里的钱

虽然反对的人很多,但参与会议的林铮的态度却非常明确,在会上,林铮旗帜鲜明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们国家发展移动通信事业不能永远靠国外的技术,出于信息安全的考虑,也不能一直使用外国人制定的标准,凡事总得有个第一次,没错,第一次可能不会成功,但却会给我们留下宝贵的经验。联创科技坚决认为我们应该把TD-SCDMA标准提到国际上去,并且列为世界通行的第三代移动通讯技术标准规范,就算真的失败了,我们也看作是一次胜利,一次我们中国人敢于创新的尝试,我们也是为国家作出了贡献。”

林铮旗帜鲜明的表明了态度,常年都和联创科技有着业务往来的“巨大中华”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也对联创科技表示支持。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的道理他们当然明白,现在有了一个做标准的机会,他们当然不肯错过,就像是林铮说的那样,就算这次不成功,最终失败了,也是为下一次参与标准制定权的斗争的时候积累了经验。

作为共和国在电信方面的支柱,“巨大中华”表明了态度,就等于整个共和国电信产业界表明了态度,主持会议的邮电部科技委主任宋志远拍了板:干!

至此,“香山会议”为TD-SCDMA一锤定音。

接下来的时间里,由邮电部下属的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联合“巨大中华”和联创科技,在SCDMA技术的基础上研究和起草符合IMT-2000要求的中国的TD-SCDMA建议草案,并且在1998年6月30日这个IMT-2000第三代移动通信无线传输技术候选方案的截止日,将我国拟定的TD-SCDMA第三代移动通讯无线传输技术候选方案提交到了ITU,从而成为IMT-2000的15个候选方案之一。

1998年12月,多个电信标准组织伙伴签署了《第三代伙伴计划协议》,也即3GPP,在刚刚过去的6月份,共和国无线通信标准研究组在韩国正式加入了3GPP和3GPP2。并且在进行了大量协调工作后,在下个月进行3GPP会议上,建议3GPP将TD-SCDMA纳入3GPP标准规范的工作内容。

毫不客气的说,这次的会议直接关系着共和国能否获得第三代移动通讯标准的制定权。对于整个国家都意义重大,与这次的3GPP会议比起来,与NEC的虚与委蛇需要使劲往后排、往后排……

“如果来不及,那就让NEC等等好了,”林铮无所谓的道:“NEC官方还没有明确的态度出来呢。咱们表现的太明显,不好吧?”

谭娜登时就笑了:“所以你就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向NEC表明态度?”

“这算是什么表明态度?”林铮也在笑:“说不定在会上还能遇到点什么奇遇呢?”

“是奇遇还是艳遇?来来来,你给我说明白了。”

母老虎似乎发威了,可林铮才不在乎,得意洋洋的表示:“谁知道呢,说不定既是奇遇又是艳遇呢……”

“滚!”不等林铮把话说完,谭娜毫不客气的以一个动词结束了这次的通话。

……

NEC的确是准备再观望观望的,他们的算盘打的很好,先由康美国际打头阵,NEC躲在后面观看风向。等到合适的再出来撷取甜美的果实——亚洲金融危机对NEC的影响很大,林铮通过出售雅虎的股票获得的巨额利润更是让NEC集体眼红:凭什么我们想尽了办法、绞尽了脑汁才能辛苦的赚到一个铜板,林铮那个混蛋轻轻松松的就可以赚到以亿为单位的美元?这真是太不公平了。

虽然NEC算是ICQ的合作伙伴之一,但这并不妨碍将林铮恨的牙痒痒的NEC,琢磨着如何才能够将林铮的每一个铜板都装进自己的口袋里。

可惜,林铮的反应让NEC有些心里不落底了,虽然他已经表示了愿意与NEC合作,但对这桩合作却表现的并不怎么上心,非但没有主动和NEC联系,甚至都没有主动和康美国际联系过。这不符合常理啊……

“诸君,时间已经过去6天了,林铮还没有和康美国际联系,对于这一情况。大家怎么看?”新任NEC社长西亘浩司阴沉着一张脸,向会议室的众人问道。

“这会不会是林铮的欲擒故纵之计?”副社长和泉正直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开口道:“或者是他在和NEC比拼耐心?”

和泉正直的判断立刻引来了一片附和之声:

“没错,我认为一定是这样的,林铮那个狡猾的家伙一定是在欲擒故纵,想要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占据一个有利的位置。”

“我也认为和泉副社长的判断非常之正确。中国人对TFT-LCD的渴求人尽皆知,联创科技是共和国最大的笔记本电脑代工企业,他们对TFT-LCD彩色液晶显示面板的需求量每个月都在增加,TFT-LCD彩色液晶显示面板的成本已经占据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总成本的20%,林铮必然高度渴望拥有一条自己的TFT-LCD彩色液晶显示面板生产线,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

“不管林铮在用什么方法来掩盖他对TFT-LCD彩色液晶显示面板的需求,甚至是表现的无所谓,可我仍然坚信他极度的渴望与NEC合作……”

…………

会议室的一众NEC高层们议论纷纷,很快达成了一致:没错,林铮就是在故弄玄虚,妄图用这种愚蠢的方式来蒙蔽NEC睿智的眼睛,但在绝对英明的分析面前,林铮的做法其实很可笑,简直就像是一个小丑一样。

感觉讨论的差不多了,西亘浩司满意的一抬手:“停!”

上一刻还讨论的无比热烈的会议室里,瞬间鸦雀无声。

对于在自己对公司的掌控能力,西亘浩司很满意,微微点了点头:“很好,我们已经明确了林铮在打着什么样的算盘,那么,接下来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和泉副社长……”

“嗨!”被西亘浩司点名的和泉正直先是向西亘浩司弯腰鞠躬,这才开口道:“对NEC而言,可以做的无非就是三种方式:第一,对林铮这种如同跳梁小丑一般的做法视而不见,等林铮主动联系NEC或者康美国际;第二,由康美国际主动和林铮联系,试探一下林铮的意思;第三,由NEC主动和林铮联系。”

说完,和泉正直紧紧的的闭上了嘴,将选择权交给了西亘浩司。

这三种方式的确是目前NEC所能够采取的办法,要么主动和林铮联系,要么等林铮主动和NEC联系。对于NEC而言,虽然自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来NEC的日子很难过,但他们的心理优越感却强的爆棚,那是绝对不肯去主动和林铮联系的,可不主动和林铮联系的话,林铮也憋着不和NEC联系怎么办?

林铮手里有钱,在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现金为王,手里有钱的就是大爷,NEC迫切的需要林铮手里的钱来帮自己缓解巨大的资金压力。理论上来说最好的办法是NEC主动和林铮联系,可这个念头在与会的每一位NEC高层的脑海里盘旋着,却没有人敢说出口。

西亘浩司当然更不可能说出口,社长的威严还是要保持的,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方式。”当西亘浩司的目光落在另外一位副社长伊东新次郎的脸上的时候,伊东新次郎开口了。

“真的?”西亘浩司的眼睛顿时一亮:“快说!”

“嗨!这个办法其实很简单,并需要NEC亲自出面,我们只需要可以放出风去,说NEC准备在共和国选择一家最好的合作伙伴,未必一定是联创科技……”

“太棒了!伊东新先生,你的建议很好,非常好!”

不等伊东新次郎把话说完,西亘浩司已经明白了伊东新次郎的意思,嘴上称赞这伊东新次郎的同时,心里懊恼的厉害:该死,这么好的办法我怎么就一时间没想到?

我怎么就忘记了中国人对这条TFT-LCD彩色液晶显示面板生产线的渴求呢?不管林铮是不是真的在乎,可共和国政府肯定是十分渴望获得这条TFT-LCD彩色液晶显示面板生产线的,对于NEC来说,不管共和国是真的有企业跳出来和林铮打擂台,还是林铮被刺激的主动联系NEC,最终受益的都是NEC……该死!

一想到这么简单而有效的办法竟然不是自己想出来的,西亘浩司的心里头就越发的不爽了。不过虽然如此,西亘浩司还是相当的有敬业精神:“伊东新先生,传播消息这件事就拜托您了。”

“嗨!请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伊东新次郎欠了欠身,以示对社长的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