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25章 给我代工吧

第1125章 给我代工吧

望着林铮的背影,西亘浩司的脸上阴晴不定。

西亘浩司还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其他人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涵养了,身为世界500强企业之一,大家什么时候享受过这种待遇?顿时指着空气开始大骂起来……

“八嘎呀路!”

“混蛋!”

“太过分了,他以为他是谁?竟然敢这么没有礼貌!”

“社长阁下,nec绝对不能与这样没有礼貌的家伙合作,与他们合作是我们的耻辱!”

“没错,绝对不能与这样的混蛋合作!”拒绝与联创科技合作的声音一出来,立刻就引来了一片附和声。

“都给我闭嘴!”脸色一直阴晴不定的西亘浩司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怒气冲冲的指着一群只知道放马后炮的家伙的鼻子大声开骂:“会社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子,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次的合作对nec有多重要,难道你们不知道?;拒绝与联创科技合作?好啊,你们去给会社找一个能够拿出这么一大笔金钱的合作伙伴,我们现在就可以停止与他们的谈判!”

社长阁下发怒了,刚刚还一个个气势汹汹、仿佛随时准备扑上去咬人的野狗一般的家伙立刻缩回了脑袋。

开玩笑,在这里指桑骂槐的骂一顿也就罢了,真的去找这么一个合作伙伴?手里有这么一大笔现金的企业倒也不是没有,但愿意投资tft-lcd的,除了联创科技就再也找不到第二

家了。

混蛋!就知道在这里放嘴炮,真能帮我解决麻烦的却一个都没有!西亘浩司心里骂着,面无表情的推开众人,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

“老板,咱们这样……真的没问题么?”上了车,林辉君再也憋不住了,小心翼翼的向林铮问道。

在他看来,刚刚林铮那个直接甩袖而去的动作实在是太不理智了,甚至觉得林铮有些少见多怪:不管您对nec的要求多么不满也不应该掀桌子嘛,更何况林辉君并不认为刚才nec提出来的条件有多么过分,在商业谈判中这样的事儿简直再正常不过了,要是大家都跟你似的一言不合就掀桌子不谈,这生意还怎么做下去?

“能有什么问题?”林铮反问道。

“魔都那边不是很想与nec合作么,如果nec去找魔都……”

林铮打断林辉君的话,一句话将他反问在了当场:“让魔都一下子拿出这么一大笔钱,你觉得可能?”

“这个……”

林辉君瞠目结舌的,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没错,折合成rmb,这可是上百亿的资金,就算整个每年掏20个亿、分5年支付,对财大气粗的魔都而言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这还是最理想的情况,可“魔都帮”只是一个对外的称呼,在“魔都帮”的内部同样有好几个利益帮派,有人赞同这个项目,自然也就会有人反对,单单这个扯皮的时间最少

都得2年,等扯完了皮再去谈判,最少也得两三年,这就四五年下去了,现在的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四五年的时间,这条的大尺寸tft-lcd液晶面板生产线还能有多大的技术优势和吸引力?

这还是最理想的情况,若是老板在这其中使一点坏,就算六七年都未必能够搞定,自己的老板会在暗地里使坏吗?林辉君连想都不用想就下意识的给了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不是坏?那怎么可能?!

那么答案来了,既然国内最有钱的地方政府魔都都搞不定,nec还能有其他的选择吗?他们或许可以用过与魔都市政府的接触来向公司施加压力,但最终一定无法成功。

想明白了这一点,林辉君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不好意思的低声对林铮道:“谢谢老板,我明白了。”

“嗯?”

“你是在用这种方式向nec表明咱们在这次合作上的态度,对吧?”林辉君自认自己将老板这么做的用意猜了个不离十。

林铮笑着点点头:“算是吧……”

“……”林辉君挠挠脑袋,可心里还是很疑惑:算是吧?这是什么答案?

林辉君很清楚,老板肯定还有些东西么没有告诉自己,但这些没对自己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任凭林辉君想破了脑袋,却是没有一点头绪。

………

与去nec公司的时候相比,森

郁夫来拜访林铮的时候就正式的多了,排场大的让酒店方面战战兢兢,一开始还以为是哪位帮派的超级大佬来了,等后来才清楚是富士斯巴鲁的社长之后……就越发的战战兢兢了。

大财团可是比黑&社会还要更加恐怖,虽然黑*社会在日本是合法的组织,但真正够身份的人其实都明白,别看那些黑&社会让老百姓畏之如虎,可对于那些大公司、大财团来说,那些所谓的黑&社会不过就是他们家里豢养的一条狗而已。

酒店方面以最快的速度安排了一间最豪华的会议室,酒店的老板战战兢兢的去找林铮道歉,请求林铮的原谅,他们没想到,这个中国人的来头竟然这么大:不是说他们是来求nec的么?怎么连富士斯巴鲁的人社长都亲自来摆放了?

弄明白自己的酒店里竟然住的是个什么样的大人物的酒店老板,后悔的顿胸捶足,掐死经理的心都有了:icq的老板竟然在咱们的酒店下榻,你们这些猪猡竟然不知道?!真是该死!

虽然这些年来日本人一直叫嚣着超过美国,但被美国人狠揍了一顿的日本人骨子里对美国人的一切还是羡慕非常,虽然林铮是一个中国人,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变更自己国籍的想法,但在日本人看来,一手打造了icq帝国的林铮显然不是一个普通意义上的“中国人”,icq的终极oss在自己的酒店里下榻了,哪怕对于帝国饭店这样的老牌豪华酒店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名誉,但这些该死的混蛋,如果不是森郁夫先生来拜访他,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道!真是……混蛋啊!

林铮不知道酒店方面已经后悔成了什么样子,他和森郁夫聊的很开心。

“林先生,您的真知灼见让我佩服,很多地方您让我豁然开朗,”和林铮聊了一会儿的森郁夫对林铮的本事再无怀疑,终于开口问出了自己此行最想要问的问题:“冒昧的问一句,您认为斯巴鲁在贵国的困境应该怎么解决?”

林铮笑了笑,却并没有说话。

开什么玩笑啊,这个问题我怎么回答你?当我是傻子呢。

森郁夫以为林铮不肯回答是钱的问题,忙道:“如果是金钱方面的问题,请您不用担心,富士斯巴鲁会……”

“森郁夫先生,”林铮打断他的话,反问道:“你觉得我缺钱吗?”

“这个……”

森郁夫愣了一下,随即就无奈了:是啊,icq的市值甚至比富士斯巴鲁自动车株式会社还要高得多,更不要提他手下还有其他诸多的产业,和林铮提钱?这是对他自己的侮辱,也是对自己的侮辱。

“这么说吧,在我看来,贵公司面临的问题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说?”对林铮的话,森郁夫有些半信半疑:怎么可能会是一个无解的难题?“您的意思是因为我们的合作对象是贵国的国有企业的缘故?又或者是我们与贵国的合作方式有什么地方不妥?”

“有一点,但这个不是主要原因,富康、捷达、桑塔纳这三款在我们国内卖的最好的汽车,他们的本国资方也是国有企业;采用和斯巴鲁一样的合作方式的企业也不是没有,铃木的奥拓不就是这样的么,但为什么只有你们斯巴鲁没成功?”

是啊,为什么只有我们富士斯巴鲁没有成功?这个问题也是森郁夫想要问林铮的,森郁夫自问,论起对共和国市场的重视,恐怕全世界的汽车制造企业都没有富士斯巴鲁这么重视;论起进入的时间,斯巴鲁也比其他几家厂家还要早一些,可为什么其他人都成功了,惟独斯巴鲁没有成功?

日本的分析机构给了很多的答案,很多答案看上去也的确很有道理,比如合作伙伴拖了后腿,但森郁夫总觉得这些答案并没有直指问题的核心。

难道,林铮能够给自己一个回答吗?紧紧的攥着拳头,森郁夫心里忍不住紧张起来。

“你们和政府高层的关系不够!”

“斯巴鲁和政府高层的关系不够?”森郁夫瞠目结舌,完全没想到林铮给出的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答案。

“没错!你们与我国政府高层的关系不够!”林铮像是个高高在上的法官一样,正在宣判富士斯巴鲁的死刑:“森郁夫先生,仔细回顾一下我们国家现有的几家合资汽车制造企业的成立过程,你有没有发现一点,那就是自始至终,我们国家对富士斯巴鲁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

是这样的吗……

林铮的话让森郁夫有些不太舒服,下意识的不肯相信:就你们那个这么贫穷的国家,连政府部门的用车都这么寒酸,还会主动拒绝我们?

可不用仔细的想,森郁夫就不得不承认林铮的话其实很有道理:不说魔都大众成立前后时,共和国中央政府的重视程度,单说云雀的直接竞争对手:铃木奥拓成立的前后,奥拓身上投注的目光都比云雀还要多,虽然很不情愿,但森郁夫发现情况似乎真的如林铮所说的那样。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森郁夫的脸上满是痛苦和迷茫,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事情怎么就会成了这个样子。

“……”林铮耸耸肩,意思是我哪知道?

真实的答案林铮当然知道,只要看看富士斯巴鲁的母公司:富士财团这些年来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就知道为什么共和国的中央政府瞧不上富士斯巴鲁、甚至在贵航云雀的发展历程当中还有些来自高层有意无意的阻力了,说的直白一点,斯巴鲁在华遇到的困境,其实都是富士集团自己作死作出来的。

林铮不愿意回答,森郁夫心里很失望,他用力咬了下嘴唇,猛然抬头望着林铮:“林先生,要怎么样您才肯帮我们?”

“不是我帮你们,是你们自己帮自己。”林铮立刻纠正着森郁夫话里面的错误。

“嗨!是我的错,请您不要介意,”森郁夫立刻道歉,痛快的承认错误:“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自救?”

“没办法,如果是你们与贵航合作之初加大在国内的投资,或许还能引来我国政府的好感,但现在,你觉得这份吸引力还有这么大吗?”林铮的话一点也不给森郁夫留情面。

看着林铮坚定的目光,森郁夫有些绝望了:“难道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吗?”

“办法,其实还是有的。”

“真的?”森郁夫猛地抬起头来,一脸震惊和狂喜的望着林铮:“真的吗?真的还有办法?”

“有办法!”林铮肯定的道。

“请您告诉我,请您帮帮我们。”森郁夫猛地站起来。

森郁夫带来的人也一起站了起来,自动自觉地在森郁夫的后面排成队,如同黑&社会分子觐见自己的大佬似的,对林铮深深的鞠躬:“请您帮帮我们,拜托了!”

没跟这些人客气,林铮坦然受了这一拜,这才道:“办法其实很简单,从现在开始,贵航立刻停产云雀汽车。”

“停产?”森郁夫脸上全是惊讶:这算是什么办法?

“没错,停产!”迎着森郁夫的目光,林铮肯定的点头道:“停产之后,贵航斯巴鲁帮我们代工smartity,我可以保证……”

“这绝对不可能!”没等林铮把话说完,森郁夫一张脸已经涨的通红:“林先生,我们是诚心诚意的来向你求教的,不是来接受侮辱的。”

森郁夫很激动,可望着激动的挥舞着胳膊的森郁夫,林铮却笑了:“这么说来,森郁夫先生对贵航斯巴鲁即将投产的新云雀很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