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33章 差点儿被人给忽悠住了

第1133章 差点儿被人给忽悠住了

似乎贵航集团是真的打算与上汽集团合作了,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贵航集团即将与上汽集团“联姻”的消息迅速抢占了各大媒体、尤其是金融类媒体的版面。

《第一财经日报》报道:“贵航集团公司刘万成董事长说:‘为了把云雀车项目做大做强,从1998年3月开始,贵航集团就把转换企业经营机制列为企业的重大要事来抓,从转换企业经营机制入手,痛下决心,抓换经营思路……’”

《中华工商时报》则报道了对贵航集团总经理张俊的报导:“从年中开始,贵航云雀曾经先后与国内外众多汽车厂家接洽,但会谈均无果而终,原因是不少合作方明确表态要把云雀拿到异地生产,而这与贵航就谈设想中的借助云雀轿车项目带动自身强大的汽车零部件产业发展的原则相悖,但是上汽集团不同,他们非常的有诚意,我们可以确定,与上汽集团的合作将会是一场双赢的合作……

什么?我对这次合作是什么看法?会不会伤心?怎么说呢,伤心肯定是有的,我认为贵航生了一个好的儿子,但却没有能力养大,上汽集团对于如何养活、养好一个儿子显然很有心得,将自己的儿子送给别人虽然的确很舍不得,但为了孩子能够长大,有时候当父母的就是要狠下心才成……”

《中国经营报》则是从另一个角度解读了这次贵航云雀与上汽集团的合作:“我们对贵航集团董事长刘万成先生进行了采访,在采访中,刘万成董事长对我们坦言,这次与上汽集团的合作并不是直接收购,而是承包。

但他也表示,以承包方式把贵航云雀交给上汽集团管理只是一个过渡,在今后数年内,贵航集团会将股权逐渐转让给上汽集团,从而完成从产品经营到资本经营的过渡。原因是目前位置,贵航集团仍占云雀轿车国有股50%以上的股权。

刘万成董事长还表示。云雀轿车不但会降低国有股权,还将逐步引进外来资金,让更多的股东介入云雀项目,以期从根本上转变企业经营机制。对此本报表示十分期待……”

媒体当然忘不了这次新闻当中的另外一方:上汽集团。《经济观察报》对做了一个对上汽集团高层的采访,上汽集团董事长则明确表示了上汽集团对于贵航云雀合作的信心:“上汽集团打算在对贵航云雀四缸轿车进行改造的前提下,引进新车型,力争在未来几年内把云雀打造成以微车为主、另有其他中高档车型为主导产品的我国西部轿车基地,为了这一目标。新公司不但有资深汽车专家介入,还准备和国外汽车厂家合作引进新车型,目前进展一切顺利……”

……

看来上汽集团与贵航集团的合作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可看到媒体上如此密集的报导上汽集团与贵航集团的合作,林铮却有种别人在给自己演电影看的即视感:要不然怎么就会这么巧?之前上汽集团与贵航集团之间根本就没有传出任何的消息和绯闻,可联创科技一表露出对贵航云雀感兴趣的意思,上汽集团也跳出来了,贵航集团也跳出来了……事情要不要这么巧?

“我也觉得这事儿太巧了,”孙亚芳是来向林铮汇报他与现代集团谈判的情况的,不过与贵航集团的合作也在孙亚芳的工作权限之内。林铮也就顺便和她谈起了这件事,听林铮说完这事儿的看法,孙亚芳对林铮的看法很赞同:“咱们手里的钱太多,看着NEC大把的从咱们手里赚钱,富士斯巴鲁眼红、想要搞些小手段也很正常,以富士斯巴鲁与通用汽车、通用汽车与上汽集团的关系,安排个人来配合他们演一出戏不是什么大问题……”

过犹不及,如果不是媒体近期内如此大密度的报道,林铮心里还真有些担心,可现在。林铮已经不怎么将这些报道当一回事了,他十分笃定,这是一出戏,一出演给自己看的戏。

“不说这个。”林铮笑着摆摆手:“给我说说和现代集团谈的怎么样?”

一说起这个,孙亚芳就无比恼火:“该死的棒子和日本人一个德行,都是死命要钱,不过他们对咱们的提议倒是挺感兴趣,总的来说还是挺顺利的,不出意外的话。半年内应该能够搞定。”

说到最后,孙亚芳脸上浮现出一抹开心的笑容:有钱就是好啊,如果没钱,这样的谈判没有两三年根本想都不用想,可现在,最多只需要半年时间。

孙亚芳原本不给棒子叫棒子的,她习惯上称呼韩国人为南韩人,可自打从林曾口中听到“棒子”这个不屑的称谓之后,“棒子”就成了她口中对韩国人的专称,并且“棒子”已经开始有在公司内部蔓延开来的趋势。

“哈……”林铮听的很开心,棒子死要钱,他一点也没觉得意外:“看着咱们手里有这么多钱,他们不死要钱才怪……亚芳经理,这次辛苦你了。”

“谈不上辛苦,工作嘛,”孙亚芳摆摆手,望着林铮,有些好奇:“林总,恕我直言,您真的打算推动棒子在国内投资汽车制造?”

在孙亚芳去韩国之前,林铮就给孙亚芳提出了一条说服棒子的建议:让现在正焦头烂额的现代集团在国内投资建设一家合资汽车公司,联创科技愿意从中协调,并且会投资。

去韩国之前,孙亚芳还有些担心,这个条件能打动棒子?

可事实证明,棒子对共和国汽车消费市场感兴趣不是一天两天了,对自己的提议,现代集团不但感兴趣,自己甚至能够通过他们强自压抑的心情看到他们的狂喜,不过也是,虽然现在棒子在国内还没有合资汽车企业,但韩国的几大汽车制造企业:大宇、现代、双龙的轿车产品已经在国内销售了多年,市场的口碑不错,销售成绩也挺喜人,如果有人给棒子牵线搭桥,棒子会不心动?

有了这么一条,收购现代的LCD业务顺利也就理所当然了。

“怎么?亚芳经理觉得有什么不妥吗?”林铮反问道。

“那倒是没有,”孙亚芳向耳后拢了一下头发,道:“我刚刚想到的,您说,上汽集团这么配合贵航集团在云雀轿车上的这个动作,会不会是因为咱们推动现代汽车在国内的合作,刺激到他们了呢?我总觉得和这个有关系。”

“不会吧?”林铮皱了下眉头,下意识的就想要反驳,可话到了嘴边,林铮又不由得愣住了: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

未必是上汽集团,有可能是上汽大众,也有可能是上汽通用。

现在的上汽集团虽然在乘用车产能上是国内的龙头老大,南北大众几乎包揽了国内乘用车市场的半壁江山,可上汽通用的别克新世纪在市场上的热销对上汽桑坦纳2000、一汽奥迪的市场地位都造成了不小的冲击,造型更加圆润、时尚的、配置更高的别克新世纪一跃取代了奥迪,成了国内高端公务车和高端商用车的首选,上汽大众有些想法也是理所当然的;

再反过来说上汽通用,别克新世纪的热销,不但让通用汽车总部越发肯定了共和国汽车市场的潜力,同时也必然会让他们对大众在共和国汽车市场的垄断地位心生不满:老子我才是世界汽车制造业的老大,你大众算老几?

想的再深一点,通用汽车本身就是富士重工的最大股东,富士重工又是富士斯巴鲁的母公司,贵航云雀又是富士斯巴鲁的合资企业,如果通用汽车真的不满大众在共和国汽车消费市场上的统治地位,想要取而代之,的确可以在贵航云雀身上做做文章。

该死!

这些环节之前怎么就没想到?

林铮轻拍了一下脑袋:之前到底是怎么想的,总是认为上汽集团是在配合贵航集团演戏,而不是上汽的某个合资公司对贵航云雀真的产生兴趣了呢?曾经没有发生的事,不代表它一定不会发生不是?

“你提醒我了,这事儿还真比我之前想的更复杂。”理顺了这一层关系,林铮缓缓的开口了。

孙亚芳点点头,等着林铮继续往下说,她很熟悉林铮的习惯,既然已经开口了,就断然没有只说这么一两句话呃道理。

“说实话,我对是否收购或者承包贵航云雀其实并不怎么在意,能成固然好,不能成也没什么关系,了不起咱们建一个生产基地好了,反正建一个生产基地又不用申请目录,可既然别人已经出招了,咱们也不能怂,今天咱们怂了,指不定别人就当咱们好欺负了呢,这可不行,咱们什么时候向别人低头过?”

话这的没错!

孙亚芳很清楚这次联创科技还真不能认怂,否则以后共和国版本的smart city、与福特合作的福特.东北虎项目就麻烦了,不定这些跨国汽车制造巨头怎么来找自己的麻烦,与其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和对方干一场。她的态度很直接:“老板您打算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