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44章 初定

第1144章 初定

卢尔彻克的一张脸一阵青一阵紫的简直没看,他感觉自己仿佛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扒的光光的,自己的每一寸隐?私都被人看了个通透。

“那又怎么样?我就不信你们国家能比我们国家好到哪里去。”卢尔彻克嘴硬道。

“我们国家?”林铮和老任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笑了:“我们国家今年上半年刚刚统计完成的数字是1500亿元,嗯,折合成美元大约是180亿美元左右;固定电话用户总数超过1.3亿户,移动电话用户超过3500万,无线寻呼用户大约3800万户,卢尔彻克先生,这个数据您还满意吗?”

“你们撒谎!”卢尔彻克指着林铮和老任尖叫着,他被林铮说出来的这个数字给吓到了:上帝啊,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么多:“没错,你们一定是在撒谎!”

“撒谎?有必要么?”林铮无奈的摇摇头,不知道这家伙心里是怎么想的,一脸骄傲的对他道:“卢尔彻克先生,我要告诉您的是,这些数据对我们国家而言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国家的大型成套电信设备、固定电话和移动电话的整体解决方案都是我们国家自己的企业生产完成的。贵国政府为什么邀请我们来?就是因为这个。”

卢尔彻克被惊的目瞪口呆。

作为从前苏联时代过来的官员,卢尔彻克对共和国一直是持鄙视的态度的,从来都认为苏联对中国人是全方位的碾压,哪怕苏联解体了。他现在只是乌克兰的一名官员,也一直持着这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认为乌克兰在各方面全面碾压共和国,哪怕乌克兰不得不将瓦良格号卖给共和国。他也坚定的持着这种态度,但是现在,林铮和老任的一番话彻底颠覆了卢尔彻克的认知:中国人竟然能够生产固定电话和移动电话所需的大型成套电信设备、甚至能够根据需要制定整体解决方案?

上帝啊!卢尔彻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他并不怀疑这是林铮和老任在撒谎,原因么也很简单,没有谁去撒这么简单的、一戳就破的谎言,他们敢这么说,就必然意味着他们说的是真的。

可饶是如此,卢尔彻克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

林铮有些不耐烦兜圈子了,直言不讳的道:“卢尔彻克先生。贵国现在的形势相信您很清楚,在接下来的选举中,如果能够敲定我们的这笔投资,库奇马总统就有很大的希望连任,作为总统阁下的通讯顾问,您应该很清楚这一点。”

林铮说的这些卢尔彻克当然知道,现在到了库奇马总统选举的关键时刻,之所以邀请中国人来,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能够成功的连任。对于总统来说,中国人的投资至关重要。可虽然如此,卢尔彻克还是要尽可能的为乌克兰争取一下,他沉声道:“我们的欧洲盟友也会支持我们的……”

“您是说西门子、爱立信、诺基亚和阿尔卡特?或者是美国人的摩托罗拉、加拿大的北电?”不等卢尔彻克说完。林铮就笑了:“卢尔彻克先生,从苏联解体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差不多8年了。可8年的时间,乌克兰从欧洲人、从美国人身上得到了什么?老实说。我认为乌克兰人得到的远比失去的多。”

“……”卢尔彻克紧紧的闭着嘴,沉默不语。

他能说什么呢?时候乌克兰得到了民主和自由?这话用来糊弄糊弄普通老百姓也就罢了。大家谁不知道民主和自由是什么玩意儿——这东西能当饭吃吗?一斤民主和自由能买几个面包?

果民主和自由这么值钱,乌克兰也就不会年年都有饿死的人了,那些标榜着支持乌克兰走向自由和民主的国家也不会在这个乌克兰最需要援助的时候搬个小马扎,把手差袖子里坐在一边看热闹。

事实上,在乌克兰,不管是整天里叫嚣着民主和自由的民主派,还是整天叫嚣着私有化的瓜分派,大家心里其实都明镜似的,很清楚乌克兰被欧洲人和美国人坑惨了,只是这话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卢尔彻克不说,林铮也没有咄咄逼人的意思,话题一转:“贵国现在实行电信私有化,这其中可以操作的空间很大,但我们没有这么做,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乌克兰人民的老朋友,我们是来到这里,是为了帮我们的老朋友重新站起来,不是处心积虑的来占老朋友的便宜,我们希望能够与我们的老朋友彼此互利共赢,共同发展,卢尔彻克先生,除了我们能够带来真金白银且在合作过程之中没有任何附带的苛刻条件,相信任何一个国家的投资商的条件都苛刻的令人发指,我说的没错吧?”

“……”卢尔彻克还能说什么呢,比如北电,他们只是在乌克兰建了一个交换机的组装工厂,生产这些交换机所需的零部件都是直接从国外运过来,可为了换取北电的这个投资,乌克兰给北电的优惠条件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在卖?国。

“……你们的条件是什么?”良久,卢尔彻克终于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希望你们真的能够做到如同你们所说的那样,是带着真正的友谊来的。”

林铮和老任飞快的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眼底都闪过一抹狂喜。

“我们的条件很简单,”老任轻咳了一声,道:“我们愿意出资帮助乌克兰进行电信系统的升级和改造工作,帮助乌克兰建设起覆盖全国的移动通讯网络,作为回报,乌克兰电信将会成为一家合资公司,双方的股份比例为50:50。”

以付出乌克兰电信公司一半的股权为代价,完成乌克兰全国的电信网络升级和改造共工作,这个生意做得!卢尔彻克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不过保险起见,他还是向老任问道:“您的意思所有的改造和建设所需的资金全都由贵方提供?”

“没错。”

“还有其他的附加条件吗?”卢尔彻克小心翼翼的问道,被欧洲人和美国人坑了这么多次,卢尔彻克被坑怕了。

卢尔彻克那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语气让老任都忍不住笑了:“条件么还真是有一个,不过也算不上附加条件,就是所需要的设备,只要是我们能够生产的,就只能从我们国家采购,当然,我们可以保证的是,同样的设备,我们的价格绝对有优势和竞争力,卢尔彻克先生,这个条件不过分吧?”

这个条件的确不算部分,卢尔彻克哪怕想要挑毛病都挑不出来,既然中国人是投资商,系统改造和扩建所需要的硬件设备自然是优先考虑他们自己人,这也是国际管理,否则他们吃饱了撑的啊,更不要说这位任先生已经说了他们的产品在价格方面有足够的竞争力,就算没有竞争力又怎么样?该买他们的产品的不还是一样得买?

不用细想,卢尔彻克就肯定,总统阁下一定会同意这个合作条件,他连连点头道:“这个条件可以接受,嗯,整个改造工程预计多长时间可以结束?”

“纠正一下,在我们的规划中,整个项目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改造,一个是扩建,以我们在国内的施工经验,改造工程大约3年左右就能完成,但扩建则是长期的,这个您能理解吧?”

卢尔彻克当然能够理解,不过他更为老任说的工期感到震惊:“3年?您确定?”

“当然确定,”老任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如果是我们中国人自己来干,最多一年半就能搞定,3年还是考虑到贵国的施工速度、施工人员的素质没办法和我们的人相提并论……”

没等老人说完,卢尔彻克的脸已经黑了,敢情在你们眼里,我们国家的工人素质就是这么一个水平?他甚至一度怀疑老任是不是在吹牛,可想到共和国现在拥有的固定电话、移动电话和传呼的数量,虽然依旧觉得不可思议,却又不得不强迫自己相信:如果没有这样的速度,他们怎么可能建设起这么庞大的工程?

偏偏为了增强说服力,在这个时候老任又补充了一点:“哦,对了,和乌克兰同为独联体国家的白俄罗斯,他们的电信就是和我们合作的。”

“白俄罗斯?”卢尔彻克惊叫起来。

白俄罗斯的电信行业的整体水平他是知道的,去年他陪着总统先生区白俄罗斯访问的时候,还在为白俄罗斯发达的电信业而感到震惊,在独联体国家还有电信行业这么发达的国家?老任的话几乎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如果老任说的是真的,那就足以说明中国人在电信整体解决方案方面的水平,有了白俄罗斯这碗老酒打底,卢尔彻克对中国人的水平和能力再无怀疑:“我没有什么疑问了,回去后我会将贵方的意思向总统阁下汇报,对我们的未来,我个人表示十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