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53章 公主很傲娇

第1153章 公主很傲娇

“我总觉得这件事似乎和季莫申科有关系。”自打进来之后就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老任忽然开口道。

“季莫申科?尤利娅.季莫申科?”宁大使立刻追问道:“统一能源公司的老板、祖国党的主席?”

“没错,就是她。”老任点头道。

“……”宁大使皱了下眉头,低头沉吟起来。

他没有问为什么,这位积极准备竞选的“乌克兰的天然气公主”、“石油女皇”一直都是大使馆重点关注的对象,何况尤利娅.季莫申科之前还数次与林铮接触过:当一家企业控制着一个国家20%的国民生产总值的时候,你想不关注这家企业的老板都不可能,而尤利娅.季莫申科的统一能源公司就有这份本事,毫不客气的说,尤利娅.季莫申科打个喷嚏,整个乌克兰都会患上重感冒,如果这个喷嚏是在冬天打的,乌克兰说不定就没有可供取暖的天然气用了。

“林总,你也是这么认为的么?”宁大使抬头向林铮问道。

林铮没有直接回答,皱了下眉头,道:“我只是觉得前后一系列的事情未免太巧了点。”

不用直接回答,林铮的回答和直接回答了也没什么区别。

宁大使就缓缓地点点头。

……

“老弟,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回去的路上,老任轻声向林铮问道。

“先看看再说。”林铮没有直接回答。

老任立刻明白了林铮的意思,不管对自己动手的家伙是谁,他既然敢用这种方式,就说明他不怕林铮的报复——最起码是自认为林铮没办法那他怎么样。

没有点儿底气,没有人敢这么干。

在敌我形势不明的情况下,的确不好妄动。

点点头。老任伸手按了下这辆吉尔-41047柔软舒适的座椅,笑道:“这次算是因祸得福了,要不然这辈子还混不到这么一辆总统专车坐坐。”

这辆吉尔-41047是库奇马刚刚安排人送到大使馆门口的。库奇马的动作到时够快,开车的人是阿尔法第二中队的副队长。队长基谢廖夫则抱着枪的坐在了副驾驶座上,也不知道库奇马对他说了些什么,老兄的表情严肃的一塌糊涂。

“你要是喜欢送你一辆,”林铮无所谓的摆摆手:“这种防弹型号的在独联体国家还能找到不少,开车去确实挺气派的。”

吉尔-41047和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林肯ar、凯迪拉克d很像,都是那种宽宽大大的、横平竖直式的车身,和现在流行的流线型车身相比简直就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但不得不承认。这庞大的身躯还是很能乘客带来威严的。

老任有些心动,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摆摆手:“算了,太扎眼了。”

这么一辆车的确很气派,哪怕这车的百公里油耗在三四十升以上也无所谓,以老任的财富,不要说百公里耗油三四十升,就算三四百升也不是问题,可太扎眼也不是一件好事。

…………

林铮会怎么做?

无数人的目光都在关注着林铮的动作。

那么此刻林铮在做什么呢,嗯。他在写字。

坐在柔软的地毯上,林铮的身前身后摆满了写着字的纸张,看上去杂乱。却似乎又带着某种规律,一旁的一块白板上则写满了名字:尤利娅.季莫申科、列昂尼德.库奇马、艾哈迈托夫、菲尔塔什、波罗申科……

这些名字之间用错综复杂的线条连了起来,望着这些线条,林铮皱着眉头苦苦的思索着……

这是林铮的一个习惯,当他遇到了什么难题的时候,他就习惯于将各种线索写到纸上,用一条条的线将这些名字、事件串起来,这个办法很好用,起码迄今为止这个办法帮林铮解决了很多难题。

良久之后。林铮长处了一口气,将笔一扔。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待到电话接通。林铮沉声道:“尤利娅小姐,今天的事情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解释?”电话那头的季莫申科轻笑一声:“林先生,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倒是您,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我的加压站不是那么好炸的。”

果然和你有关系!林铮脸上的笑容顿时灿烂了几分。

季莫申科的这番话根本就是在变相的向林铮炫耀:是啊,这件事就是和我有关系,可你林铮有能把我怎么样?

她的确有这份有恃无恐的底气,不同于其他富翁,尤利娅.季莫申科手中掌握着几乎整个乌克兰的天然气和石油的供应。

没有任何一个现代国家能够离得开这两种东西,对于冬季严寒的乌克兰来说,石油和天然气甚至直接决定着他们的生存,哪怕不提她与乌克兰政府高层的关系,单单是她掌握的这两种战略性资源,就足以保证尤利娅.季莫申科可以无视任何人的威胁。

林铮手中的确掌握着绝大多数富翁最恐惧的东西:icq这款当今时代最为强大的互联网媒体,但当前整个乌克兰能够接入互联网的电脑只有不到20万台,林铮的武器根本就发挥不了作用。

况且对于尤利娅.季莫申科这种将自己与国家牢牢地绑在一起的富翁来说,名声的好与坏其实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她能否为乌克兰从俄罗斯人那里弄来石油和天然气——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没有人能够替代季莫申科,林铮对她自然也就成了狗咬乌龟——无处下口。

“很好,尤利娅小姐,既然你喜欢玩游戏,希望接下来的游戏你会喜欢。”说完,林铮毫不犹豫的挂上了电话。

“老板?我能做点什么?”小马一脸坚定的望着林铮,目光竟然十分期待。

在林铮忙着通过这种蛛丝马迹来分析线索到时候,安全就交给了小马,当小马在自己身上捆上了炸弹的那一刻,小马就成了林铮心中最信任的伙伴。

“你什么也不用做,”林铮摆摆手,道:“现在着急的可不是我们。”

什么都不用做?小马有些不明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老板怎么还这么淡定?可也不像淡定的样子啊,真的淡定,老板能在房间里研究大半天的资料?

抓抓脑袋,小马死活想不明白。

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该到了吧?

说曹操曹操果然就到,基谢廖夫手里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先生,有人给您送来一封信。”

“哦……”林铮应了一声,一脸淡然的接过信封。

看着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的林铮,基谢廖夫心里有些奇怪:怎么看他的样子,像是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封信似的?

“那个……”基谢廖夫开口道。

“有事?”

“您就不奇怪这封信是从哪里来的么?”

“有什么好奇怪的,”冲基谢廖夫扬了扬手中的信封,林铮道:“除了总统府,你认为会是这封信会来自什么地方?”

“啊?”基谢廖夫惊讶的合不拢嘴:这个信封上有个极淡的总统府的水印,很小、很淡、很不明显,除非是知道这个独家印记的,否则一般人根本不会将那个小标记和总统府联系在一起,他是怎么知道的?

“基谢廖夫先生,教你个乖,有些事情不是你能猜度的,知道你对这个任务有些排斥……”

“我没有……”基谢廖夫红着脖子辩解道。

“不用解释,”林铮打断他的话,一点没有给他留情面的意思:“你心里怎么想的对我来说其实一点都不重要,”

基谢廖夫的一张脸憋得通红!

作为阿尔法的中队长,基谢廖夫一向自视甚高,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即便是林铮,他也真没将他看在眼里,虽然那天林铮的保镖身上绑了炸弹rang自己稍稍有些棘手,但也就是稍稍罢了,如果是真的作战状态下,基谢廖夫可以保证自己随时能够调动三到四名优秀的狙击手,只要有合适的机会就能一枪打爆他那个保镖的脑袋,最后的胜利者一定会是自己,你不过就是有几个臭钱而已,有什么好牛逼的?基谢廖夫心中愤愤不已。

林铮反倒是似乎起了和基谢廖夫聊天的性质,干脆停下了脚步,伸手示意基谢廖夫随便坐,见基谢廖夫梗着脖子不愿意给自己找个面子,林铮也不勉强,自己老实不客气的在沙发上坐下,抬头望着基谢廖夫,道:“难道你认为我说错了么?基谢廖夫先生,我认为看一个男人是否成功,一个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就是看他能否让全家人过的幸福,而不是看他的事业怎么样,你是阿尔法中队的中队长,说出去确实挺牛逼的,我相信你的职业技能也一定很优秀,但那又有什么用,据我所知,你一个月的薪水折合成美元还不到300美元,你的职业技能可以让你和你的家人过的幸福吗?”

他随意的伸手一指小马,问道:“你知不知道我的保镖一个月能赚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