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55章 前乌G总书记

第1155章 前乌G总书记

传承自前苏联时代的内务部相当于共和国的公安部,但权限却比公安部大的多,内务部不但承担着对内维持社会安定的全部职能,还掌握着军队,阿尔法特种部队竟然也掌握在内务部手里,内务部手中的权限之大可见一斑。

但乌克兰方面想要捂盖子,这并没有出乎林铮的意料,敢在共和国方面已经明确表示有意在乌克兰投资5亿美元帮乌克兰发展经济的情况下还敢这么折腾的主儿,可能会是一个区区的“公安部第三副部长”么?除了那些在苏联解体中大发国难财的寡头们之外,林铮想不出会是谁。

但是……他们怎么就敢这么干?

“老板,老板,您让我打听到的人我打听到了。”小马兴奋的闯了进来,大声的道,神情之间颇有些激动。

“找到了?这么快?”林铮有些惊讶:小马的这工作效率够高的,问道:“是谁?”

小马眉飞色舞的道:“是前苏联时期乌克兰gc党总书记维克托.克里钦科,其他人我正在联系,估计很快就会有消息。”

“好!好!”林铮激动地连连点头:“小马,给你记一功!”

林铮为什么要寻找乌g的前总书记呢?因为他对这个国家政坛的运作状况、行为习惯以及逻辑方式实在是太不了解,迫切的需要一个能够在这方面给自己提供指导和建议的顾问,在乌克兰的这几天,因为不熟悉乌克兰这边的国情和政坛习惯,林铮没少碰一鼻子灰,他深刻的意识到,又一个经验丰富的顾问来协助自己简直太重要了。

“都是我应该做的。”小马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好。这个人是谁?”

“您肯定猜不到,这个人是前乌克兰gc党总书记维克托.克里钦科。”说起这个名字,小马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膛。他对自己的工作很满意,非常满意。相信自己找到的这个人一定会让老板满意的。

前两天小丁神勇的表现让小马心中颇有些压力,他能看出来,因为小丁面对困境时毫不犹豫的举动,原本对小丁就格外信任有加的老板,对小丁的态度再次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就是“以前小丁只是老板很信任的一个保镖,但现在小丁已经被老板看做是自己的兄弟”了。这让小马又了不小的压力!

小马是不担心小丁能够威胁到的位子的,小丁的能力和水平注定了他不可能威胁到自己。但成了老板的兄弟,不但意味着小丁可以获得更多的财富,还意味着他对老板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有了这个影响力,还怕赚不到钱吗?

为了在林铮面前好好表现一番,这两天来他发起浑身的解数来完成老板布置的工作:寻找苏联解体后被现在这波乌克兰“民主和自由的斗士们”一脚踢到一边去的前乌克兰共和国的领导人和政要。

遗憾的是,这些被一脚踢出了游戏的家伙,有的前往了前苏联的其他加盟共和国;有的摇身一变、换了个新的身份钻进了现在的乌克兰政府,对于政客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政治生命,没有几个在自己的位置不保的情况下还能坚持自己的初衷的——那样的人不叫政客。而是叫政治家,前面还要加上一个称谓:伟大的;有的则被那些加入了这场瓜分乌克兰的国际盛宴的巨头们招揽了过去,心甘情愿的做这些国际巨头的马前卒……现在还赋闲在家的前乌克兰共和国的政要们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小马的艰苦努力外加无往而不利的美元的开道下,还真被他打听到了一个人:前苏联时期乌克兰共和国的乌克兰gc党总书记维克托.克里钦科。

“乌g前总书记维克托.克里钦科?”林铮脸上满满的都是惊讶,他是真的被惊住了:虽然维克托.克里钦科在他给小马的寻访人名单上,但以维克托.克里钦科的身份,林铮并不认为小马能够找到这家伙,以维克托.克里钦科的曾经的身份和地位,他怎么可能还一直待业在家?可没想到,小马找到的第一个家伙就是他。惊喜之余,林铮还有些疑惑:“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小马叹息一声:“他现在的日子可不好过……”

“说说。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小马说维克托.克里钦科现在的日子竟然不好过,林铮心中不由得好奇起来:身为前乌g总书记。维克托.克里钦科现在的日子怎么可能会不好过?这可是个新闻,那可得好好听听。

“维克托.克里钦科现在靠着摆摊过日子……”

小马的第一句话就让林铮差点喷出来:“你在跟我开玩笑?”

事实上。林铮还真没和林铮开玩笑,这家伙现在真的只是靠摆摊艰难的维持着生计,至于原因么,维克托.克里钦科是一个坚定的“大苏联”分子。

作为一个坚定的“大苏联”分子,维克托.克里钦科坚定地维护苏联的统一,认为只有一个完整统一的苏联才能够最大程度的保护民众的利益。

在苏联的最后两年时间里,为了维护他心目当中的“大苏联”,维克托.克里钦科很是收拾了不少心怀自由和皿煮的家伙,自然,因为这些举动,维克托.克里钦科也就成了这些自由和民主的斗士们的眼中钉和肉中刺,当苏联解体后,斗士们欢呼着反攻倒算,维克托.克里钦科这个“大苏联分子”不但被那些寡头们和政治投机者们一脚踢到了一边,甚至连退休金都不给他,不得不靠摆摊来艰难度日。

“……这家伙可真是混的够惨的。”听小马说完维克托.克里钦科的近况,林铮摇头叹息道。

……

虽然对维克托.克里钦科的现状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可当库奇马临时借给林铮使用的那辆硕大的吉尔-41047停在基辅一个杂乱的、流淌车臭水的街道边的一个小摊子的面前到时候,林铮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看上去满脸皱纹、满头白发的正在摆摊的家伙,竟然会是前苏联时代乌克兰共和国gc党的总书记?

不像,太不像了。眼前这个老人干干瘦瘦,凌乱的白发在基辅10月的冷风中胡乱飘飞着,眼前的地摊上摆放着稀少可怜的几件旧衣服。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洗得发白的外套,看得出来维克托.克里钦科是个很爱干净的人。虽然衣服已经洗的发白了,可看上去倒还是干净整洁……这恐怕是这老头眼下能够做到的极限了吧?

林铮心里忽然莫名的有些心酸:克拉夫丘克和库奇马这些家伙做的过分了。

无论如何,当年维克托.克里钦科没少在苏共最高会议上为乌克兰争取利益,不客气的说,克拉夫丘克和库奇马这些家伙的餐桌以及餐桌上的“食物”,又相当一部分是这个满头白发在冷风中飞舞的老人提供的,就算他最终失败了,也不应该是这么一个结局。

眼神有些呆滞的望着前面的维克托.克里钦科。看到停在自己面前的、擦洗的一尘不染的黑色吉尔-41047轿车,猛地睁大了眼睛:吉尔-41047?这曾经是自己专属的座驾。

自己的老伙计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双擦的干干净净的黑色皮鞋和一条熨烫的笔挺的西裤映入了维克托.克里钦科的眼帘,维克托.克里钦科顺着黑色的西裤往上看,一个年轻的、典型的东亚人的面孔闯入了他的视线。

一个亚洲人?

维克托.克里钦科愣了一下,忽然愤怒起来,猛地站起身愤怒的挥舞着胳膊,张牙舞爪的吼道:“你是谁?你为什么能坐这辆车?”

“我是谁?”听到维克托.克里钦科的这个问题,林铮忽然笑了:“克里钦科先生,我是来请您出山的人。”

“啊……”上一课还在张牙舞爪的维克托.克里钦科如同被人点了穴道,瞬间呆住了:请自己……出山?

“工作”这个词。距离自己有多远?

“介绍一下,我是一家来自共和国的、叫联创科技的高新科技企业的老板,我们需要一位经验丰富的乌克兰前政要来协助我们开展在乌克兰的业务……”

“我不会答应你们的。你走吧!”没等林铮把话说完,维克托.克里钦科忽然平静下来,语气冷淡的对林铮道。

这就开始赶人了?也是,既然是一个“大苏联”分子,维克托.克里钦科对外国人没有好感也是理所当然的,估计他心里认为所有来乌克兰的外国人都是瓜分乌克兰的刽子手,不过……这很好啊,既然你现在还是一个爱国者,那就更符合哥们的利益了。

“克里钦科先生。或许你搞错了一件事,我们和那些来瓜分乌克兰的欧洲人、美国人不是一回事。我们是来乌克兰投资、帮助乌克兰的……”

“那些美国人和欧洲人当初也是这么说的,”不等林铮说完。维克托.克里钦科再次打断林铮的话,或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维克托.克里钦科望着林铮的目光竟然带着几分哀求:“你们这个国家带走的东西已经够多了,求求你们,给乌克兰留下一口气吧。”

林铮叹了口气:看来这老头真的把自己当成坏蛋了。“我不否认我来乌克兰是想要赚钱,可是我们中国人和美国人、欧洲人不同,我们追求的是双赢:既能赚到钱,又能帮助乌克兰走出眼下的困境……前几天共和国政府次席长老来乌克兰访问的消息你总该知道吧?”

“你……真的是中国人?”沉默了好一会,维克托.克里钦科终于开口了,仍旧是一脸怀疑的望着林铮:“我父亲当年曾经去过你们国家,你怎么能证明你来乌克兰是真的帮助我们的?”

林铮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恩……前几天曾经有人给阿尔法特种部队安排了一次演习,如果不是我反应比较快,估计今天你就看不到我了。”

“阿尔法?”维克托.克里钦科楞了一下,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库奇马那个笨蛋,连阿尔法特种部队都掌控不住了吗?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状似癫狂的维克托.克里钦科,笑着笑着,忽然抬头死死地盯着林铮,问道:“既然你说是来帮助我们的,那告诉我,你们中国人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很简单,因为一个过于弱小的乌克兰不符合共和国的国家利益,而且你们曾经掌握的一些技术对我们国家提升自己的实力也很重要……别瞪我,我知道这话让你很不舒服,可是克里钦科先生,你应该明白,自苏联解体之后,手中掌握着强大力量的乌克兰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与共和国合作,其实也符合乌克兰的国家利益。”

“……你说没错,”良久,维克托.克里钦科苦笑着点头,他曾经是一名顶级政客,当然明白,虽然林铮的话不怎么好听,但却是大实话,林铮能说出这番话来,已经足以能证明他的确是要双赢的……想要自己一个人吃尽好处的都是那些该死的欧洲人和混蛋美国人,在国际交往中,没有好处的事情是没有人做的,中国人想要实现与乌克兰的双赢已经算是给了乌克兰一个机会了,至于这个过程中美国人和欧洲人会不会坐视不管,维克托.克里钦科根本就不敢往那个方向去向:好不容易看到了乌克兰有发展起来的希望,这希望就如同摇曳在风中的小火苗,仿佛有一口气就能吹灭,他必须要屏息凝神才行。

点点头,维克托.克里钦科道:“好吧,我大致能相信你的话了……你说你差点儿被阿尔法袭击了,既然你是来乌克兰投资的人,那么总统府是怎么说的?”

林铮摸摸鼻子:“他们说这是内务部第三副部长维克托.基里亚诺夫准备吓唬我一下。”

“哈哈哈……果然是他们的一贯作风!”维克托.克里钦科笑的很畅快,畅快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