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62章 政客的绿帽子功夫

第1162章 政客的绿帽子功夫

专业的果然就是专业的,说是三天之间,亚历山大.里奥沃奇金只用了60个小时就将消息给林铮送了过来。

看到亚历山大.里奥沃奇金调查出来的结果,林铮久久的回不过神来:维克多.平丘克。

维克多.平丘克,乌克兰的钢铁大亨以及艺术品收藏家,他手中掌握着乌克兰最大的钢铁生产企业,但这并不是他最显赫的身份,他的另外一层身份是现任总统列昂尼德.库奇马的女婿。

你妹!

看到这里的时候,林铮很有种一口唾沫吐到库奇马脸上的冲动:你再说一声这件事你不知情试试?

可一个新的问题又紧接着出现了:自己来乌克兰投资的是电信业,维克多.平丘克从事的行业是钢铁,自己之前根本就没有与他产生过任何交集或者矛盾,他为什么要对付自己?

亚历山大.里奥沃奇金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下面详细的分析了维克多.平丘克、列昂尼德.库奇马、尤利娅.季莫申科等多位寡头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看完这份足足有30多页的资料,林铮长出了一口气:虽然50万美元的确不便宜,但这50万美元花的值!

没错,林铮与维克多.平丘克的确没有任何的业务往来,但钢铁大亨维克多.平丘克却是公司的股东之一,林铮与乌克兰电信的合作,受到冲击最大的就是公司。

如果仅仅是这么一层关系,维克多.平丘克也未必有这么大的胆子,但公司的股份构成不仅有维克多.平丘克这位库奇马总统的女婿,还有俄罗斯alfa集团、尤利娅.季莫申科的统一能源公司、全球电信系统、欧洲复兴银行、全球私人市场投资基金等这些仅仅只看名字就知道是些什么东西的公司。

这些家伙的目的是借助乌克兰电信私有化的机会。肢解乌克兰电信,将整个乌克兰最大的电信企业吞入自己的口中,林铮与乌克兰电信的合作就成了他们最大的绊脚石。自然是欲将林铮除之而后快……当然,想干掉林铮是一回事。但考虑到林铮的身份和影响力,这些卖起乌克兰来完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家伙还是有些心理压力的,最终形成的决案就成了这样:吓唬他一顿。

对于一群控制着乌克兰的寡头们而言,想要用阿尔法吓唬林铮一下根本是一件简单到没法再简单的事,至于那位被库奇马推出来当替罪羊的乌克兰内务部第三副部长,林铮也坚信这家伙在事后会的道补偿。

但如此一来,一个新的问题又冒出来了:既然他们不想联创科技乃至共和国电信行业涉足乌克兰电信行业,为什么当共和国表示要投资乌克兰电信、帮他们升级电信网络的时候。乌克兰方面为什么又表现的那么积极?

答案让林铮哭笑不得:因为维克多.平丘克才刚刚成为公司的股东才刚刚半个月的时间。

也就是说,维克多.平丘克成功的利用自己老丈人是乌克兰总统这一点,以将共和国电信企业引入乌克兰这一点,成功的逼迫公司的股东们接纳他为股东,参与到这场瓜分乌克兰电信的盛宴当中来……

尼玛!

搞明白了这一切的前因后果,林铮很想问候这帮子乌克兰寡头们的全家所有女性:就为了这么一点好处,这些家伙就敢无视几个亿美元的投资对乌克兰经济的拉动作用,肆无忌惮的这么折腾?

以往林铮也听说过乌克兰这些寡头们的无耻和短视。

比如俄罗斯向乌克兰讨要天然气的费用的时候,乌克兰方面不但不还,还一度祭出了武器禁运政策。不允许包括南方机械厂在内的乌克兰战略军工企业向俄罗斯提供战略导弹的零配件,这让在战略导弹及海军、空军武器上极为倚重乌军工的俄罗斯武装力量一时间感到极为难受。

但时任第聂伯彼得罗夫斯克州州长伊戈尔.科洛莫伊斯基却直接无视基辅的禁令,继续让辖区内的南方机械生产厂为俄罗斯战略火箭军提供所需的零配件。解了俄罗斯和普京在战略导弹问题上的尴尬。

看到这里,大家或许以为伊戈尔.科洛莫伊斯基与莫斯科以及普京的关系不错?

大错特错!

普京曾经公开用“独一无二的骗子”来称呼伊戈尔.科洛莫伊斯基这位乌克兰的第四大富豪,因为伊戈尔.科洛莫伊斯基起家的时候从普京的好朋友、富豪阿布拉莫维奇那里骗走了一大笔巨款,强人认为基辅方面把这样的“骗子”被任命为州长凸显出基辅政权的可笑。

被普京骂作是骗子的伊戈尔.科洛莫伊斯基也没给普京好脸色看,刚当上州长,伊戈尔.科洛莫伊斯基就公开将普京称为“矮个子精神分裂症患者”。

就这么水火不容的两个人,可当基辅方面需要与莫斯科来一场“火拼”的时候,伊戈尔.科洛莫伊斯基却毫不犹豫的充当了莫斯科的盟友,原因么其实也很简单。当可以赚钱的时候,政治立场就成了比较次要的事情。

乌克兰的这些寡头们的节操由此可见一斑。

林铮现在是彻彻底底的信了。

不过。既然你们贪财,那就好办!

“帮我联系雷纳托.阿克梅托夫先生。”在打给卢尔彻克的电话里。林铮直接的道。

卢尔彻克没想到林铮竟然这么直接,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林先生,我和雷纳托先生不是很熟……”

没等卢尔彻克把话说完,林铮就打断了他的话:“卢尔彻克先生,我知道你是雷纳托先生的人,你这么关心我们与乌克兰电信的合作,不也是因为雷纳托先生对乌克兰电信感兴趣么?”

“……”电话那头的卢尔彻克瞬间鸦雀无声。好一会儿,卢尔彻克才沉声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很有趣,卢尔彻克是列昂尼德.库奇马总统的秘书,正常情况下他应该是库奇马的心腹、忠心上应该是绝对靠得住的,但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卢尔彻克是能源大亨雷纳托.阿克梅托夫的人。

与乌克兰乃至其他独联体国家的寡头们一样,能源大亨雷纳托.阿克梅托夫也是通过在苏联身上拼命吸血而崛起的,通过乌克兰最近的私有化拍卖,雷纳托.阿克梅托夫控制着乌克兰五家煤炭和能源企业,他的dtek公司控制着乌克兰超过60%的煤炭生产和发电量,至于雷纳托.阿克梅托夫本人,则是一名国会议员。

如果不是亚历山大.里奥沃奇金在资料里告诉了自己这些,林铮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这世界上还有这么荒谬的事:总统的心腹竟然不是总统的人?更荒谬的是总统明明知道自己的秘书不是自己的人,竟然还将他留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除了服气,林铮还是服气:库奇马这位总统心胸宽广的程度简直不亚于那些认为老婆给自己带绿帽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男人了,反正按照这些家伙们的逻辑是“又磨不坏”,别人用用咋了?

对于这些政治人物的心胸,林铮也只能说一个“服!”字。

“我是怎么知道的这并不奇怪,我总有渠道知道这些,”终于理顺了这幕后的关系的林铮,心情好的不得了:“不过卢尔彻克先生,你确定你不需要将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雷纳托先吗?”

……

卢尔彻克果然不敢在这么重大的事情上瞒着自己的老板,林铮的电话挂上不到一个小时,他就接到了雷纳托.阿克梅托夫亲自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雷纳托.阿克梅托夫不但热情邀请林铮去他的庄园里做客,甚至还表示他会派自己的私人飞机来迎接林铮。

林铮没有拒绝,雷纳托.阿克梅托夫的庄园距离基辅只有不到300公里,这个距离正好是直升机最适合的飞行距离,如果用固定翼飞机,算上去机场、下了飞机再从机场驱车去庄园的距离,反倒是不如直升机方便。

“林先生,想要从空中参观一下我的庄园吗?”当飞机快要抵达的时候,雷纳托.阿克梅托夫将无线电信号接入了这架用米-17直升机改装的豪华公务机,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炫耀。

雷纳托.阿克梅托夫的庄园到底有多大,竟然还需要从空中俯瞰?不过雷纳托.阿克梅托夫的话还是成功的引起了林铮的好奇,笑道:“好啊。”

“现在,飞机已经在我的庄园上空了。”无线电里面,雷纳托.阿克梅托夫的声音听上去很是得意。

现在已经是在雷纳托.阿克梅托夫的庄园上空了?林铮透过舷窗往下看,只看到一片湖泊和森林,这就是雷纳托.阿克梅托夫的庄园?

“这里是老板庄园里面的湖泊,”看林铮似乎对下面很好奇,和飞机一起来迎接林铮的管家立刻客气的给林铮解释道:“那边就是码头,您看到那艘船了吗?那是老板最心爱的游船艾琳娜号,是用来纪念老板的小公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