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66章 走向黑非洲

“是不能怪你,”谭娜白了林铮一眼,道:“可你也不能怪别人在关键时候说你的坏话,对吧?”

林铮无言以对,摆摆手,问道:“不说这个,说说富士斯巴鲁,他们只是简单的拒绝?”

“当然不是,斯巴鲁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要咱们付一点‘辛苦费’,”谭娜道:“另外他们希望咱们在贵航云雀有限公司上更有诚意一点。”

就知道是这样!林铮哼了一声,这么大的事情,谭娜一直拖到自己回来才对自己说,这本身就很不寻常:“他们的胃口很大?”

“确实挺大,”谭娜苦笑一声,道:“每台光刻机,富士斯巴鲁会加价1000万美元……”

这种不能说的交易,尼康本就是暴利,保守估计尼康的报价也不会低于3000万美元/台,现在富士斯巴鲁竟然还要每台加价1000万美元?

“好算计,当真是好算计啊,斯巴鲁什么都不用做,一转手就是1亿美元的净利润,”林铮冷笑着道:“还真是没愧对他们‘日本鬼子’的外号。”

“可咱们能怎么办?”说起这个,谭娜很无奈:“谁让这东西咱们自己生产不了呢?”

严格来说,国内其实也不能生产光刻机,但国内生产的光刻机完全没办法用在6英寸晶圆的生产工艺上,这东西又是真真正正的高科技产品,难度之高令人咂舌,既然自己生产不了,似乎也就只能接受日本人的讹诈了。

这个道理林铮懂,可正因为这份无奈,林铮心中才格外的不甘心:一台光刻机的成本才多少钱,尼康转手欧就是数倍的利润,可就这他们还不满意,一定要从自己身上再扒一层皮,凭什么?就凭你们能生产这玩意儿?既然当年咱们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都折腾出了原子弹、氢弹和核潜艇。凭什么现在我们有更好的条件了却失去了当年的那份锐意进取的信念?

“这次老子忍了,”重重的一拳砸在扶手上,林铮咬牙切齿的道:“老婆,咱们国内能够搞光刻机的企业有几家?”

“有天水45所、魔都微电子装备有限公司、成&都光机所、四&川南光。对了,奉天有个芯源半导体,似乎也在搞这个东西。”

天水45所?这个单位林铮有些印象,嗯,单单只听名字就知道是个什么性质的单位了。说起来45所是国内最早进行光刻机研究的单位,也是国内在光刻机领域技术积累的最雄厚的单位,不过受限于国内对科研投入的严重不足,光刻机这个东西本身又是一种技术和资金双密集的领域,哪怕45所有着多年的经验,可也仍旧是以技术跟踪和低端科研应用为主,不过……

“你心动了?”看到林铮的表情,谭娜哪里还不知道他心里你在想着些什么?问道:“你想和45所合作?”

“是,有这个想法,”林铮点点头。并不隐瞒自己的这个想法:“日本人实在是欺人太甚,哪怕是不争馒头争口气呢,何况咱们大把的钱放在那里有什么用?还不如拿出来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

对林铮的这个想法,谭娜当然支持,钱放在那里只是一堆废纸,只有将钱花到该花的地方,那才真的算是钱。这个道理谭娜当然明白,她也从来都不是一个守财奴,只是她也有自己的担心:“45所和不是普通单位,他们能接受与咱们的合作么?而且……这其中的利益又该怎么分配?”

相比于谭娜的担心。林铮倒是显得信心满满的样子,不过他也的确有自己的道理:“达成合作的可能性不会小,你想啊,咱们公司现在虽然还是一家私人企业。但真的有人把咱们看做是一家纯粹意义上的私人企业吗?私人企业能够承接这么多的国防项目?至于45所……咱们与16所的合作算是怎么回事?光刻机也算是国家863计划当中的一个重要节点,即使国家没钱,咱们愿意出钱,上面还不定怎么乐意呢。”

“这倒也是。”谭娜想了想,不得不承认林铮的话似乎的确有那么一点道理,而且话说回来。现在世界上数得上号的光刻机企业就as&ml、尼康要和佳能,其中单单as&ml一家企业就占据了超过70%的市场份额,偏偏光刻机这种半导体行业的核心生产设备又是西方对咱们禁运的核心设备之一。

共和国高度重视半导体技术的发展,对光刻机的发展自然也格外重视,但共和国在半导体技术方面的积累太薄弱,整个半导体行业几乎全是短板,每个环节都张着嘴嗷嗷待哺,偏偏国家又没有什么钱,哪怕咱们对光刻机的需求再怎么迫切,可没钱,现阶段也只能是以技术跟踪为主要研究方向……没钱啊。

“那就和上面提一下这个事吧,等咱们的光刻机搞成了,老子哪怕赔本,也要让尼康、as&ml赔掉裤子!”

………

“你们不容易啊,”听完了林铮的汇报,胡长生很感慨:“乌克兰这个国家,废了!”

林铮是来向胡长生汇报在乌克兰的业务进展情况的,电信行业已经越来越成为与一个国家命脉息息相关的战略性行业,能够对一个国家的电信行业拥有发言权,就意味着共和国对这个国家有着难以想象的影响力,这对共和国而言,意义之巨大再怎么形容都不为过。

这次以联创科技和华为为首的共和国电信企业进入乌克兰,是共和国电信行业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走出去”,国家自然高度重视,胡长生虽然之前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了共和国电信企业在乌克兰的发展情况,但有些细节,他还是要亲自询问林铮才能放心。

听林铮说起乌克兰的总统为了一桩净利润不会超过3000万美元的生意,竟然会将一桩第一期投资就高达2亿美元、运作好了之后每年的净利润不会低于四五亿美元的项目往外推,在80年代末期还曾经在苏联“留学”过一旦时间的他相当的感慨。

“是啊,废了,”林铮无比赞同胡长生的这个论断:“哪怕美国人没有拆掉他们的战略轰炸机、洲际弹道导弹以及其他不同射程的核武器,这个国家也彻底废了,被一群目光短浅的只看到眼前这点利润就敢好不犹豫的卖国的商人控制着这个国家,是乌克兰人民最大的不幸,”说到这,林铮微微一顿:“不过而是我们最大的幸运。”

“你啊你啊……”胡长生指着林铮虚点了两下,也忍不住笑起来。

林铮这小子说的倒也没错,苏兰倒下了,继承苏联的各个加盟共和国被一群目光短浅的商人把持着,对这些国家的普通老百姓而言固然是悲催到极点的事,但对于正百废待兴的共和国而言,实在是一桩再美妙不过的好事。

胡长生笑的很开心,脸上的两个麻子坑都在冒着红光,看到这家伙的这个样子,林铮就知道共和国没少从各个独联体国家搞到些好东西,心里不免有些郁闷:这种好事怎么就没让我碰上呢?

丫完全忘记了白俄罗斯这档子事了。

“小林,可能过阵子你要去一趟非洲。”聊了一会儿后,胡长生对林铮道。

“去非洲?做什么?”林铮有些惊讶,他印象里的非洲虽然不是在大草原上被野牛群追的嗷嗷叫的野人形象和扛着ak的黑蜀黍,可好歹也去过几次非洲的他,对非洲的印象也真没好到哪里去:穷啊、落后啊、以及……懒啊!

没错,相比于贫穷、落后以及战乱,黑蜀黍们留给林铮最大的印象还是懒。

举个栗子,比如某个地方要盖一栋房子,黑蜀黍们干三天就不干了,因为这三天赚到的钱足够他们舒舒服服的生活一个星期,等一个星期后手里的钱花光了,黑蜀黍们又优哉游哉的回来继续上班,一点惭愧的意思都没有,甚至房屋的主人都觉得这是很正常的,自然工程的进度也就可想而知。

这也是为什么咱们国家去非洲做工程的企业从来不喜欢用黑蜀黍的原因,黑蜀黍太懒了,耽误工程的进度。

当然,这个非洲,通常是指黑非洲,不包含北非。

“没错,就是去非洲,你们在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推动的电信项目不知道怎么就被咱们非洲的兄弟知道了,非洲的兄弟也有现代化通讯的要求嘛,呵呵……”

看胡长生这幅奸诈的模样,就知道事情绝不是像他说的这么简单,不过这不是林铮关心的,他关心的是,小兔兔们这是要将信号塔插在非洲的土地上了?

“这是好事啊,咱们的企业迟早是要走出去的。”林铮顿时就开心了,他甚至开始琢磨着,是不是直接将爱立信、诺基亚和摩托罗拉的手机的信号用技术手段给屏蔽掉呢?嗯嗯,这个办法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