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81章 风波起

第1181章 风波起

收购成功,接下来的自然就是对贵航云雀的整顿。

公开承诺给工人们更好的收入是一回事,但对国企、尤其是贵航集团这类大国企的那些通病,林铮从来没有放松过警惕,如果不放手大力整顿,用不了多久,贵航云雀不但不会成为集团的助力,反而会成为集团的一个大包袱。

在这种情况下,轰轰烈烈的大整顿开始了,首先是对工人的职业素质的考核,所有不符合岗位要求的……呃,没有下岗这一说,所有不合格的人通通开始重新学习,那些通过了考核的工人的日子也不好过,为了改正他们身上那股子散漫的“国企病”,工人职业素质的养成计划开始实行起来。

贵航云雀之前的生产过程比较散漫,因为生产任务很轻,不要说上班聊天这种生产过程中不应该出现的情况,在之前的考察当中,林铮不但见过工人们在工作过程中抽烟的,甚至见过女性职工在织毛衣的,但现在,他们的好日子通通到头了,军事化的管理手段让习惯了散漫自由的工人们叫苦连天:大家这么多年来都是这么过来的,凭什么你林铮就敢这么对老子?

不少有门路的人去找上级部门哭诉,可惜,这一次贵&州省的主管部门还不犹豫的站在了林铮这边:贵航云雀正式投产后,每年给贵&州省创造的税收高达10位数,孰轻孰重,难道贵&州省的主管部门还不明白?

最重要的是,之前贵航集团仗着自己大央企的身份一直不怎么买贵&州省的账,当初以ckd方式生产出来第一批云雀轿车的时候,贵&州省曾经主动提出将云雀轿车作为出租车,但牛气冲天的贵航集团好不给面子的表示“连我们自己内部都不够分的。哪有给你们的?”,被狠狠的抽了一耳光的贵&州省上下颜面无光,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会给这些原贵航集团的员工撑腰?

“狗&日的。老子就知道省里的那群王八蛋靠不住,”贵航云雀……哦。不,现在应该叫联创云雀,联创云雀的家属区里,一个黑黝黝的汉子端起酒杯来咣当将杯中的劣酒往嘴里一倒,夹起一粒花生米丢嘴里,一边嚼着一边骂骂咧咧的道:“姓林的王八蛋还不知道给省里的那群王八蛋塞了多少钱,省里的那些王八蛋早就看咱们这些爷们不顺眼了,能给咱们爷们撑腰才tm见鬼。”

“雄哥。要不……咱们还是算了吧,林铮那小子也不是没有来头的,咱们这小胳膊小腿的终究拧不过人家的大腿,而且那姓林的给开的工资真的挺高的……”坐在黑汉子对面的人小声的道。

还有一句话大强没有说出来:自己这些人的背后又没有了强力人物的支持,那个林铮可是一句话就能把发计委的常务副主任叫来的牛人啊,和这么一位背景深厚的亿万富翁对着干,咱们能得着好么?

黑汉子的脸色顿时一沉,瓷质的酒盅往桌子上一顿,阴着脸道:“大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雄哥我这么忙前忙后的操持。是为了我自己么?还不是为了大家这帮兄弟?怎么,你小子是不是被你姓林的收买了,打算当叛徒?”

“雄哥”的话音一落。酒桌上的其他人立刻跟着鼓噪起来,一个两个的拍着桌子骂道:“没错,大强,你是不是打算当叛徒?”

“大强,你摸着心窝子说,雄哥对你怎么样?平日里雄哥对你不薄吧?这个时候你当叛徒,你对得起雄哥、对的起咱们这些兄弟么?”

“大强,你要是真当叛徒,别怪兄弟们不给你留情面。以后别说你是我大龙的兄弟……”

被自己的一众兄弟这么指着鼻子骂,一开始大强还能忍得住。可听着兄弟们的骂的越来越难听,大强也忍不住了。一拍桌子猛地站起身来:“我大强是这种人么?这么多年了,我大强是什么人兄弟们不知道?可现在和以前不一样啊,以前大家多多少少的都和集团总部那边能拉上关系,可现在,贵航云雀特么的彻底姓了林了,难道兄弟们没看出来那个姓林的家伙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大家抱着团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日子能过的更舒服点,可真的和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主儿对着干,咱们能落着了好?”

“……”

大强的话落下,不大的小屋里顿时安静了不少。

在这个屋里的人属于“失意者联盟”,都是在前段时间的整顿中被涮下来的人,比如大家的头领刘光雄雄哥,就是原贵航云雀四大车间之一的冲压车间的车间主任。

现在么,在联创科技接受贵航云雀后,雄哥这位冲压车间的主任不但经常性的迟到、早退,手脚还不干净,最重要的是对工作岗位所需的职业技能、管理技能也远远达不到需求,自然毫无疑问的被涮了下来。

嗯,按照联创科技的说法着不叫涮下来,这叫职业技能再培训。按照之前联创科技与贵航集团签订的合同,联创科技不能直接辞退雄哥,而是要对雄哥进行重新培训。

但雄哥显然不认为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承担车间主任这个位子,在他自己看来,自己在这个位子上呆了五六年了,不也做得好好的,谁也没说自己不合格不是?

在雄哥看来,林铮那个混蛋将自己开掉,唯一的原因就是那个姓林的小王八蛋看自己不顺眼,丫根本就是在用这种方式来打压自己这些贵航云雀的“老人”。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够和刘光雄聚在一起的,当然是一群情况差不多的人,这么一群“失意者联盟”偷偷摸摸的聚在一起,原因和目的当然很简单,在联创科技的整顿过程中,因为背后有靠山、习惯了自由散漫的日子的众人对眼下这种军事化的管理方式十分的不适应,他们无比怀念之前贵航云雀时代的幸福生活,想方设法的想要争取属于自己的“利益”,对重新培训、竞争上岗这些玩意儿,根本就没在大家的考虑范围之内:操的,老子之前的日子多舒服?老子丢不起这个人!现在让老子跟个普通工人一样老老实实的上班?去尼玛的吧!

斗争!

必须要和以林铮为首的恶势力进行坚定的斗争!

要让姓林的小王八蛋知道,别以为你把贵航云雀买下来了,这个厂子就是你们的了,老子要让你知道,哪怕你林铮把厂子买下来了,也要照顾到咱们这些爷们的情绪。

但现在,大强的一句话让不少人心里犯了嘀咕:也是啊,那个姓林的小王八蛋年轻归年轻,可年纪轻轻的就能创下这么大的家业,说他没点儿手段,那也不可能啊。

越是混的,越是能见风使舵,说林铮没点儿本事,谁信啊。

看到众人脸上表情的变化,刘光雄冷冷的笑了:“怎么?大家真的打算回去老老实实的上班了?老子不说以前你们跟着老子过的多舒服,也不说你们这样是不是对得起老子平日里对你们的照顾,作为大哥,如果你们回去后真的能老老实实的上班,大哥这就送你出门,可老子现在就问你们一句,你们能受到了那个苦么?”

对啊,那个苦是真受不了啊!

刘光雄的话音一落,想到最近一段时间的辛苦,刚刚还有些犹豫的几人顿时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眼神立刻变的坚定起来,常年偷奸耍滑惯了的人,哪里受到了这种军事化的管理方式?哪怕为了以后能够过上好日子……不对,是为了争取属于自己的合法利益,也要和林铮那家伙斗一斗。

“雄哥说得对,”一直坐在刘光雄左侧、没怎么说话的原焊接工艺车间副主任马向东忽然重重的一拍桌子:“咱们也不是一定要破坏公司正常的生产秩序,咱们就是要为咱们争取一个合法的利益,咱们贵航云雀2000多口子人,他林铮凭什么就只针对咱们哥几个?要说姓林的家伙没有打击报复的心思,你们信吗?”

“那肯定是不信的。”马向东的话音一落,其他人顿时拍着桌子叫起来。

马向东的话可谓正说到了大家的心坎里去:不是咱们要闹事,实在是你林铮不是个东西,当面说一套背后搞一套,当初你当着大家伙的面是怎么说的?保证大家的工资比上汽通用的还高,可一转眼就把咱们兄弟们给涮了下去,不是咱们哥们要闹事,是你丫做事不地道啊。

自欺欺人的给自己闹事的行为找到了借口,大家顿时群情激扬起来,刚刚落下去的士气也跟着提了上来:“没错,咱们不是要闹事,咱们就是要讨个说法,他林铮有钱怎么了,也不能这么欺负人!”

“雄哥,马哥,您两位脑子活,比咱们这些粗人的脑子好使,您就说吧,咱们要怎么做?您两位指到哪,咱们兄弟们就打到哪,没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