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98章 自己作死

第1198章 自己作死

“我也是通过icq知道的,”见胡长生对这件事感兴趣,林铮给他详细的介绍了一下:“这件事发生在美国的一所高级私人医院,主要是做康复理疗的,算得上是一所贵族医院,一次偶然的情况下,他们发现自己医院里使用的西门子核磁共振设备有轻微的核辐射泄漏情况出现……”

胡长生听的频频点头,眼睛亮的令人发指:西门子的医疗设备向来被认为是技术含量最高、性能最好、最稳定的产品,在世界范围内,西门子的医疗设备从来都是所在领域的no.1,可竟然在美国爆出了核磁共振设备出现核辐射泄露的情况?这可太要命了!

不过一个新的疑问又在胡长生心里冒了出来:“出现了这种情况,应该闹的人尽皆知才对吧?怎么没听到消息?”

“也是这家医院的老板反应快,直接和西门子取得了联系,要求西门子赔偿他们一大笔钱,大约是2000万美元吧,”林铮笑着道:“其实这个核辐射的泄露情况并不是很严重,但在这家医院的老板看来还一个绝佳的敲诈西门子的机会,他们希望借着这个机会从西门子身上砍下一块肉来,自然不愿意↘声张出去,当然,要价比较黑;

西门子这边呢也有些投鼠忌器,他们既不愿意掏这么一大笔钱,毕竟被人白白的狠宰一顿不是一件让人舒服的事,同时又有些害怕,怕这家医院把西门子的核磁共振设备出现核辐射泄露的情况透露了出去。两家现在正在为这个赔偿的问题在扯皮呢。

至于消息没传出来的原因,是因为贝尼尔的私人医生和那个医院的一个医生是不错的朋友。那个医生告诉了贝尼尔的私人医生,贝尼尔的私人医生又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贝尼尔。我让贝尼尔帮我打听西门子的医疗设备在美国有没有什么负面新闻的消息的时候,他把这件事告诉了我。”

说起这件事,林铮都觉得事情是如此的有戏剧性,尼玛你还能不能更巧一点?

至于贝尼尔为什么没把这件事捅出去,这其实也很简单,西门子毕竟也不是一家小公司,作为世界500强当中排入前100名的企业,他们和很多国家的政府都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愿意在没有充分利益的前提下得罪这样的巨头——但现在。林铮有充足的动力得罪一下西门子。

“呵呵……这可是好玩,”胡长生听的笑的很开心。他没想到西门子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更巧的是这件事竟然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这算是老天爷给你们联创科技准备的机会?嗯,从医疗设备上对西门子下手的确是个好思路,不过你们能搞定哪家医院?”

“无非就是出钱而已,”林铮回答道:“既然哪家医院的胃口才2000万,大不了我哪怕砸2000万进去,也要将那台出现了核泄漏的核磁共振设备拿到手。”

“然后国家就有借口卡一下西门子了?”胡长生把话接了下去,笑的很开心:“嗯。不但是核磁共振设备,西门子所有存在辐射的医疗设备都在这个范围之内……小子,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坏呢?”

“这不是被逼的没办法了么,”林铮貌似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个……其实咱们还可以借着这个机会从西门子那里掏出点高压输变电的技术来的。”

“这个还用你说?”胡长生眼睛一瞪:“好了。你小子记住,眼下你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搞定美国的那家医院,如果他们和西门子达成了一致。你们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去安排。”

………

“贝尼尔先生。听说您要见我?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安德鲁医院的院长、同时也是所有人安德鲁医生满脸笑容的望着眼前的这位亿万富翁,贝尼尔这样的顾客是安德烈最喜欢的、心目中最理想的顾客。原因很简单,他们不但有名,而且还很有钱。

贝尼尔不和安德鲁废话,直接的道:“安德鲁先生,我对你们医院那台出现了核辐射泄露的核磁共振设备很感兴趣……”

“贝尼尔先生,我想您误会了,”不等贝尼尔说完,安德鲁就打断他的话,一脸严肃的道:“我不知道您从哪里听到的这样的谣言,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您,绝对没有这样的事。”

“是吗?”

贝尼尔笑了,他二话不说,直接将一个大大的资料袋拍在了安德鲁的面前。

“这……这是什么?”安德鲁大大的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看了贝尼尔一眼。

“你说呢?”贝尼尔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句。

安德鲁的脸色变了数遍,做贼心虚的他,立刻肯定了这个资料袋里面的东西:十有八九是和西门子的核磁共振设备的核辐射泄露有关的东西吧?

但竟然他手里有这些东西,为什么还要来找自己呢?安德鲁犹豫了好几下,终于还是没有敢将这个问题问出口:对于美国人来说,icq实在是也给往无数人仰望的庞然大物,自己的安德鲁医院每年能赚好几百万美元,但如果icq在他们的网站上给自己“美言”几句,自己不但可以立刻关门大吉,而且恐怕连退休的机会都不会有了,立刻就要破产。

“我们有从西门子内部得到的确凿的消息,安德鲁医院正在和西门子医疗就解决那台发生了核辐射泄露情况的核磁共振设备的问题进行谈判,”贝尼尔似笑非笑的望着安德鲁,道:“2000万美元,安德鲁先生,您的胃口可真不小啊,难怪西门子医疗都头疼。

但是我很好奇,如果您在明知道西门子的核磁共振设备发生核辐射的情况下,不但不将这个情况通报给政府和医疗主管部门,方便政府和医疗主管部门评估这是时间还是普遍存在的情况,好对全美数万台西门子核磁共振设备进行全面的检查,反而利用自己掌握的这个信息为自己谋取私利……安德鲁先生,我对法律不是很擅长,不知道这种情况法律会怎么追究您的责任?”

安德鲁登时瘫了下去。

贝尼尔说的一点没错,如果自己和西门子在密谋的消息泄露了出去,不但自己的医院会面临巨大的信任危机,同时也会面临政府非常严重的制裁——就算政府本身不想给予安德鲁医院太严厉的惩罚,可当icq将这件事捅出去之后,迫于压力,政府也要给民众一个妥善的交待。

“我……我……”整个瘫软在椅子上的安德鲁,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当然,安德鲁先生您和我没仇,作为一个善良的、有爱心的人,我十分不乐意看到这种情况的出现……”

嗯?听贝尼尔的话里面似乎有放自己一条生路的意思,安德鲁愣了一下,随即整个人仿佛抓住了水里漂浮的一根救命的木头,不顾一切的想要死死的抓在手里,忙不迭的点头道:“是的是的,您的善良举世皆知,我很乐意配合icq的采访,刚刚的话只是我和您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

开玩笑啊,虽然西门子的钱的确很诱人,但如果这件事被icq给捅了出去,自己的医院、自己的前途……咳咳,真到了那个份上,也就不要说“前途”这俩字了。

是不是玩笑,贝尼尔心里当然明白,他露出一个“我什么都知道”的笑容,对安德鲁道:“当然,其实我也能理解安德鲁先生的做法,毕竟机会难得,是不是?”

“呵呵……”

安德鲁尴尬的笑了笑,心里却对贝尼尔的话无比赞同:可不是机会难得么,这种宰肥羊的机会一辈子也未必能够遇到一次,不抓住怎么对得起自己?不过这话从icq的首席执行官口中说出来,怎么就让人觉得这么别扭呢?

“安德鲁先生,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您知道您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还没有和西门子医疗达成协议吗?”贝尼尔忽然向安德鲁反问道。

“为什么?”安德鲁下意识的反问道,他其实也在奇怪这一点。

“很简单,因为西门子其实有恃无恐。”

“啊?”安德鲁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从贝尼尔的口中听到这么一个答案,眼中不由得露出怀疑的神色:你有没有搞错啊,现在是我掌握着西门子医疗设备的把柄,西门子公司现在应该忐忑无比才对,他们怎么会有恃无恐?

“在你向西门子开出价码的那一刻,西门子就确定了,你不会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

“为什么?”安德鲁下意识的反问。

“很简单的逻辑,如果你们将这个消息爆了出去,他们也就没有了再向你们付钱的必要,到时候他们应付那些汹涌而来的、要求赔偿的医院和患者都来不及呢,哪里还会在乎你们?换句话说,这个消息只有在保密的情况下对安德鲁医院才有价值,”看着安德鲁,贝尼尔幽幽地道:“但问题是你们想要从西门子手中赚一大笔钱,就只能将这个消息保密,否则你们一分钱也得不到。西门子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们才敢这么有恃无恐的和你们扯皮。安德鲁先生,您认为我说的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