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211章 飞轮电池和弹射座椅(下)

第1211章 飞轮电池和弹射座椅 下

屠工没有回答林铮的问题,反而笑着向林铮问道:“林总,你也算是咱们军工体系的人,对弹射座椅……嗯,对咱们国家空军战斗机上用的降落伞你了解多少?”

林铮对这东西了解的还真不多,试想,作为一个军迷,绝大多数情况下你只会对武器的性能感兴趣,了不起你或许对飞机上搭载的武器多了解一些,或许你会对某款战斗机的各项性能和数据了如指掌、倒背如流,但谁会去关心弹射座椅啊。

林铮算是比较资深的军迷了,又有着普通军迷无法比拟的优势,沉吟了一下,林铮道:“似乎是方形的翼伞,可以做一定距离滑翔和方向调整的那种?”

理论上,无动力的翼伞也可以滑行一段不短的距离,基本上可以保证15:1以上的滑翔比,即高度每下降1米,翼伞就可以向前滑行15米以上,以一名飞行员跳伞后开伞的高度为500米来计算,落地的时候他距离开伞的坐标已经飘出去了7500米,基本上足以保证飞行员避开地面比较危险的地带了。

当然,这只是最理想的情况,在实际当中因为上升和下降的气流的影响,这个距离有可能更长,也有可能更短。

“没错,就是这种。”

“……”林铮望着屠工,希望他借着往下说。

“我们对从80年代初到现在、国内外超过200起战斗机飞行员跳伞求生的实际案例进行了分析,得出一个让人吃惊的结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飞行员跳伞之后,降落的地形都很恶劣,很不方便营救人员进行营救。”

认真的思索了几个自己知道的飞行员跳伞求生的案例,林铮不得不点头:“似乎……还真是这样的。”

“但对这些飞行员降落的地带进行分析后,我们又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情况,哪怕飞行员在跳伞之后能够以他降落的地点为圆心、再飞出去50公里,也能让我们的营救工作方便很多……”

“我明白了,”听屠工说到这。林铮哪里还不明白他的意思?顿时恍然大悟:“您的意思是,如果将战斗机飞行员的降落伞从无动力的翼伞改装成有动力的翼伞,不但飞行员逃生的几率大大增加,营救的难度也会大大降低,对吧?”

飞行员启动弹射座椅逃生分为三个过程,第一个过程是拉动弹射座椅的弹射拉环启动弹射程序;第二步,弹射成功后。根据实际情况在合适的时机打开降落伞,进行人椅分离;第三步。降落。

屠工考虑的就是最重要的第三个步骤:降落。

翼伞和飞行员的整体自重不会超过100公斤,实际上普遍在85公斤以下,以翼伞巨大的翼面积来计算,又不需要如同在地面上起飞那样还要考虑高度爬升,如此一来,只需要保证0.15的升阻比、即12.75公斤的推力就足以保证飞行员在空中飞行,要提供超过13公斤的推力,一台公里在2KW左右的电动机就能够满足,一块容量为的电池就足以保证飞行员在空中飞30分钟以上的时间。配合合理的滑翔和操作方式,足以保证飞行员飞出去50公里以上的距离——这50公里的距离,足以保证飞行员的生存几率提升很多很多倍。

林铮明白屠工的意思了:“所以电池的重量就成了重点考虑的问题?”

“没错,我们也考虑过用锂电池,但成本不论,1千瓦时的锂电池的重量就差不多7公斤,再考虑到体积。实在不好安置,所以……”

所以看到联创科技展出的这款飞轮电池之后,屠工立刻就意识到,解决飞行员跳伞之后选择合适的降落地点的难题解决了:一款普通红砖大小、自重在2公斤左右的飞轮电池就能够提供约2千瓦时的电能,这真的太有诱惑力了。

甚至哪怕对于海航的飞行员来说,在空中飞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都足以让基地派出救援队了……海航的弹射救生座椅和空军的又不同,考虑到很多时候可能需要在海上弹射,人家不但配备了救生用的充气艇,甚至救命用的食物和饮水也比空军飞行员要多一些。

“能为咱们的军队建设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是我们的荣幸,”搞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林铮当即毫不犹豫的道:“不过可能成本方面……”

屠工打断林铮的话,笑着问道:“林总。您觉得咱们会把成本放在第一位吗?”

愣了一下,林铮也笑了:的确,作为一款军事装备,不考虑成本因素肯定是不行的,但同样,对于一款军用装备而言,放在第一位进行考虑的肯定不是成本因素,别看弹射救生座椅就是一张椅子,可目前国际上弹射救生座椅的成本普遍在20万美元至30万美元之间,自重也在500公斤左右,为了保证飞行员最后逃命的本钱,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惜血本。

相比于二三十万美元的成本,多出来的这点电池和电动机的成本真的不算什么,国家培养一名战斗机飞行员需要花费多大的成本、多长时间?一块2千瓦时的飞轮电池才多少钱?哪怕这块电池一辈子只发挥一次作用,有能给国家省多少钱?

真要在这种细节方面都要斤斤计较,那干脆取消军队得了:国家每年需要那么多钱来养活军队,反正又不打仗,费那个钱干嘛?

“我们现在只能在实验室状态下小批量的生产一些电池,到距离小规模工业化生产最少还有个五六年的时间,”林铮试探着问道:“这样的话会不会耽误咱们这边的工程进展?”

“不会,”屠工挥了挥手:“你们先给我们提供一批电池做实验就成,我们的这个项目还需要一带时间,话说回来,就算你们到时候还没能实现工业化生产也不要紧嘛,你们实验室的这点产能也够我们用了。”

这话倒也对,林铮刚刚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下子倒是反应过来了:共和国也算是一个空军大国了,可从歼7开始算,哪怕连轰6轰炸机都算上,咱们国家总共才多少飞机?

为了保证不影响战斗力,每年需要更新的弹射座椅的数量是循序渐进的,联创科技的飞轮电池产能固然不高,但哪怕是实验室状态下的产能也基本上能够满足军方的需求了。

想明白了,林铮顿时喜笑颜开:大生意这就上门了啊!“请屠工放心,我们一定保质保量的向咱们所提供质量优异的电池……”

说到这,林铮的脑洞忽然开了一下:战斗机的弹射救生座椅需要高能量密度的飞轮电池,那么执行特种作战的特种部队、执行空降作战的伞兵部队是不是也需要这玩意儿呢?想象一下,咱们执行空降作战、特种作战的战士在上百公里的距离之外就悄无声息的从空中接近敌人,敌人还在睡梦中睡的正香,就已经悄无声息的被咱们给缴了械……

那画面简直不要太美!

“我怎么没想到?”听林铮说完,屠工的眼睛也亮了:如果能够把这个业务也拿下来,610所的日子就更好过了:具备辅助动力的动力翼伞啊。“嗯,小林你这个建议不错,这样,回去之后我就打个报告。”

………

送走了屠工,林铮立刻将小马叫过来:“咱们的飞轮电池想要达到量产状态,还需要多长时间?”

“最少也要3年。”不知道老板为什么忽然这么关心这个问题,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老板关心了,小马立刻小心翼翼的道。

“慢了!”林铮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2年!最多两年时间,必须要把生产线给我建起来。”

“2年?老板,根本就不可能!”小马的一张脸顿时皱成了苦瓜:“老板,现在还有很多技术问题、工艺问题需要解决,3年已经是最乐观的估计了,如果有什么向生产转化过程中难以解决的问题,说不定四五年也未必能够投产。”

“这个我不管,我只要2年时间内必须要做到飞轮电池的投产,”面对小马的诉苦,林铮不为所动:“告诉大家,不管需要多少钱,公司都会满足他们,但2年是条线,必须要做到。”

“那……好吧,我马上把您的意思传达下去,”老板如此坚持,小马也没招了,犹豫了一下,小马小心的问道:“老板,咱们其实不用这么着急的……”

“军方在未来可能会大批量订购飞轮电池,咱们现在必须要早点做准备。”林铮小声的道。

“啊?军方?”愣一下,小马忽然紧紧的捂住了嘴,唯恐自己叫出来:难怪老板忽然间变的这么着急呢,原来是军方很急切啊,这就可以理解了,任何时候,军供产品都是利润的保证,何况全世界也只有自己公司能够量产飞轮电池?

小马立刻迫不及待的道:“我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