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220章 无法避免

第1220章 无法避免(2/10)

发计委的常务副主任,那是大家平日里想要拎着猪头都找不到的庙门,哪怕能够在邱主任面前混个面熟,以后也有的吹嘘了,谁也不敢怠慢,一个二个平日里在自己的地面上鼻孔冲天的家伙竟然紧张起来,拽拽衣服,那个拢拢头发,有心急的干脆将秘书喊过来,让秘书帮自己捯饬两下:不能给邱主任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啊。

来到大门口时,林铮有些惊讶的发现比尔.福特这家伙居然已经在这里等着了,看他和门口的人谈笑风生的样子,似乎已经到了有一会儿了,看到林铮,这货立刻兴奋的冲林铮招招手:“嗨,林,你躲到哪里去了?我找你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我才不信你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林铮老实不客气的捶了比尔.福特一拳:“老实交代,刚才怎么没看到你?是不是躲到什么地方泡妹子去了?”

“oh,该死的,你轻点,不知道你的力气有多大么?”比尔.福特表情极其夸张的大呼小叫,似乎不是被林铮捶了一拳,而是被猛犸象踩过似的,和林铮一起来的经销商们则集体看呆了:尼玛啊,这是总资产数千亿美元的超级汽车帝国的领头人啊,竟然和林铮的关系这么和谐?

太打击人了!

之前大家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和林铮的差距似乎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大,可看到这一幕,大家才恍然反应过来:自己和林铮之间的差距很大,非常大,大的简直令人绝望。

林铮可不知道自己身后的这群刚刚还在算计自己的家伙心里是怎么想的,直接无视比尔.福特的耍宝,撇撇嘴道:“比尔,听说来了不少领导,他们是为了你来的吧?”

“我只是一个商人而已。”比尔.福特撇撇嘴,一脸的贱笑。

你就装吧,如果不是顾忌着现在的人太多。林铮早就一巴掌呼在比尔.福特的脸上了:你丫是比尔.福特、是福特家族的当代掌门人好不好?

你也好意思说自己只是一个商人?!

上百年的底蕴的积累,让福特家族早已经成了对美国社会的各个方面都会有深远影响的集商业和政治于一身的超级家族,这两年来,随着共和国经济的发展。共和国和美国之间的冲突越来越严重,共和国继续一个能够和美国方面进行交流的突破口,比尔.福特的到来让高层的很多人眼睛一亮:如果能够说服比尔.福特,让他在这方面出一把力,那可就太好了。

狠狠的冲比尔.福特竖起一根鄙视的中指。

“当然。如果能够为两国之间的友谊做点什么,我也不会介意,”比尔.福特耸耸肩,对林铮道:“毕竟特斯拉.福特也有福特汽车的股份不是?”

林铮登时无语:这家伙……这是准备待价而沽呢,还是打算狮子大开口?

……

刚到大门口没多久,一辆闪烁着警灯但没拉响警笛的警车在前面开道,后面跟着一辆贴着黑色车膜的考斯特组成的车队缓缓的驶了过来。

“小林,我不请自来了,欢不欢迎我这个恶客啊。”邱迎春当先一步从车上下来,毫不见外的和林铮开玩笑道。

林铮快走几步上前。热情而不失礼貌的笑道:“邱主任您这是哪里话?您能在百忙之中拨冗来知道我们的工作,是我们联创科技10多万名同事的荣幸,如果您是恶客,我倒是希望您这样的恶客来的越多越好。”

“哈哈哈……你小子这张嘴啊……”邱迎春笑着摇头:“对了,李副相得知我要下来,也想过来看看,可惜腾不出时间来,特意给你们写了幅字表示祝贺,你小子真是好运气,李副相的书法在首长里面可是出了名的。”

“李副相竟然给我们提了字?”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了。林铮一脸的惊喜:“这可真是……太荣幸了,我们一定认真工作,不辜负领导们的期望。”

我擦!邱主任和林铮的关系这么好?连李副相都这么看重他?紧随其后从车上下来的海岱省的几位常委听的眼皮子一阵乱跳。

海岱省的领导们其实有些尴尬,之前他们并没有打算过来。觉得派个秘书过去代表自己表示一下关心就够了,可谁能想到中央对特斯拉福特的竟然这么重视,连发计委常务副主任都亲自下来了?

知道高层居然对林铮如此重视,大家心中不免有些后悔。

虽然到了大家这个地步也不用担心林铮的小话对自己的仕途生涯会造成什么影响,可谁敢保证这个坏印象会在什么时候成为一块绊脚石?到了这个层面的领导,谁不想再往前进一步?

此刻再看到邱迎春对林铮的态度。有些性格比较偏激一点的已经在心里骂开了:林铮你这家伙不厚道啊,早点说你和邱副主任的关系这么好,我们不早就来了?

他们琢磨着如果能够借着林铮的关系搭上邱迎春的线、甚至结成同盟的话,可以为自己的上进到来多大的助益?林铮你小子真是太不够意思了,平日里咱们也没少照顾你们公司不是?

这些家伙在埋怨林铮有这么好的关系宁可藏着掖着也不告诉自己的同时,却没想到一点:就凭你们这些家伙那又便宜就上、看到情况不妙就撤的臭德行,林铮凭什么去帮你们?

没错,除了和比尔.福特进行接触之外,邱迎春今天下来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来给林铮撑腰,听闻海岱省的个别领导似乎有些蠢蠢欲动,考虑到林铮与比尔.福特之间良好的私人关系,上面觉得似乎有必要警告一下目光短浅的海岱省的个别领导同志了:不能因为某些同志的目光短浅而影响了大局。

和林铮说了几句,含蓄的向海岱省的领导们表明了“以后你们放聪明点,最好对林铮客气些”的态度之后,邱迎春用比对待林铮还要热情几分的态度对比尔.福特道:“福特先生,得知您到来的消息,长老们十分高兴,特意让我带来了对您诚挚的问候,欢迎您再次到中国来。”

相比于热情的有些过分的邱迎春,比尔.福特的态度却稍显冷淡,只是客气的点点头:“能到中国来我也很高兴,感谢长老们的问候,也请邱先生代我向贵国长老们问好。”

邱迎春的眼中有些失望,却是毫不迟疑的点头:“好的,我一定带到。”

林铮皱了下眉头:比尔.福特的这个态度……我怎么觉得这么不对劲呢?

………

确实很不对劲,临回美国之前,大长老和比尔.福特见了个面,两人谈了些什么不得而知,但林铮却注意到,比尔.福特走后,中美两国之间的政治气氛越来越紧张,双方的贸易摩擦也越来越频繁,注意到这一情况,林铮的眉头也越皱越紧了,以至于连过年的时候眉头都萦绕着一股愁绪。

俗话说得好,心有灵犀一点通,作为林铮的枕边人,谭娜早就注意到林铮的情绪不对头了,一开始还以为是公司有什么问题,可将公司的情况摸排了一遍之后惊讶的发现公司一切正常,什么不好的情况也没有发生。

难道是这货有惦记的其他女人了?也不怪谭娜会这么想,实在是自己的男人“生冷不忌”的厉害,可暗中调查的结果更是让谭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林铮这家伙这阵子老实的简直跟圣人似的,根本就没和哪个女人有什么勾搭。

如此一来,谭娜彻底迷糊了,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去找林铮询问:“老公,你这两个月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整天一副大难来临的样子似的?”

“有吗?”林铮有些惊讶:“我表现的这么明显?”

谭娜登时无语:“都写在脸上了,你说明不明显?”

“啧……”林铮牙疼的吸了一口气。

“到底是怎么回事?”谭娜忍不住往最坏的地方去想:“难道是上面看咱们家钱多眼红了,想要剪咱们家的羊毛?要不然你怎么整整两个多月了就一直呆在琅琊没动弹?嗯,还别说,真有这个可能,真要是这样你怎么把飞机都停在机场了?说,是不是发现不妙随时准备跑路?”

“你想什么呢?”林铮哭笑不得,他还真没想到谭娜的联想能力竟然这么丰富:“没有的事……”

“那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好让我放心。”

“我……”

林铮迟疑了,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告诉他,我知道今天、也就是2001年的愚人节,将爆发朝鲜战争之后中美之间最大的一次冲突,现在我就要看看历史是不是被改变了?

这话说出来,恐怕直接就被谭娜当成是疯子了。

就在林铮琢磨着用什么借口糊弄过去的时候,电话响了,刚一接通,林铮的老朋友、总装的杨恺少将愤怒中带着急切的道:“林铮同志,出大事了,你现在立刻带着你们公司电子电气方面的专家去就琅琊机场。”

“去机场?出什么事了?”

林铮的语气听起来很急切,可谭娜却惊讶的发现,接到这通电话后,林铮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