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256章 心态整风

第1256章 心态整风

“林总,咱们真的要这么扶持新松?有这个必要吗?”

对林铮这么支持新松机器人的做法,集团里的很多人很是不解,在他们看来新松机器人固然有着中科院的背景,但也不至于这么支持他们吧?这可是联创科技的战略合作伙伴啊,以联创科技在国内电子工业界的地位,不客气的说,如果新松机器人上市,单凭这一句话,新松机器人的市值都能飙升最少50%,新松机器人何德何能,有资格让公司这么支持他们?

说的难听点儿,也亏得王自然是个年龄和林保国差不多大的中年男人,如果是个女人,大家心里真要嘀咕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大家需要好好琢磨的东西了。

公司的高管们能够提出这个问题,说明他们是真的在认真的经营公司,林铮没有生气,相反,他心里还挺高兴的,不过对这个问题,林铮却并没有直接回答他们,而是反问道:“那么大家是怎么看的呢?是不是真的觉得没有扶持新松、交好他们的必要?”

咦?

林铮的这个回答,倒是让大家有些奇怪,不过既然是老板这么问题了,大家免不得要好好思索一下,这一思索,大家的表情就开始有了变化,有的人神情严肃,有的人则眉头微皱,都是些习惯性的思索动作,但无一例外的,大家都意识到了老板这个动作的不同寻常。

通过高品质的摄像头,林铮可以清晰的看到本次视频会议每一位与会高管们的反应。

“我先说两句吧,”第一个开口的竟然是吴俞莹。

这倒是让林铮稍稍感到有些意外,他以为第一个开口的可能是孙亚芳,不过随即,林铮笑着点头示意吴俞莹继续往下说。

“以前我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联创科技根深叶茂,强大无比,只有别人来巴结我们的份儿,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去交好谁,咱们是联创科技啊。至于那么低声下气的么?”

吴俞莹说完,一阵轻笑声传来,显然。大家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也有人的表情变的越发严肃了起来:问题,就在这里。

“去年我参加哈弗大学的mba培训班的时候,当时哈弗的教授告诉我们,要对市场心怀敬畏之心。要对伙伴怀有感激之心,这话很有道理,可现在再回过头来仔细想想,我们的这种心态似乎越来越背离这一原则,有些目空一切、目无余子了……”

吴俞莹的话还没有说完,其他几位刚刚表情有些不在乎的高管。脸色齐齐的剧变!

没错。随着联创科技在国内的电子业界的地位日渐稳固,大家的心态不但逐渐不复当初,也真的有些目空一切,目无余子了。

这种心态是一个做企业的职业经理人应该有的心态吗?毫无疑问,当然不,对于任何一位职业经理人来说,这种心态都是他职业生涯的大敌,以往无数的例子告诉大家,当一个职业经理人的心态在不只不觉间走到了这一步。他距离自己职业生涯的结束也就不会太远了。

新松机器人现在的确在业内的名声不显,在国际工业机器人领域和自动化生产设备领域内根本就排不上号,但看看国家制定的发展战略,工业机器人和自动控制是国家“核高基”计划的重点,有着国家的支持,有着中科院的背景,新松机器人天生就带着“御林军”的光环,说新松机器人背负着国家在工业机器人和自动控制领域的希望也不算太过头。

共和国不能没有自己的工业机器人生产和研发体系,共和国不能没有自己的、世界一流水平的工业机器人。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现在的新松机器人刚刚成立。百废待兴,就如同几年前的比亚迪电子一样,如果集团在现在就给他们足够的支持,现在就与新松机器人结为战略合作伙伴,不但能够为集团在不远的将来迎来一个有着国家级背景的坚定盟友,更能够获得许多的政治加分对于任何一家企业而言,这种机会都是可望而不及的,偏偏自己这些人傻乎乎的,竟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想到这,一些之前还在心里责怪林铮自贬身价的高管,满脸通红的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我觉得,我们的管理团队需要重新学习一段时间了。”一直没怎么说话、一直紧皱着眉头思索的孙亚芳,缓缓的开口道,配合她坚定的语气,所有人都能听得明白,孙亚芳的这句话不是一句建议,而是一条征询着大波ss意见的命令:如果你觉得我的这条建议正确,那就这么做了。

这话引来一阵轻微的**。

虽然知道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但知道出了问题是一回事,可当真的要开始“治病”、并且要拿“手术刀”对着自己的时候,人的自私本能还是立刻占据了上风:这是不是波ss和孙亚芳演的一手双簧,想要从自己手里受权呢?

谁也不敢说没有这种可能。

“孙总,有这个必要吗?”略一迟疑,林辉君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以前是大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既然大家现在已经意识到问题的存在了,以后的工作当中就会注意,脱产去学习,这个……是不是有些过于严厉,嗯……”

话还没说完,林辉君就意识到自己的话出了问题,他刚想要补救,就听孙亚芳皱眉反问道:“严厉?林助理,这个‘严厉’是从何说起?”

是啊,这“严厉”两个字的确无从说起,现在的问题不过是集团的个别高管的心态出了一点问题,又不是他们在工作当中犯了错,不是在惩罚他们,怎么可以用“严厉”来形容孙亚芳的这个建议?

严厉,那只有用在惩罚上才能够当得起。孙亚芳的这番反击可谓犀利。

“是我的错,”林辉君也不是好相与的,立刻就刚才自己的话道歉:“是我用词不当,我的意思是,既然问题并不是很严重,只是心态方面出了些问题,大家自我调整一下也就好了,有必要因为这么一点细节耽误整个集团的工作么?”

“小细节?”孙亚芳冷笑一声,冷冷的道:“林助理,你就是这么看待这个问题的?你真的觉得这只是一些不值一提的小细节?”

话是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的,哪怕已经意识到不妙,可这会儿想要改口也来不及了,林辉君不得不硬着头皮点点头,道:“也不能说是不值一提……”

“但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问题,对吧?”孙亚芳打断林辉君的话:“反正已经发现问题了,只要今后多注意一下就好,林助理,您的意思是这样吧?”

林辉君还能说什么呢,因为他心里的确就是这么想的,想要粉饰一番,可看了一眼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林铮,嘴唇噏动了两下,终于还是点头承认了下来:“差不多吧。”

“我对这种心态的看法倒是和林助理的看法不甚相同,在我看来,作为一名企业的职业经理人,对市场常怀敬畏之心、对合作伙伴心怀感激之意是基本的要求,一名职业经理人要时常拷问自己是不是做到了这一点,也即所谓的‘三省吾身’,只有这样才能够让自己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保持一个冷静的心态和大脑。

能力的强弱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来弥补,心态好、头脑冷静,哪怕能力不足,他也能知道自己能够胜任什么位置,将来自己能够更好的做到哪一步,但心态不好……今年出问题的几个单子,仅仅是因为中美关系的因素吗?”

孙亚芳的最后一句话说出来,不但林辉君的脸色变了,还有好几位高管的脸色也变了。林铮轻咳了一声:“亚芳经理,那几个单子出问题的原因有很多,心态只是一方面,这里就不要说太多了。”

话音刚落,那几个单子的经手人的脸色瞬间就灰白了下去:波ss固然是说单子出问题的原因有很多,但也从侧面说明了波ss对孙亚芳的话是认可的,那几个单子之所以最后会出问题,经手人的心态最起码要占一半的责任。

真的是这样吗?是不是这样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集团的董事长、集团的常务副总经理都是这么认为的,那么这件事就真的是这样了。

林辉君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可最终一句话都没有说,他还没有狂妄自大到不可救药,这会开到这里,核心目的是什么难道还看不出来么?

“不好意思啊诸位,”孙亚芳点点头,转而向林铮建议道:“董事长,我还是坚持刚才的建议,认为个别同志需要重新学习一下,不过我建议在学习的这段时间不要脱产,不过个别岗位和负责的业务范围恐怕需要临时调整一下。”

“可以,”林铮痛快的答应下来:“看看最近有没有合适的培训班,有的话分批次的去学习一下,费用公司里出。”

不脱产,就是让他们继续在现在的位子上呆着,以观后效,戴罪立功,虽然不可避免的会有些调整,可之前那些脸色灰败的先生,还是不由的出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