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280章 威胁我?谁威胁谁?

第三百六十七章 四步足以(二)

林铮很想问问求伯君“难道你们真的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看着求伯君的样子,林铮终于还是没问出来——估计问出来之后的效果基本上等同于在刚刚划开的伤口上撒盐,既然如此,还是算了。

“办法么……其实也不是没有。”沉思了片刻,林铮缓缓的道。

求伯君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忙道:“还请林总多指点,”顿了顿,他跟着补了一句:“这个算是我们金山向您咨询的项目,咨询费……wps在欧洲销售收入的10%,您看怎么样?”

求伯君一句话,等于联创科技将wps的销售分成从30%一下子提升到了37%,这个让利幅度不可谓不大,但相比于可能遇到的麻烦,多让出来7个百分点的好处其实也不算什么了。

“那倒不用,”林铮摆摆手,看求伯君还想要说点什么,林铮直接道:“求总您多想了,我要是真想从金山这边得到些什么,可不会只要7个百分点。”

求伯君愣了一下,随即一脸叹服的冲林铮拱拱手,心悦诚服的道:“林总果然大气。”

林铮说的没错,如果联创科技真的打算借着这个机会从金山身上赚点好处,别说7%了,哪怕林铮要将这个分成比例改成50:50,金山不也只有认了的份儿?既然林铮不要,那就说明他是真的想要帮金山这个忙。

迎着求伯君期待的目光,林铮咳了一声:“如果金山近期能够再组织一次政府采购,那就最好不过了。”

政府采购?求伯君愣了一下。随即眼睛就亮了:对啊!政府采购啊,我怎么就没想到?

虽然国内对知识产权的重视力度还不够。但随着中国加入wto,政府对知识产权的重视也越来越重视、越来越和国际接轨。金山wps之前能够获得中国政府的官方采购,本身就代表着金山wps获得了政府的认可,但时间过去的毕竟是有点长了,如果金山能够在近期内组织一次政府采购活动,不用多,哪怕只有上千套,也就够了,到时候金山完全可以靠着这个名义抗住微软的诉讼:我们这可是获得了政府采购的优质产品,我们的wps有着10多年的发展历史。敢说我们是侵权?

当然,由此带来的一个最重要的好处就是中国政府到时候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出来帮自己的企业说话了:你微软说金山侵权?那岂不是说我们中国政府知法犯法?

这可不是一顶小帽子,那么是微软也得好好考虑考虑。

“谢谢,谢谢,太感谢了,”求伯君对林铮感激涕零,就差要给林铮一个拥抱了……就是距离有点远,够不着:“林总,大恩不言谢。没说的,以后有什么用得上我们金山的,您尽管开口。”

能够帮到金山,林铮也很开心:“求总言重了。咱们的实力还比较弱小,出去闯荡总要抱团才不容易被人欺负……嗯,麻烦求总把我的意思和圈子里说一下。别让人家外国人看了笑话。”

求伯君这才明白过来林铮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但知道归知道。他丝毫没有自己被林铮给利用了的不满,金山能有这么大的利用价值。这反倒是一件好事……

………

罗斯柴尔德家族不愧是有着几百年历史的老牌金融家族,当詹姆斯.罗斯柴尔德将林铮的意思带回去之后,这个家族飞快的做出了决定:为什么不呢?

“所以……”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笑的跟狐狸一样、拉着长音的詹姆斯.罗斯柴尔德,林铮也在用长音回应着。

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笑眯眯的望着林铮,点头道:“所以,家族愿意帮您重返美国……这对罗斯柴尔德家族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就这些?”林铮撇撇嘴,他才不相信罗斯柴尔德家族忽然就变成了伟大的一个共产主义国际战士,他们还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来呢?

“当然不是,”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笑的很狡猾:“林先生,家族愿意帮您重新返回美国市场,但我们也要获得应有的回报。”

“有付出,有回报,很公平的交易,”林铮点点头,既然是交易,那就总要让大家都有得赚才成,罗斯柴尔德家族费劲巴拉的帮自己重返美国,当然有自己的利益诉求,但对于和这么一个绵延了几百年的金融家族打交道,林铮觉得自己再怎么警惕都不为过:“我没有意见,唯一好奇的是,詹姆斯.罗斯柴尔德想要得到什么样的回报?”

“我们希望能够入股联创科技。”

林铮的脸顿时阴了下来,他知道英国人的野心一向很大,但从来没想到英国人的野心竟然这么大:“我以为这只是一次简单的交易。”

虽然并不确定罗斯柴尔德想要多少联创科技的股份,但显然,这不是个位数的股份就能够满足他们的胃口的。

“这的确就是一次简单的交易,”詹姆斯.罗斯柴尔德那张满是愉快的脸上看上去越发的愉快了:“10%,罗斯柴尔德家族只要10%,而且我们会照价来买,只要您同意,罗斯柴尔德家族就会帮您重返美国市场,您看,这个交易是不是很公平。”

“公平?呵呵……”林铮笑了,笑容灿烂的一塌糊涂:“听起来的确很公平。”

罗斯柴尔德家族“只要”联创科技10%的股份,同时这部分股份还是按照市价来购买,只要林铮同意,他们就帮助联创科技被迫在美国停掉的那些业务重返美国,这怎么听都是联创科技赚大发了……但任何一个敢这么想的家伙,都绝对是脑袋上有包!

林铮的反应似乎并没有出乎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的意料。皱了下眉头,詹姆斯.罗斯柴尔德似乎有些不开心:“这么看来。林先生您是不会同意我们的合作了?”

“没错,”林铮回答的干脆利索。丝毫不给英国人任何误会的可能:“就像是罗斯柴尔德家族遵循的那样,联创科技也绝对不会上市、绝对不会出售自己的股份给别人,还有……在我眼里,美国市场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重要,还不值得我拿10%的股份来做交换。”

没有美国市场,这些年来联创科技不也生活的很好么?能够重返美国市场当然更好,但如果不行……也无所谓了,又不是离开美国市场就不能活。

“是吗?但如果再加上英国电信市场以及斯堪尼亚呢?”詹姆斯.罗斯柴尔德似乎笃定了林铮会向自己低头,幽幽的问道。

“那你尽管可以试试。”林铮毫不客气呃呲了呲牙:“哦,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这三家铁矿石企业里面,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股份也不少吧,要不要大家一起试试?”

林铮一说起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忽然对铁矿石有些兴趣了,我准备收购一些铁矿石企业的股份,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就是我选中的目标……詹姆斯,你觉得如果我砸下100个亿。能不能控股其中一家?”

“100个亿就想控股三大矿石企业中的一家?”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看林铮的目光就可跟看一个集疯子和傻子于一体的家伙似的,瞪大了眼睛,好一会儿才不可思议的道:“林先生,您在开玩笑吗?”

但说是这么说。詹姆斯.罗斯柴尔德还是不由的紧张了,100个亿美元砸下来,一般人还真扛不住。

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这三家全球最大的铁矿石供应企业的背后就是罗斯柴尔德家族。虽然到现在为止林铮依旧没有能够掌握确切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在这三家铁矿石巨头当中的股份比例,但大致的范围倒是可以确定了:30%至40%。没错,罗斯柴尔德家族掌握着这三家全球最大的铁矿石企业当中30%至4%的股份。几年后国际铁矿石价格的疯狂上涨,与罗斯柴尔德家族有着分不开的关系,或者更加直接一点的说,压根就是罗斯柴尔德家族一手主导的。

“开玩笑?当然不,”林铮认真的摇摇头:“事实上我很认真的在考虑这件事……你应该知道,我能拿出这么一笔钱。”

詹姆斯.罗斯柴尔德当然知道林铮能够拿出这么多钱,事实上联创科技现在的现金储备高达300个亿,拿出100个亿来真不算什么,他再也无法保持之前的冷静了,失态的尖叫道:“但你根本不可能实现控股,不管是力拓、必和必拓还是淡水河谷,都不可能!”

只是这话怎么听都有股子色厉内荏的味道。

现在是2002年,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的市值在200亿美元到400亿美元之间,但无论是200亿美元还是400亿美元,想要用区区100亿美元来实现绝对控股那也是不可能的……现在,在全球范围内,铁矿石的价格还不叫低迷,但已经不像是前几年那么低迷了,呈现出明显的好转迹象,整个行业都很乐观,认为用不了几年整个行业就能走出低谷,这个时候,股东们多半是不愿意出售手中的股份的,就算愿意出售,那也妥妥的只能是溢价收购,以力拓270个亿美元的市值而论,理论上100个亿能收购大约35%左右的股份,但实际上能收购25%就很不错了……这还是力拓的股东愿意转让手中股份的前提下。

但实际上几乎没有股东愿意出售自己手里的股份:大家好不容易咬着牙熬到了现在,不就是为了等市场回暖么?

可问题是詹姆斯.罗斯柴尔德也怕啊,林铮若当真是砸100个亿下来,虽然不可能实现绝对控股,但捣乱那是绝对够的。

“确实是啊……”林铮皱着眉头,似乎也在为这个问题感到头疼。

詹姆斯.罗斯柴尔德微微松了一口气,他真的有点怕林铮这个不讲理的家伙了,更是恨死了那些该死的智囊机构:你们怎么没告诉我这家伙是个疯子?

一个动辄就叫嚣拿出来100个亿来和别人打架的家伙,不是疯子是什么?

舒了一口气,詹姆斯.罗斯柴尔德换了一副缓和的多的语气:“林先生,不管我们有什么分歧,我认为我们都可以好好谈谈……”

林铮对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的话仿佛恍然未觉,忽然问道:“不过我觉得如果我拿这100个亿来做铁矿石投资,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用100个亿做铁矿石投资?詹姆斯.罗斯柴尔德忽然觉得浑身发冷!

没错,这100个亿美元如果用来收购力拓、必和必拓或者淡水河谷的股份,能够发挥的作用其实并不多,但如果是用来收购被力拓、必和必拓以及淡水河谷控制之外的那些超大型、巨型铁矿,那么能收购多少?

詹姆斯.罗斯柴尔德已经不敢去想,多了不敢说,但砸下一个年产5000万吨的超大型铁矿不会有任何问题。

偏偏在这个时候,林铮的声音在他幽幽的回荡着:“詹姆斯,罗斯柴尔德家族正在酝酿着一次针对我们中国的铁矿石的大提价吧?”

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猛的打了个哆嗦,看着林铮的目光就跟看着一个怪物一样:“你……你说什么?”

“罗斯柴尔德先生你不肯承认么?”林铮对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的反应似乎毫不见怪,幽幽地道:“看着中国铁矿石的进口量越来越大,低迷的国际铁矿石价格也在中国庞大的需求下开始被拉升,以罗斯柴尔德家族在金融领域的眼光,您千万不要告诉我罗斯柴尔德家族不认为这不是一个绝佳的剪羊毛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