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367章 大数据

第1367章 大数据

这段时间忙的焦头烂额,比尔.盖茨完全忘记了关心一下这款病毒的进展情况,鲍尔默对比尔.盖茨的反应并不感到奇怪,他苦笑一声,道:“很不好,升级后的系统采用了‘迷宫’结构,我们暂时还没有摸清这套‘迷宫’系统的工作机制。”

“Fu!”比尔.盖茨再次狠狠的骂一句娘。

可骂娘没什么用,终究还是不能解决问题,这也意味着最起码在短期内微软还没办法用这个东西来找联创科技的麻烦——哪怕多骂几句娘也无济于事,就像是比尔.盖茨现在坐的这样。

骂完了娘,该做的事情终究还是要去做,比尔.盖茨咬牙切齿的道:“去,找个中间人。”

“好的,我回头就去安排。”鲍尔默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找个中间人干什么?虽然比如.盖茨并没有说,但鲍尔默却是知道的,自己的老板的意思,无非是通过中间人向林铮表达一下某种“意愿”。

虽然这种意愿和放屁差不多,完全取决于双方的实力对比,一旦微软找到了能够压制的Liux fr p毫无还手之力的办法,这个“意愿”就是一招缓兵之计,但不管怎么说,这好歹也是给微软争取到了一点转圜的余地。

比尔.盖茨摆摆手,鲍尔默知趣的走了,还不忘记顺手帮比尔.盖茨关好门。不过关好门之后的鲍尔默却并没有立刻就走,而是幽幽的叹了口气:真是……多事之秋啊!

……

一直早考虑到Liux fr P的授权价格降低到0.99美元/欧元之后对Wids Mbi 2003的市场占有率影响的微软,忽视了另外一个非常知名的影响:这个消息对手机厂家们的影响力!

虽然全球拥有完整手机开发能力的企业有不下30家,但在智能手机时代,真正能够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手机生产厂家只有4家,摩托罗拉、诺基亚、索尼爱立信以及联创科技,摩托罗拉正在卯足了力气打算以开源的Liux系统开发出一款摩托罗拉自己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诺基亚和索尼爱立信本身就是Sybi联盟的成员,剩下的一家,就是联创科技旗下的丽声电子。

嗯。此外再算上微软这个只做操作系统而不生产主机的企业。

除此之外的所有企业,想要开发智能手机?办法只有三个:第一,自己开发操作系统;第二,从联创科技手中购买操作系统;第三。从微软手中购买操作系统。

你问为什么不从摩托罗拉或者Sybi联盟手中购买?第一,摩托罗拉的Liux手机操作系统还没开发出来;第二,Sybi S60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直授权给Sybi联盟的成员使用。

如此一来,价格更便宜,还有Liux Trvds和詹姆斯.高斯林两座大神坐镇的Liux fr p就成了所有有志于开发智能手机的企业的第一选择。所以你也就可以想象,当传出联创科技有意将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开发项目部单独独立出来、并且Liux fr p系统的授权价格将会低至0.99美元/欧元的时候,你些想要开发智能手机的企业疯狂成了什么样子。

联创科技的外联电话几乎被打爆了,联创科技高层们的电话也被打爆了,只有林铮,丫早有先见之明的关了手机,算是过了一下安生日子。

搞笑的是这其中甚至有“反联创科技联盟”当中的成员,他们明确的表示,如果Liux fr p的授权价格真的低至0.99美元,只要联创科技和他们签订合作协议。他们立刻就终止与“反联创科技联盟”的合作。

很容易理解,大家辛辛苦苦的折腾,可不就是为了想办法降低系统的授权价格么,现在系统已经低至0.99美元了,还想啥?正经是放着联创科技是不是为了可“反联创科技联盟”干仗而放出的临时性手段,等这场战争结束了之后联创科技又会将价格提上去,倒不如趁着现在赶紧和联创科技把合作协议签了。

“我还听到一些消息,”在和林铮说着最近的一些风向变化的时候,孙亚芳笑道:“私下里还有不少手机制造企业在相互串联,他们就怕‘反联创科技联盟’把咱们给打倒了。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授权费用再次回到Wids P PC的时代呢。”

“意思是他们打算当咱们的盟友?”这个消息林铮还真没听说过,现在听孙亚芳这么说,他也忍不住乐了。

“可不是么,”孙亚芳笑道。面对“反联创科技联盟”这个庞然大物,这段时间她肩上的压力太大了,这个消息着实让孙亚芳放松了一下:“现在看来,咱们联创科技也不是满世界都是敌人么?”

“不但不是满世界都是敌人,现在转过身看看,似乎还有不少人在支持咱们呢。对吧?”林铮笑道。

孙亚芳笑着点了下头。略略一顿,她继续道:“我给您汇报一下来参加这次临时会议的一些企业的情况?”

“也好。”虽然知道这个消息对他们的震动是最大的,但大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林铮心里还真的有些好奇。

“张总和任总私下里和我打听过,这么做会不会让咱们伤了元气。”

张小敏同学和任小飞同学现在俨然已经和林铮组成了相互守望护住的“铁三角”,他们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林铮将Liux fr p的授权价格降低到0.99美元之后的好处,对林铮的魄力大为惊叹,在他们看来,林铮这一招绝对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狠招,微软的那个比尔.盖茨这下子不急眼才怪,这直接是一刀子戳在了比尔.盖茨的腰眼上了啊,但同样,他们也有些担心林铮这么做会不会亏大发了。

虽然他们对Liux fr p的项目开发部不是很清楚,但里面光工程师就有200多人,整个项目部的总人数超过1000,软件开发本身又是一个高科技人才密集型的行业,每年的人员开支都是一个庞大无比的数字,哪怕Liux fr p每年能够授权出1亿部手机,也不过才9900万美元的收入而已,就这,还不够抵消开支的呢,这不是纯亏损?

说完这话,孙亚芳望着林铮,显然是在等着林铮的回答:她也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林铮听的笑了:自己的这两位好哥哥,绝对想不到如果年后全球安卓智能机的出货量几近达到10亿部的规模。

“单纯从授权金的角度来说,咱们肯定是亏本的,”林铮道,他当然不会否认这一点:“不过我从来就没指望Liux fr p能够赚到多少钱,实际上我为Liux fr p设计的赢利点根本就不在授权金上。”

“嗯?”听林铮这么说,孙亚芳的眼睛顿时瞪大了:Liux fr p不考授权金赚钱?

“未来的Liux fr p靠的是大数据赚钱。”

林铮口中轻飘飘的说出“大数据”这三个字,可听在孙亚芳的耳朵里却不亚于当头打了个一个炸雷,炸的她头发都树了起来:是了,是了,大数据,大数据,我怎么就没想到?

现在才2003年,在互联网领域根本就没有大数据这个概念,但在去年下半年开始,林铮就开始有有意思的将“大数据”的概念向公司的一些高层有意识的传授过,而作为掌握了集团股份的高管,孙亚芳的人生已经和联创科技联系在了一起,自然,她就成了从林铮这里得到“大数据”相关知识第二多的人——第一多的当然是谭娜。

从林铮提出“大数据”这个概念开始,孙亚芳就对林铮在互联网未来发展的前瞻性眼光上彻底服了,按照林铮的说法,大数据技术的战略意义不在于掌握庞大的数据信息,而在于对这些含有意义的数据进行专业化处理,换言之,如果把大数据比作一种产业,那么这种产业实现盈利的关键,在于提高对数据的“加工能力”,通过“加工”实现数据的“增值”,而未来处理这些数据,林铮已经启动了新建一台超级计算机的计划……对外当然又是另外一种说法。

但这并不意味着海量的数据就没用了,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你想要处理数据,最起码要有这么海量的数据给你处理,对吧?如同现在,这些搭载Liux fr p的智能手机,就承担了为联创科技收集数据的任务。

掌握着这些数据,就等于联创科技掌握着未来互联网发展的脉搏,到那个时候,联创科技可就真的成了互联网之王了。

意识到这一点,孙亚芳激动的整个人都禁不住颤抖起来:大数据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么看来,哪怕Liux fr p免费都值得了。(。)笔海阁开通手机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