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386章 没有被发现的危机

第1386章 没有被发现的危机

“不少,”菲利普.伯德下意识的皱了下眉头,似乎他也觉得这个问题很棘手。当然,在自己的政治金主面前,他自然不会隐瞒什么:“我了解到的情况,您的对手已经说服了大约40名众议员,而他们付出的代价仅仅是一个人情。”

摩托罗拉、ibm们其实根本不用付出什么实质性的代价,只要告诉那些众议员们自己欠他们一个人情就够了,什么是人情?简单地说,就是这次在这种无关你们的利益的事情上,你们投了赞成我的提议的一票,那么当你们有需要的时候,只要不会对我们的利益造成影响,我们也会无条件的给你们投一张赞成票。

林铮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所以他立刻追问道:“40名众议员?”

“不排除还有我不知道的。”

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啊,林铮微皱了下眉头,目前自己一方的支持者大约有30人,明确表示届时会弃权的有20人,这才50人,而“反联创科技联盟”找到的支持者就有40人、或者是40多人,表示不支持但也不反对的又有多少?

“这么说来,我们落后我们竞争对6⌒手不少?”

“事实上,还不算很多。”菲利普.伯德耸耸肩:“但如果我们不快点采取一些强有力的手段来扳回局面,情况恐怕会越来越糟糕。”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寻找更多的盟友?”

“恐怕是这样的,但这样我们需要付出的代价就大了。”菲利普.伯德还是很为自己的金主考虑的。他可不希望自己的金主因为这次的官司而在财政方面受到太大的影响——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就意味着自己的金主能够给自己提供的资金就少得多了。对于任何一个政客来说,这都是最糟糕的消息。

很棘手。非常棘手!

菲利普.伯德带来的这个消息,比林铮之前预料的还要糟糕不少。林铮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慢慢的踱着。菲利普.伯德一脸紧张的看着他,他无比热切的希望自己的金主能够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若说在整个美国还能有谁比菲利普.伯德更希望icq能赢、希望“反联创科技联盟”提出的“icq垄断”无法通过,大概就只有菲利普.伯德了。

“再大的代价也比走上了法律程序付出的代价要小!”林铮用力一挥手,以不容辩驳的语气对菲利普.伯德道:“虽然谁也不能保证这场官司会不会走上法律程序,但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力阻止这场官司进入法律程序。”

“当然,”菲利普.伯德赞同的点点头。深有感触的道:“打官司什么的最讨厌的了。”

看到这里,很多读者就会奇怪了,按照正常的程序,这场官司不应该是这样的啊,就如同前两年网景公司状告微软垄断一样,这类的反垄断关键,不是应该首先由受害公司向司法部提出投诉,之后司法部会根据受害公司提供的证据做一个初步的判断,当初步判断为被投诉公司确实存在垄断嫌疑后。就会开始组织人手对被投诉公司进行调查,如果调查的结果证明被投诉公司的确存在垄断行为……这个结果是必然的……那么接下来的环节就是由司法部向联邦法院提请诉讼,最终进入法律程序的吗?

谁这么想,我只能说一句:兄弟。你忒天真了,真以为美国是皿煮和自由的人间天堂啊?就像所有的商业交锋和政治交锋一样,功夫都做在水面一下。当你看到网景公司向司法部投诉微软对市场进行垄断的时候,其实就意味着水面下的交锋已经告一段落了。

可能看到这里。大家还是不明白,这和参议员、众议员以及参议院、众议院有什么关系?你林铮在人家美国人的上下两院里面跳腾来跳腾去。到底在折腾什么啊折腾什么?

唔,这当然是有关系的,被告了以后,如果最终宣判的结果是对联创科技有利的那自然是什么不用说,但实际上用脚后跟想都知道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到了这个时候,icq就可以上诉了,最终打来打去,就会让议会进行表决,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明白议员们的作用了吧?他们是最终的裁判!

“反联创科技联盟”的意思是告诉联创科技,你丫就别给老子垂死挣扎了,老子连国会的那些王八蛋够搞定了,你再挣扎又有个毛线的意思?老老实实的跟老子低头认输吧,说不定老子会宽宏大量的饶你一命;

而联创科技也是要通过在国会的上下活动来告诉那些想要搞自己一下子的家伙:孙贼!你们别费什么心思了,真当老子是好欺负的啊,你们有人是没错,可是不认识仨瓜俩枣啊?比人多是吧?来来来,这些是我们的人,有种的你把你的人拉出来亮亮相啊……

如果联创科技这边纠集起来的人比较多,“反联创科技连忙”一看心顿时就是一颤:我擦!林铮那孙贼竟然叫了这么多人?老子似乎干不过他呀?如此一来,这场仗当然也就干不来了。

咱们说起来挺粗俗,但实际上就是这么个情况,两边现在拼了命的在参众两院里面拉人,核心目的就是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打官司是需要钱的,而且越是大律师,需要的律师费就越高,不花上个九位数的律师费,你还意思说你打的是一场反垄断官司?我呸你一脸!

但对于掏钱的主儿来说,数以亿级的美元掏给律师,谁不心疼?这么一大笔钱我自己花多好,凭啥要给律师啊,更不要说在这场干死当中给律师的钱只是其中的小头,给媒体的封口费、公关费,给那些张着大嘴正等着从你身上要下一块肉来的政客们的好处费……

官司一打起来,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太多了,这种反垄断的官司每多打一天,就等于开着一辆装满了钱的大卡车冲进海里……

所以别看大家现在似乎花的钱挺多,但相比于一场持续数年的、扩日持久的反垄断官司,这些都是小钱。

“所以,对于我们来说,当务之急是寻找到更多的盟友?”

“是的。”菲利普.伯德断然道:“如果我们能够寻找到更多的盟友,这场官司就打不起来了。”犹豫了一下,菲利普.伯德提出一条建议:“先生,我听说您和比尔.福特先生关系不错?如果能够获得福特先生的帮助,我们的赢面就大了。”

找比尔.福特帮忙当然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林铮却摇了摇头:“还不是找比尔.福特的时候。”

菲利普.伯德的眼中顿时有些失望,在他看来,如果能够将比尔.福特拉到自己这边,你就意味着最少2个参议员和不下10多名众议员站在了自己这边,再付出有些代价将福特的盟友也拉到自己这边的话,自己这边的赢面就能达到4成。

这么大的一场斗争,有4成的赢面已经非常高了。但很遗憾,这个东方人固执的有些过分了。

“在没有与福特汽车讨价还价的资本之前,与他们合作是不明智的。”目光从菲利普.伯德的脸上扫过,林铮就知道菲利普.伯德心里在想什么,不客气的点了他一句。

菲利普.伯德顿时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政客可不将交情,他们做的从来都是利益交换,既然是交换,一个基础就是大家所处的层次、面对的环境都相差不多,现在自己的金主处境这么艰难,有哪个政客会放弃这么一个打劫的良机?

他可不认为福特汽车会错过这个好机会。

菲利普.伯德倒也机灵,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立刻向林铮道歉。

摆了摆手,林铮示意自己不介意,走了两步,他小心的斟酌着、推敲着,这才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们发现了一个谁都没有发现的危机,对我们眼下的处境帮助有多大?”

“危机?”菲利普.伯德立刻瞪大了眼睛,基于政治生物的本能,他敏锐的意识到,能够让自己用“危机”这两个字来形容的事情,那绝对不会是一件小事,对于政客来说,危机是什么?危机就是他们的政治资本!意识到这一点,菲利普.伯德的呼吸都急促起来:“先生,您确定是一场‘危机’?”

“危机”这两个字,菲利普.伯德咬得很重!

“我十分确定。”林铮肯定的点头。

菲利普.伯德越发激动了,他兴奋的搓着手,低声道:“那么,您能不能告诉我是个什么危机?范围有多大?”

“是食品安全方面的危机,范围么……波及全球。”

“上帝啊!上帝啊!”菲利普.伯德激动的心脏都有些受不了了,用手按了按胸口急促的呼吸了两声:“您让我先缓缓,先缓缓……好了,先生,您确定您说的是一场席卷全球的食品安全危机,对吗?”

“没错。”

“包括美国?”

“当然包括美国。”

“在此之前从未被人发现?”

“是的,我可以确定。”

“那我们发了!我可以向您发誓,我们赢定了!仅以此点,我们就能获得最少20个参议员的支持!”(。)